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伊阙起道:“有或没有,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了。”孤黎坐起子,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承认道:“你是如何晓得的?”

    伊阙道:“从你的神中……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心里,深藏着一个男人。直到那你穿新衣中毒,我以为你喜欢的人是你口中呼喊的修哥哥,毕竟你没有向谁流露过那样脆弱。可是在我为你用玉玲珑疗伤的时候,你看了一圈来看你的人,却没有发现洛夜川的影,你的眼中就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失望,虽然只是一刹,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你的心。”

    伊阙为她捋了捋稍乱的头发,继续道:“我见你这几都打不起精神,想必让你伤心的,不是洛夜川不来看望你,而是他留在山庄中——却是为了小凤。”山庄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且这件事与山庄的女主子有关,大家早已在背后讨论好久了,得出的结论是——公子川与他们的小姐真般配,郎才女貌。再看看庄主,也没有反对他们的意思,下人们都把公子川当做未来姑爷了。

    她流下了一行清泪,伊阙心疼地为她拭泪:“别哭呀……我错了还不行吗?是我把话说得太直接,伤到你了。可是那个洛夜川有什么好的,怎么你们都被他迷得稀里糊涂的。”

    伊阙深道:“忘了他,来到我怀抱,或者,让我住进你心里。我跟他不一样,我带给你的绝对是快乐!”他也有些诧异,自己竟然会把麻的话说得那么顺畅,看来自己哄女孩子的功夫果然不是虚的。

    孤黎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我曾听小兮说过,鸣凤慕洛公子,没想到,洛公子……”也喜欢她。

    树丛中,走出一个人,是小兮。她见到孤黎,开心道:“黎儿,你体怎么样了?”上去蹲与她平视,握住她的手表示关心。

    孤黎微笑道:“我已经好多了。这几天怎么也都见到你?是去照顾洛公子了吗?”语气中完全没有责备,反而是关心着小兮。小兮心中一暖:“既然你关心公子,怎么不去看看他呢!走,我们现在就去!”

    孤黎嘴角一勾,显得有些无奈。刚才是被伊阙拖出来,现在是被小兮拖回去,想来有些失笑。

    孤黎被小兮拉着,伊阙扶着,三个人踉跄着走向洛夜川的住处。路上遇到为洛夜川端去药的云鸣凤。

    孤黎好奇问道:“这碗汤药,是鸣凤熬的?”云鸣凤害羞道:“恩,他人照顾我不放心,熬药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为他做点什么,毕竟他是为我受的伤。”

    孤黎垂下的头,看不出任何绪:“鸣凤,你是好人。”云鸣凤不知道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也不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一时无语。

    四个人来到洛夜川所在的落院时,发现他正在练剑。缓慢的剑法,行云流水般在他的手下舞出,很有观赏

    云鸣凤见状,一个上前,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舞下去:“子还没完全恢复,怎么就这么着急地出来练剑呢,要是受了风寒怎么办呢。”温柔却坚定的语气。

    洛夜川笑道:“药熬好啦?辛苦凤儿了,我们进屋说。”说着招呼大家一起进屋。孤黎知道,洛夜川是个很说笑的人,可是他刚才调皮的神中,有很多其他的绪在里面,比如说宠溺。他叫她“凤儿”?她眼神一凛,心中不安的绪更甚。她没有办法阻止的,究竟是什么呢?

    入座后,喝完药,大家闲聊了会。

    他们刚吃好饭,云鹤和南宫流就陆续到访了。一时间,屋子里的氛围有所改变。

    云鹤也不忌讳其他人在场,说的话也引人遐想:“女儿啊,现在流儿成为了新任盟主,夜川的伤也快好了。你与流儿的婚事,可不能再延后了。”他的话是对着云鸣凤说的,可是却是讲给洛夜川听的。既然你无意我女儿,那就离她远一点!

    南宫流道:“此事也不急,前辈,你应该问问鸣凤的意愿。我绝不想强迫她做任何她不愿意做的事。”他这话是冲着云鸣凤而去的。孤黎突然看向伊阙,见他一直看着自己,无由地心里一阵恼火——他真的那么懂她的心思吗?未必吧。

    云鸣凤突然跪下朝着云鹤道:“爹,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懂?女儿的心中根本没有流。我是很感激他,一直以来他像我大哥一样照顾我。可是感激并不是,他功夫好又有能力,做了盟主,我就一定要嫁给他?不是的。求爹不要再女儿了。”

    云鹤严厉道:“是我云鹤的女儿,就该听我的话。嫁给青城派掌门,委屈你了吗?从小到大,爹什么都是依着你的。你练武的辛苦,爹也看在眼里,难道爹不心疼自己的女儿吗?可是那都是为了你好啊。爹这么你,恨不得把世间最好的珍宝捧到你眼前,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你,你就这么报答我的?你真是个不孝女!”

    云鸣凤这时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朝云鹤磕了三个响头:“爹,你就最后一次成全女儿吧!女儿知道自己不好,可是女儿一定会孝顺您的!”她这样谦卑到极致的姿态,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得不忍,更何况是平里视她如宝的云鹤!

    洛夜川也跪了下来:“云盟主,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会对凤儿负责的,请你放心把她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待她好的!”

    屋子里的人都被洛夜川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惊呆了。小兮瞪大了眼睛,她是最想不通的,明明公子一直是拒绝着云小姐的,现在却态度上有如此大的转变,难道公子真的喜欢上了云小姐?

    经过一番争吵和劝说,云鹤终于同意了云鸣凤和洛夜川的婚事,南宫流也对此事释怀了。

    孤黎看看洛夜川,再看看南宫流,觉得他们都是真正的男子汉——一个敢敢恨,了就奋力一搏;一个敢输敢赢,败了就释然一笑。她这才明白,一直以来萦绕在她心头的是什么事了。原来洛夜川,真的是她的劫数。她曾经料到了今后的变化,可以没想到,它来得那么快,那么准。

    伊阙见孤黎脸色惨白,想来她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时看不开。他上前握住她的手道:“放心,没有了一个洛夜川而已,你可能不知道,我比他更好,要不要考虑投入我的怀抱?”

    这下换伊阙惊讶了,他没想到孤黎真的投入了他张开的怀抱。可是转而的是开心,一种窃喜的心理,难以言喻。

    屋子里人各怀心思,根本没人发现旁边两个人相拥着离开了这诡异的气氛。

    不知何时,屋外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伊阙吩咐丫鬟取来一把伞,一件披风。为她穿上披风,细细地压好每一寸,系好带子。他打起伞道:“走吧。”

    孤黎道:“我很。”伊阙道:“总比受寒好……你真香……”他搭上她的肩膀,低头闻着她颈间的清香。两个同样绝代风华的人,留下了两道交缠的影,消失在朦朦的雾色中。

    云鸣凤紧握着洛夜川的手,她要抓住她来之不易的幸福。自从洛夜川为她挡下那一剑开始,她发现他对她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转变。难道只有她在命攸关的时候,他才会关心她吗?就像刚才……他总算说了那句话,那句她最想听到的话。她觉得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她只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现在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很完美了,她很满足。

    洛夜川轻怕她的手,笑道:“不要这么用力,我不会走的。”云鸣凤觉得他的笑容,没有像现在这么好看过。慢慢地放松自己,朝他用力的点点头。

    洛夜川宠地抚摸她的头,问道:“以后,不准再对你爹那样!你所有的烦恼,都由我来替你分担。别那么逞强,我会心疼的。”云鸣凤幸福得快哭了:“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这幸福来得快,走的也快……”

    洛夜川道:“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执着。你朝着我走了五百步,我朝着你走一步又有何难呢?直到那天别人要伤害你,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在乎你。”

    云鸣凤听到后,开心地拥抱住洛夜川,傻傻地笑了好久好久。洛夜川拉开她道:“笑了这么久不累吗?”她俏皮道:“不累,我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洛夜川道:“还笑?”说着,便覆上那张嫣红的嘴唇。

    南宫流漫步在雨中,撑伞的丫鬟见了忙上去跟着。走了一段,他才回过神来。此时雨停了,丫鬟也已经退下。原来他来到了山庄中地势最高的一处——彩云亭。他坐在亭中,神不变,可是却像是在回味着以前的记忆,耐人寻味。

    这是件小事,可是联系上刚才发生的大事,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南宫流是在回忆着跟云鸣凤的点点滴滴,真是一个痴,可怜之人。

    谢萱听到这个消息倒是很高兴,这下师兄该断了这痴念了。她总算能从云鸣凤的影中走出来,他终于能看到她了!

    她整理了下自己,要去安慰南宫流。像师兄这么厉害的人,不仅心地善良,武功高强,而且人品极佳,如果嫁给他,还是武林盟主夫人,这是十分幸福风光的。她本以为,这次师兄夺得盟主之位,云鹤是非让他女儿嫁给他不可,她谢萱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是现在出现了如此大的一个转机,这是上天的安排吗?那么,她就好好抓住这次机会,让师兄看到她的好吧!她才是适合师兄的,也只有她是最师兄的。

    儿女长的事,向来不适合这血雨腥风的江湖。无道大师的死,孤黎上的另一种毒是谁所下,以及她上背负的灭门惨案,还没追查清楚。南宫流一上任就会比较繁忙,有好多事要处理,可是耽误之急,是要把孤黎送去药王谷,找神医腾兰救治!

    孤黎虽然不愿让这么多人陪伴着去,但他们都是带着他们各自的目的跟她出发的,也无可厚非。伊阙,孤黎,南宫流,谢萱,洛夜川,云鸣凤,狂鸾,小兮,四男四女浩浩地就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天空有些沉,乌云密布,却不见一丝要下雨的意思。压抑的气氛,一直萦绕在孤黎的心头。

    窗外的风景是很好的,他们走到了山与水的交接处。潺潺的流水给疲惫的旅途脱去一方尘土,带去一抹清凉。清澈的溪水,倒映着一行人的步伐。山间时常传来清脆的鸟叫声,呼喝成群。有些白鹭停在几块汀石之上,样子极为闲散。

    可是好的景色并没有让一行人的心放松些——一路走来,尽是些山路,起起伏伏,地势参差不齐,下过雨的小路很泥泞,路滑不好走。路上连个休息的亭子也没有,背袋中的干粮也吃完了。一些人又饿又累,却也得提起精神。

    “有一批高手正向我们靠近,不知是敌是友。”南宫流的话引起了大家一定程度上的紧张。

    大多数人都没有感觉到这股强大的气息,只有内力极深的,可以辨别。而旅途的跋涉,也减弱了众人的战斗力和敏锐程度。

    大家走的每一步,更加小心翼翼,可是整体前行的速度却加快了,他们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你们看,那是什么!”小兮激动得叫道。

    前面的一片白色正快速地向他们压来。还没见过这种阵势,南宫流从马上飞出去挡在那一片白色的影前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