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中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嗖嗖嗖!”

    死亡山林的一处茂密树林中,一道黑影自由自在的穿梭于其中,动作矫健,看似轻松之极,然而黑影的主人,却是渐生忧愁。

    这道黑影就是凌逸,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死亡山林中寻找紫天的下落,然而让他十分失望的是,这里除了随时可能冒出来的魔兽之外,就是那些血腥气味十足的冷血佣兵,根本再无外人,相反的,他这个在死亡山林中自由来去的人,倒是显得十分显眼与多余,总是会引来一些佣兵的异样与警惕目光。

    不过,在这一段时间里,凌逸倒不是一无所获,在与一些凶猛魔兽厮杀当中,他总是能够获得历练,本来自实力就处在瓶颈位置,这十几天过后,竟是突破到了魂王三段,与一些八阶魔兽,都能有一战之力。

    而且凌逸还发现,现今他已是处于死亡山林较深处,但是佣兵的数量,依旧不少,甚至还有向山林更深处移动的迹象。

    山林更深处,即意味着隐藏着更加凶猛嗜血的魔兽,以往这些佣兵对之惧怕之深,如今,却是反其道而行之,除非更深处有什么能够吸引这些佣兵的东西,别无他因。

    虽然隐隐猜测出这些佣兵的目的,可是凌逸并不想去凑闹,如今他的第一要务,是努力寻找紫天长老,浪费时间在其他事上,得不偿失。

    嗅了口空气中弥漫的腐臭气味,凌逸提起精神,脚尖轻轻点地跃上一棵古树的树梢,眺望向远方。

    远方,是一处巨大的凹陷地带,光秃的土地绕成一个圆圈,围绕着圈中的繁茂生长的绿树,极为古怪。

    “这就是那中心位置了吧?地势古怪,似乎还隐藏有几道极为隐晦的强大气息,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这些佣兵?”双手抱臂,凌逸微眯了眯眼,正跳下树梢,十几道人影竟是朝着凌逸的方向飞速奔来。

    动作一滞,凌逸凝神屏息,静候人影的出现。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穿梭林中,地上的杂草与摩擦着他们的衣摆,发出极为有规律的响声,显然,这群人都是些训练有素的佣兵。

    领头的是一名头发青紫的老者,眼睛细小,嘴唇却是奇厚,一黑衣上沾染了数点猩红血迹,手上持着一把大剑,大剑上雕琢着符文,隐约闪烁着红色的火焰,显然,这柄大剑曾被符印师加持过什么符印阵,方才有这等效果。

    跟随着老者的,是十五名年轻佣兵,十四名男**兵,只有一名女**兵,不过实力却是让凌逸吃了一惊,最低的都是魂灵高手,其中一名看起来应该有些地位的男子,更是魂王六段的实力,而那名带头的老者,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不过在凌逸估算来,这名老者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和程谦齐平而已,至少,这名老者并没有像程谦那么强大的气势。

    略微放下心来,凌逸知道,这群佣兵也不过是经过此地,不应该是特意对付他的。

    借助着枝叶的掩盖,凌逸藏在枝叶之后,透过枝叶的细缝,观察着场中众位佣兵。

    “在这歇一下吧!”那名老者抬起了手,命令道。

    众人依言止步,纷纷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恢复着流失过多的体力。

    “穆印刚团长,我们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天蛇佣兵团吗?”那名有些地位的男子走上前来,面色不甘道。

    “哎!”穆印刚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岩武啊,不是我不想啊,只是天蛇他实力太强,我也不是对手啊,这次前往中心处夺取宝物,还不知道是生是死,我们需要保存力量,到时候如果得到那件宝物,灭了天蛇佣兵团,斩杀天蛇,都不在话下!”

    “那天蛇真有那么厉害吗?”岩武皱眉不信道。

    “天蛇能够独自一人建立起天蛇佣兵团,更是在这数年时间里就发展成为能够和我们分庭抗礼的佣兵团,其能力,岂可轻视?多一分谨慎,多一份安全那!”穆印刚叹道。

    “岩武哥,我爹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可千万别违背他的意思!”一道紫色的倩影盈盈移步,轻声笑道,语气虽然和气,不过却含着警告的意思。

    对此,岩武无奈的咧了咧嘴,苦笑一声,本再向穆印刚争辩一句,不过面对着这位女子,却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一股慕之意,不经意的从眼中流露而出。

    “艳儿,你去吩咐其他兄弟们好好看着四处,我担心天蛇佣兵团死心不泯,可能有些人会甘冒大险,想要从我手中夺取这把大剑。”穆印刚神严肃,手握大剑,沉声道。

    瞥了眼穆印刚手中的大剑,穆艳儿旋即便是收回了目光,微微一笑,便是吩咐了下去。

    在这之后,这一队佣兵便是在此歇下了,不过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是警惕着四方,穆印刚则是闭目端坐在一处,盘成的双腿上,平放着那柄大剑,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古树上的一双目光,正在紧紧地盯着他们。

    “这柄大剑倒是有些稀奇,难道和天蛇佣兵团有关?”心思电转,凌逸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柄大剑上。

    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任何故事来,凌逸也就放弃了继续寻思,悄悄的伸出头来,见树下的人并没有任何知觉,于是脚尖一点,树梢轻微颤动一下,他的躯,便是如一只飞蝗一般,轻轻地跳到了另一棵古树上。

    跳到另一棵古树上后,凌逸并没有急着再次跳出,而是立即全不动,将目光渐渐移向树下,见那些佣兵没有感觉到异常,才感到放心,一个纵跃,再次跳到另一棵树上,正如灵猴般离开这里,一道气劲却是凭空打来。

    “不好!”凌逸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在空中一个扭,险险的躲过这道气劲,跳下地面,立马抽取出寒冷如冰的乱云剑,宁神戒备。

    眼前,那名紫发老者扛着手中的大剑,冷冷的望着凌逸,目光中,森冷的杀意,正在浮动。

    “你是谁?”穿紫色纱裙的穆艳儿走上几步,颇有一番冷意,玉手翻飞之中,正在凝结着一个手印。

    “呵呵!”干笑了一声,凌逸知道这些佣兵是误会了,赶紧道:“晚辈路过此地,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这句话显然是对穆印刚说的,然而穆艳儿听了,却是俏脸含冰如霜,一声叱,手印便是推而出。

    “霜飞天煞印!”

    “轰!”那刚才还在穆艳儿手中翻飞的手印,如今推到空中,却是急速扩大,压制着前方的空气,发出轰轰声响,气势惊人无比。

    千重光影!

    目光一凛,凌逸持剑一斩,数千数万道数不尽的剑光,便是奔腾而出,划过天空,降落而下,狠狠地击砍在那道手印上。

    砰!

    手印在砰然巨响过后,碎裂成一片一片,其余的剑光则是轰杀而来,竟是直接飞向穆艳儿。

    “该死的臭小子!”一个闪,那岩武便是率先持剑来,眼下见穆艳儿要死于凌逸之手,再也忍耐不住,脚步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手中剑便是轰斩而下。

    “天鹰夺命杀!”

    一声大吼,自岩武口中发出,他形如俯冲而下的巨鹰,手中长剑更是化作一道黑色老鹰,抛入空,旋即,狠狠地掉落而下,带着破空音爆声响,竟是冲破凌逸的无数道剑光,席卷向凌逸。

    众人纷纷一惊,就连那穆艳儿,也是玉手捂着红唇,美眸张大,只有那穆印刚,自始至终毫无表变化,只是冷冷的看着凌逸。

    长剑变化而成的黑色老鹰,引得凌逸面色凝重起来,他能够感觉到,这柄长剑上隐藏的凶猛能量,这天鹰夺命杀,绝对不能轻易小觑了。

    “夺魂撕裂手!”心中大喝一声,凌逸双掌一推,一股诡异劲风便是汹涌喷发,似要撕碎天地。

    “轰!“

    两者猛烈对撞在一块,巨大的风压扑打着周围空气,竟是让空气都发生了扭曲。

    穆印刚紧眯着的双眼,便是在这一刻猛然张大,穆艳儿也是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一幕,俏脸罩上了一层深深地惊意,周围众佣兵更是目瞪口呆。

    岩武可是魂王五段的实力,那小子看起来不怎么惹人注意,竟是能够抵挡住岩武这一最强杀招!

    “混蛋!”作为当事人的岩武更是气得七窍生烟,自己最强大的一招,竟是被人轻易破解,他怎么可能甘心?

    举起手中的常见,岩武就要奔袭而去,一声大吼,瞬间让他动作停滞在当场。

    “岩武,住手!”穆印刚沉声一吼,目光旋即定格在了凌逸上,最后,停留在了凌逸手中的乱云剑上,惊异的目光,闪烁不定。

    “阁下倒是有些本事,不过如果今不给在下一个交代,我们银燕佣兵团是不可能让阁下离开这里的。”穆印刚冷冷的道。

    “我说过,我只是途经此处,若是前辈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凌逸双手一摊,很是无奈。

    “你!”穆艳儿银牙紧咬,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阁下可曾听到在下与手下人的交谈?”穆印刚面色冷,问道。

    眉头一皱,凌逸笑了笑,道:“听是听到了,不过不明白,也等于是没有听到。”

    “哼!既然听到了,岂有让你离开的道理?”岩武气愤道,拳头紧紧地握在一块,爆响不停。

    “岩武,不得无礼!”穆印刚瞪了眼岩武,转过头来,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不过,这抹笑意看在凌逸的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既然小兄弟听到了在下与手下人的谈话,那么,就应该清楚,这死亡山林的深处,有着我们银燕佣兵团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请小兄弟和我们一块,一同前往吧!”穆鹰客气的笑道。

    心中冷笑了一声,凌逸自然清楚穆印刚这么说是想拉拢到自己,实力就强大一分,成功几率便多了一点,只是凌逸却并不买账。

    “穆团长太抬举在下了,在下实力低微,还是不要拖累大家的好。”凌逸抱拳道。

    “爹,既然他不想去,干脆杀了他算了!”穆艳儿冷笑道。

    “艳儿,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穆印刚摇了摇头,对凌逸微微一笑,变得更加客气了起来,道:“小兄弟可知道,为什么天蛇佣兵团要追杀在下吗?”

    “不知。”摇了摇头,凌逸实在是搞不懂穆印刚在搞什么鬼,只得依言作答。

    扬起手中的大剑,穆印刚微笑道:“这柄大剑,是我银燕佣兵团从天蛇佣兵团手中抢来的灵器,上面加持有符印师的符印阵,你拿去看看。”

    说完,便将大剑递了过来。

    微微一惊,凌逸警惕的看向穆印刚,按理说这柄大剑在穆印刚心里如此重要,不可能如此随便就递给一个陌生人,只是心思电转,凌逸也未能在这段时间里发现异常,只好接过大剑,仔细端详了起来。

    “小兄弟,大剑你也看了,该和我们一同上路了吧?”穆印刚笑道,从凌逸手中取回了大剑。

    “只不过看了大剑一眼,为什么就要和你上路?”心底里白了穆印刚一眼,凌逸却是撇嘴道。

    “哈哈!笨蛋!你已经中毒了,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似的!”穆艳儿指着凌逸,大声笑道。

    随后,其他人也是跟着大笑了起来,显然,他们都看出穆印刚耍的手段。

    中毒?

    头部微微一晃,凌逸顿时间感觉头重脚轻,极为晕眩,心头一凉,便要迅速离去,却是发觉体无一处能够动弹。

    “小兄弟,大剑你可是看仔细了,发现出什么异常没有?”穆印刚轻轻的拍了拍凌逸的肩膀,发出苍老的笑声。

    “你……你在大剑上下了毒!”凌逸顿时明白过来,大怒不已,只是手无缚鸡之力,只得徒然的瞪视着穆印刚。

    “哼!”冷声一哼,穆印刚冷笑道:“不耍些手段,怎么可以将你牢牢地抓在手心,以后,你就得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否则没有解药,必将全溃烂而死!别以为药师的解毒丹能够救你,这毒,只有我银燕佣兵团才有解药!”

    “你……”凌逸心底狂怒,目光通红,全血脉喷张,渐渐地,药上来,眼前一黑,便是晕了过去。

    模模糊糊当中,只感觉大地震动,血影翻飞,刀剑争鸣之声,不绝于耳。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