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截杀(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平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凌逸略有些痴迷的看着纯蓝色的天空,心中一片宁静。

    当,凌逸与柳月蓉作别,离开众人找到了专门选拔药师的负责人,因为药师人数稀少,所以凌逸也没花多少时间,当时只是随便掏出了玄阶药师徽章之后,就被负责人选中进入学院。

    对此,凌逸也不感到有丝毫的意外,反而是其他围观的人连连发出惊叹之声,能够在如此小的年龄成为一名玄阶药师,只有勤奋与天赋才能够换来。

    凌逸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没去想,就这样躺在草地上,一直睡到了下午,凌逸才悠然的醒来。

    醒来之后,凌逸来到了药师联合会中,他已经答应了两位会长,去参加沧印帝国药师资格大赛,有些事他必须了解了解。

    一来到药师联合会,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就有些异常,有些人是第一次见到凌逸,但是每个人的目光,都好奇而又惊叹的看着凌逸,在场的许多人,可都是知道凌逸真正的份,一名最为年轻的玄阶药师,连两位会长都赞叹不绝的人物,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凌逸找到了两位会长。

    一间较为简陋的房间内,只摆放着一张长长的木桌,淡淡的药香,正从木桌上飘来,两位会长正在专心致志的炼制某颗丹药,凌逸站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扰。

    凌逸仔细的看着两位会长炼制丹药的过程,努力的从两位会长的炼制过程中吸取一些经验,毕竟地阶药师炼制丹药可不同于他这一类玄阶药师,可能炼制的丹药会初具灵智,又或是过程极为复杂,总之,或多或少能从其中得到一些值得学习的宝贵经验。

    “嗡嗡!”两位会长合力炼制的那颗丹药开始嗡嗡作响,最后透出蓝色的极为柔和的光亮,然后乔会长一招手,那枚丹药就好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的,竟是慢慢的飞入了乔会长手中的那个小玉瓶中。

    整个过程中有许多和玄阶药师炼制丹药的不同,就比如说丹药能够自己进入小玉瓶,而不是药师利用外力将丹药收入玉瓶中,这正是玄阶药师与地阶药师在炼制丹药上的不同。

    两位会长稍微休息了片刻,然后才睁开双眼,虽然还是有些疲惫,但是比起之前要好了许多。

    “乔会长,胡会长!”凌逸抱拳行礼,对这两位会长,凌逸发自内心的佩服。

    “呵呵!”胡会长捋着并不长的胡须,呵呵一笑,道:“凌逸小兄弟,你来这里是有事吗?”

    “嗯!凌逸这次前来,正是为了来了解了解有帝国药师资格大赛的一些详细况的。”凌逸回答道。

    两位会长对视一眼,笑着齐齐点头,只听乔会长说道:“帝国药师资格大赛只许三十岁以下的药师参加,每四年举办一次,一年之后,就要如期在国都举行,到时候所有符合标准的沧印帝国的药师们,甚至连其他帝国的药师也会参加,可以说是炼药界的一次盛会,得到大赛第一,更是有丰厚的奖励……”

    乔会长正要一口气说完,房间外忽然传来一阵阵吵闹声。

    “咚咚咚!”房外有人敲门。

    乔会长敲了敲门,打开房门,之前那名与凌逸比斗炼药术的胖子气喘吁吁的,目光在房中不停扫视,有些错愕的看了眼凌逸,然后才回过神来:“会长,有人来砸场子来了!”

    “砸场子?”凌逸心底好笑,谁敢来药师联合会砸场子来了,要知道,之前天绝门还存在的时候,天绝门和欧阳商会两者势力颇大,但是唯一不敢招惹的就是药师联合会,药师联合会中都是些人缘颇广的药师,谁敢去捅这个马蜂窝啊?

    乔会长苦笑一声,拍了拍胖子的背,笑道:“谁这么大胆,敢来我们这里砸场子来着?”

    “程刚!沧印城炎宗的少宗主程刚啊!”胖子急喘了几口气。

    乔会长铁青着脸,在听闻炎宗程刚之后,他的心便是一沉,因为沧印城炎宗,是帝国内唯一和他们撕破脸的势力,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带着宗内的一些药师前来捣乱,以比试炼药术为由,到处打压药师联合会,又或是挖他们药师联合会的墙角,只要是见到天赋不错的药师,便会威,招揽这些药师,每次听到程刚这个名字,他和胡会长便是一阵头痛。

    “走!我们去看看!”一如往昔,每当听到这个消息,乔会长便会冷着那张之前还是满面慈祥笑意的脸,走出了房外。

    紧跟而上的胡会长看了眼同样有些心事的乔会长,回过头去,笑道:“凌逸,你便呆在这里,没事的话便离开此处,不要现。”

    凌逸并不清楚其中缘由,虽然心中疑惑,但也只好点头答应。

    三人离开了房间,凌逸则毫无生趣的呆在了房内。

    大厅内,药师联合会的药师们围在一旁,悄悄议论着,直至两位会长出现,议论声才平息了下去。

    站在围坐一团的药师对面的是程刚带领着的一群人,这群人个个都衣着药师特有的服饰,绝大部分都在口上佩戴上了红铜色徽章,都是些玄阶药师,有两人佩戴银白色徽章,竟然是地阶药师。

    程刚毫无表的站在前头,冷眼注视着两位会长。

    “程刚,你这是干嘛?”乔会长握了握拳头,怒道。

    “乔会长,你又何必当做不知道,我程刚是带着这些不知进取的药师来向您的药师联合会讨教的。”程刚摆了摆手,龇牙笑道。

    “说的可真好听。”胡会长冷哼了一声,视线落在程刚后的那两名地阶药师上,道:“平常可不会带着地阶药师前来,你究竟想干什么?”

    程刚嘿嘿一笑,看了眼地面,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才张口说道:“闻听墨城药师联合会中有一位死灵药师,不知道程某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见上一面?”

    闻言,两位会长齐齐变色,有关于死灵药师的消息,会中也只有少许人知道,程刚又是从何得知的。

    “两位,可否答应程某这个请求?”程刚抱拳问道。

    乔会长正了正色,笑道:“程大少爷又是从何得到这个荒谬的消息?如果我们会中当真有这位死灵药师,又为何会中的这些药师都不知道?”

    会中的众位药师齐齐点头,他们可从没有在会中见到过死灵药师的,如果真的存在,一定会让人发现。

    程刚脸部的肌稍微抽动了一下,笑道:“既然两位会长不愿意承认,那么程某便得罪了。”

    接着,他转过头来对着他后的两名地阶药师说道:“两位,只好麻烦你们了。”

    两人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苟言笑,站了出来,程刚则是退到了一旁,站在了所有药师的后。

    “两位,按照原来的规矩,开始吧。”一名极为年长的地阶药师说道。

    乔会长无奈的摇了摇头,所谓的原来的规矩,就是两方分别派出三名药师进行比试,药师程刚这方获胜,则要求联合会答应所有提出的要求,但如果联合会答应,程刚这一方的药师就必须赠予让联合会满意的丹药,看上去似乎很公平,但是实则不然,联合会已经在这样的比试中吃了太多亏了。

    “你们可以不答应,但是这样一来,就会让所有墨城的药师都知道,你们这群人没有什么真材实料,只不过是混了个药师的份,连我们这些不入流的药师也不敢挑战。”另一名比较年轻的地阶药师笑道。

    乔会长苦笑一声,不入流?你们要是真不入流,又为何能够被程刚带来“砸场子”?

    无奈之下,两位会长也只好答应,对方也只不过是两名地阶药师而已,其他的都是玄阶药师,要是从数量的角度相比,会中的玄阶药师可是要比他们多了许多,希望能够战胜他们吧!

    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但是乔会长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前几次的比试,可都是联合会惨败,而且今年的这一次,对方的实力似乎还要可怕,连两位地阶药师的出动了。

    两方各自选出了三人,那两位地阶药师并不打算出手,毕竟以他们的份,如果出手迎战,倒是有些失了份,见此,两位会长稍微放下了心。

    可是第一场的比试便让两位会长寒了心,对方的那名玄阶药师,以更短的时间,更熟练的手法,炼制出了更加品质优秀的丹药,完完全全的战胜己方的药师。

    不过第二场,则是联合会取胜,虽然只是略胜一筹,但是却是让两位会长那高高悬起的心安然的落了地。

    可是轮到第三场时,两位会长才发现,对方出场的是一位玄阶五品药师,无限接近地阶药师的一类,可是己方的,却是一位玄阶三品药师,但若是想要临时换人,却在会中找不出更加适合的药师来参加比试了。

    程刚走上前来,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拍手道:“开始啊!怎么了,两位会长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啊,难不成是已经预料到了最后的结果了?”

    “哈哈!”程刚后的药师们哄堂大笑,嘲笑的不仅仅是因为程刚的这番话,更是嘲笑药师联合会的所有药师。

    “会长,让我参加比试吧?”一名同样是玄阶三品的药师站出来请命道。

    “会长,让我参加!”一名玄阶二品药师站了出来,同样请求道。

    “会长,还是我来吧!”那名被选定为第三场出战的药师无奈的叹道。

    两位会长边叹息边摇头,如此的局面,实非他们所想要的,这一次比试,似乎又要输了。

    乱糟糟的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人,自信淡定的模样,让他与周围那些着急不已的药师们格外不同。

    “乔会长,胡会长,还是让我凌逸来试试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