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千钧一发之际,沧冥只听到伊阙留在风中的一句:“黎儿我来,你接狂鸾!”然后沧冥就去接住狂鸾,让他下降的速度变缓。看向伊阙,他的体力本来就不行,他强制拉住孤黎,另一只手抓住木藤。可是下降的力量太大,伊阙的手,硬生生被摩擦划破一大条,直到接触到地上,他们俩才勉强安全。

    伊阙吐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孤黎的白袍。孤黎慌神道:“阙,怎么样了?”沧冥和狂鸾从另一端赶过来。孤黎给伊阙喂下了仅有的一颗救命药,然后让他盘坐起来。见孤黎要给伊阙运功疗伤,沧冥阻止道:“主子,我来!”

    他们快撑不下去了,孤黎和伊阙本就是伤者,现在沧冥和狂鸾也精疲力竭。

    他们又艰难前进了些路。伊阙的伤好了很多,可是孤黎上的毒没有药物的抑制,加上野外恶劣的条件,病发得很快。

    她觉得她的死期到了……她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拉开上的衣服和面纱,查看上的绿丝条。辣毒绿的毒已经开始侵入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遍布绿色的树枝上,盛开了绿色的花朵,每朵花都是致命的毒花,狰狞至极!孤黎觉得自己很恶心,脸上除了额头的地方,没有一块干净的皮肤,她很想去死……

    她把自己裹得更紧,然后想去找他们,可是却体力不支,昏倒了。

    秋天是一年之中,最适宜的天气。凉爽的风,吹走了夏的炎,也吹走了那份燥的心

    孤黎睁眼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到了一处桃花源。鸟语花香,繁盛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秋天。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她的体完全动弹不得。侧首,看见两名童子立于左右。她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嘴里只能发出咿呀之音。

    “主人。”孤黎听到童子齐声叫道。一道黑影笼罩住孤黎,过一会,他给孤黎脸上手上扎针。

    主人的声音浑厚,由于是逆光,孤黎只能模糊地看清来人:“醒啦?生命力真强!果然是辣毒绿好的研究对象……”

    敢这位就是腾兰,她在这里的原因,恐怕就是供他研究新药。那么伊阙他们呢?腾兰有一并把他们带入谷中吗?

    心急吃不了豆腐,孤黎这样的处境,完全由不得她。腾兰知道她说不出话,看着她的脸,自顾自地对她说着病:“你的命,不知道能不能救,你的脸,也恐怕是毁了……本来多么标志的一位姑娘啊,现在……怎么成了这幅样子?辣毒绿的效果真是毒辣!”

    孤黎的心又被撕开,难过极了。不过只要她能活下去一天,她就会觉得是有希望的!现在她在药王谷,腾兰也不会让她这么轻易死去的。

    温和的天气很容易让人入睡,孤黎就这样上涂着药膏裹着纱布昏睡了好久。她每天乖乖喝药,吃东西,被童子清理涂药,非常配合腾兰的诊治。

    五天后,她终于能下。说真的,她真是受够了,腾兰对待她根本不是像对待人,而是试验药物的动物。每天改变剂量,用针,用熏,用泡……真折磨人!

    孤黎住的这栋小楼,建在水中,水上建着走廊,通向岸边,风景极好,空气新鲜。还有很多白色的水鸟栖息岸边,水中养着鸳鸯。住在这里的人,过着快乐似神仙的子。

    远处有一大片耕地,种上了蔬菜,草药;更远点,是美丽的樱花,大片大片的粉色烂漫。蓝天白云,悠闲之极。

    两名童子站在唯一通向岸边的走廊上守着。孤黎嘴里叼着个苹果,若无其事地想要走过他们,被他们拦下。

    童子大约**岁,高度只到孤黎的腰间。他们长得十分可乖巧,着白衣,眉间点着一抹朱砂,显得越发灵气。

    孤黎道:“你们主子呢?我要见他!”

    右旁的童子鞠躬回话:“主人去采药了,大约中午回来。姐姐还是在小楼里小憩等着为好。”见他这个客气,孤黎反倒不好说话:“我想四处走走不行吗?这里风景这么美,我只是想赏赏景色,再说了我一个病人又做不了什么,就让我出去吧。”

    右旁的童子对同伴道:“小小,你去通知主人。”左边的童子依言离去,他转而对孤黎道:“我让小小去问主人的意思,姐姐稍等。”

    黄毛小儿,竟然被调教地如此有素质,孤黎真是很难想象。她也不想为难有礼数的小孩,就先回楼吃水果去了:“等他回来了,告诉我结果。”

    童子又鞠躬送走她,十分恭敬,她顿感无奈,像是自己欺负了小孩似的,他还亲切地叫自己姐姐呢。

    孤黎吃了东西,就到镜子面前观察自己:脸上缠满了白色布带,头发从布带间漏出;贴满膏药的体,掩藏在白色的麻衣下。这幅德行,完全认不出自己了,不过幸好她还活着!

    童子轻轻敲门,进门鞠躬道:“姐姐,主人说,如果你想出去,可以去帮他采药,你要去吗?今的太阳比较大,可能有些晒人。”

    孤黎很担心伊阙他们的况,所以见腾兰,是刻不容缓的。孤黎道:“快快带我去你主子那!”

    两名童子带着孤黎走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到了腾兰采药的地方。

    远远的,孤黎就看到一名白发的男人在绿色的草药中上下忙活,他就是腾兰,是位老爷爷?

    童子只带到草园外面,就立于两旁恭候她的归来。孤黎独进去,看见白发男人正教着一批少年怎样识草,采摘,保存。

    她觉得无趣,就自己研究起了旁的草药,发现好多草药她也不识得。

    “知道它叫什么吗?”男人的声音出现在她的头顶。孤黎没有抬头,反而继续研究:“不知道。”

    腾兰道:“黄鹤草。野鹤拉肚子了,吃这个,立马见效。”孤黎心想: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果然只有像腾兰这样的闲人,闲得发慌才会种出这种玩意儿。

    孤黎被腾兰扶起,孤黎看到他的手很白净光滑,想必腾兰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他把自己保养得很好。

    当看到腾兰的脸时,孤黎愣住了,真是奇怪——成熟的脸上竟然有着孩童般的天真,白色的头发显得诡异。

    腾兰放开她的手道:“怎么盯着我?我很好看?”孤黎脑子转得很快:“不是,你长得很像我的同伴……你有见过他吗?”

    腾兰道:“哪个?”孤黎见他上钩,作苦思状:“这个,你带我去见他们,我指给你看是哪个!”他突然拉下脸道:“当我三岁小孩啊,我才不会受你骗,我不会告诉你,他们在哪里的。”原来是孤黎被他耍了,她无奈道:“你不带我去也行啊,没有他们我也不活了,免得每天收你折磨!如今容貌也毁了,死了算了!”

    这个对腾兰有点效果,他着急地摆手道:“别死别死,他们的命哪有你的珍贵啊……”他沉吟了下,答道:“我考虑下。”

    见他有动摇,孤黎继续劝说:“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的状况,他们是为了我而来这里,也受了重伤,毫无反抗之力,以你的实力,连让我见他们都不敢吗?”

    激将法达到效果了,腾兰立马道:“怎么不敢?大大,带她去见她的同伴!不过午时必须会小楼。”

    右旁的童子道:“是,主人。”

    两童子带着孤黎离开,她的心很忐忑,不知道伊阙他们的况会不会比她更差?

    后的腾兰突然改变主意,呼喊道:“我跟你一起去!”孤黎只有在原地等他跑过来。这位腾兰看起来不下三十岁,可是心智和行为却还像个小孩子,可以说,他是一个大孩子。

    他躲在这个地方,避世,边的服侍自己的都是童子少年,可见他是个向往单纯简单的人。他活在自己的梦里,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梦里。

    那草,叫黄鹤草。他可以医治动物,也医治人,可是在他眼中,对人和对动物没有什么区别,都只是供他解闷研究的东西罢了。

    腾兰拍拍孤黎的肩膀,然后在前头领路道:“走吧,你肯定很向他们了。”

    她突然想到这谷中也没个女人,难道是因为受到过伤?不知道凤凰腾兰的故事到底是真是假……见他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在很前面,她也没能多问什么。

    走了远的路,爬了些小山坡,只觉得走到的地方越来越森,孤黎的心被紧紧地提起来,他们在这样子的地方?跟自己住的地方简直是天差地别。

    腾兰指着一个山洞道:“就在那里面。”孤黎见他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飘舞,四处吹,脸上竟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坏笑,她赶紧进山洞查看。

    洞口被杂草闲树遮挡着,山洞中透着微弱的光,四周是坚硬粗糙的石壁,洞很深,望不见底。孤黎慢慢前进,外面的光亮让她一下难以适应黑暗的环境。

    “黎儿……”微不可闻的呼喊,让孤黎的心好像被最尖细的针戳了下,疼地眼睛酸涩。孤黎打起精神,继续向前走。

    她看到边上有一个土灰的大袋子,难道他们被装在里面了?她上去掀掉袋子,却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大跳——是好多关着毒物的笼子。

    “黎儿!”这声音从笼子的后面传来,孤黎赶过去,看见伊阙,沧冥和狂鸾被捆在一起,上都是血迹。难道是腾兰那个丧尽天良的,用他们喂养毒物?

    孤黎突然像发了疯似的冲向前,眼睛忍不住地湿润,她小心着不碰到他们的体,试图揭开绑着他们的绳索。可是他们的手上还着铁锁,她没有钥匙。

    可恨的腾兰,孤黎跑出洞口,冲向腾兰:“把他们放开!”两名童子没让孤黎碰到腾兰,而是用自己的体挡着她的进攻。

    孤黎气极,这个恶心的大魔头!她激动道:“你这是算哪门子神医,医者父母心,可是你却只会折磨人,满足自己的私!”

    腾兰见状,一点也反应,愣愣地问了声:“你说……他们中哪个像我?”然后自问自答,“没有吧!好啦,人也看了,可以回去了吧。”他伸了个懒腰:“我也累了,走不走?”

    孤黎垂下头,刘海的遮挡下,不见她的表:“怎样才能放过他们?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腾兰用最可纯真的语气说出最最残忍的话:“任何条件?你的命都是我的,还有什么条件可以谈的?他们,是我宝贝的食物,怎能放出来?”

    孤黎坚定道:“有的,我还有资本的……我知道令狐修葬在药王谷,我知道有一种方法能让他活过来,不用世间任何一种俗法。你想,你倾尽一生的力气,不就是想着怎样让活物起死回生,妙手回吗?可是你肯定没听过,竟然可以不用任何药物和治疗,仅仅凭借我带来的东西和方法,就能让已经死去人活过来吧?”

    她慢慢抬头望向腾兰的眼睛,澄澈坚定,毫无说谎的痕迹。腾兰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升出一道扭曲的笑容,拍手道:“好玩,好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