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圣灵果(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玉台轰然压下,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

    巨大的危机,似乎也被凌逸前的雷电光球感应到了,开始剧烈的颤抖,光球表面的雷龙,也是汇聚在光球上方,极具灵智的抬起龙头,发出道道龙吟,随即化作一道道银白色的光芒,好似一支支离弦利箭,爆而去。

    “嘭!”

    数十条雷龙,一往无前的冲向了压落下来的玉台,与玉台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一同消散在了空间中。

    “呼!”

    爆炸的余波,犹如忽然卷起的飓风,狂猛的风力,卷走了四周几座房屋,所过之处,全数夷为平地。

    凌逸震惊的望着肆虐的狂风,再低头看了眼前的雷电光球,暗暗咋舌不已,雷电之力,果然非同凡响,甘涟这堪称地阶高级功法的玉破杀,竟然也奈何不了雷电光球。

    甘涟一脸惊愕的看着凌逸前的雷电光球,诧异的他,连眼球都差点要瞪出来了,自己的王牌杀招,竟然破不开凌逸这种奇特的雷电防御?

    他怎么都不肯相信,手中的玉剑轻轻抬起,脸上再度浮现出了一抹狰狞的神色,白色的光华,再次在玉剑上萦绕。

    “轰隆!”

    天空中,雷鸣闪闪,纯白色玉台,第三次出现。

    可就在这玉台出现的一刹那,凌逸前的雷电光球,竟是又再次猛烈震动了起来,接下来,竟是脱离了凌逸的束缚与控制,直接飞向了天空中闪烁着纯净的白色光芒的玉台。

    “哈哈哈!”甘涟先是一惊,然后一喜,诡异的雷电竟然脱离了凌逸,没了这层防御,凌逸必死无疑。

    然而甘涟的大笑,在下一霎之后,便是顿时止住,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原地,幸灾乐祸的眼神,变得尤为震惊,整个人的表,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

    “轰!”

    那急速飞向玉台的雷电光球,在靠近玉台时,迅速扩大了十数倍不止,凶猛的吸力,疯狂的扩展而开,玉台便是在这种吸力之下,进入了雷电光球之中,被光球完全吞噬!

    “噗!”

    当甘涟和玉台的感应消失的时候,甘涟便是猛吐了一口鲜血,子立马变得有些头重脚轻,这是连续施展玉破杀的副作用。

    “砰!”

    雷电光球再次发出一声爆响,体积迅速缩小,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不过凌逸却是可以感知到,光球内充斥的精纯能量,已经比之前充裕了两倍之多。

    吞噬玉台,竟然可以让光球一次得到如此多的能量,也能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进化了吧,这也侧面证明了,这玉台的威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如果真的被这玉台压住,绝对是瞬间粉碎骨。

    心中后怕了一阵,凌逸缓过了神,笑看着眼前惊恐万分的甘涟,道:“甘老大,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强横的功法,都拿出来吧。”

    闻言,甘涟的喉咙间便是闷哼了一声,差点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还拿出来,拿出来又要被你的光球吞噬,不是壮大你的实力吗?老子不干!

    起脚便走,甘涟想死的心都有了,本以为拿下凌逸十拿九稳,哪知道凌逸居然会有这么多底牌,这下想要做到答应程谦的事,可真是完不成了,若是能够做到,那该多好。

    “哎!”甘涟心底叹了口气,想起与程谦的承诺,他便是觉得有些可惜了,假使在这里击杀了凌逸,就能让程谦答应把宝贝女儿嫁过来,据说那程素琪可是个滴滴的大美人,可惜啊可惜,凌逸是杀不了了!

    就在甘涟在暗叹可惜的时候,凌逸的影, 却是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想走?没那么容易!”冷冰冰的语气,透露着一种对甘涟的无尽杀意,即使是甘涟这种久经生死的老手,也是被凌逸这股气势震慑住了。

    “你想杀我?”甘涟同样是冷着脸问道。

    “是!”凌逸沉声道,既然是敌人,就得彻彻底底除去,才能高枕无忧。

    “虽说我已受伤,但是就凭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杀死我!”甘涟早就看穿了凌逸之前的那个雷电光球,只是纯属防御的功法,无法产生强大的攻击力,所以也对凌逸没有什么忌惮。

    想杀甘涟,凌逸的确是没有那个能力,不过,他边却有人可以轻易做到,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微微一笑,凌逸露出了一抹灿烂之极的笑容,抬起了佩戴有玄铁戒指的手,一团黑烟,便是从戒指中弥漫而出。

    “哎!”苍老的叹息声,也是在此刻响起,“本来可以放你一马,不过你却和程谦勾结在一起,只能将你杀了。”

    平静的抬起手指,一道蓝色光芒自此激而出,透过甘涟的眉心,贯穿整个大脑,血水,就从眉心处的大洞内喷

    “砰!”甘涟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从甘涟上仔细的搜寻了一些物品,凌逸将之收为己有,立马冲入庄园深处。

    “别急!”延陵赶紧止住了稍显冲动的凌逸,“程谦和她是父女关系,再怎么说也不会伤害她的,放心,你还有事要做。”

    听完延陵语重心长的讲完,凌逸稍微有些颓然,但随即便是恢复往常的模样,程素琪跟着程谦回到炎宗也是件好事,自己以后的修炼,一定会非常的艰辛危险,留程素琪在边,反而会有些顾忌。

    凌逸不是那种只顾儿女长的人,稍微想了想,便是彻底想通了。

    “知道了!”凌逸坚定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什么事要做?圣灵果?”

    轻轻点头,延陵笑了笑,看着凌逸,沉默不语。

    “程谦既然来到了这里,早就应该抢到了圣灵果啊!”凌逸不解道,见延陵玩味的表,心中一喜:“你是说圣灵果还在这里!”

    摇了摇头,延陵却是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在这里,但是,却是被甘涟提前藏在了虎泉峰峰顶。”

    “你怎么知道?”凌逸问道。

    “从刚才的那道白光中,我得到了所有甘涟的记忆。”延陵笑道。

    凌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走吧!”

    “嗯!”影一晃,延陵便是化作黑烟进入了玄铁戒指中,隐藏好了。

    再最后望了眼眼前的庄园,凌逸脚尖轻轻点地,便是跃入了空中,飞向了远处。

    狼狈不堪的庄园里,还有一座依旧耸立的建筑物,在这座建筑物上,两道影,站立在高处,望着逐渐消失成黑点的凌逸。

    两道影,一道苗条纤细,滑如美玉的玉指,紧紧的抓着裙摆,牙根紧咬,甚是担心,而她旁则是一个穿火红色衣衫的中年男子。

    此二人正是程素琪与程谦!

    “走了?”望着凌逸最终消失在远边的天际,程谦高高的皱起了眉头,转而又舒展开来,哈哈大笑起来。

    “他走了,他不要你了,终于露出真面目了!”程谦大笑不止,对他边的女儿程素琪说道。

    “你错了。”程素琪低声叹了口气,方才轻声说道。

    “错了?”程谦眼角微微抽搐,转之对女儿这种冥顽不灵气愤不已,“你倒是说说,为父哪里错了!”

    抬起俏脸,程素琪看着自己曾经戴的父亲,心中感纠结在一起,两人之间,已是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裂痕,然而这种裂痕,已经无法弥补。

    “你也知道,凌逸不是不想救我,而是完全为了我好,他以后的历练,必定是艰苦绝伦,如果你带我走,我就不用受苦,这才是他的用心!”

    程谦沉着脸,冷声笑道:“女人,总是往最好的方向去想事,如果凌逸真的是抛弃了你,你该怎么办,还痴心妄想的跟着他吗?”

    “凌逸才不是那种人!”程素琪冷言相对,“你总是如此看待别人,总觉得别人怎么不堪,总觉得别人怎么怎么不如你,所以,你得到了权利,得到了势力,得到了想要拥有的一切,但是你失去了什么,你被好友背叛,你受亲人冷眼相看,你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得多!”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打在了程素琪的俏脸上,程谦怒不可遏,怒道:“我这全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程素琪手捂着被一巴掌打得火红的脸,笑道:“这十几年来,你杀了多少人?如果是曾经,我还是原来那个崇拜自己父亲的小女孩,我绝对会自然而然的认为你说的是真的,但是现在,当年在小女孩心中伟岸高大的父亲,如今已经为了争权夺利不顾一切,这还是为了我?……爹,你如果再不回头,就真的要失去我这个女儿了!”

    一说完,程素琪便是嚎啕大哭了起来,所有的委屈,全部倾泻而出。

    望着边嚎啕大哭的女儿,程谦的心,也是渐渐有些软化,但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虎泉峰山顶上发出一道七彩绚丽的光线之后,因程素琪的一席话而稍有慈意的眼神,立马变得冷厉起来,杀意,暗含其中。

    “是爹错了,素琪,你原谅爹,跟爹回去吧!”转过头来的程谦,冷厉的眼神,犹如变戏法似的充满了慈祥与怜,望着眼眶红红的程素琪,温和的挂着一抹微笑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