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一年后,凤城,悦来楼。

    “听说没有,铸剑山庄要与唐门联姻啦!”茶余饭后,人们讨论着最近发生的大事。

    “现在这件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的。有什么新奇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另一个人不屑道。通常江湖上的小道消息传得很快,但是多不可信。

    那人听了来气,他可不是随便乱扯的:“真的,绝对是真的!我一个小表舅在铸剑山庄里做管家,他们啊,最近正忙着张罗这事呢!”

    对方听了惊奇:“这两大家族联姻,想必是江湖中一件大事。不过算起来,也倒是门当户对,很般配。”

    听到对方肯定自己,说的人来劲了:“那是自然,唐门的少主英俊能干。而铸剑山庄的两位小姐,也是在凤城有大小美之称的美人。真可谓是郎才女貌啊!”

    “那么,唐家肯定是娶大小姐咯,长幼有序嘛。大美,肯定更美!”

    那人又一副知道流言真相的八卦姿态:“兄弟,这你可就想错了。难道你没听说过,铸剑山庄大小姐的美名,其实多半是靠她妹妹赚来的。”

    对方好奇了“怎么说?”

    他开始津津有味地讲解:“你也知道这江湖第一美人出自鸣凤山庄,是前任武林盟主云鹤之女,云鸣凤。可是你不知道,仅次于其下的,就是铸剑山庄的二小姐,夏颜,人称小美。而夏颜的姐姐,夏彦姿色只算是中等之上,但是因为小美的关系,人们才渐渐称她为大美。”

    对方摸着两颊的胡须,可怜起夏彦:“这么说来,做姐姐的还委屈的……有个这么美丽的妹妹,跟她站在一起,只会对照出自己的不足。世人的眼光终究是毒辣的呀……”

    那人摆扇摇头道:“非也非也。事实上,小美的样貌不仅比大美好,格亦是。大美虽是大姐,可是刁蛮任,完全不照顾自己的亲妹妹,更甚者背地里暗算她。”

    他好像有什么秘密的话,不好大声说,折拢扇子,附到胡子男的耳旁,轻声道:“这次嫁给唐门少主的本来是小美,因为她比较大方贤惠,还有美貌。可是大美嫉妒啊,她死活要嫁唐门。少主只有一个,铸剑山庄也不可能把两个女儿都嫁过去。看大美态度这么坚决,她爹也只好委屈小美,让大美嫁过去了。”

    听到这里,旁边一桌上两位稚嫩少年笑了。

    白衣那位颜色更加嘲讽,而蓝衣表冷峻。蓝衣道:“哎呀,这么听来,这小美可真可怜。”白衣道:“少说些个恶心的东西了,我已经听够了。”

    蓝衣奇怪道:“这些个话不是你说的吗?怎么说的人自己恶心了呢?”

    白衣咬牙道:“清泠!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原来这两位是打扮成公子摸样的少女。蓝衣是峨眉派的冰山美人清泠,而白衣正是流言的主角,大美夏彦。

    清泠靠近夏彦道:“我看他们听错了,铸剑山庄的大小姐不是刁蛮任,她简直就是泼妇嘛!”

    夏彦握紧拳头,在清泠面前晃悠:“清泠,才多久没见……谁借你的胆子?再说一遍,谁是泼妇来着?”

    清泠握着她的拳头,安抚无奈道:“我是泼妇,我是总行了吧。又不是我说你,只是你真的太任了,怎么能抢自个儿亲妹妹的如意郎君呢……”说完一个踱步从二楼飞下去,她再不走,恐怕就真得屈服于夏彦的威之下了……这个嚣张的女人!

    夏彦悠悠地喝着茶,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感叹:清泠这个笨女人,真不懂得享受。悦来楼一顿饭的银子可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开销,她说走就走。想想,清泠说的也没错,错误是自己犯的,那么,就让她来弥补这个错误,让事走入正常轨道吧。

    正是因为悦来楼较高的消费,它的干净清怡,来这里的人都有颇具背景和地位,不会人龙混杂。

    夏彦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很吸引人——乌黑的头发松散地束起,白丽清绝的背影引人遐想,纤弱手指扣着一杯香茗,放在嘴边细细品味。

    坐在雅间里的人,观察夏彦好久了,他上前,敲了下桌子,礼貌道:“请问……”等夏彦转过来,来人才继续:“是大美小姐吗?”

    夏彦眉毛一皱:已经很讨厌别人叫她大美了,俗气,这个人还叫得那么自然,明显是把大美当做她的真名了,真是可恶。她冷冷道:“我叫夏彦。你认识我?”然后一个挑眉。

    那人看夏彦如此态度,忍不住冒出冷汗:“在下唐沐风,是唐煦风的弟弟。”

    夏彦举起茶杯,像是跟他敬酒道:“哦!原来是未来的小叔子……幸会幸会。”唐煦风就是唐门的新一代领导者,人称煦风少主。这同样唐姓的沐风,肯定就是他的亲弟了。可是他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就连未来的嫂子,夏彦,也没见过。

    唐沐风见她神中更多的是调侃和疏离,不有些疑惑,不过没有表现出来:“是我唐突冒犯了,打扰了你的雅兴。”

    夏彦见他生得拔,长得顺眼,且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不由得有些好感,问道:“你一个人?”他们应该是偶遇才对。

    他解释道:“原本约的人,没来。正巧看到你,所以觉得应该上来跟你打声招呼的。”

    夏彦觉得他的话有些好笑:“因为我是唐煦风未过门的妻子?”她深叹一口气,苦道:“其实这件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想,我长得又不漂亮,格脾气也不好。而你们唐家男人个个那么优秀,我实在是配不上那个最优秀的,我现在要打退堂鼓了。再者,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我根本就是夺人所,小美才是最适合你哥的人选。唉,罢了,我何苦这样卑微地去争取不属于我的东西呢?对吧,沐风?”

    他被她这样的一段话和一声亲切的称呼弄糊涂了:大美,不是寻死腻活地想要嫁给哥哥吗?现在她爹和唐门都已经默许她的胡闹,她已经是半个唐门的媳妇儿了,还想怎样?莫不是又弄出了什么新花样?

    唐沐风劝道:“夏彦,你可要想好啊!这个话对我说,我听过就罢,不会往心里去,可是如果被别人听了去,你可能就真的嫁不了我哥了!”

    夏彦决定要先跟好好说说这件事的严重,她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让他坐下来,慢慢聊:“第一,我是真心不想嫁你哥,他也不喜欢我。第二,小美对你哥有好感,我也不想她恨我。第三,我还没嫁过去,一切都有反悔的机会。所以即使爹和你们唐门觉得我是无理取闹也好,胡作非为也罢,我是不会嫁的。”

    唐沐风道:“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主意了?”夏彦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手上:“喝口茶,润润喉。这可是上好的龙井,可别浪费了,多喝些。”

    他怎么觉得这茶比她跟哥哥的终大事还要重要?闷闷地喝了一口,果然觉得味道不一般。

    夏彦起道:“我得走了。我要回去尽快跟爹说清楚这件事,你慢慢喝,喝完了,也帮我回去通知声:新娘子换人了!后会有期。”

    唐沐风闻着空气中留下的香味,有些犯愣:这个大美,怎么跟传闻中相差那么大?她真的想通了?她肯这么轻易放弃少主夫人的宝座?难不成是故作清高,迎还拒?他决定,还是暂时不把这件事告诉哥哥了。

    夏彦走在街上吸引了很多年轻少女的目光——好一位白白净净,气质绝佳的翩翩公子!夏彦感受到了周遭的眼光,脚步加快了些,选择走一条更费脚力的小道,一个闪,就消失在巷子的深处。

    街角有家有名的百花楼,是凤城最大的风月场所,楼中彩带挂满,流光溢彩。相对于百花楼的兴盛,在它的斜对面,有一家比较落魄寒酸的青楼,平时冷清极了,即便到了夜晚也鲜少姑娘出来招呼迎客。

    夏彦从后门进了那家破旧的青楼,穿过后院,直奔花魁——如诗的房间。

    “彦彦,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如诗关切地问道。

    夏彦一个白眼给她:“没事儿我就不能来啊?”然后自顾自地吃起桌上新鲜的葡萄,她还真把这里当自个儿的家!

    如诗是个温柔得能掐出水的妙人儿,她体贴地上前帮夏彦揉肩,让她放松:“可以,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只是你突然来,我也没个准备。”

    夏彦摸摸她的手,宽慰道:“不需要准备,我马上就走。我来呢,一是为了看看你,二是想借你衣服穿穿。我这个样子回家,肯定被我爹打死。指不定又要叫我跪祖宗……再絮叨一些大道理。”

    如诗笑道:“你也难得来一趟,不如吃了饭再回去吧,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夏彦在如诗柔软无骨的上蹭了下,撒道:“久的。我留下吃顿再走吧,反正有些事也急不得。诗诗,还是你对我好!”

    如诗吩咐丫鬟准备了几个夏彦吃的菜,再斟了一小壶梅子酒。夏彦换上了一普通的女装,变回了女人,可是行为还是像个男人,会时不时地吃下如诗的豆腐,调戏诗诗花魁。

    夏彦看着温馨却略显寒碜的房间,突然认真道:“可曾后悔过?当初你可是有做百花楼花魁资格的……”

    如诗笑得得体大方:“彦彦,你没有听说吗?如画早不是百花楼的花魁了。”夏彦摇头表示不知。

    如诗如画是一对姐妹花,从小被卖入百花楼,一直努力学习技艺。当初为争百花楼的花魁的宝座,她们没少明争暗斗,可是如诗终究没有如画心狠……夏彦就是在那时为如诗赎,让她来现在这里坐阵的。

    如诗回忆道:“我是十分感激你当初把我从那个火坑里救出来的。百花楼里漂亮的,温柔的,有才的多不可数,当时我竟然跟自己的姐妹争成那样,真是愚不可及。做成花魁又如何?享受到了人上人的待遇又怎样?那只是昙花一现,镜中水月罢了。我在这里,我有一种归属感。我是这栋小楼的主人,小楼的一切都由我支配,最重要的是,我有尊严,不必去为取悦男人而活。这些都得感谢你,彦彦!”如诗握住夏彦的手,竟啼哭起来。

    夏彦哪受得了美人为她哭成这样?忙安慰地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别哭了别哭了,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想太多,让自己过得开心点!”

    如诗收敛了些哭腔,用白绢拭泪道:“虽然这么说,可我还是很没用。我们小楼的姑娘是卖艺不卖的,本就没有什么花头,这样一来更没人来了。这段子账目一直亏空,再这样下去,小楼里的姐妹们都要没饭吃了……”

    夏彦为难道:“我之前给你的银票你都花完了?”如诗眨着卷翘的睫毛,无辜道:“姑娘家的,总要买些水粉衣裳的……”声音渐小。

    夏彦撂下狠话道:“真是一群奢侈的女人……钱我是没了,怎么赚钱,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小楼让你管的,到时姑娘们无家可归,可全是你的错!”

    如诗拉着她的袖子道:“哎呀,彦彦,帮帮我吧。求你了。”夏彦斜眼睥她:“自己数数,你都求过我多少回了?每次都这样……”

    如诗眨着她泛光的眸子,谄媚道:“彦彦,我再也不敢了,这是最后一次……”

    夏彦毒舌着提醒:“你啊,以后给我少涂些胭脂水粉的,涂了那些东西皮肤会更不好,小心马上长出皱纹!”

    如诗委屈地摸摸自己的脸道:“如果我像你一样肤质好,我也不用涂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