第十七章:心血来潮

    这一场闹得睿王府人心惶惶的落水事件在安若素安然无恙的醒来之后得以完美的落下帷幕,公孙瑾跪了一天一夜,在最后因为受不住昏倒在了前厅,作为代价他在上躺了大半个月,因为他的双膝跪得时间太长,整个肿了起来,刺痛到没有任何的感觉。

    安若素在躺上一个星期左右便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样子,只是每个晚上还是会在做梦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推进水中,乱喊乱叫,公孙卿总是在她胡乱挥手时被吵醒,没办法,他只能整个人握住安若素的手,让她像八爪鱼一样的抱在自己上,这样安若素才能安然的入睡。

    只可惜第二天那个小女人竟然还会不领的骂自己是个色胚,说他乘虚而入,只能说这年头好人难做。

    “啊……”

    一早安静的洗梧苑便别一声刺耳响亮的尖叫声震撼,而这个响亮的尖叫声的来源地则来自于安若素,此刻的她蓬头垢面脸色惨白,整个人包紧着整条被子让睡在边的人揉着朦胧的双眼不知所以的看着她。

    安若素用力的将被子拽紧不露出一点的东西,公孙卿看着她怪异的样子,诧异的开口“一大清早的唱的哪一出?”

    “你起来然后出去给我把小茜叫进来。”她依旧不动,然后对着边的男人颐指气使。

    “素素,一大早的别闹了,要是想起,你喊一声就是了。”公孙卿温声细语的说道,却不想边的小女人非但不领,反倒直接的朝着自己吼了起来。

    “我让你出去把小茜叫进来,我只要小茜一个人进来,你听到了没有。”安若素这会没心跟他废话,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公孙卿从来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起气这么大,但看她现在这个模样,也只能悻悻的穿好了衣服叫来了小茜,自己则乖乖的待在外面等着。问他为什么这么听话,因为如果不听话,晚上会被踢下,他好不容易才借着安若素梦魇这几天蹭上妻在怀的。

    “小姐,你怎么了?”被匆匆叫来的小茜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惨白眉头紧皱的安若素,开口问道。

    “小茜,这里的女生来了那个要用什么的?”安若素不知道在古代大姨妈要用什么称呼,在不知道的况下只能用那个来形容。

    没错,她一早上醒来就尖叫就是为了这个事,她大姨妈来报道了,无声无息的在安若素的睡梦中染红了一片单,而且更窘迫的是她的旁边还睡着一个公孙卿,看着单上那一块鲜艳的红色,她不叫才遇了鬼。

    她不能起来,也不能让公孙卿看到上的东西,没办法之下,她只能抢走公孙卿上的被子捂得个严严实实的再说,这个世界上最牛掰的人就是大姨妈……

    “那个是什么?”小茜懵懂的看着自家小姐,连带着自己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什么那个是什么嘛,那个就是那个,你不懂嘛,就女生来的那个,只有女生会来的那个啊!”瞧着小茜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安若素急了,也不知道怎么说,最终就出现了那个还是那个的对话,这一下让小茜彻底觉得自己要疯了。

    小茜哭丧着一张脸恨不得哭出来“小姐那个到底是什么呀……”

    在小茜委屈的恨不得落泪的况下,安若素知道自己怎么解释也不清楚,没办法只能掀开了被子,下的单一大块鲜红的颜色让小茜总算知道了小姐说的那个究竟是什么。

    她连忙的起来在箱子最隐秘的地方找出了一个包袱,包袱里面放着的是安若素现在需要的东西,可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她的脸却彻底的垮了。

    大红颜色四四方方的布条很厚很厚里面塞了些棉花之类的东西,然后用着两根带子直接穿住了布条的两头,安若素要哭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古代ABC么,这要怎么用啊???

    “小姐,我帮你找干净的衣服,您先去把这个换上吧。”小茜体贴的对着安若素说道,只可惜现在的安若素已经彻底的进入了石化状态,这东西用了以后会不会继续把衣服染成鲜红色的一片,它不防水的吧。亲。为什么她睡觉的时候手里没有拿着ABC,这样子或许穿越来的时候自己还有ABC可以用。

    在无比窘迫的况下,安若素让小茜先去打了盆水,清洗干净了以后然后才换上了那个所谓的ABC,接着为了毁尸灭迹,她又让小茜把单被子全都换了新的,把那个染血的处理掉,主仆两个人在房间里折腾了半个时辰,只是可怜了站在外面等着的公孙卿,看着小茜神神秘秘的来来回回,自己只能把头伸啊伸的往里面看,却看不出半点的门道来。

    这种事在那个年代是极为私密的,后来安若素听小茜说男人如果看到女人的那个会倒霉的,虽然安若素对这种迷信的东西从来不信,但是她却很讨厌自己来大姨妈的时候,要和公孙卿继续共睡一张,所以她决定继续分睡。

    可怜的公孙卿听话的乖乖等在门外却不知道自己即将因为大姨妈这个小三插足而被迫只能孤枕独眠。

    收拾完一切后,安若素乖乖的坐在了凳子上像个被打了石膏的人一动不动,公孙卿看着她怪异的模样,心里面好奇更加浓了。

    一上午公孙卿哪儿都没去就陪着安若素,安若素就这么一直坐着坐到中午吃完饭,她不敢站起来,她怕血流如注万一那个ABC兜不住,那就死定了。

    “公孙卿,你很闲么,为什么还待在这里?”看着淡定的坐在边上不打算走的男人,安若素火了。来大姨妈肚子已经很痛了,心暴躁很难控制。

    “素素,你今天好像气色不太对,要不要找莫大夫来给你瞧瞧?”面对女人莫名其妙的怒气,无辜的公孙卿好脾气的关怀道。

    瞧你个鬼,姑月经来潮你晓得什么呀,笨蛋!安若素在心中腹诽,但还是压着烦躁的绪开口“我没事。”

    “真的没事嘛,看你脸色惨白的,而且你刚才只吃了一点点东西,是不是中暑了?”公孙卿听她这么说更加担心了,整个人走上前拿手探着安若素的额头确定有没有发烧,安若素忿忿的打掉了他的手。

    流那么多血,脸色不苍白的不是人,“别婆婆妈妈的,我说了没事了,跟个老太婆一样烦。”她要把公孙卿赶走,把他赶走了自己好换ABC,可他平常很忙的一个人,这会竟然哪儿都不去了。

    “素素,你到底怎么了?”安若素越是这样,公孙卿越是着急,因为她太反常了。

    安若素有口难言啊,她要怎么更个古代男人解释自己来大姨妈这件事。魏嬷嬷来送汤药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公孙卿满脸急色的看着安若素。

    早起的时候看到小茜抱着带血的被褥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动声色的去了莫大夫那里要了温经止痛的药给安若素熬了带来,哭笑不得看着公孙卿,再看安若素,这件事确实不怎么好解释。

    “素素,你倒是说话啊?”公孙卿看着安若素言又止的模样,更着急了,这会握着安若素的肩头,怎么也要她说。

    安若素被的没了办法,站起来一声大吼“我来红了,就女人一个月来一次,一次七天的那种,晓不晓得,动不能动,站不能站,肚子痛,你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烦的。”吼完她又坐了下来,然后轮到公孙卿窘迫的模样。

    魏嬷嬷看着手里端着的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个王妃这么彪悍!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