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白猿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比试开始!

    规则很简单,两张长桌上都有一张药方,药方上所描述的丹药都是同一种,要求两位药师按照药方上所描述的方法,炼制同一种丹药,谁最后炼制成功并且品质更为优秀,谁就获胜,当然,这是有时间限制的。

    站在桌子前,凌逸拿起桌上事先已经放好的那张药方。

    “毒龙散?”凌逸有些讶异,因为这毒龙散是一种毒丹。

    药师炼制的丹药不仅有救人命的疗伤药,也有害人于无形的毒丹,但是在这种场合下炼制毒丹,若是炼制失败,毒丹便会散发出毒气,很有可能让炼制丹药的毒师吸入毒气而亡,如果没有一定的防护措施,这样炼制是极其危险的,很显然,如今的这种况便是属于极其危险的那种。

    抬头看看对方的那名药师,见他没有丝毫的意外,凌逸便释然了。

    这场比试的裁判是联合会的人,但是药方的选择,却是对方来做,对方的那名药师丝毫没有意外的表,这便证明他已经知道了药方究竟是什么,而且,他有炼制成功的把握。

    “卑鄙!”凌逸心中暗骂了一顿,开始仔细阅读药方的内容,他必须仔细阅读,否则稍有疏忽便可能把自己推入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将药方阅读完毕,凌逸闭着眼睛稍微消化了一下,才睁开眼睛,开始寻找所需的药草。

    金毛蛇胆、红毒蚁、三尾蝎,这是毒龙散的所有原料,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都是取自一些有剧毒的魔兽,不能说是药草,只能说是药材。

    看着这三种毒极高的药材,凌逸暗自咋舌,三种毒药材掺入在一起,所产生的毒究竟会有多强,恐怕能够毒死一只体积巨大的魔兽了吧?

    其他围观的药师们也是连连惊呼,这般的炼药超乎他们的想象,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谁还有胆子去炼制。

    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炼药上来,凌逸似乎与外界隔绝开来一样,脸上印着炼药炉中跳动着的蓝色实火发出的光芒,眼神格外的坚定。

    极有分寸的小心拿起金毛蛇胆,凌逸的心因为紧张开始突突直跳,第一次炼制毒丹,他异常的紧张。

    金毛蛇胆取自金毛毒蛇,毒极强,沾上一点便染上了毒药,很容易由此致死,凌逸小心的用魂气覆盖手掌后才敢拿起金毛蛇胆,将它投入到了炼药炉中。

    “嗤!”

    一股恶臭传来,实火焚烧蛇胆,产生了一种刺鼻的臭味,弥漫扩散开来。

    凌逸差点剧烈的呕吐起来,他离得炼药炉最近,所以闻到的这股臭味也极为的浓烈,但是他还得在这种环境下炼制丹药,不能有任何的分心,这对他的要求是极高的。

    瞥了眼那名药师,见他没有丝毫的受到干扰,炉中的蛇胆已经缩成了一团黑色的液体,正准备丢入红毒蚁进行下一步的炼制,凌逸皱眉不已,似乎这名药师闻不到臭味一样,可是他后的那群药师都是捂着鼻子,很明显,他的炼药炉中也和自己一样,也会传出臭味。

    “该死的!他早有准备!”凌逸很快就想通了,那名药师既然能够得知药方,也自然能够做好提前准备。

    一开始,凌逸便是处于了不利。

    然而,越是这样不利的局面,凌逸越是有种冒险的冲动,他非得在这种况下取得胜利!

    专心集中注意力,更加雄厚的精神力从凌逸的脑海中不停抽出,灌入到炼药炉中,炉中火势猛涨,金毛蛇胆开始剧烈收缩。

    外表的一层金色毛发被实火吞噬,蛇胆流出一种黑色的汁液,然后被实火巧妙地淬炼,融合成一小团液体。

    黑色液体越来越大,很快便到了极限,这时,金毛蛇胆的精华也全部被抽取出来了。

    第二步,凌逸将红毒蚁丢入了炼药炉中。

    这红毒蚁是一种魔兽,小型的蚁类魔兽,也只不过是昆虫大小,全是毒。

    投入炼药炉中之后,便让蓝色的实火改成了红色的火光颜色,没有臭味喷发,但是一股稀薄的毒气却是溢出来。

    凌逸赶紧将之驱散,这种剧毒假若吸入,就算是解毒丹也无能为力。

    红毒蚁在实火的炙烤下,逐渐由蚂蚁的形状收缩成了一团,然后萃取出了同样是黑色的汁液,然而就在这时,炼妖炉开始剧烈摇,一股不可控制的巨力,让凌逸聚成一团牢不可破的精神力与实火断绝了联系,实火立马熄灭,两团小液体正要融合,在此时也被打断,掉落在炼药炉的底部,嗤的一声,毒液将炼药炉洞穿了一个大洞,然后腐蚀木桌,留下一个大洞后掉在地面上,嗤嗤的响个不停。

    众人皆为之骇然,腐蚀响起的嗤嗤声音十分的渗人,好一段时间过后,毒液才全部被消耗,凌逸的炼丹得重新再来。

    凌逸站在一旁,仔细回想,那一阵剧烈的震,似乎是由于实火的温度还不够高,所以让红毒蚁最后的一丝毒并未完全萃取出来,由此产生了某种反应,造成了丹毁的结果。

    如果实火的温度不够的话,则可以耗费大量魂气,提高实火的温度,对方的这名药师必然是采取的这样的作法。

    凌逸看向这名药师,见他藐视的对着自己笑了笑,显然是在嘲笑自己没有注意到实火温度这一点。

    摸了摸鼻子,凌逸仔细的连连思索,如果他用这种方法提升实火的温度,这样无疑着了对方的道,若是在之后程刚找自己的麻烦,消耗了大量魂气的自己如何抵挡?

    所以凌逸决定,用魂火!

    接过一位药师好意递来的炼药炉,凌逸感激的点头,将手掌覆盖在炼药炉顶部,一团紫色的耀眼火焰重新在炉中熊熊燃烧起来。

    厅内的温度骤然提升,所有人都心惊胆颤的看过去,那团紫色火苗摇曳不停,似乎在嘲笑着所有人,骇人惊魂的高温,让所有人重新审视起凌逸来。

    “魂火!”那名年轻的地阶药师不可置信的大叫,羡嫉的神色展露无遗。

    另一位地阶药师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仅存在于传说中的魂火,如此罕见的事物,居然在此刻,在一名少年上见到。

    程刚的脸色晴不定,不知道想些什么,联合会的这些药师们,尤其是两位会长,表现的则比较从容镇定,凌逸给他们的惊喜太多了,他们近乎有些麻木。

    按照之前的步骤,凌逸重新将金毛蛇胆和红毒蚁依次投入炼药炉中,直到最后形成了一团黑色液体之后才松了口气。

    按照药方的指示,凌逸按部就班的继续投入最后一种药材,三尾蝎。

    一股黑气忽然浮现在前方,只见那名药师抄起一个小玉瓶,从黑气中抓住一颗黑色丹丸,放入了小玉瓶中。

    “完成!”他傲然的看了眼还在炼制丹药的凌逸,大声说道。

    “好!”他后的一群药师连连叫好,都用挑衅而又嫉妒的目光看向凌逸,有魂火又怎么样,照样要输在别人的手下!

    后的一群药师干着急,凌逸却是浑然不为之所扰,将三尾蝎缓慢小心的投入到炉中,进行着最后的一步淬炼。

    “快点哦!时间可不多了!”对方的一名药师笑着提醒道。

    “我看啊!他是输定了!”

    “是啊是啊!臭小子,难怪刚才那么嚣张,原来是凭着自己有魂火啊!不过照样得输,真是可惜了这等罕见之物啊!这臭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到了魂火!”

    面对这样的嘲笑与非议,凌逸丝毫未有感波动,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将已经凝聚成一团的三种药材剔除杂质,要想胜过对方,就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丹药处理的最好,让它的药效最佳,品质最优才行!

    这种执着,让凌逸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一群药师干着急,另一群药师则是不断的出言讽刺,然而在凌逸眼里,只剩下这枚被他越炼越精纯的丹药。

    “会长,好像时间不够了,是不是要提醒提醒凌逸?”联合会中,一名药师凑到乔会长耳边,低声说道。

    带着不可察觉的神色深深的凝视了凌逸一眼,乔会长摇头不语。

    裁判不停的踱着步子,他也是联合会的药师,自然希望凌逸能够取胜,可是如今时间所剩不多,凌逸还没有炼制成功,他的心里十分的着急。

    一段时间过后,凌逸还没有放弃对已经成型了的丹药的炼制,他在追求丹药品质,似乎忘记了时间。

    “时间到了,怎么还不结束,这大胖子是偏私吧?”对方的一名药师指着胖子裁判,不满的指责道。

    “就是啊!就算他能提高丹药品质又如何?看他的年纪,一定刚刚成为一名玄阶药师,论丹药品质,又怎么可能比得过玄阶五品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一人跟着起哄。

    对方嘘声一片,两名地阶药师也是含笑不语,胖子裁判一头大汗,谁也无法顶住这种压力,张开嘴正要说话。

    “嗡!”一声最为奇特的鸣响,从凌逸的炼药炉中传出,声音中极为难得的夹杂着精神力,进入所有人的耳中,刺痛着所有人的脑海,嘘声戛然而止。

    “怎么可能!凌逸……他提升了毒龙散的品阶!”乔会长与胡会长双双看着那枚氤氲着黑气的丹药,齐声惊呼。

    闻言,众人似乎忘却了脑海的疼痛,齐刷刷的目光,全部投向那个专心致志投入在丹药上的少年,所有人的表,在此刻都变得精彩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