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夏彦离开的时候,狠狠骂了自己几句:怎么美女一投怀送抱,自己就把持不住地答应她呢?结论是,小楼也是自己投了大把银子的产物,怎能轻易让它没了!除了应付难搞的老爹,现在又多了件烦心的事、

    夏彦穿着一粉色衣装,款式大方靓丽,头绑数条粉色绸缎的小辫子,可俏皮,颇具淑女气质。可是她大步流星般的脚步破坏了这个美好的大家小姐形象,她自己却完全不在乎照样昂首阔步地走路!

    管家远远地看到夏彦,不愿地上前迎接,声音中有淡淡的嘲讽:“大小姐可算是回来啦?老爷已经在大厅里等候多时了。”

    夏彦睨了一眼管家,心想,这个山庄里的人,怎么都对她阳怪气呢?她平里是气,把府上的人恶心坏了,也把爹娘急了,可是她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他们这些个下人,都被那温柔可人的小美收买了,合伙来欺负她。

    不过很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任单纯的小姑娘了。听到管家的催促,她并没有急着往里走……她要杀鸡给猴看,她会慢慢让这些愚蠢的奴才搞清楚,谁才是铸剑山庄的嫡生长女,这府上的大小姐!

    夏彦尖声细气道:“管家,我的脚好酸,可是我又怕爹等急了,不如你背我进去吧……”管家是个高瘦的中年长个子,平时算账管事能行,要他背一个大活人,恐怕子骨有些吃不消,他为难道:“大小姐,你贵的子放在我这把老骨头上也不舒服,不如我让家丁背你?”

    夏彦给了他一个冷眼:“既然知道自己老,就不要到处生事,如果哪天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亏损了自个儿的福气,就怕——老无所终……”

    管家被她的话和气势震慑到了,呆呆地瞪大眼睛,心里发慌地说不出一个句子:“大小姐……我……我不是……”

    夏彦突然又笑道:“管家不用害怕,目前为止你还是安全的。至少让我生厌的人,早已入土为安了,而你还好好地站在这里。”看着大小姐皮笑不笑的样子,管家更觉自己失言。

    夏彦道:“在这个家里,主子和奴才都分不清的人,我这个做主子的教导一番后,管家应该会有所长进的,是吧?”管家冷汗都流下来了,忙点头应和:“是的,是的……大小姐教训的是,谨遵你的教诲,小的再也不敢了!”

    夏彦道:“我也累了……”没等她说完,管家就贴上前,殷勤道:“大小姐,我背您进去!”

    她不以为然地一笑:“不用了……记住我今天的话,少让下人犯错,我就省心了。”

    看着夏彦离去的潇洒从容,管家打心底里怕了,他不该对她不敬。这个主子可不容易对付……她好像跟以前比不一样了,好像,更厉害了……他得跟下面的人交代一声,免得让无知的人白白送命……

    走到厅堂的时候,夏彦甜甜地叫了声:“爹,娘,你们都在啊。”然后转,像是才看见夏颜也在似的:“哦,妹妹也在啊……”

    夏老头子开口道:“今天去哪儿啦?不是告诉过你了,在成婚前就不要再出门了吗?你难道又想给我惹出什么事来?”

    夏夫人忙劝:“老头子,别生气,彦彦不是回来了嘛。彦彦,都快嫁人的人了,不许再胡闹了懂不懂?”

    夏彦知道娘是在帮着自己,可是她没做错什么:“爹,娘,我只是出去散个心都不成吗?因为跟唐门的联姻,搞得山庄里乌烟瘴气的,我还能待下去吗?”

    老爷子被她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今天要不是小美告诉我们,你偷偷溜出去,我们还被你蒙在鼓里!你个不孝女,只会给铸剑山庄丢脸!”老头子把话撂下,才觉言语有些偏激,可是口上也不好做退。

    夏彦听到这里,心下冷笑了一百遍,好你个夏颜,真以为她好欺负吗?姜还是老的辣,她倒要看看是谁会笑到最后。

    老爷子叫二女儿这么亲切,夏颜才是他的骄傲是吗?他觉得她只会给他添麻烦?

    她升起一抹好看的笑道:“妹妹是不是还说,我是换了一男装出去的?”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是又怎样……你的妹妹,在为你的安全考虑。你这个做姐姐的为她做过什么?你甚至……”还抢了她的未婚夫婿。

    聪明如夏彦当然听得出老爷子的意思,不过,她早就想好对策了:“爹,我出去可是去办正事的,没作男子打扮,可能是妹妹多虑,看花眼了。”

    老爷子不屑道:“你会有什么正事?莫不是又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吧?”

    夏彦道:“爹,你就这么看轻你的长女吗?好歹我是这铸剑山庄的一份子,我做的事,当然也与山庄的发展繁荣相关。”她坐下来,喝一口茶,慢慢道来:“你们应该记得前一段子,我们做的一批剑是托给游龙镖局运送的,可是在马头山被劫了,剑被偷走,买卖不成,差点毁了我们铸剑山庄的百年声誉?”

    他眯起眼睛,想到此事就感到愤怒,是哪个不要脸的龟孙子,敢劫他们的剑:“怎么会忘记?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他以后就别在道上混了……”

    夏彦继续道:“我今天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此事。”老头子没想到她竟然对此事如此伤心,神也严肃起来:“那你调查到了什么?”

    夏彦故作玄虚道:“这个嘛,暂时不好说。不过我保证,三后,必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不然我就不姓夏!”见她说下狠话,老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开始有些不一样,像是在探寻思索什么。

    夏夫人倒是有些急了:“你这孩子,怎么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什么叫不姓夏了……爹娘把你养那么大容易吗?”

    夏彦安慰道:“娘,女儿是有绝对的把握才说出这样的话。我是铸剑山庄的长女,是整个山庄的核心和楷模,怎么可能不孝顺你们呢?”

    夏颜在一旁柔声“关切”道:“姐姐,话说的太满可不好。我们女儿家,不宜出去抛头露面。况且爹娘岁数也大了,你又快嫁人了,还是多待家里为好。”

    夏彦冷睥她一眼,连笑都懒得:“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别一直待在家里烦着爹娘了,早点嫁出去吧。他们也经不起你的折腾,我不就是出去一下,至于让他们等着我吗?不知道娘的体不好吗?还让她在硬椅上坐这么久?既然你待在家里,就应该守好你的本分,做个孝顺的好女儿,让他们省心,而不是一天到晚想着告我的状!”

    夏颜转向父母,眼含泪水:“我只不过是关心姐姐,她误会我了……”

    还没等老爷子开口,夏彦就起离开:“爹娘,你们是过来人了,是非黑白应该比我们年轻人明白,有些话我就不说白了,你们自己考虑清楚……如果我刚才哪里说错了,我愿意向你们赔罪。”

    老爷子发话了,却是让大家都意想不到:“大美,你先下去罢。记住,你给我的承诺,三后给我答案,还有……要有铸剑山庄大小姐的样子和气概。”

    夏彦开心道:“是,爹。夏彦不会辜负爹的期望的。”

    夏夫人先是惊讶,老爷子竟然会对彦彦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看着彦彦自信的背影,她又顿感宽慰:难道是要嫁人了,女儿终于长大,懂事了?

    夏颜气得咬牙,但是不能发作,心中记下这道。她倒要看看,草包大姐,三后怎样给爹一个交代。劫镖的事,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查到的……她的脸上挂起一抹沉的笑,可惜还在回味大女儿转变的夏家二老都没有看到。

    夏彦回到自己的落苑,解下一的行头,吩咐丫鬟准备沐浴。

    头顶飞下来一道熟悉的蓝影——清泠。

    夏彦的语气明显不欢迎这个不速之客:“你怎么还不走?峨眉最近不是要换掌门了吗?你再不回去,恐怕位子不保啊。”

    清泠一副冷艳:“谁当谁当去。做掌门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我可不想遭罪……”夏彦听到这话,不仅点头赞许:“终于想通啦,小泠……我记得你以前苦练武功,就是想在峨眉立足。现在你连这么好的机会都舍得放弃,真乃大彻大悟啊!”

    清泠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笑道:“你又开始耍嘴皮子了。”夏彦道:“还不是为了逗你。瞧你一天到晚绷着个脸,不知道的,以为我欠了你一大笔银子呢!来,小泠子,看在本姑娘这么用心讨好你的份上,帮我搓背吧。”

    清泠拿着夏彦递过来的毛巾,一把丢向她的脸,得意道:“想得美。”夏彦用水擦着子,一寸一寸慢慢清洗:“没错。我想得是美的,因为天意弄人,我总得自娱自乐一番,那样才逍遥快活!”

    清泠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愁绪,上前主动帮她擦背,问道:“刚才你爹他们没为难你吧?你怎么向他们交代的?”

    夏彦这才想到自己还没跟爹讲退婚的事:“没有为难,要知道没人能强迫我做什么,包括他们。还不是因为我那个妹妹,没事找事,老是挑我的刺,真是活腻了!”

    清泠道:“其实她的条件比你好很多,她有美貌,有修养,有你爹娘的宠,有外界的追捧,完全没有必要来对付你。”

    夏彦轻叹一口气:“可惜,她好像对唐煦风很感兴趣。而嫁给他的人,变成了我。”真是一段孽缘啊。

    清泠思索道:“我看没这么简单。为了一个男儿而已,姐妹会反目成仇?况且我看她嫉恨你不是一两天了……没必要在这个关键时候造次,暴露自己。”

    夏彦从木桶中走出来,用干净的大毛巾裹住自己:“我同意你的后半句话,前半句,有待商榷。女人的嫉恨,通常是因为男人!”

    清泠看着她穿上淡绿的细纱裙,轻薄的衣布紧抱着曼妙的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多:“现在看来,还是你看起来比较顺眼,你妹妹有些太过艳丽了。而你更像是一株幽兰,韵味十足。”

    夏彦呵呵一笑:“多谢夸奖。”她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案,末了丢给清泠一叠,“这是我最近在调查的事,既然你决定暂时不回去了,就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

    清泠仔细看起文案来:“是今年的四月,游龙镖局被劫的事?”夏彦道:“因为牵涉到较多关系,所以弄了好几天我才整理出思绪。你看的正是我整理好的资料,下面的是马头山及周边的地图。”

    清泠翻到最后一张,看完后,显得有些惊讶:“这件事还和唐门有关?牵扯得这么远?”夏彦分析道:“我估计,这帮劫匪的下一个目标,仍旧是游龙镖局运送的东西,不过这次托运的是唐门的暗器。所以我想借此机会,与唐门联合,一起抓住这帮贼!”

    清泠道:“这都被你打听到了?彦彦,你可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夏彦神秘道:“我当然有我的人帮我打探消息,不然哪天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清泠把那叠纸还给夏彦:“哪有人诅咒自己的……放心吧,你是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她突然凑上前,八卦道:“这样不就可以见到唐门的少主,你的未婚夫……真是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夏彦无奈道:“我见过一面,还算是个看得过去的人。不过我得澄清: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清泠突然开心地笑道:“反正两家都同意了,你还反悔个什么劲儿?人家可是唐门的未来主人,你不亏。”夏彦想,清泠不是冰山美人吗?可是为什么老在她面前没脸没皮的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