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洛夜川稍显惊讶,但是马上冷静下来:“你一开始就知道的吧。你真的是小狐狸?”见她点头。他问道:“你是何时知道我的份的?”

    孤黎叹了一口气,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是修哥哥跟我讲的……我一直以来都那么相信你,从不怀疑你半分。你是知道的,我们小时候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如今,我们怎会变成这样?”

    洛夜川道:“小的时候救过我的命,我们也经常一起玩耍,爹只告诉我,你是我的未婚妻,小狐狸。我对你的世背景如何不好奇?”

    孤黎喝了口水道:“这么说来,你当时就对我非常好奇了?”也可以说,怀疑她的份来历。她讽刺道:“没想到,小时候那么粘人哭的你,现在竟成了鸣凤山庄云大小姐的如意夫君了?现在在江湖上也算是个青年才俊,叫人好生羡慕!”

    洛夜川道:“你一开始靠近我,就算到了今天,会答应你做这件事吧。要说变化,你的变化才大。小时的你,虽然霸道了点,但是心肠总是好的,与我玩的开心,没有半分心机,可是现在连我都能被你算计地这么深……”

    孤黎眼眸一暗:“你这是在说我心肠歹毒,城府深重吗?好你个洛夜川,如果你当初就说明白了你的名字,我何苦跑出家门,家中遭到歹徒洗劫!最后我们全派惨遭灭门,你让我如何不恨你……”洛夜川瞪着她,想要看穿真伪,可惜——他看到的是一片光明磊落与……**的恨意。

    她继续道:“你骗得我好苦,害得我好惨,竟在这里落井下石?我知道你一开始是为了得到云家的‘火麒麟’,接近云鸣凤。你娘的寒毒已侵入血脉,只能像我一样,佩戴在口才能护住心脉。

    可是你也知道,‘火麒麟’是江湖至宝,几乎与玉玲珑齐名,云鹤岂能轻易将它交给外人?即使你是他女儿的丈夫,他也不会舍得这件宝器。于是,你利用云鸣凤对你的恋,让她从她父亲那里拿来‘火麒麟’,然后从她手中骗取……

    你此番出行的目的,恐怕就是为了让她把‘火麒麟’留给你母亲吧。你陪着我出来医毒,一方面是顺水推舟,一方面是掩人耳目。你让云鸣凤以护之名要求随携带‘火麒麟’,药王谷是个极其危险的地方,一不小心随时丧命,云鹤知晓,只好答应。你却不说自己想要,只要稍做借口,路途中更改路线,等到达你家,见了家母,她为了讨好你和你的母亲,会不把‘火麒麟’心甘愿地交出来吗?”

    孤黎斜眼瞄了他一眼:“好一个心机重的男人!我曾想你是世上不多得的善良男子,如今却会利用起女人的感来了。

    我不知道,你现在对云鸣凤的感是欢喜,还是愧疚。但是你是必须内疚的,因为你对不起我……小的时候,我在因缘巧合下救你,并没有多想。当时只是况紧急,我不愿放弃,即使流了点血,我没觉得痛。是你和你爹一定要留下我,说是与我定下亲事。那时我还那么小,我能懂什么?你以为我那时就在算计你了吗?”

    义正言辞的责怪,觉得她已没有理由继续骗他,他道:“小时,我也确实跟你玩,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想得不多,和你一起很轻松。你虽然是个小女孩,但是心却坚强。我喜欢你上的坚韧劲。”

    孤黎悠悠道:“你说过的:小狐狸,我会在你十六岁的生辰来迎娶你。我一直相信着。从十二岁开始,我就一直在等待,我整整等了你四年,可是你还没有来。

    修哥哥管得我很严,我经常会听不到外界的消息,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只不能飞翔的小鸟,仰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却无法展翅翱翔,这是一种多么绝望的心

    那天我趁看守的人不注意,就溜出门去找你。我记得你家在江湖上很有声望,我天真地以为我马上就能打听得到你的消息,去找你。可是没想到,你告诉我的,原来是假名。

    从小很疼我的哥哥见我失踪,以为是敌人绑架了我,第一次那么慌张。他派了很多人来找我,最终找到我,回去的路上,却看见宫着火了。我哥哥葬火海……是他临终前告诉我,你的名字的——洛夜川。

    洛夜川,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出门,修哥哥也不会派这么多高手离开找我,宫也不会失守,被敌人钻了空子,修哥哥也不会死了……”说着,孤黎留下了眼泪,大哭起来。

    洛夜川看着此时的孤黎,像是跟小时候的样子重叠了……小的时候,她因为找不到她的哥哥,也这么大哭过,肩膀一抽一抽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哭,愣愣地不知所措。她说:如果回不去的话,哥哥会担心的。她不想让哥哥担心。

    洛夜川语气弱下来:“我以为你能猜到的,即使我不说,你哥哥也会告诉你的。没想到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

    孤黎擦着眼泪道:“我们都是武林世家,对武功的要求总是比诗书重要许多的。那时,我怎么会猜到,叶归根,是源自成语——落叶归根。落同音洛,叶同音液,即,夜川!

    我叫令狐狸,小名小狐狸,也叫做狸儿,我从来没有骗你!在武林大会之前接近你,是因为我觉得在你边安全。我是该恨你,可是对你,我始终恨不起来。我要恨,也是恨那些恶的狗贼!”

    洛夜川这时已不知该不该相信她的话,她是讲得声并茂,似有其事,但是向来心思缜密的他,发现她忽略了很多细节。她的话如果半真半假,他也是无法判断的。

    他问道:“你是如何中毒的?这种毒可是极为罕见的,如果对方有这个实力在你上下此毒,怎会让你逃走了?”

    孤黎道:“当时我是死里逃生,保护我的那批高手都死光了。我也不知道九死一生的逃出来的我,竟然会遇到你。但我想,既然是你,就能保我安全,所以我选择留在你边。”

    他道:“那你为何不表明自己的份,而是称自己孤黎?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玉玲珑?”

    她解释道:“我不标明份,是我发现,你已经忘了我。后来我发现了你的计划,所以我才顺水推舟。我知道你暗影调查我的份,可惜的是,他们什么都查不到。我哥哥从来都把我保护得很好,外面的人都没听过令狐狸这个人,你的人,也自然不会查到。

    不过你很聪明,你根据你知道的一些蛛丝马迹,怀疑我是出自逍遥派,就故意派小兮送信给狂鸾。你这样无非是让我自乱阵脚,好露出蛛丝马迹。可惜,我不是逍遥派的,对于你信上的内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你还是不知道我的份。”

    洛夜川道:“你把自己的份瞒得这么辛苦,为何此时又要告诉我?其实此前,你是利用城主来试探我,对吧?你明知道他并非叶归根,却在我们面前说你们的婚事。你说心里还放不下我,其实是让我心中内疚,从而答应你的要求,是吧?”

    孤黎答道:“是也非也。”她的目光飘得有些远,像是在回想一件很遥远的事,“无忧城城主——五十岚,我与他很早就认识了,记得他总会动不动就黑着个脸,有什么不顺心的就会发脾气,老是得哄着他,谦让着他。他看起来霸道无理,实则内心细腻柔谦。表面上是他欺负我,其实好多时候是我指示他干事

    长大了,发现他对我和对别人是不同的。我渐渐疏远他,他如何不知,就来质问我。我说,我心里面已经有你了,叶归根。我同他玩的时候是不知道他是无忧城少主的,只知道他家条件好,平时被人宠惯了……否则我也可以来投靠他,何必看人家脸色过活!

    你也看到了,岚待我还是很好的。现在我的出现,他甚至可以假装另外一个人,安静地守护在我旁,骄傲如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何必利用他对我如此珍贵的感?天地之大,能让我在有生之年再遇到他真是不易!他提出成婚,其实我是不想的,可是如果不答应他,相信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除非他得到我,否则即使让我死去,他也是会将我困在无忧城的!

    既然我答应他了,我就会实现我就不会食言,我会嫁给他。我让你在拜完堂后,将我劫走!我是想得到玉玲珑,可是后我一定会归还!”

    孤黎的眼中,是他不熟悉的狠戾之色:“我从来不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这个表出现在孤黎脸上,换了谁看见都觉得变扭,因为印象中,她并不是这样毒霸之人。

    洛夜川看着这样的她,很是陌生,不忍道:“如果你不想嫁给他,我们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你已经很不幸了,不要勉强自己。”

    孤黎好笑道:“看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最可靠的,还是自己。你,也一样,帮得了我一时,助不了我一世。如果让云鸣凤知道我们的关系,相信她可不会让我留在你边,让你照顾我。”

    孤黎起送走洛夜川:“聊得够多了,旧也叙完了,你还是快些回去吧,免得鸣凤担心!我还是孤黎,你还是风度翩翩的公子川。这世上,再没有叶归根与小狐狸的故事……既然你选择了鸣凤,就莫再将她也辜负了罢。虽然我心有不甘,可是我也不是小气之人,后还是朋友一场!”

    洛夜川道:“我刚才说的话出自真心,因为你是小狐狸,我才会这么说的,只要你在大婚前反悔了,随时告知我。就算是逃,我们也要逃离这里!”

    孤黎望着洛夜川的背影,心想道:就算是逃,也逃不过各自的宿命的!既然她已经走上了复仇这条道路,那就算失去最最珍贵的东西,她也在所不惜!

    其实敏感如鸣凤,早就应该发现了她对他的感,那鸣凤突然的蹲,表面是躲箭,实则是看中了箭会后的孤黎。云鸣凤太看重了,孤黎却相反,孤黎把看得很淡,在她看来,只需要时间精力的培养,就会拥有。

    嫉妒,一向是女人间罪恶之源,无法逃脱的魔魇。娴静的孤黎实则格乖张霸道,柔惠的云鸣凤实则格忍耐多变。女人的心思,实在是猜不透。

    人的心不同,看风景的眼光就会不同。在孤黎眼中好看的风景,此刻在云鸣凤的眼中却刺眼无比。一切的生物,都蒸蒸向上,万物为,可是她的处境却更像是顾影自怜,自怜自艾。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躺上,盖好被子。虽然此时天气温,但是即使卷紧了被子还是感到彻骨的寒冷。躺在上,她认真思考起来。

    她从来不是那样子的人,她一向对自己要求很高,不光是修为上,还在品行上。那大家被孤黎拖累,如果不牺牲孤黎,迟早有其他人中箭。她不是要孤黎死,她没有那么狠心,可是他们这样,也确实是孤黎导致的。

    当时她看到洛夜川的背上的伤口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撕裂流血,她的心比都谁还急……想到孤黎之前的种种,便在冲动下蹲让位,致使孤黎中箭。

    她不得不承认,她羡慕孤黎。羡慕她总是能陪在洛夜川的边,羡慕她能轻易赢得别人的欢心,羡慕她恬淡的格。她在乎的东西,孤黎不在乎,她没有孤黎看得开,毕竟她是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的人,遇到同样优秀的孤黎,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一些她努力很久都没有达到的愿望,怎叫她不羡慕?

    天空的颜色,慢慢变深,只听到窗外的翠竹,叶子沙沙作响,宁静了一屋的烦躁。

    云鸣凤伸手摸向口,血色的火麒麟耀眼夺目,艳红的深色照进她若有所思的眼眸……夜川,我该相信你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