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张家(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圆瞪着眼,眼球稍显突出,张少的头颅静静的躺在有些狼藉的地面上。

    屏声凝息,所有人的目光,在注视了这颗头颅良久之后,方才将视线往上移动,望着头颅边上,那个透着冷冽目光的少年。

    中年人的嘴角,也是在这一幕之后不得重重的抽搐了一下,额头上,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沁出了细小汗珠。

    不过中年人还算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稍微平静了一下,便是恢复了平常心,以致于看向凌逸的眼里,少了几分畏惧,多了几分怒意。

    连他都不能破除龟甲盾,这年纪轻轻的凌逸却是轻易做到了,凭什么?

    “好了,把钱交出来吧!”中年人恨恨的瞥了凌逸一眼,偏过头来对着程素琪说道。

    “哦!”程素琪似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秀眉轻皱,道:“钱我有,不过在我爹爹那里。”

    “你爹是谁?”中年人眉头紧锁,有些怀疑程素琪这小丫头是在耍他们了。

    “我爹,就是炎宗宗主程谦啊!”程素琪双手放在背后,单纯的笑道,“他会给你钱的,只要你向他要。”

    “混账!”中年人骂娘的心都有了,这臭丫头不是耍他们还是在干嘛,他可不相信程素琪会是程谦的女儿,“没有钱,就拿你和凌逸的人头做交换!”

    语罢,中年人影一闪,飘然跃至凌逸头顶,五爪成钩,手掌旁魂气氤氲而生,迅疾的凝聚成一个爪形,朝着凌逸拍去。

    这一拍,若是凌逸躲闪不及,必将是脑门破碎,脑浆四溢,死相惨不忍睹。

    察觉到正上方气劲翻滚,空气沉闷的爆响,凌逸心中一凛,抽出乱云剑,一剑斩去。

    “轰!”

    看似无所不利的爪印与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乱云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一接触,便是爆开了一阵又一阵气浪,在这股气浪之下,即使凌逸早有所准备,但也不由觉得体内气血翻滚,遍布上下的经脉中,也因为气浪的强劲,而显得魂气运转十分缓慢。

    飘退数十丈,凌逸拄剑在地,方才止住了退后的趋势,喉咙间,一股腥甜便是涌上,脸上瞬间苍白。

    反观那名中年人,却只是白发略显凌乱,衣衫有些不整,脸色如常,嘴角上,更是挑起了一丝冷笑讥讽的味道。

    “乱风爪,地阶中级功法,没想到在这种功法之下你还能撑住,有些本事,不过,这改变不了你落败的结果。”中年人笑道。

    “与其想要杀了我凌逸,还不如想想张家的高手何时会赶到,到时候你想脱,即使哭天喊地也没人救你了。”凌逸同样回以一个冷笑。

    “你就只有这点威胁的本事?”中年人哈哈大笑,言语中,流露着一种对凌逸深深的鄙夷。

    耸了耸肩,凌逸很是无奈,“想要动手杀我,那就废话少说,拿出点真本事!”

    “真本事?”中年人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了这三个字,他一生流浪沧印帝国,最后才勉强在沧印城中站稳脚跟,经历了风风雨雨,所杀的人也是不计其数,一直无人知晓他的姓名,行踪不定,这才让他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与劫难,对于凌逸这个臭未干的少年,他真的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虽然凌逸的名气,在这个沧印城中似乎大。

    要不是因为程谦那一千枚魂王币让他起了贪心,与张少联合起来,他根本就不会趟这浑水。

    紧紧咬着牙,中年人放声嘶吼,如同一头丧失了理智的野兽,眉框旁的皮肤底下,竟也隆起了一条条粗壮的青筋。

    “死!”向前猛地跨出一步,中年人挥斩出一记手刀,一道气势磅礴的刀光,便从他手中飞而出,袭向凌逸。

    刀光带着无尽的光芒,似要撑破这片天地,骇人的速度,撕破了所经过的空气,留下了一条长有几丈的黑线。

    刀光一出,万人臣服,魂王强者拼尽全力的一击,足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力。

    面对气势汹汹飞袭而来的刀光,凌逸面色沉重,手掌紧紧捏住乱云剑,目光一横,紫色的光华,便从剑上涌现而出,化作一条紫色火龙直冲天空,翱翔九天,随后俯冲而下。

    一系列的动作,只是在电光火花之间完成,下一霎,紫色的火龙,便完全湮灭在了刀光散而出的光芒中。

    耀眼的火红色光华,从撞击深处放,灼人的温度,让的许多人的毛发都变得卷曲焦黄,这火红色的光华,就像是冲天而起的烈焰,熊熊燃烧着,在这等刺眼的光芒进入眼球之后,瞬间就有七人失明,八人受到严重灼烧。

    “啊!……”惨叫声连绵不绝,场面陷入了混乱当中。

    中年人气喘如牛,佝偻着腰,头却抬起看着凌逸,深深的被震撼住了。

    刚才那凌厉的攻势,绝对能够让他越级击杀一名魂王三段甚至是魂王四段的武者,但是面对只不过魂灵六段的凌逸,却是毫无起效,这如何不让他震惊。

    相比于中年人气喘吁吁,凌逸倒是显得更加的狼狈,膛自然不像中年人那样剧烈的起伏,但是膛上的那团黑灰,以及衣衫上各处破洞,都是在那猛烈的对撞之后留下的结果。

    魂王全力一击,那也是不可小觑的。

    “好啊!”中年人连连冷笑,环顾四周有些慌张的众人,拳头紧握,怒喝道:“今天就饶了你,下次见到你,绝对将你挫骨扬灰!”

    话音一落,挥手一招,人群中立马走出十几人,跟随着中年人远去,那些富家子弟,则不在中年人的带领之下。

    “带上我们啊!”一个面色白俊的青年连忙招手,却换来狠狠的一脚踢打。

    所有富家子弟的脸上,全部被一种惨败取代,中年人这么一去,他们就没有可以倚靠的势力,而他们的家族,还会换来张家不可想象的无尽怒火,可想而知,必将是灭族的下场,他们若是能够跟随中年人逃得一命,那就算得上是幸运的了。

    凌逸看着这失望的八名富家子弟,无奈的摇了摇头,贪婪的追逐利益的人,永远会不计后果的达到最终目的,对于这些人,凌逸可没有任何怜悯之心,这些,都是他们自作自受。

    程素琪拉了拉凌逸,附在凌逸的耳旁悄声说道:“我们也走吧!”

    点了点头,凌逸深以为然,留在这里,难道等待张家高手无穷无尽的怒火吗?

    带着程素琪转离去,背过来的凌逸,一眼就看见了远处阁楼上,那个依旧耸立的红色影,那人,正是此次事件的暗中策划者,程谦。

    虽然相隔甚远,但是凌逸依旧感觉到了程谦上透发出的杀气,顿时止步,与程谦对视了一下,见程谦无心阻止,才再次跨步走出。

    然而,在行进了还没有二十步时,后的一声巨响,便是吸引的凌逸转过了

    尘烟滚滚,凌逸也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到那八名富家子弟,全部是躺在了血泊当中,残肢断臂,遍地都是,而在滚滚尘烟之内,似乎还有什么事发生。

    “啊!”

    一声惨叫,从尘烟内传来,那是中年人的声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测,而对头,极有可能就是张家赶来的高手。

    想到张家,凌逸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程谦的心机,深不可测,他不仅将张少算计进去了,也将自己算计进去了,还将张家算计进去了。

    如若没有张少,凌逸不可能利用中年人,没有那个中年人,也不可能让张家出动高手,而他自己,也卷入了其中,这是一个深深的圈,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进行着,但就是看不穿。

    “好心机!”凌逸的唇角上,也在此刻勾勒起一丝冷笑,扭头望了眼远处的火红色影子,似乎还能看到程谦脸上的笑容。

    “呼!”

    一道黑影,从尘烟中飞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鲜血,才最终不甘的倒在地面上。

    白发已经染成了鲜红,血液的腥味,弥漫了整个空间,中年人垂死的倒在地面上,低声呻吟。

    “找死!”浓烟之中,走出了三人,三个都是年纪稍长,白眉白须,颇有一番慈祥味道,然而此刻,却是杀意凛凛,发虚倒竖,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这三人,正是张家家主张霖永,两大长老张霖涛与张霖超。

    眼瞳微眯,凌逸一眼就看穿了这三人都是魂王五段,而且从他们手掌上的刀疤剑痕来看,绝对是久经生死的老手,实战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杀我子,可恶可恶!”张霖永显得十分愤怒,紧握的双拳颤抖不断,周围的空气也开始震动,随后,颤动的空气竟是将衣袖口都给震碎。

    “大哥,此人奄奄一息,不足为虑,那凌逸,才是杀死侄儿最可恶的人!”指着面前的凌逸,张霖超冷声道。

    目光一凛,凌逸立马将视线投到了张霖超上。

    用短小精悍来形容张霖超一点都不过分,小小的眼睛,精明无比,此中更是充满了狠心毒辣的意味,一眼看去,便知张霖超不是简单的角色。

    轻轻的点了点头,张霖永也深以为是,恶狠狠地盯着凌逸,似乎是想要看穿凌逸的心思,手掌居然在此刻松开,意味最为不过明显,张霖永,这位张家家主,是要准备动手了!

    “受死!”不过,第一个冲上去的,竟然是那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目光也不算狠辣的张霖涛。

    这倒是出乎了凌逸的意料,内心深处,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不过此刻,他不敢多想,眼见着暴冲而来的张霖涛临近边,他一拳轰出,声势浩大,拳劲沉重,撕裂空气,发出咻咻利响,才与张霖涛那颗碗钵大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