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海神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神皇塔内,一片乌黑,伸手不见五指,流着一种冷的寒气。

    凌逸和小雪两人徐步行走在塔内,一撮火焰被凌逸当做照明灯,悬浮在他的前。

    “少爷,这座高塔被布置了一个大杀阵,一旦催动,能够将这座高塔摧毁的一干二净,小心别触碰到什么东西启动这个杀阵。”小雪目光警惕的扫视四周,在后小声的提醒道。

    “放心,无上至宝还在这个高塔里呢,他们不敢催动杀阵,否则,毁了至宝,像魔云这些大势力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凌逸笑了笑,手指一点,面前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愈发的光亮,照亮了前方。

    火光照耀下的前方,一口紫色檀木古棺散发着淡淡的黑气,死寂的安放在一座高台上。

    那是一座正正方方的高台,白色的玉石堆彻而成,在其不足一人小腿高的栏杆上,竟还镶嵌着几枚闪烁着淡蓝色或赤红色的宝石,经紫火一照,显得越发璀璨。

    “那是……一口檀木古棺?”凌逸心头一跳,缓缓走上前去。

    檀木古棺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虽然黑色的雾气在其表面徘徊,却不让人觉得鬼气森森。

    “这口古棺为什么会安放在这座高塔里?”小雪喃喃不解。

    “这座高塔是神皇教的神皇塔,难道这座塔里埋葬了神皇教里曾经的历代神皇教主?”凌逸疑惑道,手指透过淡淡的黑气触摸到檀木古棺,凝神而视,感受着古棺的冰凉,更加有种奇怪的感觉浮现在心中。

    “要不打开看看?”小雪盯着古棺道。

    点了点头,凌逸没有废话,先对这座古棺鞠了个躬,以表敬意,而后大手一挥,将围绕在古棺周围的黑气吹散,双手轻轻的推开棺木,顿时爆发出璀璨夺目的金光,将四周全都照亮。

    金光持续了许久,方才最终消失,棺材中,一具白骨静静的躺在其中,旁堆满了珠宝灵物之类的陪葬品,再无其他。

    凌逸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这些陪葬品中,有许多都是不凡宝物,换做其他人,此刻恐怕早已眼的抢走了,不过凌逸并不需要这些,神皇教掌管的无上至宝才是他的目标,他并不像对这位死去的前贤有所不敬。

    淡淡一笑,凌逸重新将棺木合上,走下了高台,再次对这口檀木古棺拜了一拜,便又离开这里。

    忽然间,一道淡青色的手印从天而降,以雷霆之势轰灭了这座高台,古棺破碎,里面的白骨全都化作飞烟泯灭,白玉台也变作一堆碎石。

    一个虚幻的影子,渐渐的浮现在那座碎裂的高台上方位置,那是一个老人,一头白发凌乱的披下,遮盖了他半边的脸,脸庞上满是皱纹,将他一双小眼睛都给挤没了,不过凌逸却可以感受到那双眸子中爆发出来的精光,就犹如一对磨砺锋锐的宝刀一般,令人生畏。

    凌逸和小雪立马做好了防备,虽然看出了面前只是一道残留下来的精神力,对他们没有什么威胁,但是也不可掉以轻心。

    “年轻人,檀木古棺中如此多宝物你为何不取一件?”那个人影开口道,声音犹如破锣一般难听。

    “人不受无功之禄,晚辈不敢贪取。”凌逸抱拳道。

    “好好好,年轻人很不错,我特意送你一件宝物。”老者大袖一挥,顿时在凌逸的面前显现出数件宝物,“你随便选一件吧。”

    将这数件宝物一一看在眼里,凌逸微笑道:“前辈,晚辈不能接受。”

    “哦?为什么?”老者惊问道。

    “因为,晚辈将要从前辈的神皇教中,取走一件无上至宝,若是此刻接受了前辈的赠送,我会良心难安的。”凌逸如实道来,他一早就看出了这道虚幻的人影就是古棺中白骨的主人,此时此刻才说出了一番实话。

    “哼!”老者冷哼,沉声道:“少年人,你打的一番好主意!”

    “前辈,晚辈为夺取无上至宝,也只好得罪贵教了。”凌逸拱手拜礼,赔罪道。

    那道人影并未多说,他冷冷的盯着凌逸,而后手掌一挥,淡青色的手印一一拍打向黑暗中的几处位置,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声巨响,好像是玉石崩裂的声音,随后又有五人齐聚到此处,目泛寒光,冷冷相视。

    这些人都是曾经的神皇教教主,地位何等尊荣可想而知,如今见到有人想要来神皇教打他们后人的主意,自然冰冷而对。

    “你们想怎样?少爷已经向你们赔罪了,反正不管怎样,那件宝贝我们是要定了!”小雪站了出来,她可管不了那么多,呵斥道。

    “想怎样?你难道不知道这座高塔里布下了无上杀阵,任凭你们战力再强,只要我们合力催动杀阵,必能将你们斩杀于此,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一名长相森森的老者狞笑道。

    这些人都不是善茬,曾经都是神皇教中的大人物,冷血无,从他们可以毫不留的将自己的骨击碎就可知晓。

    气氛冰冷到了极致,凌逸很是忐忑不安,若是这些人真的发起狠来,真的可能催动无上杀阵,在此同归于尽。

    所能做到的,就是在他们将无上杀阵催动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杀这些人。

    凌逸做好了准备,小雪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人如搭在弓上的利箭,随时可能发出杀招。

    那些虚幻的老者个个都是成了精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凌逸的目的,也警惕着,双手之间浮现着不同颜色的手印,准备随时催动杀阵。

    “你们退出高塔,我们可以就此作罢!”一名老者退让道。

    “不行,今我必须取走无上至宝!”凌逸的语气带有不可置疑的坚定,两道寒光从眸中爆发,杀意盎然。

    两方对峙,但谁也不敢率先出手,气氛僵滞,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远处的黑暗中,忽然传来接连起伏的海水拍打沙岸的浪涛声,愈发的响亮起来,仿佛这座高塔置于无尽大海里,声音回在四周,极其洪亮。

    “是海神皇,居然是开教教主到了!”一名老者惊恐道。

    “高塔里埋葬了教中大部分教主,难道祖师爷也埋在了这里?”有人不解,想要看穿那片黑暗,换来的却是双目碎裂,流血溢出,一声惨叫,从此灰飞烟灭。

    那些老者霎时间慌了神,这绝对是他们的开教教主海神皇,只有他才有这种惊涛骇浪的气势,能够在瞬息之间取走一位教主的命,虽然那只是一道残留的精神力,但是海神皇又何尝不是如此?

    所有老者都跪伏了下来,颤栗着,惊恐着,就差大声惊叫起来。

    “神皇教,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神皇教了!连教中圣物,也沦落到了各门派的眼中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从黑暗中飘出,随后,一个虚影从里面走出来,出现在众人面前。

    “海神皇,真的是海神皇!”有人大喊,惊慌失措。

    “天哪,祖师爷竟然也和我们呆在这里!”那些老者惊异无比,脸上或惊或喜。

    然而在他们面前,海神皇却脸若冰霜,一语不发。

    海神皇鹤发童颜,看不出多大年岁,有种出尘的气势,飘渺似仙,显现着一种尊贵的上位者的气息。

    “你们还记得我?”海神皇冷冷的问道。

    “记得记得,海神皇乃教中鼻祖,教众莫不敬仰!”老者们虽然每个都曾经是教主,然而在海神皇面前,却不敢有任何不敬,纷纷点头道。

    “很好,你们都曾经是一教之主,为何神皇教在你们手中无法继续发扬光大,反而越显落魄,没落至此呢?”海神皇喝问道,声如金铁,掷地有声。

    众老者大气都不敢出,匍匐着不敢答话。

    “曾经的教众圣物,如今再次回到教中,却无人识得,还要拱手相送,何许悲哀,何许心痛!”海神皇圆睁着眼,暴喝道,将几名老者真的摇摇坠,他此时是真的动怒了。

    就连凌逸也是心头突跳,那虽然只是海神皇留下来的一道精神力,然而却有一种迫人气势,和延烨这等绝世前者也不相上下,不过海神皇这番话,却又勾动了他无尽的遐思,难道那件无上至宝,原本就属于神皇教?

    “神皇教,已不再是神皇教,没想到千年之后我再度醒来,物是人非事事休,然而阳沧海图这等圣物,却又回到了我神皇教,这是上天对我的捉弄吗?”海神皇落寞道,整片昏暗的环境中,只剩下他一人独叹。

    良久之后,他才转向凌逸,凝视许久,开口道:“少年人,你资质不错,还是一名药师,阳沧海图交给你,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前辈,阳沧海图就是那件无上至宝吗?”凌逸问道。

    “没错!”海神皇点了点头,随手一招,一张卷轴被他握于手中,“如今的神皇教教主将这件圣物放在神皇塔里,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被我找出,从圣物留下的印记中得知了外界的一切,而我也只能感叹沧海桑田,心中沉痛。如今,我将这件圣物交给你,你若愿意,可将神皇教主之位取而代之。”

    “这……”凌逸无语,让他取代神皇教主之位,这可是万万不能。

    海神皇还未等到凌逸回答,手指一弹,卷轴飞到了凌逸的面前,发散着淡淡荧光,围绕着凌逸不停旋转,而他的影,也渐渐模糊了起来,消失不见。

    随后,那些老者也虚幻了下去,整片空间中,就只剩下了凌逸和小雪,以及在空中浮着的阳沧海图。

    “少年人,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必要时候,取代神皇教教主之位!”幽远的空间里,海神皇的声音回不息。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