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决赛(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血魔**!”凌逸的眼瞳骤然爆缩,望着半空中血红色的罗网,感受着鼻间飘入的血腥气,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心头萌生。

    “这两人,难道是魔云之人?”心思电转,凌逸也是随之提高了警惕心。

    如果这两人真的是来自魔云,那么其针对的目标,十有**就是自己,凌逸不得不防,而且看两人的实力,似乎和程谦都是并驾齐驱,这么年轻的星魂高手,这片大陆上可是十分罕见。

    就在凌逸心中飞快的思考的时候,那张血色罗网,已经将余下的三十多名精神力受损在地上翻滚的高手们罩住,一条条纯白色的能量细流,便从罗网中的高手上抽取而出,最后通过罗网,灌入练步师的躯之内。

    随着能量的流逝,那些被罩在罗网中的高手,脸色先是苍白无比,不出片刻,脸部的皮便是开始枯槁起来,像是严重脱水一般,到了最后,完全只剩下一堆皮包骨,骨头的轮廓,很明显的显露而出。

    “住手!”眼见着三十名刚才还好生生的高手就快要死在自己眼前,凌逸顿时大喝一声,欺抢近,手中乱云剑横过一划,一道狂猛的剑气,便是爆而出。

    “哼!”

    练天仁冷冷一哼,形飘闪,掠至剑气必经之路,手掌推出,猛地一握,那道狂猛的剑气,便是碎裂开来,凌逸的对练步师的攻击,被练天仁生生挡下。

    也就在这时,练步师最后的吸收已经完成,罗网之内,只剩下三十多具森森白骨。

    “你们是魔云的?”目光爆精光,凌逸手掌紧握乱云剑,大有一拼生死之可能。

    “哧!”练步师嗤声一笑,道:“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们的份!”

    “步师,别和这小子废话,你不是想试探这小子究竟有多大能耐吗,现在就动手吧!”练天仁冷笑道。

    闻言,练步师脸上带笑,步子轻移,与练天仁并肩站在一块,凝目而视。

    凌逸也是凝目望着脸上似笑非笑的练步师,提防着对方随时可能的出击。

    “呵呵!算了,就他这能耐,被那些废物得狗跳鸡飞的,还没资格让我动手试探,走吧大哥,给这小子多留几天活命的时间,等取得大赛桂冠,第一时间杀了他!”冷眼注视着凌逸,练步师面容沉的笑道,玉手一摆,便掉头就走。

    听练步师这么一说,不仅凌逸有些惊讶,甚至连对练步师脾气颇为了解的练天仁也是有些呆住了,不过还是跟着练步师转离开。

    “呼!”见两人掉头就要离开客栈,凌逸那可高高悬着的心也是立马放了下来,要他和一名星魂强者拼斗,他倒是没什么担心的,不过如果那名星魂强者能施展出血魔**,那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凌逸可是亲眼见过血魔**的威力,知道这种功法能够在魔云中备受关注,绝对不可能简单,之前遇上血魔**,所幸对手并不是很强大,而如今,却是面对两名星魂强者,如果两人一起出手,凌逸甚至可能连脱逃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这也只是凌逸的推测而已,他并没有将万灭杀以及旋螺天重波这两门精神力功法算入其中,假若算进去,或许就另有变故还说不定。

    练步师已经走到了客栈门前,被牢牢关上的大门口前,练步师的步子,却是忽然一滞。

    凌逸望着练步师的目光,也是在此刻骤然停在那一点上,转即,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浮上心头。

    前方不远处,一个模糊的黑影,快若雷霆,带起空气的爆炸声,向凌逸来。

    “血魔**,狂魔杀!”一声清冷的叱喝,也是自黑影口中传响客栈,声音绕梁许久,带着微微的震力。

    自黑影的双手间,一头奇异古怪的猛兽,似虎似龙,似神似魔,全好似染血,獠牙尽显狰狞,爆冲而去,虚幻的影子,却犹如实质般凝聚,其中的能量,以及凶猛的冲劲,惊起一阵阵音爆之声。

    而凌逸也迅速反应过来,直接双手平推,精神力如河水般滔滔流出,汇聚到手掌中,然后,凝结出一条条黑色丝线,只在瞬息之间,他整个体便被厚厚的黑色游丝包裹住,十分的诡异。

    “万灭杀!破!”兀然暴喝一声,凌逸的声音掷地有声,沉若金铁。

    黑色游丝好像被牵动了什么,如同沉天空上聚拢的乌云,随风而去,速度却是快上了千倍万倍。

    两者对撞,砰地一声炸响,凌逸与黑影同时倒退数步方才停止,对撞之处,留下一个黝黑且深的坑洞。

    直到此刻,凌逸才看清了人影的模样,长发略有凌乱,面色稍微发白,饱满的酥,也是一起一伏,留下人的波动,一双凤眼,却是奇异而又愤恨的注视着凌逸。

    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眼自己,凌逸苦笑了一声,他的衣衫破碎,刚才的能量对轰带来的冲击,直接是震碎了他的两只衣袖,两只手掌上,也是鲜血淋漓,比起练步师,他更加狼狈。

    也就是说,刚才的一番对轰,显然是凌逸处在了下风,还未练至纯熟程度的万灭杀,还无法击溃血魔**,何况,对手还是一名比凌逸高出许多的星魂强者,凌逸没有一击而溃,已经十分让人惊诧了。

    一旁观战的练天仁的眼皮,也是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目光惊骇的扫视凌逸一眼,旋即露出一个暗含深意的微笑,便是大笑着信步离开了这里。

    “哼!”练步师则是小脸怒气漾,道:“你有些本事,不过和我大哥一比,你不值一提!再过三天,就是大赛决赛,如果你有机会进入决赛,我们会彻彻底底毫不留的击败你,到了那一刻,也就是你送上命之时!”

    恶狠狠的再瞪视凌逸一眼,练步师气哼哼的大步走开,只留下凌逸莫名其妙的呆在这个毁坏的不成样子的客栈里。

    究竟这两人是魔云派来的还是程谦的同伙,凌逸不得而知,按理说血魔**是魔云之不传秘法,但是曾经有过魔云勾结外势力,暗自授予血魔**的事,所以凌逸对这一双兄妹是不是来自魔云,还是有些不确定。

    不过很确定的就是,在决赛之,这双兄妹绝对会对自己出手,反正这两人,不是朋友,反而是生死仇敌。

    虽然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为何要对自己下杀手,但是这或许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原因,一旦名声鹊起,惹来的麻烦,得罪的势力,可就源源不断。

    猛力的晃了晃脑袋,凌逸暂且忘却这些烦心事,四周环顾,狼藉一片,苦笑一声,踏步离开这间客栈,这里,已经不能再居住了。

    所以凌逸,便选择径直回到了学院居住,学院里有高手守护四周,不怕会发生有如客栈之中的袭击。

    安心的呆在学院里,静静的坐于榻上,凌逸继续坚持着苦修。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当第四天的夕阳落下西山,光渐渐被月亮清冷的光芒取代时,凌逸静静坐在榻上,气息吞吐,下一刻,顿时睁开金光毕露的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三天的比赛,决赛的名额已经给出,凌逸,赵青灵,包括练氏两兄妹在内的十名选手同时进入决赛,共同角逐最后的魁首。

    在这三天的晋级路上,凌逸一直表现的中规中矩,并没有太过锋芒毕露,这也让练氏两兄妹对凌逸愈加的看不起,对最后的第一,信心十足。

    赵青灵则是越来越看不过去,总是劝说着凌逸全力施展出真正实力,然而凌逸对此只是一笑而过,在他看来,锋芒毕露不如最后的一鸣惊人更打击敌人的信心,凌逸需要做到的,就是这一点。

    “呼!”凌逸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嘀咕道:“明天就是决赛之,不知道最后的终极考验,会是什么。”

    眼望窗外,凌逸的眼神里,却是透露着一种深深的自信与坚定,对于明天的第一名,他是势在必得!

    天魂剑,他必须得到!

    当清晨的一缕光线穿透层层阻碍,照在大地上时,沧印城,人头攒动,任谁都知道,今天,就是药师资格大赛的决赛之,在今天,将会决出大赛的第一名,而取得第一名位置的选手,则可以进入帝都药师联合会中,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

    这是多少人心中憧憬的事,然而,却没有几个人具备药师这样的条件,光是成为药师就已经千难万难,更何况要杀出重围,荣获第一?

    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却是驱使着这些普通民众或者是平凡武者,如洪流般涌向皇家广场。

    皇家广场,人潮涌动,摩肩接踵。

    决赛中的十位选手,在高台上一字排开,接受着台下无数双眼神的仰视。

    在每一位选手前,一张长桌上,摆放着同样的药材,芬芳四溢,药力浓郁,直接在空气中传开来。

    望着长桌上的十几种名贵药材,凌逸的目光渐渐疑惑起来,这一次的考验,究竟会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