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冒险炼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武岳 书名:天剑封魔
    此时的凌逸,正躺在上,紧挨着他边的,是那名美艳的女孩。

    意识模糊之间,凌逸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极为真实的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怀抱中,正躺着一名**羞女子。

    眼皮抖了抖,凌逸慢慢地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之间,他看见了那名满脸潮红的女孩近在咫尺,修长的睫毛上粘着未干的泪水,更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你……我……”凌逸眼皮猛然一跳,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顺着女孩精致的脸往下看去,只见一双玉峰高高耸起,而自己的手,正绕过女孩的玉背,握在了玉峰之上,再顺着视线看下去,美艳女孩那一双修长的美腿直接让他有种喷鼻血的冲动,小腹之上,瞬间涌起邪火。

    凌逸早已知晓男女之事,对于现在的形,心中再也清楚不过,刚才自己冲动之下,竟是夺了人家的子,难怪自己还以为做了什么极为真实的梦,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触电般的松开了手,凌逸用被子盖上女孩美妙的**,把赶紧找衣服穿上,坐在边凝神思考。

    迟来的晚饭,美艳动人堪称尤物的女孩,浑的自己,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又是为了什么?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谋!而幕后黑手,必定是与自己有过仇恨的人,难道是纪家?

    沉思之中的凌逸,不由自主的便躺在了上,盯着天花板直发呆。

    边女孩的长睫毛悄悄抖动,随后睁开了眼,第一个印入眼中的就是那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

    微红的眼眶又渐渐湿润,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流淌而下,但很快的,女孩便是止住了泪,稍微抽泣了一声。

    这轻微的一声抽泣,顿时让凌逸缓过神来,转头看去,女孩泛着少许晶莹泪珠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其中的神色,愧疚多于羞涩。

    见此,凌逸心底不由得惊咦一声,从女孩眼中,他居然看到一种愧疚的神色,那是她应该有的神色吗?愧疚的应该是自己啊!

    “公子……”女孩偏过了头,拉紧了上的被子,脸上的潮红还未曾退去,睫毛上晶莹的泪珠闪出昏黄的烛光,那种与众不同的美丽,让凌逸看的再度愣神,女孩上恍若天成的吸引力,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

    “你……你叫什么名字?”凌逸轻声问道,生怕惊吓到了这个女孩。

    “岚菲……”女孩的声音虽然还有一丝颤抖,但是明显是比之前要大声许多了,声音清脆如银铃,听来悦耳舒心。

    “岚菲……”凌逸顿了顿,又迟疑的问道:“你是一名侍女?”

    闻此一言,岚菲顿时失笑,但脸上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转而变的有些悲苦,喃喃道:“是啊!岚菲就是这种命……”

    瞧得岚菲神愁苦,凌逸心中也莫名一痛,手掌抚摸上岚菲红晕遍布的脸,柔声道:“不准这么说自己,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掌握,谁也不能主宰你。”

    女孩凝视着眼前的凌逸,将他脸上浮现的温柔的笑意与坚定的神看在眼里,孤苦冰冷的心底渐渐升起一丝希望与温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他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是他第一次感动了自己的心,这十几年来,自己心底剩下的就只有冰冷与孤苦,见到的只是男人对自己美色的觊觎,唯独他是个例外,也许让他拥有自己,并不是件坏事。

    岚菲久久凝视着自己,眼角中的泪花夺目而出,让得凌逸有些诧异,正要开口询问岚菲,却没想到岚菲伸出玉指,堵住了凌逸的嘴,似乎深的看了一眼凌逸,低下头低声的说道:“公子,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那么,就让岚菲告诉你吧,反正岚菲已经是公子的人了……”

    说到这里,岚菲可的将头缩进被子中,害羞的躲了起来,那种小女孩的羞涩,让凌逸心头又是一颤。

    “到底怎么回事?”凌逸撇去心底不该有的念头,眉毛一拧,急切的问道。

    岚菲伸出头来看着凌逸,抿了抿嘴,道:“其实岚菲是纪家的侍女,公子,纪家要对你不利。”

    “原来真的是他们……”凌逸微眯着的眼睛里寒光一现,摸了摸下巴,心中又想起某事,问道:“怎么个不利法?”

    凌逸的问话让岚菲愣住了,紧抿着小嘴,似有不忍,但还是说了出来:“其实公子你已经遭到纪家的毒手了……”

    “什么?”凌逸实在弄不清纪家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下了毒手,正百思不得其解。

    见凌逸疑惑的样子,岚菲继续解释道:“那饭菜中下了蛇yin丹丸,是一种极为霸道的药,若是不与异XJ合,最终就会爆体而亡。”

    话音一落,岚菲脸上的红晕更盛,连忙害羞的低下头。

    蛇yin丹丸,那是一种毒丹,凌逸从延陵口中了解过,蛇本yin,而这蛇yin丹丸,则是取蛇涎作为丹药的必需之物,这种毒丹没有解药,但是以延老头的实力应该能够解开,可若没有及时服下解药或是与异XJ合,则会落个爆体而亡的下场,岚菲其实可以选择走开的,但是她还是选择牺牲贞洁救自己一命,自己亏欠这个女孩太多了。

    “所以你后来回来是怕我会落得如此下场?”凌逸亲昵地捏了捏岚菲的俏鼻,问道。

    “嗯!”岚菲微微嘟着嘴点了点头。

    “可是我不是和你……”凌逸还是疑惑不解的问道。

    羞的缓缓抬头,岚菲嘤咛了一声,略带着愧疚的说道:“其实无论如何,都是岚菲害了公子。公子有所不知,岚菲生来就被人下了一种阳毒蛊,一旦有人和岚菲交合,阳毒蛊便会转移到他的上,那人的修行就会受到限制,即使再怎么努力,也不能达到魂师,公子,你上已经种下了那种毒蛊。”

    说着说着,岚菲越发觉得自己愧疚,泪眼低垂着,怯怯地问道:“公子,你会怪岚菲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凌逸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摸了摸岚菲的小脑袋,笑道:“怎么会呢?岚菲可是救了我一命!”

    “可是……”

    “别可是了,我自有办法!”

    望着眼前善良的女孩,凌逸心中有着些许的感动,自己和她素未相识,她完全可以丢下自己,离开这里,可是到了最后,她还是返回来,不惜舍了贞洁救了自己一命,女孩的搭救,在凌逸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对于岚菲口中的毒蛊,延老头应该会有办法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无论自己怎么在心底叫唤延老头,他都没有出现。

    “傻丫头,你就不怕自己救回来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吗?”凌逸将话题转移,向岚菲笑问道。

    岚菲嘟着嘴,沉思了片刻,这才回答道:“纪家的人都不是好人,所以他们要害的人一定就是好人了!”

    摇头笑了笑,凌逸捏了捏岚菲可的脸颊,突然间,脸色一变,心道:“岚菲是纪家侍女,又怎么来到的凌家呢?难道是凌家有内?”

    在这把守严密的矿场内,光凭着岚菲这个小丫头是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这里的,除非有人带她进来,这是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可是会是谁这么做呢?难道是存心不良的凌文?

    想到这里,凌逸的眉头皱的更紧,久久注视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沉下心思考着。

    一旁的岚菲见凌逸如此表,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委屈的低下了头,不言不语。

    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倒在另一边的凌逸扭头看向岚菲,却见岚菲似有委屈,眉头略微一皱,便将岚菲搂在怀里。

    岚菲到现在还没有穿上衣服,凌逸这么伸手一搂,手掌上撩人心弦的触摸感便让他再度浑,小腹之上,邪火渐渐上升,看向岚菲的眼光灼了起来。

    害羞中的岚菲瞧见凌逸的模样,赶紧从凌逸的怀中挣脱,推开凌逸,笑着轻声啐了一句:“公子也是个坏人!”

    被小丫头这么一句啐骂,凌逸顿时冷静了下来,他不是精虫上脑的男人,刚才这一番行为只是男人最原始的冲动,面对着如此美色,谁也不可能坐怀不乱啊!

    尴尬的笑了笑,凌逸跳下了,道:“岚菲,今夜你就睡在上吧!”

    说完,凌逸便要往桌旁走去,却听见岚菲连声问道:“公子是不是嫌弃岚菲?如今岚菲都成了公子的人了,怎么公子还不想与岚菲共榻而眠?”

    动作猛然间停滞,凌逸嘴角渐渐抽搐,这小丫头一句话,差点把自己噎死,如此主动邀请自己和她同塌而眠,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缓缓转过去,凌逸面对着岚菲苦苦一笑,本来想拒绝,却见到岚菲嘟着小嘴委屈又期待的样子,心头一软,又回到了边,重新在上躺下,只是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心猿意马。

    正在心猿意马中的凌逸还没有将自己心底的邪念压制住,岚菲就是伸出柔荑,隔着一层被子将凌逸紧紧抱住,害羞的将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躲在被子里面嘻嘻的笑着。

    隔着这层薄薄的被子,凌逸还是能够感受到岚菲完美的曲线,使得他心底的邪恶**更加强烈,一度让他再次失控。

    想象着岚菲刚才躲在被子中嘻嘻笑的憨模样,凌逸的嘴角上悄悄地流露出了连他都未曾察觉的一道笑意,在心底,也增添了一份对岚菲的疼,虽然只是相识不久,自己的心底,却留下了这个丫头的一颦一笑,与岚菲之间也变得更加的亲切了一点。

    “这憨的丫头,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凌逸心底笑骂道,心中正处于天人交战中的他,抱着怀里的岚菲,一夜未眠。

重要声明:小说《天剑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