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混乱的一家人

    第二天一早安若素舒心的一觉睡到自然醒,在她睁着惺忪的眼望着边时,发现一个幽怨的男子顶着深重的黑眼圈面色呆滞的看着自己,她吓得一愣后才想起来这个男子是她的相公,公孙卿。

    “早啊。”安若素尴尬的一笑,对着他打起了招呼,好不习惯面前突然出现一个男人。

    “我以为你打算一觉睡到地老天荒呢?”他瞪了安若素一眼,然后掀开了被子起了

    “王爷,您起了么,若是起了奴婢们就进来给您和王妃更衣梳洗,老太君和夫人们还等着你们去前厅请安敬茶呢。”

    才起的安若素便听到了门外的轻唤声,她看了眼自己边的夫君,发现刚才还好好的公孙卿竟然一下子虚弱的只能靠在了檐上,也不知是怎么了,无奈下安若素只能自己去开了门。

    站在众丫鬟前的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嬷嬷,看见安若素时,带着一众的丫鬟对着自己齐齐行礼。

    安若素习惯了这些拜来拜去的规矩也没有多说迎了她们进门,丫鬟们各司其职的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小茜和另外两个丫头帮她更衣梳洗,透过菱花镜安若素看到那个老嬷嬷倒了一碗黑色的药汁递给了公孙卿,公孙卿皱着眉头喝了两口只是在喝完之后她觉得公孙卿的脸色好像越发白了。

    这么看着公孙卿确实蛮像个药罐子的,可昨天她明明清楚的感觉他口腹部的那些肌,一个药罐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结实的膛,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在她还在思量的时候,小茜和丫鬟们已经为她打扮好了一切,镜子里的她一杏红色的捻金丝如意云纹拖地长裙,因为她此刻已经为人妇所以在不能梳少女的发髻,如墨般的长发挽了一个朝天髻,小茜更配上了一对玫瑰红珊瑚点翠镶金步,垂下的流苏应着动作发出翠微的声响,十分的摇曳动人。

    安若素对着镜中的自己粲然笑着,桃腮杏面倾国倾城的笑容一旁的丫鬟看的有些呆了,再看一边的公孙卿,由着人伺候的他甚至还需要有人搀扶,脚下更加的虚浮,只是在转头看到装扮完毕的安若素时,有些失神的迷失在这个美丽的容颜下。

    “你长的真漂亮。”临出门前,公孙卿对着旁的安若素贴耳说道。

    “谢谢。”温的气息打在耳畔让安若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红着脸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蹦出了这两个字。

    “你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公孙卿没料想她会这样回答,好笑的说道。嘴上虽这样说但对她率直的子又有些欢喜,他讨厌矫揉做作的女子眼前的这个女子,他不讨厌。

    “这是事实,我为什么要客气。”安若素嘟着嘴忿忿的说道。难道不是么,小茜一直都在她耳边说,自己是美女,美女长的好看本就是事实。

    小两口你一言我一语的亲密模样让外人看来他们的感应该是相当的好的,撇开别的不说,光看外形公孙卿和安若素是极为相配。

    转转绕绕了好久安若素才在丫鬟们的带领下来到了大厅,刚到门口时她便被乌鸦鸦的一群人吓到了,这是什么况……

    大厅内上首的座椅上坐着两名女子,而下方两侧的椅子上坐着的是四名年纪看上去略有不同的女子,还有两个和公孙卿长的相似的一对男女和一个看上去不大的孩子,而在她们后分别还站着众多的丫鬟,安若素的腿这会觉得有些发软。

    “王爷,王妃,快进去给老太君和各位夫人们请安奉茶吧。”嬷嬷看着安若素一脸呆滞的模样,她轻声的在旁提醒道,使了个颜色,旁已经有人相继上前搀扶着安若素和公孙卿上前。

    “孙儿给老太君请安,愿老太君吉祥康泰。”许是看安若素有些失态,为了避免尴尬,公孙卿拖着虚弱的子对着约有六七十模样的女子行礼道。

    小茜在安若素的手腕上掐了一下后她有回了神,而上首那个年纪较轻的女人明显的白了安若素一眼,一脸的嫌弃。

    “孙媳给老太君请安,愿老太君吉祥康泰。”回神的安若素连忙学着边的公孙卿请安道,只是心跳的有些乱。

    “素素,这是母亲,给母亲请安斟茶吧。”公孙卿指着刚才白了安若素的女人说道,安若素应了一声,连忙的请安奉茶,只是她的婆婆明显的不买账,哼了一声没半点好脸色给她看。

    “素素,这是二夫人,这是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三弟,四弟,五妹……”

    安若素看着各种打量着自己的眼神,她有些混乱,这么多女人竟然都是公孙卿的娘,他爹就算是很希望享尽齐人之福也没必要这么躁进吧,娶这么多,现在都成了寡人了。

    这里明显就是一个寡妇院么,为什么没人告诉她这个小王爷其实是个拖家带口的拖油瓶,而且拖的还不止一个,要是早知道她是不会来的,死也不会。

    虽然面对这些夫人她有些慌张,但安若素还是很友好的对着众人福了福“各位姨娘好,素素这厢有礼。”

    “王妃有礼了,往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二夫人最先起直接的拉住了安若素的手,一脸的亲昵的模样看的安若素浑打颤汗毛直竖,这个女人有够虚伪的。安若素在心里直接断定。

    “是呢是呢,王妃长的就跟画中仙子一样,往后卿儿妻在侧可要赶快的给老太君生个重孙子抱抱才好呢。”四夫人跟在二夫人的后头浅笑着开口,只是那话里却听不出半点的喜气,还有些讽刺的意味在里头。

    谁都知道就公孙卿那个子能勉强的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还生孩子,果然,她的话才落下,四夫人边的站着小男孩已经抢先一步的扬声“就二哥那体,哪里去生小孩,所有人都说二哥活不过三十岁,是个天天喝药的药罐子。”小男孩傲气的抬着脸毫不客气的直接把所有人尽量盖过的重点直接掀了开。

    “二哥已经娶了二嫂,体自然会好的,二嫂就是冲喜才嫁过来的,要是二哥不好,那二嫂就要变成丧门星了,那比当寡妇更可怜。”坐在三夫人边的一个小姑娘磕着瓜子不知死的补充道,懒懒的声音里充满着对安若素的同

    底下的夫人小姐少爷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而坐在一边的安若素却只觉得自己如坐针毡,浑都有着一种毛毛的感觉,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家庭,为什么这么混乱,在看一旁的公孙卿,只见他歪着体靠在椅子上,面如死灰,一言不发,毫无一点的生气。

    “几位妹妹最近都太闲了吧,这么巴不得看我儿子死么,我已经死了一个儿子,你们现在还巴望着我第二个儿子死,你们这一个个的安的什么心。”大夫人愤然的拍着桌子恼怒的呵斥道,原本就面无表的脸,这会显得更加的沉了,她的一句话一出,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大厅内鸦雀无声。

    眼看着大厅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尴尬,一个俏生生的人儿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夫人的边,巧言令色的对着大夫人开口“姐姐别生气,小瑾和小静都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瞧着卿儿这会已经比昨天好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卿儿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一定会的。”

    “哼!”大夫人瞪了边的五夫人一眼,“老五,你也别一副假好心的模样,要不是你没有儿子,你这会还不是和她们一样,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说完毫不领的冷哼着坐了下来,再看旁边几个夫人,一脸好笑的看着脸上讪讪的五夫人,在一旁冷眼偷笑。

    “五妹妹,你这就叫马拍在马腿上,人家可是毫不领呢。”掩着嘴偷笑的三夫人轻声的说道,让五夫人的脸更加的尴尬。

    “行了行了,新媳妇头天进门请安,你们一个个的想做什么,当我死了是不是,都给我好好的坐下来吃顿饭,谁敢再闹,那就家法伺候。”

    一场家庭内战让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变得异常古怪,一顿早饭安若素只喝了两口燕窝粥就在也没胃口吃别的了,在老太君放下筷子后,几个夫人齐齐的一并收了筷,然后请安离开,安若素从不知道原来吃饭也可以吃的像受刑的。

    吃罢了早饭夫人们都离开了大厅安若素和公孙卿却被老太君边的丫鬟叫到了内庭,弥漫着檀香气息的内室放着一尊观音像,案前摆满着供品,老太君和大夫人坐在那里,边的小丫头手里却拿着一条素帕,纯白的素帕让安若素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瞧她知道那是什么了。

    “这素帕上没有落红,卿儿,你昨夜未与孙媳妇同房么?”老太君开门见山的问着公孙卿,她毫不遮掩的话倒让安若素有些面红耳赤,老人家,你好歹也婉转一点嘛。

    “太君是知道孙儿的体的,孙儿只怕还要休养一段子,所以要委屈素素了。”公孙卿点了点头,隐晦的说道。

    老太君听完后点了点头,看了眼大夫人,大夫人随即便开口“今天是新婚的第二天,按规矩你要带着儿媳妇进宫觐见皇上和太后,之后要去你父亲灵前祭拜以告慰他在天之灵,东西我已经让魏嬷嬷大打点妥当,午后你们便进宫去吧。”

    “是。”公孙卿躬的同时看了眼有些漫不经心的安若素,轻咳了一声,安若素这才随着他一道福,显然,她婆婆一点都没有给面子的又送了她一个白眼。

    安若素这会才明白什么叫婆婆永远是媳妇的冤家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摆明了这个婆婆很看不上自己嘛……

    可她看不上自己,自己也没说要看上她,刚才那个形已经让安若素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宜久留。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