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六阶魔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丹田处的魂气团一步步在缩小,一颗晶莹的液滴缓缓地形成,最后从魂气团中脱离出来。

    那颗晶莹液滴通体碧蓝,晶莹剔透,只是一滴,却似乎凝聚了许多能量,在其表面,隐隐约约有蓝色的气体萦绕着它,给它增添了一种神秘之感。

    魂气团渐渐瓦解,已经不复之前凝聚成团的样子,雷丹从气团中窜出,犹如具备了灵一般,雷光在丹珠表面不断跳动。

    到了后来,一滴滴碧蓝色的液滴出现在了凌逸的丹田中,再也见不到魂气团的痕迹,这就意味着凌逸竟是在不知不觉间,从一名魂士,正式踏入了魂师境界,也就是说,他体内的阳毒蛊已经全数去除干净,不然的话,绝不可能出现这种况。

    从魂士踏入魂师,武者体内的魂气团就会消失,最后凝聚出几颗液滴,根据魂气属的不同,这液滴的颜色也会有所不同,凌逸是水属,所以液滴呈现碧蓝色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迷迷糊糊间,凌逸睁开了双眼,刚才还让他饱受煎熬的痛感,此时已经换成了另一种感觉,浑上下没有哪处不精神十足,眼前,延老头正眯着眼,微笑的看着自己。

    延老头朝凌逸努了努嘴,笑道:“看看你体内发生了什么怪事。”

    “我晋级了!我突破到魂师了?”凌逸见到丹田处的几颗液滴,顿时大喜的道。

    “没错,小子,算你运气好,摊上了我这个药师,不然的话,刚才就算你有九条命也是难保!”

    凌逸傻傻的抓了抓头,咧嘴轻声一笑,十分的兴奋。

    “寻常武者晋级到魂师,体内最多就出现三颗液滴,可是你瞧瞧你自己有多少。”延陵继续说道,语气中似乎还有话要讲明白。

    “十颗?怎么回事?”凌逸自然不清楚这十颗液滴意味着什么,疑惑的看着延陵,希望他给出自己解释。

    延陵伸出手指在凌逸的脑门上轻轻的敲了敲,道:“若不是你修习天寒心诀,你觉得会有这样神奇的事出现吗?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师傅帮了你大忙,哈哈!”

    瞧见延陵自恋的模样,凌逸暗翻白眼,这个师傅,有时候还真的是有些莫名其妙,怪异的很,难道那些所谓的高手,那些所谓的极品药师都像他那样。

    凌逸慢慢深入的想下去,心中颇感好笑。

    “凌逸,凌逸!”阵外,柳月蓉正向凌逸大声呼喊,声音为急切,很是担心似的。

    延陵满脸坏笑的对凌逸眨了眨眼睛,化作一道黑烟窜入了戒指中,在此时,那碧绿色光芒才开始缓慢消散,凌逸的影,慢慢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凌逸,你没事吧?”柳月蓉第一个跑上来,担心的打量着凌逸上上下下,长长的睫毛上沾上几颗晶莹的泪珠,却有一种致命的美感,凌逸顿时为之惊艳的呆在了原地。

    “你怎么了?”柳月蓉小脸有些羞红,轻轻推了推呆滞中的凌逸。

    “啊……没什么,没什么!”凌逸赶紧摆手,嘿嘿一笑。

    “你这人,跟你说话你还心不在焉!”柳月蓉嗔怪了一句,见凌逸全污迹不堪,柳眉一皱,正要张口说话,柳傲天等人却走了上来。

    几人寒暄了几句,柳傲天便带着众人离开了石室,凌逸成功的将体内的毒蛊去除,柳家几人由衷的为他高兴,这一点让凌逸很是感动。

    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服,凌逸重新坐到房间中的榻边,内视起丹田处转动不停的几个碧蓝色液滴。

    按照延陵的话来说,这十颗液滴是由于天寒心诀的作用才产生的,否则的话,就只有三颗液滴,也就是说同等级的武者和自己相比,魂气数量是远远不如自己的。

    想到这里,凌逸暗自窃喜,武者对于实力的只求永远是永无止境的,他也不例外,更何况他还要对抗魔云,对实力的渴望比任何人都要强烈,不然也不会咬牙坚持,忍受着万般煎熬,从魂阵中了过来。

    “咚咚咚!”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一道听来苍老的声音传进房屋中,“凌逸公子,凌逸公子?”

    凌逸把门推开,面前站着的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福伯,只见他满脸带笑,很是慈祥,交给凌逸一张令牌,笑道:“这是武者大会的参赛令牌,今由人交来,公子好生收着,可不能丢失了。”

    凌逸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眼,闻到令牌上散发出的少许幽香,他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将令牌好好的放入了戒指中,想起武者大会离现在就只剩下二十多天的时间,也是该开始闭门修炼的时候了。

    “福伯,还有事吗?”见福伯站在远处不走,言又止,凌逸皱眉问道。

    “呵呵!也不算是什么大事。”福伯笑了笑,露出一排黄牙,“公子想必也知道,月蓉小姐本是个高傲的主,可自从遇上了公子之后,格就开始变了许多,我想啊,估计是小姐对公子芳心暗许了。”

    凌逸尴尬的笑了笑,想起柳月蓉,倒还真的对自己有些意思,只是自己对她究竟是什么感觉,他也回答不出来。

    福伯瞅了眼凌逸,见凌逸似乎略有所思,苍老的笑道:“公子,可莫要辜负了小姐对你的一番意。”

    “福伯,你说些什么呢?”福伯后,柳月蓉涨红了脸,指着福伯大喊道,瞧凌逸看着自己,又立刻收回手,深深地埋下头去,手指不安的绞着衣角。

    柳月蓉似乎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穿一件素雅的白色纱裙,头上别着一根紫金飞凤钗,如凝脂般白皙细腻的脸蛋升起两朵红晕,没了原先的感妩媚,却有种别样的淡雅美感。

    凌逸看着柳月蓉,又看见福伯的窘样,心中偷笑。

    “老头子什么都没说,公子,老头子走了。”福伯赶紧逃也似的离去了,头也不敢回,虽然柳月蓉改了子,但是那也只是在凌逸面前,福伯可不敢招惹自己的小姐,自家小姐什么脾,他心里最为清楚不过。

    “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柳月蓉扭过头去,脸上发烫,倔强的说道。

    “我自然不会当真啦!我凌逸还是有些自知之明,高高在上的柳家大小姐,我哪里配得上啊!”凌逸大笑道,却是向前走来,靠近了柳月蓉。

    “你……”柳月蓉猛然回头怒瞪了凌逸一眼,“你,你哪里配不上了,你说清楚!”

    “哦?”凌逸故作惊讶,忍住笑意问道:“小姐的意思是说,我还是配得上你的?”

    “我……你……”柳月蓉指着凌逸,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倒是说不出话来了。

    “嘿嘿!”凌逸嘿的一笑,玩笑开得够了,也就不再罗嗦了,“从今天开始我就闭关修炼,月蓉,你可别来打扰我哦,还有,也吩咐别人不要来打扰我。”

    听凌逸喊自己月蓉,柳月蓉脸色发烧,急急低下头,又很快抬头,美眸看向凌逸,蹙眉问道:“为何闭关修炼?”

    “为了武者大会啊!”凌逸干脆的回答道,便转进入了房中,对柳月蓉笑笑,关上了门。

    柳月蓉站在原地,痴痴傻傻的看着凌逸进入房中,淡淡的一笑,似撒又似嗔怪的哼了句:“笨蛋!我辛辛苦苦为你讨来令牌,你就对我说这些话?哼!”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