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知所终,一悟而空。

    夏彦在唐门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伊阙和十五兰出双入对,她其实很想回铸剑山庄。并不是她想逃避,而是她还不知道怎样面对伊阙。心里还是难受的,曾经一起经历过磨难的人,现在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

    回去的时候,大夫人和唐煦风还把她送到了大门口。虽然之前是通知了夏彦父母的,可是她还是得快点回去,不让他们心。

    这几天大夫人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是很感激的。唐煦风坚持要把她送回去,大当着大夫人的面,她也不好多说,就答应了。

    唐煦风道:“你还是很在意伊阙?”他很细心,观察入微。夏彦跟他并排走,看他一脸的平静:“是在意的。”

    唐煦风停住了脚步,夏彦虽然疑惑,但是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没有停顿,而他——没跟上来。他为什么不跟上来?

    这样子的分别,让夏彦心里觉得怪怪的,理不清。

    父母妹妹都很担心夏彦,见她回来,拉着她问切关心,还特地吩咐山庄里的人好好照顾她。她比较无奈,其实她的体已经在唐门养的很好了。虽然只是小病,唐煦风却在药里加进很多珍贵的药材,还有,每天唐煦风和大夫人都会着她吃好多饭菜,她都被他们养胖了。

    在家中休息几,总觉着心里不舒服,闷闷的,好像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大小姐……大小姐!”小翠的手在夏彦面前晃悠:大小姐竟然在发呆,好难得。难道是在想这几天都没人影的清泠姑娘?

    左手撑着脸蛋想事的夏彦被小翠吓到了,人往后一退,差点摔倒在地上……她到底在想什么!夏彦有些气恼地看着小翠:“什么事?”

    小翠看着大小姐的脸色,小心开口:“大小姐,我叫了你好多遍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我就……大小姐,这里有一封唐少主给你的信。”

    “唐煦风?”夏彦听到是他的信的时候,心紧张了一下。她拿过信,并没有马上看,对小翠道:“你先下去吧。把门关好,我要休息了。”

    小翠觉得今天的大小姐很奇怪——白天发呆不练武功不说,还叫她关门休息?

    确认小翠出去了,夏彦坐到上,打开信。只有一张薄薄的宣纸,好看的楷书,上面写了几句简短的话。

    彦敬启:与你相处的子,是我最开心的。我会取消婚约,只愿你过得好。唐煦风

    夏彦把这几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细细地品味其中的意思。他是以怎样的心来写这信的呢?那天,他为什么不跟上来呢?他,是要跟她断绝关系吗?他一直喊她是谁的女人来着?现在突然送这封信来是什么意思?

    越想,心竟越难受。心一狠,干脆把信给烧了,眼不见为净。把纸放到烛光的上面,唐煦风这个名字在火光中显得更加有力,滚烫地烙在她的心上。

    她到底是怎么了?唐煦风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会做到。那个婚约不会实现了,这不是她希望的吗?可是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这几天清泠去帮如诗打理小楼了,连夏彦回山庄也没时间去看她。之前,夏彦看清泠有好主意帮她重整小楼,就放心让她去如诗,帮忙吸引更多的人来小楼,这样才有大把的银子挣,才能养活一帮的姑娘。

    这几天没人能管得了夏彦,她闭门不见任何人。老爷子他们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想想这个大变的大女儿都能只挡住一帮魔教之徒,把自己关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也就不管她了。

    夏彦在院子里也闷坏了,没有清泠,边也没个人说说话,她只有不断地练剑,练琴,修炼内功心法。本想转移注意力,可是觉得做什么事心里都空空的,少了点什么。连续三失眠,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很难受,思绪很乱。

    她慢慢地把弹琴弄受伤的手伸进泡开的药水中,感受着极致的慢疼痛在她手指的每一处绽开,她竟然在这其中感受到了一种快感——痛的快感。

    夏彦不是这样的人,从来她都是个做事干脆果敢,恨随心的人,可是这些子,她却不懂自己的心了。

    难道她是太想清泠了?她在小楼,有帮到如诗吗?

    夏彦现在在山庄里的位置,恐怕比老爷子还要高。没人敢惹她的,她自由出入也没人管。夏彦就这样大摇大摆地从自己的落苑出来,下人们见了毕恭毕敬地鞠躬:“大小姐好。”夏彦也没理他们,径自出了山庄。

    下人们很惶恐:自从跟唐门联姻以来,老爷他们对大小姐对她更加宠,这个大小姐真是没人管得住了。不过,他们还是得向老爷禀报大小姐出门的事。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有点晒人。夏彦穿着一淡绿的衣裳,衣带飘的样子,像一阵绿色的凉风。她白净的脸庞在烈的阳光下透出粉红,显得健康靓丽。她把银翼剑藏在了腰带里,这样两手空空的,十分自在。

    好久没出门,走在路上街上的感觉实在妙极!夏彦的心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纾解。

    铸剑山庄与小镇中间还有一大段山路。夏彦看着小路上浓郁的绿色,盛夏的山景,让人心变得豁达。树木生长地那样茂密,勃勃生机,她的精神也好起来,脚步不觉得加快。

    她的脚程很快,一会功夫就到了街上。街上不比山里,山里安静,风景迷人,街上人多,却闹繁华。此刻她也享受着这份被人包围着的不同气息,她觉得街上的人都显得可可敬。

    突然听到后一阵喧闹,夏彦往后一看,是一辆疾驰而来的马车,两旁的人都慌张地躲开,可是离她不远处,一个小孩被慌乱的人们遗落在路的中央。眼看那马车朝着那小孩冲去,夏彦的心也慌了。

    几乎是在往后转的一瞬,她就飞出去。轻点在一些小贩摊子的布上,奋力向前,拉住那小孩,竭力向前滚去。两人滚到一边,马车正好疾驰到刚才那个小孩待着的地方,让人后怕。

    那小孩子在夏彦的怀里哭得很大声,她拍着他的背,难得的温柔道:“乖,别哭了,没事了。”她的手,因为刚才较大的冲击,流血了。她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血,然后摸着他的头,安慰道:“男子汉,以后是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懂吗?”

    那孩子看着她受伤的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是哭着。

    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很快。那辆马车的马应该只是受到了惊吓,上面并没有人驾驶,一切都是意外。可是这个意外,却意外地落入了赶去鸣凤山庄的洛夜川眼中。

    孩子的娘哭着找到了孩子,刚才她和她的孩子被人群冲散,当时只看着孩子在路中央,干着急,多亏夏彦的出手相救,不然她可怜的孩子就被马车碾过去了!

    夏彦阻拦不成,硬是受了孩子的娘向她一拜——夏彦不仅救了她的孩子,还弄伤了自己,真是个难得的好人,好姑娘!

    马车在洛夜川的帮忙下,终于停了下来。等他回去寻找伊人的影的时候,孩子已经跟他娘回去了,夏彦留在了原地,正无奈地用上的衣服擦着手上的血。碧绿的衣裳,染上了她的鲜血,成了暗红的血渍,显得诡异非常。可是这个场景,他却那样熟悉……小的时候,孤黎,救他的景浮现在他眼前:

    小时的他调皮,趁下人们下了车,就自己驾车走了。他奋力地抽着马匹,显示着自己的驾车技术,他要离开这群自以为是的随从。马的上被抽得通红,奔出一段路程后,就脱离了洛夜川的控。他的马车开始东奔西走,速度极快。他第一次慌了,怎么都停不下来的马车,急速的风把他的脸吹得生疼,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一个颠簸,他松掉了手上的绳子,掉到马车里面,磕到了头。他只觉得头痛的,用手一摸,好几道血就顺着脸颊滑落。

    马车一路横冲直撞,幸好是偏僻的小路,也没伤到其他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就是这样危难时分,被在瀑布下修炼的孤黎看见了。她义无反顾地冲去制止马车毫无目的的飞奔,她猜想那里面有人。

    孤黎年纪小,却已经有了一定的武功底子,她踩着刚学的轻功,飞上马车。

    在朦胧的光晕中,年幼的洛夜川看见一个小小的影出现在他的马车上。她像是个小仙女,美丽的脸庞,穿着白色的裙子翩然而至,落在他的马车上……她一定是上天派来救他的!他努力地瞪大眼睛,想看清楚那个丽人。他头上血流不止,流到他眼睛里,让他睁不开眼睛。

    孤黎努力想控制住马匹,可是马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了,完全不受控制。绳子将孤黎的手刮开,在她小巧的手上留下一道很深的伤。见它们完全不受控制了,孤黎甩开绳子,转进了马车,看见一个满头是血的小子躺在地上,血把他的衣服也染红了。没有丝毫犹豫,她一把扯上洛夜川,然后背起他,想一起跳出马车。

    可是马车左冲右撞,孤黎很难站稳,好几次她都撞在坚硬的木板上。洛夜川也马车的冲击,体冲撞在孤黎柔软的上,他发出呜呜的呼痛声。

    孤黎咬牙撑着背起他,走到马车边,不知不觉,他们的前面竟然是一处悬地,没有路了。他们在不跳下去的话,都会掉下去死掉的!孤黎被甩出去,撂在了一块高地上,马车继续疾驰,洛夜川就挂在车门杠上。

    她马上起,不顾上被擦伤的疼痛,在马车掉下悬地的一刻,抓住洛夜川的手。马车掉下去了,摔得粉碎骨,孤黎趴在地上,努力地拉着悬在下面的洛夜川。体力一点点流失,孤黎的手快没力气了,没办法把他拉上来,也不想放开他。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个都可能命不保。

    洛夜川感受到一股凉凉的液体流到他的袖管里——是孤黎的血。觉得自己的手麻了,祸是他闯的,他呻吟道:“放开我……我不能拖累你。”孤黎平静道:“不放,我会把你拉上来的……放心。”洛夜川抬头,看见了一双坚定无比的眼睛,那双眼睛会说话,他紧紧地盯着,竟忘了他要劝她放手的话。就是在那一刻,他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的女孩。

    实在无法,孤黎很快腾出右手,拔下头上的银簪,插向自己的左边的肩井,太渊,最后是刺了头顶的五大道。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从她的左边手臂涌出,她抓紧时机就把他拉了上来。

    可是这种用点击道爆发的力量,最消耗精力,她就那样直直地倒了下去。她有些头昏,加上上和手上的伤,虽然意识还清楚,可是却没有更多的气力。

    洛夜川以为她舍弃了自己的命救他的,看见她发白虚弱的脸庞,他手足无措,拉着她叫道:“你不要死!”

    孤黎看着这个大男孩脸上的表,觉得好笑,她救了他,还得倒过来安慰他:“乖,别哭了,没事了……男子汉,以后是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懂吗?”

    洛夜川没有明白,他分明没有哭,她为什么叫他别哭?

    看着他呆呆的傻样,孤黎笑出声来,她染血的手摸上他的脸蛋。洛夜川才发现他的脸上除了发干的血液,还有有两道温温的液体,原来他真的哭了。

    也许他怕……他怕就这样失去她,这个上天派给他的小仙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