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来者六人,五个穿着白色锦衣的女子,位列在一位粉衣女子后,整整齐齐。

    粉衣女子上前一步恭谨道:“请问你们有城主的通行令牌吗?”南宫流道:“经过此地还需要通行令牌?”

    女子缓缓道来:“此处过去,便是无忧城,由于常有外面的过客欺骗袭击城中之人,他们辜负了城民的淳朴,所以为了让其中之人免受伤害,城主便下发了闭城的命令。各位如果没有城主的令牌的话,恕我们不能放你们过去,绕道吧。”

    谢萱从那粉衣女子眼中读出了一丝轻蔑,心下恼火,正要冲上前与她理论,却不把被南宫流拦下。南宫流拱手道:“姑娘,我们实有急事,故借道南下。城主的顾虑是必要的,但是我可以以我南宫流的名义保证,我们进城绝不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粉衣一笑,忙道:“原来是南宫盟主,失敬失敬!”说着后的白衣女子们也一同掩嘴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件很可笑的事。她继续道:“可是……恕我们失礼,没有令牌的话,你们还是不能通过的。”

    谢萱可以忍受她的轻佻态度,但是忍受不了这个女人对着她师兄的挑衅。她一个翻上去,鞭子挥向粉衣:“我们本无恶意,凭什么要听你的。我们偏要从这里过,看你怎么阻拦?!”

    谢萱的鞭子来的快且狠,可是粉衣女子像是事先料到般,更快地躲开了她的袭击。谢萱气不打一处来,追着她挥鞭子。

    白衣女子们见他们的领头被袭,都攻向谢萱。南宫流虽不想双方起如此争端,但是师妹受敌,也只好上去帮忙。只有双方都冷静下来,才能好好谈。

    粉衣引谢萱到一处空地上,右边袖子一挥,一股银针飞出,朝着对方的命脉去。谢萱一个不注意,差点被中招。谢萱心里怒火中天,可是还没发作,又一股银针向她飞去。她现在应付起来很吃力,鞭子根本没有机会派上用场。她很专注地看着针飞来的方向,心中盘算着如何摆脱被动的局面。

    突然旁边传来一名白衣女子的呼痛声,粉衣有一丝的分神,针法慢了半拍。谢萱抓住机会,快步上去直击粉衣女子要害。不消一刻,谢萱就把微弱的优势扩大了——粉衣女子上好多条赤色的血痕,她的气息也乱了。

    原来在南宫流出手的时候,洛夜川也从马山下来帮忙,与白衣女子打斗起来。伊阙,小兮,云鸣凤和孤黎在马车上,狂鸾在马上。

    云鸣凤也想出去帮忙却被伊阙拦了下来:“你过去会让他俩分神,这几个丫头,他们能解决的。”孤黎只觉得好笑,他说话真是直接,一针见血地道明了她和那两个男人的关系。

    话虽如此,云鸣凤的目光还是紧紧地粘在洛夜川的上——他上的伤还没痊愈呢!

    南宫流出手轻盈,以防为主,不想用武力欺负一群女子。而洛夜川却一反谦谦君子之态,没过几招,与他交手的女子便痛呼倒下,最后他还是被南宫流拦下的。南宫流道:“不要伤了和气,大家可以静下来谈的!”

    重伤的白衣女子与血色的粉衣汇合后,放了一阵浓烟逃走了。

    洛夜川脸上有些肃色:“南宫,你这么心软可不好。放她们回去,她们的报复会来得越快的。我们赶快上路吧!”说着上马领着大家前行。

    南宫流回到马上,与洛夜川道:“本来就是我们先动的手,而且,我们以强欺弱……”他的话被洛夜川打断:“难道你觉得我们不动手,她们就会让我们通行吗?”

    她们强硬的态度,明显昭示不可能给他们通过,说破了嘴皮也是没用的。洛夜川见南宫流沉默,继续道:“还是你觉得黎儿的体,能经得起片刻的耽搁?”

    南宫流的心因为这句话漏跳了一拍,他回首,呆呆地望向马车的方向。这时孤黎正挑起帘子朝外看。孤黎看见南宫流看向她,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同时向他招手示意。他的心像是被百驾马车碾过似的,难受地紧。

    孤黎在众人的眼中都是个极佳的美丽女子,一点不输云鸣凤,甚至比云鸣凤更善解人意。可是这样美好的一个人,从来不责怪任何人,她的容颜,她的体贴,她的感恩,早已给南宫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他的眼中只有云鸣凤,但是他现在关心的,反而是孤黎。

    刚才洛夜川的话提醒了他,他现在已经是武林盟主了,有时候是需要一定的魄力的,更要一刻明镜般澄澈的心,要时刻牢记最重要的事。是他忽略了一向低调的孤黎了,他心里竟有些自责。

    一行人虽然饿,心有些疲乏,却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上路了。

    不时,浓雾之中显现出一座城池。不消说,城门紧闭,想是已经接到通知有人闯入,提前锁门了。

    他们来到城下,南宫流下马敲门,无人应答。城门上突然出现一排神手,拉弓瞄准他们。见他们并没有要箭的意思,只是要他们不要乱动,南宫流朝他们喊道:“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此城是去药王谷的近路,有位姑娘急需神医的治疗,你们放我们进去吧。”

    神手的中间让出一个位置,一个黑衣男子站出来,众星拱月,显得尊贵无比。他开口道:“你是南宫流?那个传说中的盟主大人?”

    南宫流道:“我是。那您就是无忧城城主吧?”

    黑衣男子不答,左手一抬,无数的细铁箭向他们,特别是南宫流。一会儿后,轻声道:“那就拿你试试我新训练的神箭手吧……”然后大声下令:“听着!如果你们这么多人,没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明天就别来见我了。”回应他的是一声坚定的齐吼声:“是!”

    城下的人听到这道命令,动作越发狠劲起来。这帮手的箭法真是精准且注入了一道内力在这其中,躲开的同时难以做出其他动作,即便武功再强的人,也难防密集如雨的铁箭。

    马车早被刺穿,孤黎和小兮躲在马车后面,其他人站在他们面前,挡下不停的箭雨。

    百密一疏,只是云鸣凤一个蹲的动作,一支箭便以极快的速度倒了她后柔弱美丽的躯。

    “停!”见有人中箭倒下,黑衣男子马上下了新命令。

    城下一行人恼怒不已,但现下最关心的还是孤黎的况。为什么她的命途总是充满了各种不幸,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这次她真的她最后一次的受难了吗?她真的不过去了吗?

    小兮痛哭道:“她要死了,要死了,她是体不好,现在又中了箭,会死的,会死的呀!”大家听到小兮的悲切,都有些心痛难忍——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逝去了,那他们旅程的意义还在哪里呢?还不如当初绕远路,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伊阙封住孤黎的道,喂了她一颗药丸,帮她止血,可是箭插得深,想要拨出不易。他们只好暂时不动孤黎的体。

    孤黎看着大家这么紧张她,知道自己体也快撑不下去。她艰难开口:“洛公子,请你附耳过来……”

    洛夜川依言靠近孤黎。其他人自觉地退后了一步,他们知道孤黎有话单独对洛夜川说。

    孤黎费力道:“我一直喜欢公子。如果我死了,请将我葬在樱花树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洛夜川拍着她的脸庞,轻声呼喊:“黎儿?”伊阙握住孤黎的手腕,已没有了脉搏。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难以置信。

    城门缓缓为他们打开,黑衣男子飞下来,走向了中箭的白衣女子。

    乌黑的秀发散落了一地,风吹过,会柔柔地打在女子绝美的脸上,她白净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却微微翘起,一道刺目的血迹还挂在上面,显得异常妖艳。她的样子,很安详,像是睡着了,谁都不愿打扰,也不忍心打扰。

    小兮见到此景,竟有些恶心,在一旁呕吐起来,撕心裂肺。

    黑衣男子突然大喊道:“黎儿?!”男人这才认出了这具开始冰冷的“尸体”……竟然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小狐狸。

    无忧城,坐落在长江之北的山围之中,这块地方平时很少会有人经过,环境好,资源丰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人们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幸福。

    老城主人很好,善于管理,也勤劳善良,因此受到了一些外人的欺骗,让城民损失了一些利益。后来老城主退位,新城主管理更加严密,实力强大,在他的努力下,五年后,无忧城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无忧之城。

    不管对老城主还是新城主,百姓都会津津乐道地谈论,以及对他们密切的关注和关心。他们都是好城主!

    无忧城里种满了樱花树,年龄上百的樱树城里到处可见。樱花盛开的场面,是极美的。它们怒放着,飘零着,像是下雪般唯美幽静。

    五天后,上的人动了动手指,这个小小的动作后很久,她慢慢睁开了眼睛……惨白的脸,像鬼!

    她还没死!

    边的紫衣女子看见孤黎睁开眼睛。上前谦卑地为她把脉,观察她的伤口后,一言不发地小步离开了。

    孤黎发现还有一名紫衣女子和两名粉衣女子站在旁边,静静的,像是这个动作保持了很久了。

    没一会儿,一道黑色影靠近她,却停在了离她一尺左右的距离。把她看个仔仔细细后,他立刻吩咐道:“给她喂点水……再煮碗药粥过来!”

    粉衣女子有技巧地将孤黎扶起,让孤黎的子靠着自己最柔软的部位,另一个粉衣女子给她喂水。紫衣则出门,抓药材熬粥去了。

    原来城主府邸,衣服的颜色象征着份的高低。黑色代表主子,紫色代表资质武功了得的下人,粉色,白色依次排下去。

    孤黎生命垂危的时刻,是紫衣们照顾的,几批人轮流看守,有任何状况都会马上禀报城主。她能被救活,还有玉玲珑和伊阙的功劳。玉玲珑的神奇功效加上伊阙的精湛医术,也不比神医腾兰弱上多少。

    孤黎疑惑得看着眼前伤害她,也救了她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衣男子很想摸摸孤黎的脸,可是他在心里努力克制,看着她乌溜溜的眼睛,他小心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孤黎想了想,摇摇头,她艰涩地开口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们?”

    黑衣男子握住她的手,深道:“我错了我错了,行吗?如果你死了,我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孤黎感受到了男子的真诚,知道他说的这话应该不假。她上下打量了下他:武者精壮的体魄包裹在贴的豪华黑衣里,立体的五官像是刀削般深刻,浓黑的眉毛显得英气,是有魅力的领导者!

    对着她探究的目光,他好笑道:“你以后可有很多的时间看我的……我叫叶归根,是你的未婚夫!”

    满意地看到孤黎一脸的吃惊,他在心中默默的感谢上苍——谢谢老天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