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阴谋(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阁下要选的人,可是他?”吴绝天指了指凌逸,脸上似笑非笑的道。

    众人皆为之哗然,屏息凝神,等待着神皇教教主的答案。

    “没错,正是此子!”万众瞩目之下,神皇教教主毅然点头,从容笑道。

    场下立马爆发轰乱之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神皇教教主竟然会选择一个擅自闯入神皇教中的神皇塔的凌逸,作为他们此次出战的代表!

    人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游走在凌逸和神皇教教主两人上,竭力的搜寻出这两人是否有所联系,毕竟神皇教教主此举,可是又要重新将生物送归凌逸之手,他怎能如此放心?

    凌逸淡淡的扫了眼一脸笑意的神皇教教主,只见他满头皆是苍老的银发,脸上堆满的皱纹似历经沧桑,即使是在整片中州都为之聚焦的神皇塔下,他依旧显得从容镇定,此刻更是要将教中圣物交给自己。

    这是谋,又或是这人真心实意?凌逸实在无法从这位老教主脸上看出任何端倪,但直觉告诉他,不得不防。

    抱拳一笑,凌逸婉拒道:“前辈,此事事关神皇教教中流传千年之圣物,让一介外人参与进来,似乎不太合适,若是晚辈输了,实在无任何颜面见诸位啊!”

    闻听此言,神皇教教众齐齐侧目,冷笑,斜眉,对凌逸毫无好感可言。

    “呵呵!小兄弟尽管放手一搏,如若真是败下阵来,老夫也只能感慨天命如此,不敢罔逆。”神皇教教主大度道。

    教中四位长老齐齐皱眉,言又止,教主已有定夺,他们也不敢违逆,教众更是只能旁观。

    凌逸凝眉思索,神皇教教主这一番话正合他心意,重新拿回圣物,而且还是在兵不血刃之下,这种条件不答应真有违天理,他甚至不用侧目就知道其他人正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充满杀意的目光,狠狠地盯视着他。

    但是,神皇教教主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指定他代表神皇教参战,实在是匪夷所思,虽然一教之主口口有声,凌逸却还是有些不安。

    这到底接还是不接?

    “既然教主前辈都如此说话了,我们岂能不给教主一点面子?好吧,大家赶紧选出一位,来和这位小兄弟一较高下吧!当然,前提只能有一位,可不能以多欺少!”吴绝天衣袖轻摆,笑道。

    众人了然一笑,吴绝天此言前半句话倒没什么,后半句则是暗暗讽刺了罗刹门一把,不过却没人敢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来,谁也不想给罗刹门留下一个坏印象,更不敢出声嘲笑罗刹门。

    武破穹冷声哼气,躯一震,周七彩霞光齐飞,各色流溢而出,血狱修罗等七名长老同时现,在武破穹后成一排而立,对吴绝天怒目而视。

    “罗刹门镇门之宝合首化一奇功果真厉害厉害!”吴绝天抱拳一笑,却是故意目光挑向了凌逸的方向,惹来血狱修罗七人脸色铁青,就差点吼出声来直接朝他出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罗刹门和焚烟阁在明争暗斗,但谁也不敢参与进去,最多也就做个和事老,先压制住两方的对立绪。

    很快,就有极为辈分尚高的老者站了出来,稳定了罗刹门一干长老,集结众人之力,一致对外。

    中州众强者的选择毫无悬念,对战凌逸,目的自然是赢,所以绝对不能输,但又不能以大欺小,以老欺少,所以众人一致的将吴绝天给推了出来。

    论实力,吴绝天和凌逸相差无几,论年龄,吴绝天和凌逸也是同辈人,这样既彰显公平,又能确保有必胜的把握。

    放眼中州年轻一代,论战力,真的又有多少人可与吴绝天相提并论?很显然,凌逸绝对不可能是吴绝天的对手,焚烟阁的首席大弟子,他是毫无可能战胜的。

    “小兄弟,接住圣物!”神皇教教主淡淡一笑,屈指一弹,阳沧海图直接飞向了凌逸,任由凌逸接住,谁也不敢半路上截获。

    “凌逸兄台,在下得罪了。”温和一笑,吴绝天脸上淡定自如,白皙的脸庞上,丝毫没有狰狞的色彩,眼中的光彩,全是盯着凌逸,却并无丝毫侵犯之心。

    这是位决不能忽视的对手!

    凌逸的心头立马跳出了这么一个念想,内敛于心,一切尽隐藏于暗处,任谁也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若是任其成长起来,很有可能就是一方骄子,即使不能睥睨天下,也能傲立世间而不惧!

    就在凌逸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的时候,吴绝天双手已经开始有了些许动作,动作没有丝毫侵略,但是让凌逸看的愈发凝重起来,因为吴绝天此时,手印翻飞,正在凝聚着一道又一道玄之又玄的图案,黄金色勾勒而成的丝线,拢聚在了一起,充斥着一种爆炸的力量,好似能够压灭一方天宇!

    “退!”凌逸双腿齐蹬地面,速速远离,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黄金色丝线形成的图案拢聚在一块,竟是构成了一幅玄奥的法阵,这是符印师特有的符印阵,此刻正散发着血红色的妖芒,将凌逸死死的锁定住。

    “吴绝天果真是惊采绝艳,想不到年纪轻轻,竟能在符印一道上有如此领悟,焚烟阁真是后继有人啊!”

    “中州年轻一代中,或许鲜有人可与之匹敌!”

    “这一次,凌逸即使是有圣物在手,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人群议论纷纷,一双双眼瞳中异彩流动,也不知道是为吴绝天的天赋所感叹,还是另有其他。

    符印阵压罩而下,凌逸走无可走,符印阵玄之又玄,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脱离的,更何况对手还是在符印一道上有深刻领悟,更加难缠。

    “圣物,破!”

    既然手握圣物,就尽可能发挥其最大威能,凌逸手持阳沧海图,顿时间金光四溢,照亮一方天穹,从金光中冲出一条金色巨龙,张牙舞爪,将血红色符印阵直接撕破,没入天际之间,巨大的龙已然化作光雨融入夜空,而震耳聋的龙吟却依旧回在众人耳畔。

    圣物之威,非同凡响!

    所有人都震惊的观望着金龙的消失,内心中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震撼,这便是圣物之威,哪怕是傲立一方的大教派、大宗门,在这圣物之威的冲击下,估计也要损失惨重。

    符印阵已破,凌逸直接冲了出来,在黑夜之下化作一道黑线,飙向吴绝天。

    吴绝天平淡一笑,并未因为符印阵的破裂而感到惊讶,也并没有因为凌逸袭杀向他而有所退却,他只是呆在原地,单手指天,脚下风云渐起,刮起一道道凌厉的罡风,在他体表面,笼罩着一个个数之不尽的漩涡黑洞,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张巨嘴,要将天地间的一切都给吞下!

    “这是……吴绝天一大恐怖杀招---吞天术!”有人惊呼!

    “他想一招解决凌逸?”人群动,感受着吞天术的雄浑气势,那压盖天地,吞噬一切的气魄,让所有人都为之折服。

    “此子天赋绝伦,年纪轻轻,就已将韩啸的吞天术炼化的炉火纯青,再给他几年成长的时间,恐怕我等老一辈都只能望之项背了!”鬼影双煞两人齐声嘀咕道。

    而在另一旁,罗刹门一干长老都是脸色铁青的可怕,吴绝天展露出来的实力,大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管你是何方神圣,今我手握圣物,即使是大罗神仙在我面前,也要给我让路!”凌逸厉声一喝,阳沧海图忽然涛声大作,三人合抱之粗的黑色水柱冲天而起,聚成黑色苍龙,呼啸着冲向了吴绝天。

    “吞天术!吞灭虚无!”吴绝天不慌不乱,手捏印决,周的黑色旋涡瞬间扩大数倍不止,将黑色苍龙一条条吞噬。

    半空上,只剩下一片水幕,细小的水珠随着微风扑打在众人的脸上,让人倍感生疼。

    “休小瞧圣物之威!”凌逸摊开阳沧海图,顿时间神光湛湛,耀眼的光芒,穿透了黑夜,杀机大杀四方!

    一条条凶猛流淌的江河,从不过寸长的阳沧海图中喷薄而出,如一条条翱翔天际的虬龙,似利箭一般,划过苍穹,发出尖锐的爆鸣声,擦出一道道火花,爆向吴绝天。

    吴绝天冷喝一声,无数的黑色旋涡急剧扩大,能容纳万物,将之全数吞灭。

    “轰!”黑色旋涡猛地震动,而后最终归于虚无。

    “不错,圣物之威,的确不可小视!”吴绝天冷着脸,伸手擦拭了嘴角的一丝流淌下来的鲜血,目光中森寒涌动。

    见吴绝天只是受了小伤,凌逸心底略有些失望,随即他又收拢阳沧海图,金光消失,两人又重新回到了对峙的局面。

    “啧啧啧!没想到吴绝天单凭吞天术,就能和圣物一较高下,真是可怕!”

    “那是因为圣物还没有完全发挥出其所有威能,否则必将摧山崩地,捅破天也说不定!”

    “不过吴绝天果然是中州年轻一代中的翘楚,独抗圣物,恐怕武破穹也不行吧?”

    吴绝天的强势让所有人都为之赞叹,低声的议论在四处的蔓延。

    凌逸和吴绝天四目相对,正处于对峙的局面,谁也没有先动手,气氛有些凝滞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困兽古阵,起!”忽然间,吴绝天一声大喝,脚踩虚空,向后暴退。

    而在以凌逸为中心的一片区域,一道道流溢着各色鲜艳光芒的符印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凌逸周围,并以凌逸为中心,向他飞速的压罩而来。

    无论是头顶还是脚下,无论是背后还是前,四面八方都是一道道符印阵,这些符印阵诡异的被一层淡淡的薄烟覆盖住,上面的符文图案模糊不可见,显得很是玄奥。

    此时的凌逸,无一处不被符印阵围住,实在难以想象,吴绝天是如何演化出如此之多的符印阵来。

    “还是小看了你,你和别人不同!”凌逸叹道,他铺展开阳沧海图,让圣物中的金光爆向四方,金光化成一条条金龙,彼此缠绕,冲向符印阵,要将前方的一切都给绞碎。

    然而,出乎凌逸意料的是,金龙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威势赫赫,但触碰到那些流溢着各色光芒的符印阵时,却碎成一片片,撒落下来。

    “坏了,这是困兽古阵!这可是流传在上古神魔时代的符印阵!没想到吴绝天竟然掌握此等阵法?”凌逸心中大惊。

    困兽古阵,那是在上古神魔时代威名颇盛的一种符印阵,阵势极大,成千上万的符印阵,方才能勉强凑成困兽古阵,可想而知,它会有多么可怕。

    之前凌逸也碰见过一次困兽古阵,但是那只是一个残破不堪的符印阵,但是今吴绝天暗中施展开来的困兽古阵,确确实实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困兽古阵,连圣物都冲不破,坚固程度难以想象。

    这是真正能够困住猛兽的符印阵,即使是一般的十阶魔兽,被困在阵中也要悲苦饮恨而死。

    “天哪!困兽古阵!那不是失传了上万年的符印阵法吗?吴绝天居然施展出来了?难道是焚烟阁一直掌握着?”在场之人莫不惊悚,想到这里,他们不自的头皮发麻,若真是如此,焚烟阁的底蕴实在可怕。

    罗刹门一干长老脸色沉如水,鬼影双煞则是默不作声,似乎并没有因此联想到更深沉的层面上去。

    “凌逸,你处困兽古阵中,即使手拥圣物,也不可能冲破,我劝你现在认输,还不用受皮之苦!”吴绝天薄薄的嘴唇上挑起一道自信的笑意,整个人空明出尘,俊朗非凡。

    “哦?困兽之阵虽然霸道绝伦,但是也只把我困在阵法中,我不能出阵,你又不能入阵,你如何让我受皮之苦?”凌逸大声笑道,紧握着阳沧海图的手心却是捏出了一把汗。

    如今困阵法之中,想要逃脱那是难上加难,如若吴绝天还有什么手段未使出,恐怕今圣物难保。

    “可笑,今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焚烟阁符印一道的奥妙!”吴绝天冷笑道,双手开始不断上下翻飞,一个个看不懂的符文,由黄金色丝线勾勒而成,紧紧地贴合在他的手掌上。

    环绕在他周的无数漩涡黑洞,开始急速的盘旋,飓风滔滔,罡风阵阵,他脚下的土地都开始崩裂,罡风的迅猛,让半空中观战的人群再度退缩,神皇塔周围的树林,全部被罡风绞成碎片,真有一番摧山崩石的景象。

    “吞天术----吞化!”吴绝天双眼顿时爆发出一道蓝色精光,洞穿数千丈之远,他衣袍飞舞,周的黑色旋涡伸出了一条条诡异渗人的带状触角,拉向了被困兽古阵困死的凌逸。

    “糟糕!”凌逸瞬时间意识到了不妙,吴绝天这是要生生炼化自己!

    虽不知道吴绝天如何能够做到,但是眼下的形势就是如此,吴绝天竟然要将困兽古阵拉入漩涡黑洞中,以吞天术吞食天地的非凡威能,将整个符印阵都给炼化,而处其中的他,自然也无法自保!

    “狠!你够狠!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将我炼化!”凌逸紧了紧手中的阳沧海图,任由困兽古阵被触角拉入了黑色漩涡中。

    一进入漩涡黑洞中,光明自此隔绝,一股眩晕之感,开始涌上了凌逸的头脑。

    “圣物之威只能以血精激发了!”凌逸想到了一则传说,以武者血精,可激发圣物,使其短暂恢复全部威能!

    毫不犹豫,凌逸直接咬破手指,在阳沧海图上滴下数滴鲜血。

    “哧……”鲜血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腐蚀,圣物上扬起一道浓烟,渐渐地,淡淡的血腥色开始将阳沧海图浸染,一缕金黄色的丝线,缓而又缓的从阳沧海图中抽出。

    “轰!”漩涡黑洞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黑暗中,一双双猩红的眼瞳暴露了出来。

    漩涡黑洞中,竟有凶猛异兽!

    “难道……这是符印之主?”凌逸心头猛地一跳。

    猩红色眼瞳越聚越多,随着阳沧海图上丝线的缓缓抽取,光线渐足,终于照亮了一片区域。

    烟雾状的一头猛兽,正用一种肃杀的眼神,凝视着困兽古阵中的凌逸。

    “真的是符印之主!原来吞天术之所以能够吞并天下所有,是因为漩涡中的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凌逸大骇。

    “吼!”那头猛兽仰头嘶吼,声音如雷声般传许久,引发了它后一声声吼叫。

    “快快快,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凌逸托举着圣物,几声催促。

    在凌逸窘迫的面对漩涡中的东西时,吴绝天正脸色凝重的盯视着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位不速之客。

    场内所有人,也都屏住了呼吸,夜空下一片安安静静,似乎这里从未发生过血腥的拼杀场面。

    “延烨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吴绝天声音充满了敌意。

    “呵呵!吴绝天,老夫来此,只是担心某些人会私自贪取属于我中州的物品,只要你不私吞了圣物,老夫自然不会对你出手。”延烨双手背负后,笑道。

    “大师多虑,凌逸已被我困入吞天术中,圣物于我中州,已是囊中之物了!”吴绝天抱拳道,少了些许敌意。

    “是吗?最好如此,最好如此!”延烨双目带着浓浓深意,凝视了那些数不尽数的漩涡一眼,只笑不语。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