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这次他们走了一条不同的路,路更加崎岖,幸好没绕回去,只是他们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走到一半,伊阙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拉住孤黎:“看来我们得往回走,重新走入阵法,不然我们永远走不出去!”

    孤黎疑惑道:“我们刚才应该是从景门入的,一直向北前行,没有错的话,应该是能走进去的。”

    伊阙道:“可是这个阵法却能改变我们的行程路线,第一遍时还会让我们绕进去,说明我们一开始入的门就错了,现在返回,从死门进,生门出,方能死里逃生!”

    沧冥思索道:“这样不是没多大区别。”伊阙道:“区别就在于,我们从死门进,然后转入伤门再出生门!”孤黎道:“你是如何知道破阵之法的?”这个方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想到的!

    伊阙轻松道:“书上看到过,这个特别的例子。我平时除了研究毒物,就是看些生僻的书籍。就是不知道此法是不是真的,黎儿,你来决定吧,是继续前行还是退回重来?”

    孤黎道:“我读的书也不比你少,却没未曾看到过此法。此法怪癖,还真是一种冒险的尝试。但是我愿意相信你的直觉,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往回赶吧。狂鸾,沧冥,你们没有意见吧!”

    狂鸾沉默着表示答应,沧冥无奈地点点头:老大都这么说了,能反驳吗?他啊,只有乖乖听命的份。

    回去的路并不好走,方位十分难定,还好他们做足了记号,只要他们的脚程够快,太阳还没有落下,就来得及出这片迷雾森林。

    走在中间的孤黎,她的步伐明显慢了下来,后后面的沧冥见了,担忧道:“主子,你还好吧?”

    她有些痛苦道:“我体很难受,不知道是不是这森林迷雾缘故。狂鸾,你背我……沧冥和伊阙前面带路。”

    可能是因为看狂鸾的实力最强,体最壮,孤黎选择让他背她。不过在这种逆境下,体是最重要的,虽然伊阙心里是不愿的,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体的体能也下降地很快,随时会成为第二个倒下的人。

    狂鸾不费劲地背起轻巧的孤黎,关心道:“黎儿,要不要把面纱拿下来?这样对呼吸好。”

    孤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脸朝外:“不用,这雾对我体不好,戴面纱可以有一些阻挡。我服下了玉露丸,应该暂无大碍,你们不要担心,赶路要紧!”

    狂鸾已经背得很稳了,可路上的颠簸是难免的,可能是药丸的作用,也可能是她的疲乏,她竟然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修哥哥,黎儿好想你……”狂鸾听到孤黎梦中的轻唤,突然心中刺痛异常!

    恍惚中,孤黎悠悠转醒。暮色已深,她感到寒气人,就裹紧了上的衣服。见只有狂鸾在边,问伊阙和沧冥的去处:“他们呢?”

    狂鸾道:“他们去找食物了,我们刚走出森林,需要休息。”狂鸾一定背了她很久,她心暖调皮道:“狂鸾,背了我很久吧?我是不是很重?”

    见狂鸾以心疼的眼神望着她,她也看向狂鸾。可是她在狂鸾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越发恐怖的脸。她惊吓着捂住自己的脸,背过去,颤音道:“不要……不要看!”

    孤黎是那么骄傲的人,也包括她对自己容貌的自信,可是现在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展现了自己最难看的一面,她一下接受不了。这张脸,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更何况其他人!

    狂鸾安慰地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抚慰着孤黎脆弱的心。孤黎是什么人!她马上冷静下来,撕下上的衣服围上脸颊,硬声问道:“沧冥不知道吧?”

    狂鸾道:“我们走出来后,他们就去找吃的了,我见你还在睡觉,就想让你呼吸顺畅些,就私自拉下了你的面纱。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没想到会是这样,黎儿,你怪我吗?”

    孤黎道:“你也是出自好心,我的脸变成这样,你先不要跟沧冥和伊阙说。”她左右两边的脸都变得腐烂,黄色绿色交替的腐黏着她的血。她能深刻地感受到那份被折磨的痛苦,不论是脸上还是上。

    有时候,她也回想,活着是为了什么,生命对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她咬牙坚持着,狂鸾看着心疼。狂鸾道:“很快你就能到达药王谷,找腾兰救你的,黎儿,坚持下去!”

    孤黎道:“我最关心的不是我,而是在谷中的哥哥。”原来当修死后被腾兰带走,葬在谷中。

    她兴奋道:“传说中,玉玲珑和火麒麟在两大魔琴的催发下,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不知道此次去药王谷会不会那么顺利地救活修哥哥……”

    狂鸾道:“你的目的就是这个?!”他的表充满着痛苦与难以置信,“黎儿,既然修已经死了,你何必强求?这是违反天命的……你过得好,才是修的心愿啊!”

    孤黎敏感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狂鸾,你最好现在就说!”

    狂鸾伤心道:“黎儿,你千万不要救修,因为他会杀了你的!”她一个巴掌甩在狂鸾脸上,不怒反笑道:“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你的。修哥哥对我这么好,怎么会想要杀我呢?你最好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狂鸾言又止,见她这么憔悴的样子和受伤的眼神,不再说话。自己千辛万苦要救的人,却想要杀自己,如果这事真的发生了,他会救哪个呢?狂鸾犹豫了……

    伊阙和沧冥回来的时候,感到了空气中的不正常。两人也未多言,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好,他们也不想说出些丧气的话。大家各自忙碌,没有多管对方。

    休息了一阵,孤黎想继续商量进去的对策:“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听说再过一个险关再涉一水,就能达到。”

    沧冥道:“我们所处的地势很高,等到天明了,可以俯瞰下面,然后再走。”伊阙道:“地势高,比较安全。当做休息的地方时较好的。我们明天出发,今晚好好休息。晚上也没吃到什么东西,就早点休息养着精神吧。”

    孤黎躺在伊阙的怀里,想着怎么走下此处险峻。他们三人可以攀爬下去,可是她的体,正在拖累大家。

    伊阙察觉到她心事重重,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道:“是不是很累?还要继续吗?”靠着他的肩膀,孤黎感到前所未有的悲伤。

    如果有可能,她也想过上简单的生活,不需要为别人而活:“你上的伤也很严重,只有腾兰能救得了你。你上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伤,是因为修炼了火麒麟的关系。火麒麟烈太强,刚十足,需配上温和冰润的玉玲珑一起修炼,才能达到武功倍增的目的,否则就会被其所伤……”

    伊阙道:“你为什么这么清楚?你曾修炼过?”孤黎点头道:“修炼过,当时我不知道玉玲珑和火麒麟,只是知道用它们修炼武功,终有一,会打败修哥哥。”她的回忆里都是令狐修,“在这个世上,能打败我的,也只有修哥哥了吧……”

    伊阙奇怪道:“玉玲珑照理是历届盟主持有之物,怎么会在你手中?”孤黎皱眉道:“这也是我想不通的,我猜想,修哥哥与云鹤可能有交,才把这玉玲珑给借来。而云鹤的条件,就是火麒麟。”

    伊阙道:“有可能,我在鸣凤山庄从没听说有火麒麟,它的出现还是前两年。我当时好奇此物,便偷来把玩,没想到今把自己弄得这般凄惨……”孤黎好笑道:“说不上凄惨的。”他的样子很逗,孤黎笑出声。

    伊阙松了一口气:“终于笑了……”她道:“什么?”伊阙高兴道:“我说,你终于笑了……要知道你难过,我也不好过的。所以不光是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开心点儿好吗?”

    孤黎最近容易被感动,她牵紧伊阙的手,重重地嗯了声,余音中包含了一些些的眷恋,坚定。现在她的回忆里,不仅有修,还有了一个对她来说不可缺少的人了,不知怎么,竟患得患失起来。

    见她抱得紧,伊阙心里也暖暖的。何时,他许一个女人这样地融化在他的怀里,这样地毫无防备?伊阙感慨道:“黎儿,不要离开我。”孤黎展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不会的。”虽然这个笑容,被掩藏在了面纱之下,但他还是感受到了那份美好……

    他俩就相拥着度过了一晚,两具体共同抵抗初秋的萧瑟,深夜的寒气,共同迎接了黎明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最后,经过商量,孤黎还是由狂鸾背着下去。

    山坡上有几根很粗的木藤,他们就着爬下山。沧冥首先下去,在山下接应他们。他是最没有负担的,如果有人跌了下去,他也可以轻功上去接住。伊阙吃力地到了山下,跌坐在地上休息,着急地看着上面的形。

    孤黎在狂鸾的背上,双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她尽量往上蜷缩着自己,不让自己滑下去。狂鸾专注地爬着,双手在木藤上交替,鲜少接触这些粗糙东西的手,不时就渗出了鲜血。孤黎突然想到,弹琴者的手,是最为矜贵的,他竟然在刚才一句话不说,将自己背上……现在没有一丝反悔的余地。

    一股浓浓的内疚,弥漫在孤黎的心间。看着他艰难而迟缓的步伐和动作,她的心也跟着一点点沉入低谷。木藤上留下的血液越来越多,红色的血水流入他的袖口,衣服,孤黎不忍再看。闭眼,暗自下决心:只要这次她还能活着回去,她一定会报答他的重

    这时的她才感到自己的渺小,从前以为只要武功天下第一就万事大吉,心想事成。可是现在她才知道,第一的名称,自己是永远到达不了的。她武功高强又如何,她救不了自己的亲人,人,自己。而且还拖累着边关心自己的人,她好恨,恨这个无的江湖!

    江湖并不能给她想要的,反而惹来了很多事端。江湖第一,都是些虚名。她以前怎么就看得那么重呢?

    孤黎忍不住有些心酸道:“狂鸾,对不起。你还能撑下去吗?如果不行了,我就先下去,让沧冥接着我……”

    狂鸾忙道:“我可以的,你千万别跳!这里还高,如果你放手了,掉下去的速度可是很快的,沧冥不一定能让你安全。”

    孤黎道:“我不跳,你别激动……”孤黎不再同他说话,狂鸾在木藤上多说一个字,就多消耗一点珍贵的体力。

    其实昨晚,狂鸾就对沧冥说了——如果两个人同时掉下去的话,就让沧冥去接孤黎,不要管狂鸾。

    如此地用心良苦,虽然孤黎永远都不会知道,但他已心满意足,因为这次,是他在真正地守护着她。

    突然狂鸾踩着的一块石头松动,他猝不及防,再也没有力气拉住,跌下山坡……两人直直落下,吓坏了山下的两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