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决赛(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台上台下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高台上,微笑不语的主持人上。

    抬头望向远处一座高楼,主持人凝视良久,方才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收回,笑道:“决赛开始!首先让我说明这次决赛的胜出条件!”

    顿了一顿,见到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自己,主持人才继续说道:“各位选手前的长桌上,都摆放着相同品质的药材,这次各位选手要炼制的丹药,也是相同,经由评审鉴定优劣之后,决出这次比试的最优秀者,也就是这次大赛的魁首!”

    释然的点点头,凌逸再度将目光透道面前的十几株药材上,粗略扫过,努力回忆着自己所记得的药方中是否有利用这些药草炼制丹药的,结果却是没有,看来这次需要炼制的丹药,应该是一种高阶丹药,恐怕至少也是地阶丹药的那类。

    见所有的选手都似茫然似理解的点头,主持人继续道:“我这里有十张药方,各位选手按照药方上所写的炼制丹药,务必尽力!现在,比试开始吧!”

    将手中的十张药方一一交给所有的选手,主持人退到一旁,接下来,就是这些选手开始炼制丹药的时间,他不能再高台上打扰,甚至连沉默着站立也是不行。

    接到药方,有三名心急火燎的药师立马便是按照药方中所指示的步骤开始炼药,一团团绚丽的火焰,从他们各自的炼药炉中升腾而起。

    “呼呼呼!”紧接着,又有三名药师急切的催生出了实火,进行炼药。

    而凌逸与赵青灵以及练氏两兄妹却是不动声色,沉着冷静的望向那些急迫要炼制出丹药的药师。

    “噗!”

    一声爆炸,忽然在高台上响彻而起。

    一名长得较为矮小、皮肤黝黑的药师前,火焰砰地一声爆炸,将他的炼药炉给炸开,碎片四溅,虽然他即使的罩住魂气盾甲,但还是有几块甚至插入了他的皮之内,不过所幸,插入并不深,并无大碍。

    然而,这却是让凌逸四人留了心,能够最终进入决赛,就说明这名药师炼药术已是相当杰出了,经验也绝对很丰富,即使心急,也不可能发生类似今天的事,除非那药方有诡异,又或者是药方的某些步骤中,暗藏玄机。

    就在第一声爆炸响起之后,未隔多久,接二连三的爆炸便是在高台传响。

    余下的五名药师,即使精神力再杰出者,炼药炉也是在爆炸中炸毁了。

    心中一凛,凌逸与赵青灵对视一眼,各自从彼此的眼神中发现了一种惊异的神色,旋即,低头展开药方。

    天雪丹!地阶中级丹药!

    九个镶金大字,出现在凌逸眼前。

    见此,凌逸心底猛一抽气,天雪丹或许别人不熟,但是凌逸却是对之有些了解,这天雪丹名虽为地阶中级丹药,但却是无与伦比的接近地阶高级丹药,炼制成功几率极小,而丹药的效用,则是能够在服用者体内暂时植入冰雪之力。

    冰雪之力,和雷电之力几乎是同一个档次,如果说凌逸能够借用雷电之力击杀一名魂王高手,那么同样也能借用冰雪之力轻松做到,这便是冰雪之力的神奇与强大,不过与雷电之力唯一不同的是,冰雪之力可以通过服用丹药得到,而雷电之力,却是可遇不可求。

    而服用天雪丹,则很容易暂时得到冰雪之力,对于一名武者来说,能够提高两倍战斗力,但也只是暂时而已,到一段时间过后,冰雪之力就会渐渐消磨,然后直至消失,而天雪丹又极难炼制,需要消耗极多的精神力,对于一名药师来说,有些得不偿失,所以大陆上许许多多药师,并不会去炼制这种精神力过度消耗的丹药,也就让天雪丹的价值,变得有价无市。

    同样的,练氏两人也是展开了药方,见到了这九个金字,各自都是倒抽了口冷气,脸露骇然之色。

    见到两人脸上的表,凌逸则是放宽了心,这天雪丹虽然对于他来说炼制起来有些困难,但是练氏两人也似乎不是很有信心,想要夺得第一的位置,练氏两人困难也是不小。

    嘴唇上挑起一抹笑意,却是被练步师敏感的发现了,立即狠狠地瞪了凌逸一眼,白皙手掌贴在炼药炉上,红色火焰兀然生成。

    “第一的位置,我们是要定了!”练步师狠狠的道,手上稍一用力,红色火焰猛然涨起。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凌逸也不与练步师争辩,目光稍微一动,瞥见练天仁沉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嘲笑之色,不由得皱了皱眉。

    “凌逸哥哥,咱们开始炼药吧,不能输给他们!”赵青灵坚定的咬了咬牙,道。

    点了点头,凌逸收回注视练氏两人的目光,心神沉定下来,手掌正要贴上炼药炉,一声“噗”的响动,忽然从练氏两人方向传来。

    “哗!”

    一声哗然,也是从台下响起,炽的温度,立马席卷整个广场。

    “魂火?”凌逸眉头微皱,紧紧盯着练天仁炼药炉中的那团苍白色火焰,微微有些惊讶。

    “那是魂火吗?”台下,立马有些好奇的人小声问道。

    “好像是的!据说凌逸也具魂火,不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管他是真是假,我看那,凌逸能够进入决赛,已经是极限了,你回想一下前四场比试,哪一次不是那人夺得的第一,凌逸何时有过如此出色?”一人指了指练天仁,撇嘴道。

    “那是那是!”

    众人纷纷点头,对于这个看法也是十分赞同,毕竟事实摆在眼前,练天仁的炼药术,真的要比凌逸的强许多。

    不过这也只是台下的那些人的看法而已,广场旁的一座高楼上,公孙启正老眼微眯,凝视着练天仁炼药炉中的魂火,随即,摇了摇头。

    “华而不实!”

    单单四个字,却是全盘否定了练天仁,即使公孙启旁的那些药师,也是一脸漠然,丝毫没有因为练天仁凝聚出魂火,而感到丝毫的惊异或惊喜,在他们眼里,即使有魂火来炼制丹药,如果控不当,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一定就是绝对优秀。

    台下的一些言语,自然清晰可闻,不顾凌逸却是没有丝毫感波动或是心神慌乱,抬起的手掌贴上炼药炉,一抹紫色光华在炉中闪过,妖艳的紫色火光,便是扑腾扑腾闪烁不断。

    空气中,立马又传来一阵感,众人只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高温的汗流浃背。

    不过,人群中倒是没有多少人很惊讶,在他们眼里,练天仁的魂火无疑是胜过凌逸许多的。

    视线掠过练天仁的苍白色魂火,凌逸神色不变,记住了药方的所有步骤,挑起一株通体靛蓝色的植株,毫不迟疑的丢入了炼药炉中。

    “砰!”

    植株一进入炼药炉中与魂火接触,便是发出轻微的砰砰炸响,炼药炉剧烈的抖动起来,灌入炼药炉中的精神力,差点就脱离了凌逸的控制。

    微微一惊,凌逸也不慌乱,精神力再度调动,如滔滔不绝的河水般灌入炼药炉当中,立马就将在炼药炉中发出碰碰炸响的靛蓝色植株稳定下来,,魂火火势渐高,经过十数息时间,才将靛蓝色植株炼制成一颗蓝色的液体小球。

    而这时,凌逸终于发现了这天雪丹炼制的难度,因为他能隐隐地感觉到,蓝色小球依仗着其内狂躁的能量,正犹如一头不可控制的野兽,想要撞开精神力的束缚,破炉而出。

    凌逸相信,若是精神力一旦控制不住,这颗蓝色的液体小球,必然能够撞碎炼药炉,也就像之前那六人一样,丹药炼制失败,而仅有的炼药炉,也会在此毁了。

    沉下心神,凌逸集中每一分注意力,关注着炼药炉中的变化,见靛蓝色小球稳稳地悬浮在其中,稍微放心,接着,再将一颗雪白色果实丢入炉中。

    那是一颗天蚕果,极寒之物,也是炼制天雪丹最为关键的一样药材。

    那天蚕果一遇上温度奇高的火焰,却是毫无变化,反而,一向不甘示弱的魂火却是缩了起来,天蚕果开始散发一团团浓郁的白气,气体冰寒,炼药炉上,立马结成一片冰雾。

    “天蚕果是世上极寒之物,果然不可小觑!”凌逸惊叹了一声,旋即,便是精妙的控着精神力,将从天蚕果上散发出的白色气体围住,然后渐渐缩小,将白色寒气锢在某一处空间内。

    刚才还显得畏畏缩缩的魂火,如今火势巨大,有如一头火龙般冲向被精神力束缚起来的天蚕果,将白色天蚕果包裹住。

    见白色天蚕果被魂火吞灭,不消多久便凝结成一颗纯白色的固体小球,凌逸顿时松了口气。

    却不料,异变突生!

    稳稳悬浮在炼药炉中的天蚕果,就好似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在凌逸并未刻意控制之下,飞速的窜入了那可靛蓝色的液体小球之内。

    “哧!”

    就好像烧的火红的钢铁,骤然放入冰水之中,发出嗤的一声,一团白气透散出来之后,一股巨力,便是在炉中震开来。

    “砰!”

    仅一次震,便将炼药炉震碎。

    那颗融合了白色固体小球的液珠破炉而出,没有想象中的溃散,然而却在进行着猛烈的挣扎,努力的想要脱离精神力的束缚。

    见到这一幕,众人纷纷哗然变色,为之惋惜,或者为之惊讶,更有甚者,则是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