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追魂神光术(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一股强猛的气势,以凌逸为中心,向四周漾而出。

    狂猛的能量波动,以一种咄咄人之势,席卷四周,赫赫威人。

    众人只感觉自己上一沉,犹如山岳般沉重,凌逸的气势,将场中许多修行不够之人压制的丝毫动弹不得,大多数人都是在喘着粗气,望向凌逸,亡魂皆冒。

    凌逸上依旧是一的鲜血,不过双瞳之中散发出的精光,却是无人敢轻视分毫。

    只见得他上的伤口,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渐渐的愈合,转瞬间,便是结成了道道血痂。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惊讶、惊喜、惊骇,各种表,在不同人脸上浮现而出。

    踩踏虚空,凌逸昂首屹立,旋即低头看了看上的衣衫,眉头微皱,一把将破烂的衣服撕去,露出了精壮的上,一股嗜血的味道,便是从他上流露而出。

    站在高台上,程谦看的全颤抖,却是硬着头皮,目光与凌逸对视,指着他道:“臭小子,你有点本事!”

    天空中的凌逸,却是因为延陵的事,心很是不爽,眼见着台上的程谦滋生扰事,眼里便是闪过一道怒火,大骂道:“老贼,今若非你,也不会闹出这些事来,你的命,我凌逸收下了!”

    话音一落,凌逸就好似离弦之箭,顿时间飞到程谦面前,五指并曲,伸手一抓,手指上锐利的寒芒,熠熠生辉。

    程谦也是被凌逸的突然出手恼羞成怒,脚下急点,退后数步,躲过凌逸的攻击,旋即,手中的寒冰长剑推而出,指向凌逸的口飞来。

    一个挥手,那柄速度锐利破空的寒冰长剑便是撞在了一道无形的精神壁障之上,碎成了一片冰屑。

    “精神力?”程谦眉头深皱,他忌惮的,主要就是凌逸强大的精神力,若是凌逸使用精神力功法,他绝对会处于下风。

    目光一冷,程谦瞬间出手,一柄冰剑瞬间出现在他手中,在虚空之上画出一个大圈,旋即,暴躁无比的能量,便是从圆圈之中爆而出,那大圆圈也是在此刻发出剧烈的白光,一道光束,以排山倒海之势,飞向前方的凌逸。

    “追魂神光术!”与此同时,程谦狂怒般的大喊一声,狰狞不堪的笑容挂在脸上,一抹疯狂之色,也是在脸上涌动起来,虽然面色瞬间煞白,但是仍旧掩盖不住他内心的狂喜之意。

    有追魂神光术,程谦相信,就算凌逸实力大增,也必将再次被轰击的遍体鳞伤。

    巨大无匹的光束,就这样朝凌逸爆而来,所有人都抬起头,张大了嘴,望着那汹涌无比飞而去的白色光束,感受着天地间瞬间变化的气息,甚至是忘记了呼吸。

    成败只在一瞬之间,凌逸非常清楚这个道理,无论如何,也要与之一搏。

    “万灭杀!”

    手上忽然凝结出一条条细小的黑色游丝,转眼间便是犹如钢针般飞,迎接着势要夺命的白色光束。

    “轰!”

    精神力与魂气的凶猛撞击,震天地,爆炸产生的气浪,直接将五丈之内的人全部掀翻,人群脚下的青石板,也是被这股气浪绞成粉碎。

    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嘶!”见状,所有人都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何等能量巨大的撞击,才会产生如此黑洞,不可思议!不可置信!

    倒退四五步,凌逸脸色一白,喉咙涌起一阵腥甜,显然是受了重伤,他将追魂神光术都给挡下,精神力的消耗不可谓不大,虽然延陵在不停的为凌逸灌输自己一生得来的精神力,不过却是杯水车薪,一记万灭杀过后,凌逸的精神力,消耗的已经是差不多了。

    “好小子!”程谦也是极为的狼狈,左手捂着心脏位置,鲜血不断的从那里流淌出来,脸色白的就像是一张纸一般。

    “我说过,今必取你命!”凌逸笑了笑,不料牵动伤口,龇牙咧嘴的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哼!”程谦面露疯狂,口剧烈起伏,眼球瞪着凌逸,大笑道:“臭小子,你休想杀我,今,我和你同归于尽!”

    手中冰剑再度画圈,程谦动作奇快,流畅至极,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束,再次从光圈中飞而出。

    天地骤然变色,只不过比起之前两次,这一次的变化不怎么明显罢了,只是任谁都可以发觉出,那道光束之中充斥的恐怖的能量,绝对能够轻松的将在一名星魂强者上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巨洞!

    在那光束激出的同时,程谦便是喷出一口鲜血,双眼翻白,直接倒在地上,毫无反应。

    精神力的过度消耗,似乎让这位沧印第一强者耗费了生命之力,不过,所遗留下来的追魂神光术,却是让所有人都心悸不已,凌逸更是直接面对这门奇术,脸上更是相当凝重。

    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因为刚才的消耗,已经无法将万灭杀施展到能够挡下这道光束的程度,就在他不想坐以待毙之时,一颗颗奇异的光点,却是从他口中飘出来,在他前形成一个宽大的壁障,凝实的极为坚固。

    “凌逸,这是为师最后一次助你了,接下来的路,就只剩下你一个人走了,务必得获天魂剑,还有,练氏两人是魔云的药师,小心他们!”延陵的声音,虽然虚弱,却是铿锵有力而又突兀的在凌逸脑海中响起。

    原来这些光点,是老师用最后的力量,施展而出!

    凌逸瞬间闪过这丝念头,旋即,心中便是涌起一阵狂怒,一种对程谦的狂怒。

    “老师,您走好,弟子绝对不会辱了您的名头!”坚定的在脑海中回了一句,凌逸闭上眼睛,感受着延陵的气息,最终从他上慢慢地消失,一抹心痛,也是浮现在他心头。

    “砰!”

    白色光束,下一刻就是狠狠地撞上了壁障,轰的一声巨响,凌逸狠狠地落在地面上,深嵌数尺,下砖石,全部被那股巨力轰的粉碎。

    “噗!”

    重重的吐出一口鲜血,凌逸一跃而起,也不顾上的伤势,在尘烟之中穿梭而去,瞬间奔袭到程谦旁,举起手中乱云剑,就是要挥斩而下,却是发现,程谦已经是气息全无,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没气了?”凌逸凝眉望向地上的程谦,看着不似作假的程谦,摇了摇头,“追魂神光术毕竟是一门需要大量精神力消耗的奇门法术,他连续施展三次,不死才怪,没有亲手杀了你,便宜你了!”

    缓缓放下手中的长剑,凌逸凝视着已经死去的程谦,脑海中开始浮现出许许多多无法忘却的往事。

    程谦的狠辣,以及程谦的一些谋诡计,如今全部烟消云散,死了,什么也没带走,即使程谦前如何在沧印城中争权夺利,死去之后依旧是空无一物。

    可是这茫茫世界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依旧是为名利,为权势手段无用其极,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只为一个利字。

    深深地叹了口气,凌逸转过来,目光当即狠戾,投到练天仁上,杀意盎然而生。

    练天仁和练步师这两人是魔云之人,所以,凌逸理应除去,不过如今他伤势不轻,实力大损,一时无力与之对抗。

    练天仁也是神莫测的望着凌逸,嘴角上,似笑非笑。

    “你们走吧!”摆了摆手,凌逸叹道。

    “走?”练天仁捂着肚子哈哈笑了笑,望了眼公孙启,立即将目光收回,似乎对公孙启有深深忌惮似的,接着道:“若不是有高手在场,凌逸,你的命,我两人绝对收了!”

    “走吧,大哥,我们可不是那老头的对手!”练步师哼了哼,掉头踏空飘然离去。

    练天仁最后狠狠地瞪视了凌逸一眼,跟着练步师离开了这里,留下一道狂妄的大笑声:“凌逸,我魔云,可不是你一人之力可以扳倒的!”

    远远望着练氏两人直至消失于天际,凌逸这才收回视线,并未对练天仁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有什么在意,目光移动到程谦上,神色莫名。

    “该怎么处理程谦?”公孙启凑到凌逸旁,低声问道,他知道,浦安的死,就是程谦一手造成的,凌逸恨程谦,那是理所当然,只是不知道凌逸会如何处置程谦的尸

    “火化了吧!”凌逸摇头叹气,掉头拉过赵青灵和柳月蓉,拨开人群,正要离开这里。

    “哎哎哎!”公孙启举起大手,急声喊道:“你的奖励呢,不要了?”

    “公孙会长,您差人送到我手里吧,我累了!”远处的一声大笑,传至广场中央。

    “这臭小子!”公孙启低声臭骂了几句,指点了几名手下,让他们好好收拾程谦的尸,背手离开了广场。

    没了闹,又是亲眼目睹了一番生死打斗,人群已是无意在广场停留,逐渐散开,不消多久,广场已是空无一人,除了那两名被公孙启命令收拾程谦尸的两名手下。

    “程谦都死了,看来沧印城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一人感叹道。

    “是啊!不过你说凌逸倒也奇怪,居然在程谦强猛的攻击下,还能死而复活!”另一人跟着议论道。

    “可不是吗!凌逸能够死而复活,这位可不能,咱们把他烧了吧,省的麻烦!”

    “嗯!”

    正当两人一头一脚的抬起程谦时,程谦的双眼,却是忽然明亮,转即,生命之力渐渐回复,他的目光之中,也是充满了生机。

    “哈哈哈!死!”浑一个鲤鱼打,程谦一跃而起,伸出双手猛力拍打在两人头顶,顿时拍的脑浆四溢。

    两人连惨叫都没发出声来,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程谦手里。

    “哈哈哈!凌逸啊凌逸,你我之仇,还未完结呢!”大笑了一声,程谦猛地甩了袖子,面色翳,抬脚就走。

    “程宗主,魔云的龟息丹与追魂神光术,你是如何得到的?”一声极具威严的喊问,忽的自半空中传而起。

    程谦的面容,顿时间抽搐,极为难看。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