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前篇完结下:归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影像渐渐远去,他们从白光中出来。每个人的表不同,孤黎受到了很深的打击!她从没想到自己敬的哥哥,自己费尽心机想要拯救的哥哥,竟然是害自己变成今天这幅摸样的罪魁祸首!

    她从来不怀疑修哥哥,那段子她出去散心:她终于成年了,终于走出那个金笼子般的宫了,当然也想顺便去见见洛夜川,毕竟那是对自己来说不一样的存在,虽然哥哥说了不让她嫁,可是她还是好奇:他现在是不是还是哭,会不会变得像哥哥那样厉害?

    等她回去的时候,她看到宫着火,人们都出乱窜。她以为是她的错,因为她的离开,宫才会失守……可是事实的真相原来不是这样的!

    到底该怪谁呢?孤黎开始不断地吐血,体抑制不住地抽搐。

    “黎儿!”伊阙和狂鸾赶到孤黎的旁,他们知道这会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而孤黎的心已然承受不住。

    孤黎勉强站起,爬到令狐修的边,扯着他的衣服,哭得撕心裂肺:“令狐修!你对得起我吗?你怎么会那么狠心?你给我起来,给我说清楚,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对不对?你说话呀,说话呀。”

    最后的最后,令狐修没有复活。

    孤黎的血吐得越盛,倒下,缱绻起来。没有得到答案,得到的是无尽的失望。她的耳朵开始出现耳鸣,上的绷带渗出血。

    伊阙心慌地厉害:“黎儿,黎儿……不要想了,不要想了,撑下去啊!你还有我,还有我!不要放弃自己好吗?腾兰也在这里,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孤黎说不出话来,习惯地开始吐血。腾兰上前,让少年剪开孤黎上缠着的布条。狂鸾和伊阙让开路,心焦地在一旁看。

    等孤黎完全出暴露在大家的眼前的时候,况真是惨不忍睹——皮肤的大部分溃烂,发黄发绿,很多地方裂开了口子,血流不停。

    沧冥难以接受这样痛苦的孤黎,捂着脸,退到一旁。狂鸾因为一直隐瞒着孤黎令狐修告诉他的事,所以一直觉得有愧于孤黎。见她现在不如死的样子,他真想自刎!他们向腾兰下跪道:“神医,救救她吧。”

    腾兰查看了一下的体,眼睛,嘴巴,然后摆手道:“救不了了,辣毒绿的毒已经深入她的五脏六腑,她必死无疑。”他指着孤黎的子,“你们帮她收尸吧。”然后用少年递上来的白巾擦手,转要走。

    伊阙大喊:“不要走。腾兰,救救她。你是神医,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呢?只要你救她,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腾兰不为所动,还是走了:“你们这些人,是没经历过生离死别还是怎样?当初是她为了你们向我下跪,现在是你们为了她跪我……难道不知道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吗?我是没办法救她,可是即使我有办法我也不想救。都成这样子了,还救什么,收拾起来都麻烦!我给你们一点时间,就陪她走过最后一程吧。我还等着你们喂养我的宝贝呢!”

    孤黎隐约听到腾兰的话,几个关键词让她冷静下来。她不能这么自私,即便修哥哥想她死,可是她要努力地活,因为她有一群她的人,她不能这样离去,留下他们,剩下孤独的沉寂!

    她忍住吐血**,拉住伊阙的衣角,她不要他为她去求那个恶魔,他真像修哥哥一般无耻,不考虑作为一个人的感受!

    伊阙正要说什么,但感到孤黎的动作,看到她期待的眼神,于是急忙俯下来,扶起孤黎:“怎么样了?”

    孤黎突然笑道:“阙……在我最后的时间里,我想就我们两个单独相处行吗?让他们都走开。”

    伊阙着急安慰:“黎儿,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体,我去求腾兰!他一定可以救你的……”

    孤黎摇摇头:“不要去了……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你知道的……我的医术也十分厉害。我知道自己的体状况。”又吐出一口血,呼吸急促道,“阙,答应我。”

    伊阙的眼睛通红,气极,忍住无限的悲伤,抬头对狂鸾和沧冥道:“你们先出去,我要陪黎儿走完最后一程。”

    沧冥要说什么,被狂鸾拦下。他们看了孤黎最后一眼,迈开艰难的脚步离开了。这对苦命的恋人,留给他们最后相处的时光。

    伊阙抱紧她:“黎儿,不要离开我行吗?不要离开我。”孤黎笑道:“阙,我好高兴。我虽然快死了,可是有你在我边,我不害怕。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真的很美丽,是那种让很多女人在你面前都会羞愧的姿色。我喜欢你画着淡妆的样子,我不曾知道,世上竟有这样的绝世男子。”

    伊阙回忆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何尝不是?你淡淡的笑容,不惊不慌的拒绝,都让我觉得你很特别,我很想接近你。可是你总是把我推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臭名在外?可是我可以保证,你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女人!我不想你离开,不想……”

    孤黎道:“当时的我,一定很美丽。因为是那样一个季节,凤城的樱花盛开;因为是那样一道转弯,让我们相遇。我觉得你很不正经,但是一路跟你接触下来,才知道其实你并不花心。我不想离开你,我还来不及了解你的全部……我不舍得……你。以前我让沧冥砍伤我,又派黑衣人行刺,就是想跟着洛夜川进入鸣凤山庄,夺取石头,可是我现在发现,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孤黎的声音低落下去。她的鼻子开始流血,伊阙慌张地帮她擦着。

    孤黎怕来不及,继续道:“自从我成为你的新娘子后,我就认定你了。很感谢上苍,你也接受我,认定我。我变成这样子,可是你对我的态度不变。可以看出你是个好人。”

    伊阙道:“对不起,我的妻子,我救不了你。还让你为了我们向腾兰下跪!我真不能原谅自己。本来我们可以不用这么吃力地进入这里,我有一批手下,可以让他们探路。可是他们暂时赶不过来,唐门里出了事,很棘手,需要他们处理。可是如果我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我绝对会把他们调回来的!我很后悔,我怎么能让你出事呢?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真没用……”

    孤黎的听觉渐渐失去,她的耳朵里也流出血。她一直保持微笑:“不要怪自己,真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我很幸福,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可以死在你的怀里……”

    强忍的悲伤,最终化为泪水,流淌出最心酸的姿态,伊阙哭了——孤黎七孔流血了!孤黎的没有焦距的眼睛流出了血水,像是红色的眼泪。

    伊阙的心疼得说不出话。孤黎道:“我快走了……阙,你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带着狂鸾和沧冥走出药王谷,这样我才能安心离开。我好舍不得你……我想到,我还没跟你说过……我……”

    孤黎要说的的最后一个字,你。可是来不及说出口,就放下了拉着伊阙的手。

    伊阙看着孤黎再也没有力气举起的手,不相信她的体就这样渐渐开始变得冰冷。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了。他还没说,他也她。他还没来得及说,她怎么就不再等一下?他她呀,那样

    他开始被孤黎吸引,并不是因为美貌,而是她上的神秘气质,后来是觉得她俏皮的样子很可,偶尔的聪明又让他也佩服。他并不花心,但是喜欢新鲜的事物,很少有人让他停留。孤黎的出现,正是那样一个特别的存在,深深地吸引了他的目光。

    她变成了他的妻子,他很高兴,以为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嫁的人就是他,她认同他,理解他,他很高兴……久违的幸福。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却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互相依赖信任;他们很少有独处的时间,可是却是他跟她最难忘的时光,深刻明媚。

    他已经把她当做他唯一的妻子了,可是她就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离开了他,永远的。

    只有他小的时候,母亲离开他的时候,他哭过一回。很久很久,他没有向一个人打开自己的心扉了。

    他慢慢放下孤黎的体,眼神无光。

    暗处,出现几道利索的影,半跪在伊阙面前:“主子,属下来迟。还有一批人正在赶来,大概已经到迷雾森林了。”

    伊阙抬起头,眼神换上了一种暴风雨前的平静:“会合后,先把沧冥和狂鸾送出去。然后一把火把药王谷给烧了,要烧得干干紧紧!谷中的其他人,一个不留!杀无赦!”

    伊阙的实力是绝对不容小觑的,可是唐门的事让他分心。他是个做事果决的人,可是有时候就是事与愿违,偏不顺他计划。

    美丽的药王谷,都是孤黎的陪葬品。浓浓的火,烧了两天。谷中的一切东西烧光了,把毒物药物,腾兰的一生心血,都烧尽!

    手无寸铁与世隔绝的药王谷的人,怎么可能斗得过外面训练有素的杀手?虽然他们擅长使药,可是还是难敌伊阙的人。

    伊阙给孤黎准备了一个简单的葬礼——让她随水飘入海里。她的体被清洗干净,上铺满了鲜花,放在木筏上。孤黎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

    伊阙在她的唇上留下最后一吻,令人放开绳索,让大木筏飘走。

    直到再也见不到她,他跪在江边,给她上香:黎儿,你是我伊阙今生唯一的妻子!愿你安息于海中。我知道你不喜欢束缚,所以不把你土葬,而是选择这个特别的方式……

    狂鸾和沧冥在海边,给孤黎守了一个月的丧,最后回逍遥派去了。孤黎和令狐修都不在了,他们得更加用心才是!

    一切,归于平静。

    江湖上只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关于一位神秘女子的传说。可是她已经死了,而活着的人,得继续生活!(上卷完)

    ------题外话------

    二十章,一个句点。没想到就这样结束了,写的时候,有点伤感,孤黎就这样死了。孤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