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孤黎是相信伊阙的,如果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适用于君臣,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照样适用。

    这一路走来,她多少对伊阙了解些,他虽然花心,可是在她面前有所保留,她会怀疑他待在她边的目的,可是她也可以确定自己对他的感,有时候就是来的这样悄然无声。她的敌手,她的伙伴,她的丈夫,那个意志顽强的他。她可以最大程度地包容他,但是她不会原谅他背叛她。

    她漫步在月色下,担心着伊阙。

    逶迤的小路旁,开着红色的曼陀花。一大片的红色,妖艳芬芳。

    孤黎瞧见前面停着一方黑色的轿子,低调奢华的布包着轿子的表面,显示出主人的份特别。轿子的前后两个轿夫打扮的人仰躺在地上,一刀致命。

    她慢慢靠近轿子,没有听到任何声响。突然轿子里传来一道似男似女的声音:“姑娘不必怕,杀他们的人,已经死了。”

    孤黎冷笑,这么说,她不是应该更害怕吗?因为杀轿夫的凶手被轿子里的人杀了!

    轿中人继续道:“夜色很深了,姑娘一个人还是少来这种地方。快些回去吧……”这下孤黎好奇了,轿子里的人武功很高,把自己的气息隐藏地很好;他不拉帘就说她是姑娘,明显是从她的脚步声中听出来的,好耳力,好内功!

    轿夫死了,他明明可以离开的,可是却待在轿子里,反而劝她早早离开,免得又危险。这是为什么?

    孤黎刚要出声,就听到一阵狂吼回在山间:“你区区小儿,心气竟如此高,我妹妹只不过想要见见你,你却杀了她派来接你的雷,电二人!”

    轿中人的话不紧不慢:“她说见,我就得见吗?”心气甚高,他也一定是有此实力才这么说的!

    突然一声唤的声音让孤黎听着起鸡皮疙瘩:“无尘公子,我已经仰慕你已久了,你就见见我吧,不然我真的会很不好过的。”

    轿中的人,原来是名不见经传的无尘公子!可是据说无尘公子很有才华,却患隐疾,极少出现在江湖中,也很少听到他的传闻。孤黎饶有兴趣地看着轿子,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她也想见见这位江湖评价很高的无尘公子!

    兄妹两人出现在轿子前,兄长是火爆的脾气,立马要去掀掉那可恶的轿子,妹妹气道:“哥,别这样,他可是无尘公子。”语气中盛满了崇拜敬畏之

    兄长气道:“雷和电可是被他杀了!他们可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他有什么了不起的?竟敢这样待我的妹妹?”

    较弱的妹妹拦不住他,一个倒摔在地上。哥哥只是一心冲着轿子去,拔起手中的刀,就在他要挥刀前,从轿子里飞出一支竹簪,直飞他的心脏。

    竹簪的速度快,他躲的速度也快,可是还是擦到了手臂,扎在他的衣服上。他看见竹簪就来气:“区区小把戏……”然后又要上前。

    轿中传来警告:“如果你再上前,我的速度会更快……”他顿了下,看了一眼跌倒的妹妹。想来无尘公子不是好惹的,雷电已经丧命,妹妹又这么拦着自己,他有些退缩了,他可不能命丧这个毛头小子手下。

    他转扶起妹妹,妹妹忙道:“谢谢公子。”兄长突然有些伤心:“妹妹,你都没见过他,怎么对他如此着迷?”

    轿中传来那道不变的声音:“我无意破坏你们的关系……如果令妹着实想要见我,请三后,落坡。”

    女子兴奋道:“我一定会去的。之前我们多有冒犯,请公子原谅,我派下人为你抬轿!”

    轿中人冷淡回答道:“不用了,你们走吧,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

    见妹妹已达成愿望,哥哥扫兴道:“他都这么说了,我们快走罢!”妹妹不舍地又看了眼轿子,像是望着自己的恋人,那样眷恋,然后跟着哥哥走了。

    刚才那对兄妹站在月光下,没看见树荫下的孤黎。孤黎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走近轿子:“原来是无尘公子,久仰大名啊。”听她调皮的语气,轿中的人也不回答。

    孤黎继续道:“小女子孤黎,可否与公子交个朋友?”她看他也是个厉害的角色,行走江湖,多认识些人总是没错的。

    没想到轿中人一字一顿道:“小狐狸。”孤黎一惊,难道又遇到认识的人了?“你可真像只小狐狸。”听到他这么说,她才松一口气,他应该不认识令狐狸,自己太紧张了。

    孤黎直率道:“小狐狸想要见见大狐狸,如何?”

    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很多条粉色的丝带系上孤黎的腰间,孤黎也不挣扎,她像只翅膀粘上蜘蛛网的蝴蝶,有一种接近死亡边缘的美丽——虽然她蒙着面。

    孤黎笑道:“这是你的见面礼吗……从一开始你的手下就遍布周围,你想那对兄妹死是易如反掌的事,又何必答应?”

    无忧公子的语气有些疑惑:“你不害怕吗?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孤黎道:“你这么做,只不过是让他们探探我的底,不会耽误我们的交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快就跟他谈交,也不怕他的阵势,真是个胆大的女子。

    旁的粉带撤了下来,无忧公子眼前的帘子撩起。孤黎走近,看到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秀气男子,不怀疑,他就是无忧公子?

    突然背后有个人抱住孤黎,让她吓了一跳:“娘子,怎么出来没一会儿就勾搭上了野男人,让为夫何以堪?”

    孤黎侧脸道:“你怎么出来了?不是与狂鸾比琴吗?比得如何?”伊阙抱着她的腰扭了几下,撒道:“你还真让我和狂鸾比啊!你明知我现在的状况是比不过狂鸾的……娘子真坏!”说着还重重地点了下孤黎的脸。

    孤黎不想再理这个姑婆样的妖娆花俏男,每次都让她在别人面前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跟他较真就输了……

    无尘道:“没想到小狐狸已经有夫君了……无趣无趣……”从后面出现六个人,带头的把无忧的轮椅推进轿子后,四人抬轿,两人左右护着,走了。

    伊阙生气道:“他是谁?”孤黎无奈道:“怎么了?你不认识他?”他道:“不认识。”然后自顾着回去了。

    孤黎追上他,不解道:“为何走那么快,你不是来接我的吗?”见伊阙还是不理,她拉住他的衣服,“到底怎么了?”

    伊阙停住脚步,像是对自己生气:“他是谁?以前认识吗?”孤黎道:“他是无尘公子,我们刚认识。”

    伊阙道:“刚认识,你就告诉他你的小名?我还是听五十岚那听来的呢!”孤黎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转而是种甜蜜细流心间,挽着他的手臂道:“你不会……在吃醋?”

    伊阙一本正经道:“我就是吃醋了,怎样吧,你打算怎么补偿我这颗受伤的心?”说着近她的脸。

    孤黎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会有谁喜欢?也就你这个傻子了……刚才他只是把我比作狐狸,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小名!”

    伊阙道:“现在人都走了,哪里还说得清,谁知道你有没告诉他……”

    没等她多解释,伊阙拉起她的手,放在心口的地方:“听听,我的心跳是不是很快?”孤黎想拿回自己的手:“没正经的!”伊阙伤心道:“我想你知道,我是有多担心你跟别人走了……”

    孤黎为自己辩护:“我可不像你,到处留!”伊阙道:“天地可鉴,我的心里,只住了我家的小狐狸!”他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回去了。

    孤黎道:“你的伤怎么样了?”伊阙解释道:“还好。”见她关心的眼神,伊阙有些开心,“不用担心,我体不好的话,也不会站在这里。我赢了狂鸾。”

    孤黎还是有些惊讶的,对于伊阙的实力。他重伤还能不输狂鸾,实在可佩。她问道:“你是怎么赢他的?”

    伊阙轻松道:“无非是弹琴,我可是从小弹到大的,狂鸾的功力,及不上我。”

    是这样吗?据她所知,狂鸾的技法已经很成熟了,他输了,那么伊阙的琴艺很可能在她之上……

    一夜的平静,沧冥和狂鸾都没再多说什么,见孤黎回来也就安心细致地伺候。

    他们明显感觉到了孤黎对伊阙的不同,而他们好像不怎么乐见这种现象,对他们态度比较冷淡,孤黎也没有多管。

    一路上,气氛有些尴尬。

    他们走进一片弥漫着浓雾的森林,里面生长着很多没有见过的植物,有很多珍贵的草药,但是大部分是有剧毒的植物。

    孤黎道:“再过去,就是药王谷了,你们得提高警惕,不然随时可能丧命!”沧冥和狂鸾互看了一眼,然后一前一后夹着孤黎小心前行。伊阙见他们如此真是,便只管照顾好自己。

    孤黎道:“这片森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布着五行八卦阵的,而且现在浓雾让我们看不清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幸运地走出去……”

    伊阙道:“只是药王谷的最外面就已经布下如此阵法,看来腾兰是个十分喜欢清静的人。”

    沧冥白了一眼伊阙:“废话,自从神医治好那位帝妃之后,就心神俱疲,再也不想与外界有联系了,更不想让别人来找他,布下这么多险关,不是意料之中吗……”

    孤黎回忆感慨道:“那件事,过去多久了呢?腾兰还没放下吗?像他这样世间少有的奇才,藏在药王谷里不治病,不是太可惜了吗?就像再好的明珠,蒙上了尘埃,就不会明亮!”

    听到她这么惜才的言语,伊阙笑道:“你不要这么说,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至少,你没让我蒙尘,我在你面前是明亮的!”

    沧冥又给了伊阙一个白眼: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在任何时候都要调戏下主子,真是个花花公子!

    狂鸾在前面探路,没回头看不见脸,语气是肯定的:“她的眼睛一直是雪亮的!”

    伊阙的语气很温和:“你真了解她……”继而语锋一转,“这个地方,我们来过!”沧冥也反应过来:“果真!看来我们又绕回来了……怎么会这样,明明有做记号的,而且也没有什么异常。”

    孤黎思考了会,冷静道:“别急,我们再走一遍,这次要更加谨慎,大家都别说废话了,专心记路,如果在落之前我们还走不出去,很可能就死在这儿了。清楚了吗?”

    面对她霸气地命令,伊阙重点头,沧冥的大声道:“是!”

    声音惊动了停在树上的鸟,空气中传来拍打翅膀的声音,然后又归于平静。浓雾森林的八卦阵,不是随意能破解的,他们既然会走错第一遍,就会走错第二遍,孤黎的心,现在有些悬,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她一定会拼尽所能,一步步闯进去!

    因为在药王谷里,有一个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