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飞雪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梳夜 书名:妈咪成新娘
    许清泠看着自己的口红颜色都被粘去了,气得两腮鼓鼓的,拿起口红又把嘴唇涂得跟喝过血一般红艳。

    “小杂种,快给我上水,我要洗脚。”看来她是要把气出在弟弟小言上了。

    “哦!”小言应道。

    两个姐姐刚才在上打闹的时候,他是绝不敢动的。一不小心,两个姐姐就会化干戈为玉帛,反过来修理他。

    把调好的温水端到大姐前,小言习惯的拿起大姐那双洁白的小脚,往水盆里放。不知小言碰到哪个最让她动的脚心位了,她竟然忘的呻吟了一声。

    小言顿时紧张起来,许清莹却是在一旁哈哈大笑。

    许清泠一愣,抬起脚就把小言蹬在了一边。

    “滚!敢调戏本小姐,活得不耐烦了吧。”

    小言一股坐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起来。

    这时许清莹叫道:“小言,我也要洗脚。”

    小言如得赦令一般,爬起来就又去端了一盆温水,放到二姐边。

    “你给我按摩。”

    二姐竟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以前小言总是给许清泠洗脚,但从没给她按摩过,刚才只不过是不经意的碰触到她的脚心罢了!

    小言一脸迷茫,不知道怎么按摩。

    “你用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脚掌。小笨蛋,快点!”许清莹用手给小言比划着。

    小言仍是怔着。

    “我要嘛!你快!”二姐撒似的说道。

    小言慢慢地拿起她的脚,托在左手手心处,右手颤抖地放在脚心处。

    瞬间,有一股流传遍全!那感觉爽呆了!

    许清莹感觉自己的心似被掏空了!全酸麻一片,柔软无力。这感觉仿佛比躺在男人的怀中还要舒爽……

    不知不觉,她竟然开始呻吟起来了。

    小言听着听着就面红耳赤了,浑也有说不出的舒服。

    为什么二姐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动听,大姐的却比杀鸡声还难听哪?小言不知道答案。难道这样可以使自己快乐?

    “啊……啊!我快受不了了……”小言不知道二姐为什么如此激动,两腿不断的抖动着,手指紧紧地抓着边的被褥。

    而就在这时侯,小言的肚子里咕咕噜噜响了一下。

    已经是下午了。好像好久没吃饭了!

    小言放下姐姐的脚,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许清莹脸上还尽是陶醉的,听到小言的眼神时,还只是哼哼唧唧的。

    过了会才摸摸口袋,发现空空的。忽地全一颤,似是想起一件事。

    “气死我了!昨天只顾着陶醉的,竟然忘了那小子要钱了。”许清莹拍着脑袋道。

    小言委屈地走到大姐旁,道:“姐姐……我……饿了!”

    谁知大姐的耳朵里塞着两团棉花,根本没听见小言的话。原来许清泠受不住妹妹柔媚的叫声,就干脆用棉花塞住耳朵。

    小言往她跟前又走上一步,把话重复了一遍。

    “滚一边去!我没钱了,你整天什么也不干,只知道吃,还不如坐台小姐的……”

    许清泠眉睫一横,扯着喉咙冲小言嚷道。

    小言不敢再说话了,只是低头抠指甲。

    这时门外响起一声轿车的笛声。

    许清泠脸色瞬息变为惊喜,麻利的换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飞一般的冲出了门外。

    “哼!娘们,今晚又不老实了?”许清莹嘀咕着。

    “姐姐,我饿!”小言拉着二姐的手哽咽着。

    “好,我知道了……可我现在口袋里没有钱!”

    许清莹沉思了一会,起化了一下妆,又换了一件衣服,就往门外走去。

    小言追了出来,拉着姐姐的腿。

    “姐姐,你别走啊!我饿……”

    “小言,松开!在家等姐姐回来!”

    “不……”

    小言就是不松,他知道姐姐们有时一出去,几天不回来,自己在家饿了就喝水……真的很难熬。

    “松开……”

    二姐厉声道,吓得小言一愣,顿时松开了姐姐的腿。小言的泪又出来的。

    许清莹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姐姐……你别走……”

    他哭了几声,就追了出来。

    空空的街上已不见了姐姐的影。

    “姐姐……”

    他顺着街道使劲的跑。泪水若细雨般的不断落下来,滴在他单薄的上衣上。

    灰色的天空,有些压抑——这是寒冷的冬季。

    鹅毛般的雪花,飘了下来。调皮的雪花擦着小言的小脸蛋,落进他的脖子里,小言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言蜷缩到一个拐角的屋檐下,浑不住的颤抖。双唇已经冻得发紫……

    “姐姐,你在哪?”

    雪越下越大,弥漫整个天地,似要遮住行人的视线。

    小言蜷缩的更紧了。

    “姐姐,不要走……姐姐……妈妈……妈妈不要走,我想你……妈妈!”

    小言似乎已经冻得失去了直觉了,不过依稀能听到呓语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妈咪成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