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树上知了的叫声让人感受到了酷暑的味道,饭桌上的清泠脸上也淌下了一滴汗水——她很紧张。

    若不是经历了这样“多姿多彩”的一天,清泠不知道世上,真的存在这样复杂的男女关系——三个字:死对头!

    唐煦风听到夏彦的回答,知道她的目的,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生气,气到发狂:“凭什么?他甚至不认识你!”

    夏彦转过头,看着碗里的菜道:“可是我认识他,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还是别说了。”唐煦风用扇子狠砸凳子,很烦躁。清泠忙从中搭话:“你们都少说几句吧。弄不明白,你们怎么见面就吵,不和就打呢?”

    唐煦风嘟嘴道:“我吃饱了,懒得跟你这个花心的女人多说。”然后起理了理衣服就离开了。

    夏彦吩咐下去,明天她和清泠要出门,让管家给她准备两匹好马。

    然后就准备了一系列的东西——水,药粉,银针。先是左右双手都插满银针,帮助道打开,把脆弱的手浸在药水里,足足泡了一个时辰,再涂抹药膏,绑上绷带,过一晚拆掉。

    夏彦这么精心呵护她的手,是想让她的手变得强韧,弥补她先天的不足。虽然调理的过程会很痛苦,很漫长,可是拥有一双可以比武,可以弹琴,可以采药的手,是她现在最渴望的。

    夏彦很抓紧,只要有空,就会锻炼体,修炼心法。这具体的武功,远远没有当年她的高强。当然她还会看书,熟读计谋。不是她要去算计别人,而是对付那些算计别人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牙还牙!

    清泠跟在她的边忙前忙后,为她心,有时候,她真得觉得好笑——自己像是夏彦的丫鬟。可是她知道,她是不想再失去孤黎了,她是她最好的朋友!从前,她就像夏彦说的,很注重武功修为,看重峨眉派的地位。结果,她失去了很多。最让她感到后悔的,就是那次孤黎偷偷跑到峨眉来见她,可她却要与师姐们比试,孤黎等了半天没见到清泠,终是走了。

    后来,她就再也没听到孤黎的消息。直到沧冥和狂鸾路过峨眉的时候,来告诉她,孤黎死了。天知道清泠有多遗憾,多伤心。当一年后,她收到了铸剑山庄的信,知道孤黎竟重生成了山庄的大小姐,她半惊半疑,立马赶到凤城来验证。

    最好的朋友竟然又活过来了,这次,清泠的态度大变,她想通了很多。她喜欢待在夏彦边,为了那一份相同的存在感和友

    青灰色的天,云还很淡,成片的连结在一起。云层透着一丝丝的白光,显露出些许紫红,正是黎明的时候,府中的有些下人已经做活,空气中有些清冷的凉意。夏彦就跟清泠换了一男装,去马厩牵马。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夏彦又看到了那个讨厌的唐煦风。清泠看夏彦没有要搭理的意思,觉得过意不去,上前问道:“唐少主怎么来了?”

    唐煦风扯开一个友好的笑容:“我来接彦彦的。”清泠惊讶道:“你不会已经在这儿等了很久了吧?”不然她们这么早起程,唐煦风是遇不到她们的。

    唐煦风见夏彦完全不看他,走到她面前,关心道:“没有很久……等到你们就好。我只是不放心彦彦的伤。手臂还痛吗?你的手不好,怎么还骑马呢……要不跟我同乘吧。我护着你,总比你勒着绳子要好。”

    夏彦绕过他,径自上马:“放心,手还断不了。清泠我们走吧。”

    两人乘着良马,不一会儿就跑远了。唐煦风在后面直喊:“别走这么快,等等我呀。”三人的速度快如飓风,夏彦领头,清泠紧随其后,唐煦风在后面苦追。

    唐煦风的马好像比她们的更好,跑出五里之外,夏彦和清泠骑的那匹速度就有点慢下来。唐煦风赶上二人,拉着马靠近夏彦道:“别不理我,彦彦,昨天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冲动的。我就怕你一大早的就走掉,不听我的道歉,昨晚就在铸剑山庄外守着了。树上很难睡,露气重,要不是我体好,那种环境有几个人能吃得消?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就原谅我的口出狂言吧。”

    见夏彦还是不理他,他急道:“要还不行……你打我,我绝不还手,打到你气消为止!”夏彦这才给了他一个正眼,不过眼神里皆是鄙夷——这个男人,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她真的很想剖开看看,是不是都是浆糊?

    清泠对唐煦风感到失望——早知道这样昨天还打什么,吵什么……最后败下来的还不是他?

    夏彦心里装着正事:“唐煦风,我没空跟你胡闹。如果要跟我走同一条道的话,最好收起你小孩子的脾,不然我们还是分道扬镳!”

    唐煦风精神道:“遵命,娘子大人。”

    没有多理他的调皮,夏彦道:“既然如此,那你带路,前面的路我不熟。最好走捷径,这样就能赶在落前到马头山了。”

    光渐盛,即使奔驰在风中,夏彦的脸还是被晒得通红。唐煦风经常望向她,看见她的头发会在空中摆出各种好看的角度,刮擦着她的红脸。那股认真较劲的感觉,真让人觉得可

    三人不知不觉已经走掉了大半路程,唐煦风忍不住关切道:“彦彦,你的手还好吗?脸晒得那么红,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会儿?清泠姑娘也累了吧……”

    知道以清泠的格,她是不会轻易说累的,夏彦考虑再三,问唐煦风:“我们能在落前赶到吗?”

    唐煦风道:“应该可以。马也需要休息,这样可以事半功倍。前面有条小溪,到那里了我们休息。”夏彦道:“好!清泠,你觉得如何?”清泠点头赞同。

    三人在溪边吃了干粮,喝了水,在岸边的石头上坐了会儿,也让马在一旁休息吃草。

    突然,一阵铃铛响起。

    夏彦和唐煦风都没有听到,只有耳力非凡的清泠听到。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夏彦和唐煦风都没有察觉有什么异常,只是按照她的指示做,停止了一切动作,不发出声响。

    少了干扰的清泠,对耳边的声音越发肯定,的确有铃声,好像是一只脚铃——随着主人的走动,发出轻微的震动和碰撞。这种荒郊野岭,有人出现?一定不寻常。

    清泠小声严肃道:“我听到了附近有人,不知是敌是友……”夏彦道:“果然好耳力。这种地方,会有谁来?”

    唐煦风道:“这条路,应该很少有人走的。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十有**,不是好人。”

    清泠继续听着,突然警觉道:“好像有人往我们这里走过来了。”难道他们先被铃铛的主人发现了?

    三人放掉马,躲进草丛里。不久几个黑布衣打扮的人找来这里,看见走得不远的马匹,他们越加肯定:“人逃走了?”

    铃铛的主人没在,带头的道:“给我搜,肯定就在附近。估计是对手,可不能让他们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是!”

    他们三个有危险了!虽然只是几个手下,可是也看得出,训练有素。铃铛的主人能这么快地发现周围的变化,武功底子绝对不一般。

    他们真的是魔教?看样子,里面高手应该不少,而这个铃铛的主人,在其中又是扮演怎样的角色?

    这几个手下的武功没有他们高,乱搜一气也找不到其他人的气息。就在他们要撤回去的时候,夏彦从后面捂住了其中一个,匕首往脖子上一抹,那人马上断了气。

    清泠领悟过来,赶紧上前一起帮夏彦扒那人的衣服。唐煦风拉住夏彦的手阻止道:“你要做什么?他们都打算撤离了。”

    夏彦甩开他的手,动作利落干脆,没有丝毫犹豫:“不入虎焉得虎子,他们明显就是我们要抓的人,魔教的爪牙。我杀一人,就是为了混进去,到时我们里应该和,胜券在握!”

    唐煦风有些生气:“你这个女人,真是喜欢输赢计较。这次抓不到还有下一次……你这样冒险前去,很容易被发现。要是稍有不测,随时会送命!”

    夏彦狂傲十足:“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我相信自己的运气,更相信自己的实力。”

    唐煦风想要清泠劝劝这个几乎是盲目狂傲女人的,可是清泠明显是偏向夏彦,她扒衣服的动作一点不比夏彦慢!

    劝不住,只要想对策,尽量保护她。唐煦风看着她迅速地打扮成那个人的摸样,甚至还用包袱里的材料,做了易容,暗暗惊叹: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最后一点时间,他直截了当道:“你进去以后,我们怎么联系?”这个女人连易容的东西都带上了,想必老早想好对策了吧!

    夏彦道:“我会跟着他们的前进,所到之处会留下特殊的香气,只要让一只狗闻过这种香气,它便会找来。这个香袋,你们拿着。我会找机会传消息,所以你们要派人到下游,时常查看是否有漂流物。移走的东西,难以发觉,我不会掉以轻心的,你们放心吧。”

    夏彦已经完全易容成了她刚才杀的那个人,她道:“时辰不早了,你们快点赶路,我们马头山见!”说完就快步走出去,与那群人回合。转的时候,还往嗓子里塞了颗药丸。万事俱备,这下连声音都完美地吻合了。

    头领问道:“怎么这么慢,有发现吗?”夏彦道:“没,找了一圈都没个人影!”

    头领没有发现她的不同:“兄弟们,我们归队吧。可能人早走了……回去报告老大!”

    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远,唐煦风和清泠找回自己的马,继续上路。唐煦风很担心夏彦,他的语气有些焦虑:“清泠姑娘,你说彦彦她能应付吗?再怎么说,她涉世未深,江湖的险恶她还未体验到,我真担心她会暴露。计划失败是小,她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你怎么还帮着她?”

    清泠用力抽了马一鞭:“我又何尝是想她去的!可是,只要是她做的决定,我就会尊重。因为,我只能选择相信她。只能……”

    唐煦风看出了清泠的激动绪,虽然面色很冷,可是她有一颗对夏彦炽的心,真是一个难以多得的挚友。可是既然是挚友,就应该劝住夏彦的……唐煦风也是一道狠鞭下去,夏彦清泠,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一男一女策马扬鞭,消失在了斜阳的余晖中,同样,心事重重。

    ------题外话------

    昨天发现,有好多其他的小网站也有了我的文,好讨厌的感觉。肯定是潇湘授权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