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扎小人

    果然在他刚踏进屋子的时候一个茶杯迎头直接的向他砸了过来,好在他反应灵敏伸手接住了杯子,稳稳的将它放在了茶几上,与此同时桌上能够让安若素拿来砸人的东西全都让她齐刷刷的仍向了那个始作俑者。

    安若素认定了,一切全部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自己现在正不知道在哪里晃,要不是他,自己不用被人骂狗骨头,要不是他自己不会有气没处发……可怜了站在一旁观战的小茜,她从不知道自家的小姐竟然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好像从小姐撞柱子醒来以后,整个人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公孙卿发现自己其实是有先见之明的,不然这会让满院的丫鬟婆子们看见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被自己的娘子这么追着打,这以后的面子可往哪儿挂。

    “素素,累不累,要不要喝口茶歇歇在找东西扔。”公孙卿看着摆在后那那一堆完完整整的东西,在看着前方那个甩着胳膊累的起嘘嘘的小女子,不由的笑着说道。

    安若素在公孙卿的眼里看见了一种嘲笑,而且是华丽丽的嘲笑,她不爽,牙白就以为自己笑的很好看么,“公孙卿,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你打算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我是你夫君,你是我娘子,咱们要白头到老的,怎么就变成放不放过这种定义了呢?娘子,你这话着实让我太伤心了。”公孙卿倒了一杯茶,听着安若素的话,随后做出一副暗自神伤的模样。

    “呸,鬼才要和你白头到老,无耻的人我见的多了,无耻到你这种地步的人你也真是个极品。”安若素直指着公孙卿的鼻子,大骂道。

    “多谢娘子夸奖!”公孙卿淡若的喝着茶,嘴角噙着笑,一脸的受用。

    淡定,淡定,安若素你要淡定……看着无耻之徒竟然还一脸享受的模样,安若素内心的小宇宙这会恨不得爆炸,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让自己平静,不然这会她已经上前彻底的撕裂了这个男人。

    “素素,不然我们聊聊如何,心平气和的谈谈你现在的处境。”过了好一会,在安若素平复了狂躁的心后,公孙卿满脸诚意的对着安若素说道。

    “好。”安若素答得爽快,小茜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完后识相的出了门,出门后的她不由的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阿弥陀佛,总算离开了这个战火硝烟的地方,太恐怖了。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了安若素和公孙卿两个人,一张圆桌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因为刚才扔东西大骂安若素废了好些口舌和力气,这会她正喝着水,打算好好歇歇。

    “说吧。”她开口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刚才得罪了四娘。”男人言简意赅的开口。

    “嗯,然后呢?”得罪就得罪了,是她先惹的自己,再说了,要不是你,我能得罪她嘛,想着,她又狠狠的赏了男人一个卫生球。

    “四娘的父亲如今是朝中的大学士,官位正一品,你父亲只是个普通商贾,四娘这个人一向小气,最恨别人踩在她的头上,虽然只是父亲的妾侍,可她的份是所有夫人包括我母亲中最高的,所以你觉得她以后会怎么对付你?”

    “噗…咳……咳……”安若素喝下去的茶水呛在了喉咙内,她不住的咳嗽了起来。“恶毒,既然知道我不能惹她,你刚才干嘛不拦着我,你一定是故意的。”

    “算不上故意,我看到四娘吃瘪我很爽,所以忘记拦着你了,素素,我发现你很霸气,而且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了。”公孙卿说这话的同时,子不由的欺上前,两人间的距离拉进了好多。

    安若素伸出手贴在了公孙卿的脸上“变态,想看她吃瘪你难道没有本事么,说到底你一定有谋,公孙卿,你不觉得你很无聊么,明明健康到不行非要装病,你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啊。”她敢肯定,面前的这个腹黑受完全有本事让那个多嘴的女人完全的闭嘴,根本不需要自己一点的帮助。

    “素素,你那么聪明,我想让你帮我。”公孙卿拉住了那个贴在自己脸上的手,柔声的说道。

    “帮?”安若素夸张的重复道“哥们,连我都被你算计的死死的,你要我帮,帮你个大头鬼。”

    “帮我做上这个当家的位置,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公孙卿再一步的欺上前两个人用着咫尺的距离开口对话。

    安若素本能的向后退,这个男人上的危险因子太浓,她要拒绝,她敢断定,公孙卿在算计自己,而且一步步的在算计自己。可话还没开口,腹黑受却已经谈起了她的后退。

    “素素,你不能拒绝的,如果你不当上睿王府的当家,那么四娘会弄死你的,所以,你没得选。”

    她就知道!!!在公孙卿把话说完的那一刻,安若素想都没想的伸手狠狠的在男人上掐了一把,这个男人太下了,他一步一步都算计好了,只等自己往下跳呢,心口有团火在烧啊。

    “素素,欺负一个病人你怎么忍心,我上都已经留下了你两个牙印,现在还多了一块乌青,若是让人看到,我该怎么解释呢,说是被发狂的小狗咬的么。”说完,还不忘撩起袖子让安若素看看那干涸着血迹的伤口,血淋淋的伤口深深的牙印,安若素不免的有些心虚。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才是小狗呢!”自己是被气急了才会这样的,谁让你吃饱了饭没事干老我的。看着那个血腥的伤口,安若素想想还是先要处理一下吧,万一发炎了怎么办。

    “那个,有药么,我觉得它应该敷点药,不然……”

    “在头红色那个柜子的第三个匣子里。”

    “哦。”安若素快速的跑了进去,取了药,然后倒了一杯开水,拿着白色的素帕一点一点的擦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你这是打算拿开水把它烫熟了好一解你心头的怨气吧。”看着小妻认真的拿着开水为自己擦拭血迹,公孙卿打趣的说道,只可惜他的打趣换来的是他家小妻的一对白眼,然后在上药的时候毫不留的直接把药粉倒在了手上,一点都不懂得手下留

    “嘴这么,你的嘴巴应该拿线缝起来。”安若素收起了药粉将它放在了原来的地方。

    “我不介意你咬我嘴巴,不然,你再来咬我嘴巴好了。”公孙卿满脸堆笑的走向了安若素,在安若素关上柜门的时候,一个转便将她压在了柜子上。

    “素素,你要不要咬我嘴巴?”他扬唇,笑意晕染在唇角,如明珠般璀璨的眼眸散发着透亮的光芒。

    安若素感受着迎面扑来的那股温气息,忙的伸手将其推离,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让人放在了他的颈项间。

    “素素,我觉得在你成为当家人之前,咱们该把该做的事也做一下。”公孙卿的鼻尖抵在了安若素的秀气的鼻梁上上下摩挲着,他的话说的极轻,安若素只觉得心头似有一根羽毛般的撩拨着。

    安若素红着脸转头躲闪,却发现躲来躲去好像都是徒劳的“你……你在说什么呀?”

    “听小顺子说你想为我生下孩子又怕我子太虚这才去帮我找些壮阳补肾的菜,娘子,我觉得我该体力行的告诉你,我的子没你想象的那样虚,所以,今晚,咱们把洞房那夜该做的事给做了吧。”

    灯光跳动的妖媚将眼前这个帅气男人的脸庞招摇的异常妖冶,安若素觉得这个男人此刻完全就是撒旦的化,在她还深陷在那散发着魅光的眼神中迷离时,炙的唇已经在自己迷离的不能自己时压了上来,不带一丝的犹豫。

    “唔……”等安若素反应过来时,公孙卿有力的舌尖已经放肆的侵入了她的红唇,恣意的品尝着她的甜腻。公孙卿觉得自己上瘾了,越来越上瘾。

    那甜美柔软的红唇不需要任何胭脂的点缀便已经能够发他最原始的**,此刻的他更加无法控制的吸着她的香甜。

    “素素……”一声轻唤,让存在着薄弱反抗的安若素推拒变得用力,只是公孙卿的手已经游移在了她雪白的脖颈,安若素的腿反的向着男人致命根部踢去时,却被早有准备的公孙卿给挡了回来。

    “素素,有了第一次,你觉得我还会让你成功第二次么?”公孙卿笑着在安若素的耳边哈气,只是在话说完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间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刺痛,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就连子都架不住的向下滑。

    安若素的手中拿着的是她今天准备刺他的那枚银针,“你谋杀亲夫……”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你这上面淬了最好的**,夫君,你还是早些安寝吧,晚安。”安若素狂乱的心跳还未止歇,皙白的脸颊似被胭脂洒上了一层淡粉,抚着口,他对着昏倒在地上的公孙卿小声说道。

    关键时刻有所准备真的是不错,看着那个被自己的银针扎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公孙卿,安若素的脚不由的抬起踩在了他帅气的脸上“吃我豆腐是要代价的。”傲小女王无敌欢脱的说道,看着那张帅气的俊脸上多出了一个明显的鞋印,太顺眼了。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