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大赛取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浦安被人杀死的消息比尹玉林想象中的还要快速,第二天正午的时候,沧印城中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沧印城的帝都药师联合会中,一群年纪颇高的药师们愁云惨淡,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有苦却说不出来。

    他们的口位置,有的佩戴着金黄色徽章,那是天阶药师的象征,只不过这只是寥寥几人而已,大多数人口上都佩戴者银白色徽章,那些都是地阶药师,也只有成为了地阶药师,才能进入这里。

    将近五十人围绕在大厅内的一张长木桌旁,沉默不语,气氛十分沉闷。

    城内的消息,他们自然知晓,在他们所知道的事实当中,浦安与会长公孙启仇恨不小,按理说浦安死了他们应该为公孙启高兴,然而公孙启的一番话,却是让这些沧印帝国药师中的精英们目瞪口呆。

    浦安竟然是公孙启的至交好友,他们根本不是仇人,这些只不过是误解而已,而他们,也不想为这些误解过多的解释,也就造成了这个局面。

    知道了事实,这些药师也渐渐明了了形势,浦安也是以为天阶药师,拥有的号召力毋庸置疑,绝对不可小觑,但是依旧有人敢杀了他,在这个沧印城中,除了炎宗的程谦之外,就只剩下公孙启了。

    现在明显不是公孙启,难道真的是程谦吗?

    “公孙会长,在这个沧印城中能够杀死浦安的,除了你之外,就只剩下程谦了,我看啊,十之**是他!”长桌旁,一位紫色眼瞳的银发老者对着首座上的公孙启说道。

    摇了摇头,公孙启叹了口气,本应该鹤发童颜的面容上也多了几丝皱纹,苦笑道:“自从程谦那天去沧印学院滋事之后,我就派遣了心腹夜盯着他,昨晚,他根本没有出入炎宗,知道刚才他才从炎宗出来,不应该是他杀的浦安。”

    “那……那会是谁呢?”那名紫眸老者喃喃自语道。

    环顾四周坐落于桌旁的众位药师,公孙启稍稍起了腰板,脸色中透露着一种凝重,开口道:“你们可知道,沧印城中最近有一个刺客团进驻?”

    “刺客团?”紫眸老者与边的人对望了几眼,见他们都是茫然之色,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紫玫瑰。”望着紫眸老者,公孙启老眼微眯,散着一种肃杀之意。

    “紫玫瑰?”紫眸老者骤然失色,“那可是闻名大陆的顶级刺客团啊!”

    “那个单人实力不过魂王,不过联手却能够杀死一名星魂强者的刺客团?”一名较为年轻的地阶药师摸着自己的下巴,凝重的说道。

    “据说连一些大家族都不行得罪他们,他们虽然只是四个人,但是据说拥有绝对强大的后台作支持。”另一名稍微年长的地阶药师说道。

    闻听此言,厅内又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在思索这个来历不明的刺客团,联想着昨天浦安的死,忽然间,想出了某种可能。

    “会长是说紫玫瑰与浦安的死有关?”紫眸老者惊呼道。

    叹了口气,公孙启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希望不是吧!”

    沉思了良久,公孙启方才回过神来:“浦安的死,相信会给我们帝都药师联合会带来很大的影响,这些子大家低调些,不要在一些公众场合亮相,我怕会有危险,既然凶手敢对浦安下手,对你们下手也不是不可能。”

    众人点了点头,心中都多了一份沉重。

    “好吧,话就说到这里,大家散了吧!”说完,公孙启便拂袖离开了大厅,没有任何的停滞,举手投足之间却又透露着一种绝对的自信与霸道。

    看着公孙启那宽厚的背影,众人那不安的内心也沉静了下来,天塌下来,还有公孙会长顶着,他的压力,比我们可大了许多。

    “走吧走吧!”紫眸老者招了招手,率先离开了大厅,众人也纷纷跟随着出去。

    当浦安被人杀死这个消息传入凌逸耳中的时候,凌逸立马头脑一片空白,随即又想到了杀人真凶极为可能就是程谦。

    很快的,暴怒充斥了他的内心,但是他却隐而不发,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为浦安报仇的时候,在经历了许多尔虞我诈谋诡计的事之后,他也渐渐对大局有种把握感,如今若是为浦安报仇而去杀程谦,不说药师资格大赛,就连他能不能将程谦杀死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浦安在世,他相信,浦安是会认同他这个选择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时候,就要让你程谦血债血偿!

    ……

    临近药师资格大赛,沧印城中许多人的谈资不是这空前盛况,而是浦安的死。

    所有人都知道了,浦安的死,和公孙启有很大的关系,沧印学院的学员们气愤不过,要联合在一起向帝都药师联合会讨个说法,然而在这些学员们的联合请求下,学院里的导师们却是奇怪的保持着几乎诡异的一致,绝不插手管这件事

    当然,学院里也有些冲动的学员,他们孤一人跑去帝都药师联合会,但是结果却是相同,都是被拒之门外。

    帝都药师联合会的这种行为,让得公孙启的嫌疑越来越大,很多人都认为这位会长,绝对是杀害浦安的凶手了。

    然而凌逸却是保持着令人惊讶的沉默,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浦安对他是关照有加,而凌逸也不是那种冷血的人,浦安死了,不可能不为他报仇。

    所以凌逸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离药师资格大赛还有一天的时间,凌逸还静静地呆在房间里,修习炼药术。

    “嘎吱!”

    房门被人缓缓的打开了,凭那轻轻的脚步声,凌逸判定那是赵青灵来了。

    “灵儿,你怎么来了?”头也不抬,凌逸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炼药炉中的那枚火红色丹药上。

    “哎!你到底是怎么了?浦安院长惨死,你为何如此沉得下气来,是不是你知道凶手是谁?”凭着对凌逸的了解,赵青灵试探的问道。

    “这些都不重要,反正院长是不可能被公孙启杀害的,因为我之前从院长口中得知,公孙启不是他的仇人,而是至交!”凌逸这才微微抬起头来,淡淡的道。

    “什么?”饶是赵青灵这种见怪不怪的人也不由得惊呆了,本来因为浦安的死,她对药师资格大赛都有些排斥了,因为这是沧印学院和帝都药师联合会共同举办的。

    “那么说是有人故意陷害公孙启?”赵青灵赶忙问道。

    点了点头,凌逸没有说话。

    沉默,并不代表着一个人内心没有愤怒,相反,在赵青灵眼里的凌逸,却恰恰是这种在关键时候沉得住气的人。

    “我来这里是来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赵青灵声音降低了些许,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无奈之色。

    “哦?还有什么比院长的死更加坏的消息要说给我听?”凌逸笑道,只是笑容却是极为冷淡。

    微微一愣,赵青灵叹了口气,轻声道:“大赛无故取消了。”

    眉头微微一皱,凌逸反而没有什么惊讶,一抹冷笑,悄悄从他嘴角上升起。

    浦安的死,随即药师资格大赛就被无故取消了,任谁都应该知道这其中的辛秘,或许很多人认为这是公孙启的作为,然而凌逸却宁愿相信,那些“杰作”都是程谦一手造成的。

    “砰!”

    炼药炉中的火红色丹药因为精神力的疏忽而突然炸裂,然而凌逸却对此毫无感觉,幸好丹药爆炸力量不足,只是让凌逸的炼药炉碎裂,并没有伤害到凌逸。

    赵青灵看见这一幕,心底猛地一惊,见到凌逸没事,方才放心,嗔怪的白了凌逸一眼,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尊炼药炉,递给了凌逸。

    眼前忽然被一阵碧绿之色覆盖住,凌逸回过了神,看看赵青灵手中的炼药炉,再看看脸上微微带笑的赵青灵,一脸不解。

    “喏,我的天罡翡翠炉就给你了,对你的炼药术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赵青灵笑道。

    “灵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凌逸不解的问道。

    赵青灵小脸蛋上立马如同火烧般红艳,羞涩道:“我说了给你吗?只不过借你几天用用而已,你还要还回来,小心用着,到时候如果我的炼药炉有什么损失,看你怎么弥补!”

    “大不了以相许罢了,好不好啊灵儿?”凌逸笑道。

    又红又烫的脸蛋上,浮现出两团更加鲜艳的红晕,赵青灵眉眼中尽是羞意,气恼的跺了跺脚,赶忙跑了出去。

    “哈哈哈!”望着赵青灵一扭一扭的翘,凌逸心中大乐,心也是好了许多。

    望着面前损坏的那尊炼药炉,凌逸冷笑道:“程谦,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变得像这尊炼药炉一样!”

    “轰!”

    对着这尊已经损坏了的炼药炉猛然轰出一掌,气浪翻飞,这尊制作较为低劣的炼药炉,瞬间消弭成一堆粉糜。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