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瀑布后的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正陷入沉思之中的凌逸,突然被一阵刀剑相交的声音惊醒。

    迅速推开门,凌逸往远处看去,只见纪家方向火光冲天,刀剑声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凌逸不由的有些惊讶,沈长老便呆在纪家,虽然并不是很清楚他真实的实力,但想到他墨城武者联盟副盟主的份,实力绝对不低于魂狂,有谁此刻还敢在纪家动手?

    月色笼罩下的远处,几个小黑点正朝着魂石矿的方向疾行而来,躲过矿场出口的几名守夜侍卫,很快就闯进了魂石矿,来到了凌逸房屋前的那处宽阔空地上。

    “凌逸公子,快救我!”纪灵峰被三人护在后,满血污,神说不出来的害怕,怀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小盒子。

    凌逸顺着纪灵峰惊恐的脸瞥过那三人,见那三人上的气息,个个都是魂士八段,手上持着刀枪戟三种武器,谨慎的盯着面前的那人。

    那人被影遮盖住面容,看不清他究竟是何人,但是凌逸凭着感知力,还是将此人猜出来了。

    当与纪冉峰、林月相战之时,这股气息的主人便出现过,今赴宴时他才知道,这人就是嗜血门门主唐堰。

    “唐门主,别来无恙啊!你这是干什么?不会是和纪灵峰玩捉迷藏吧?”凌逸笑着对唐堰说道。

    “哼!”唐堰哼了一声,从影中走出来,现出了他的影,嘴唇上的那块伤疤,在依稀模糊的月色照下,看去丑陋又狰狞。

    “凌逸公子,快快救我!这人要杀我!”纪灵峰畏畏缩缩的向满杀气的唐堰张望了一眼,又缩回了头,用求的语气对凌逸说道,连对凌逸的称呼都变了。

    “我为什么要救你,再说了,刚才你纪家还有沈长老在,唐门主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要你的命的!”凌逸对纪灵峰笑了笑,心中却是将这其中缘由猜了出来。

    唐堰追杀纪灵峰,必定就是为了纪灵峰怀中的那个小盒子了,如果沈铁还在纪家,唐堰绝不敢此时动手,看来沈铁是连夜离开了云峰镇了。

    “凌逸,我和你的账还没算清呢!你若是能够助我夺得纪灵峰手中那个小盒子,这笔账就撇清了,如何?”唐堰闷声问道,上的威压却是在缓缓的上升,大有凌逸一拒绝就动手的可能。

    “别别别!凌逸,你若是助我逃出此人魔掌,我手中的小盒子就交给你!”纪灵峰大声喊道,躲在三人后的他,生怕凌逸会答应了唐堰。

    凌逸的视线渐渐移动到纪灵峰怀中紧紧抱着的那个小盒子,看了许久,也没看出这小盒子有什么名堂。

    “千方百计得到那个小盒子,盒中有你想不到的东西!”延老头强打着精神,声音细微的说道。

    听得延陵此语,凌逸先是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手掌一翻,将乱云剑握于手中,寒气环绕其上。

    “纪灵峰,你可要守信,不然,就是纪群和纪冉峰的下场!”冷冷的丢下这句,凌逸长剑一,指向了唐堰。

    唐堰脸部的肌微微抽动着,苍老枯瘦的手里,也不知道在何时出现了一双血红色铜锤,沉着的脸渐渐变得狰狞,狠辣的威胁道:“凌逸,不需几,我嗜血门,将把你凌家彻底从云峰镇中彻底抹除!”

    听得唐堰**的威胁,凌逸只是随意的笑了笑:“要战便战,大话少说!”

    “哼!嗜血门唐堰,魂师三段!”唐堰自报家门,一字一顿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凌逸翻了记白眼,笑道:“凌家凌逸,取你命!”

    言罢,凌逸率先近唐堰,而唐堰,则是气怒的迎了上来,纪灵峰前的三人,更是一齐持着手中兵器,袭向唐堰。

    魂石矿中,陆续的有人赶来,远远的围在一旁,议论纷纷。

    “凌风大叔,凌逸哥哥能不能赢?”离得打斗场地最近的岚菲扯了扯凌风的衣袖,担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唐堰是魂师三段的实力,凌逸还没到魂师,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能够将纪群都给击杀了,再有另外三人相助,我想,还是有可能赢的。”凌风摸着下巴处的胡须,面露忧色。

    岚菲的秀眉慢慢地蹙了起来,转而看向打斗之中的凌逸,睁大了眼睛,心中担忧不已。

    “碰!”

    乱云剑与唐堰的一只铜锤猛力的相撞,凌逸退开数步,而另三人,则趁着这个机会,一同攻向唐堰。

    凌逸站在一旁,看着四人之间的打斗,又转过头来看向纪灵峰,见纪灵峰一直全颤抖的呆在一边,才踏起凌烟步,来到唐堰后,长剑的剑尖,直接对准唐堰的后心刺将过去。

    背后的劲风让唐堰的眼瞳猛然间收缩,强行震退三人,他头也不回,双脚在地面上重重一踏,跃入了空中,刚好从凌逸的剑锋下躲过。

    凌逸瞬间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因为此刻的唐堰,气势尽收,跃入空中的他,似乎从这里消失了一般。

    “不好,唐堰要施展**了!”魂罡气尽放,凌逸急忙退后,以期望躲开唐堰这一击。

    “烈焰剑波!”半空中的唐堰,口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喊,随后,那突然消失的气势又恢复了过来,比之前还要胜之不少。

    正冲向唐堰的三人,脸色变得煞白无比,可是由于速度太快,已经不可能及时停下来,只好学着凌逸的样子,全魂罡气尽数外放。

    天空中,出现一道虚幻的影子,那是一柄血红色的长剑,其上符文无数,火焰遍布。

    长剑一出,场中的温度便猛然间升高。

    这种温度虽然不及实火,更与魂火无法相比,但是依旧让其他人心惊胆颤,离得最近的纪家三人,脸上也浮露出了惊慌神色。

    红色长剑划出一声厉啸,飞向凌逸,同时分出三道略微细小的长剑,分别袭向另三人。

    不露任何慌张,凌逸嘴角挑起一丝微笑,本来蓝色的魂罡气,很快就转变成了紫色,在魂罡气表面,似乎还腾烧着紫色的火苗。

    长剑撞上魂罡气,引来耀眼的白光,凌逸的影彻底被掩盖住,能量余**及十丈之远,掀起的劲风让远处的凌家众人晃晃悠悠站不住脚跟。

    白光中,传出似是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又像是石头崩裂的低沉声响,在消散过后,缓缓露出了凌逸的模样。

    凌逸嘴上微微带着笑意,周的魂罡气层却是遍布着蜘蛛网般的裂痕,在唐堰诧然的目光下,收回了魂罡气,偏头看向地上被唐堰轰成七零八碎的那三人的尸首,发出啧啧几声。

    不得不承认,刚才唐堰那烈焰剑波的确十分的霸道,在这**的攻击下,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将魂火调出,精妙的覆盖魂罡气表面,恐怕自己的下场,和这几人都是一样。

    “唐门主,换做我了!小心!”凌逸心底冷笑了一声,左手掌心处,突然劲风直起,呼呼作响的狂风,让得唐堰从震惊中很快醒来,虽然唐堰惊讶于凌逸能够毫发无损挡下自己的攻击,但此时正是生死打斗中,经验老到的他,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分心。

    “玄冰一击!”重重的向前踏出一步,凌逸轰出一团寒冷至极却又松软异常的白气,迅速飞向了唐堰。

    见到这么奇异的一团白气飞向自己,唐堰起初还不以为然,但当白气离得越近,寒冷越来越明显时,他才意识到了这寒气的诡异,赶紧暴退而去,同时合拢两只手掌,又迅速分开,一根遍布火焰的火棍,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毫无犹豫的,唐堰奋力的将火棍丢向白气。

    “嘭”的一声巨响,白气在火棍的爆炸中消散开来。

    “想杀我,做梦!”唐堰停下了后退的步子嘲笑道,随随便便丢出一条由火属魂气凝聚出的火棍,便将凌逸的攻击轻松化解,让得他心中对凌逸的一丝恐慌,早已丢到九霄云外。

    对此,凌逸只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却又没有继续攻击的迹象,眉宇间,充满了惊讶与迷惑。

    寒冷的白气居然会被这小小的火棍击散,这出乎了他的意料,难道能够与玄阶中级**媲美的玄冰一击,竟然比不过这纯粹的火属魂气?

    唐堰缓缓行来,略有些谨慎,但眼中的神色,充斥着对凌逸的蔑视,此时的他,已是成竹在

    望着唐堰脸上那种对自己轻蔑的笑容,凌逸心底却丝毫没有恼怒,他还有魂火没有用上,以他的控火术,加上火兽决,不怕收拾不了唐堰,只听他不带感的说道:“唐门主,你知道纪群是死在谁的手里的吗?”

    脚步猛然一顿,唐堰停下了脚步,心中,瞬间涌进一股冰凉寒意,“以纪群的实力都死在他的手里,难道……”

    唐堰还未多想,头顶上的一股突然出现的劲风便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中,仰头看去,一根足有一尺粗壮的冰柱正向自己砸来,那闪着冷色寒光的尖锐柱头,似乎在对着他狞笑。

    “轰!”

    唐堰头顶上尖锐的冰柱轰然砸下,将他整个头部削下,深深插入雪地中,唐堰的躯,也是无力的倒在了雪地中。

    望着插在地上的那跟冰柱,周围众人皆是都吸了一口冷气,唯独岚菲高高兴兴的跑上前来,拉着凌逸的手,不停地问这问那。

    凌逸没有回答岚菲的问题,他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似乎看着冰柱陷入了呆滞中,存于心头的那丝疑惑也烟消云散。

    二十多天的修炼过后,如今再使出玄冰一击,能够取到如此的效果,他也是没有预料到的,刚才被火棍击散的白气,差点让他惊讶的跳起来,原来练至六成的吸风掌结合达到完美的寒冰掌产生的气团,最后竟能够隐藏于空气中,随后给对手一个攻其不备,这种攻击实在过于诡异,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攻击会出现在何处,这次是在头顶上,或许下次就出现在对手的脚下了。

    紧了紧岚菲的小手,凌逸看着岚菲,脸上似笑非笑,带着些许的苦涩。

    冰柱下的雪,染上了鲜红的血,鲜血中透露出的温,也是渐渐被这寒冷的雪给冻结。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