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沧冥拔剑,不出意料,还是掉地上了,可是这个场景丝毫没有缓和台上的气氛。云鸣凤甚至被惊了下,她紧握刀柄的双手也些颤抖。

    沧冥道:“既然大家都不动手,那么我先出招吧。”音还未落,便一剑刺向南宫流。南宫流尚没有应对,云鸣凤便一刀拦下那冰冷的拂尘剑。沧冥一个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出了第二轮的攻势,目标还是南宫流。而在一旁的洛夜川则上前与云鸣凤交缠打斗起来。

    沧冥是个武学怪才,只要他看过一遍的招式,他都会记住并且能抓住其精髓运用到自己的剑法当中。之前的比赛上,他看到过南宫流的慧心剑法,回去也分析琢磨过,可是并没有看出这剑法有任何的破绽。这使他非常兴奋,他要拿自己试试南宫流的剑法!它到底是不是像看上去那样无招可拆。

    一方面沧冥向南宫流发去狠招,另一方面则是洛夜川并没有发挥全部实力对付云鸣凤。云鸣凤也知道自己的功力和刀法及不上洛夜川,可是她享受这个过程,享受她此刻拼命想要战胜他,证明自己实力的激动心

    突然一股锐利的剑气猛地冲向云鸣凤。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洛夜川奋向她扑来,两人双双掉出擂台。她觉得奇怪,大家的惊呼声从何而来,一看边的洛夜川,竟背上被剑气所伤,划出来了一道很深的刀痕,血流不止。她这才意识到洛夜川是为了救自己才而出的。

    这个时候,云鸣凤又是焦急又是歉疚。他不仅舍救了她,还为此失去了争夺武林盟主的宝贵机会。面对心的人,这份心的煎熬就更甚了。而在台下的云鹤却是冷静很多,他安排了庄内的大夫立刻给洛夜川止血疗伤,又让南宫流和沧冥的比试继续。

    沧冥知道是自己伤了洛夜川,可是他并不是有意的。他正与南宫流打得起劲,哪有时间顾及边的人,那股剑气本是挥向他对手的,没想到会转向云鸣凤。而南宫流也是一直在防着沧冥,最后没有及时救到鸣凤。沧冥抓住南宫流一时的分神,奋向他攻去……

    沧冥招招向他要害去,南宫流一时也难以招架。可是想到刚才的景,心中难免被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激怒——既然他这么打,那就打个痛快吧。南宫流也放下心中的杂念,挥剑决绝起来。

    在双方打了两个时辰后,南宫流最终以微弱的优势取胜。

    伊阙今起得较晚,已然不记得今是最后的决战。原本来参加武林大会也是出于对某些人的好奇心,心中并没有多少想要求胜的**,他生懒散闲淡,不喜与人争锋相对,虽然让他感兴趣的事物不多,但是他也只求个七八分的了解,足矣。

    “阙。”边的美姬柔声唤着自己的人,顾盼之间,尽是妩媚之态,让人心生漾。

    伊阙没应声,心里想得却是拥有一张绝世容颜,清丽的嗓音说出那句“无不似多苦,一寸还成千万缕”的孤黎。他轻笑出声,她也是个特别的人,或许在最后一天,应该跟她道声别的。

    美姬小心伺候着他着衣梳洗,垂头低眉间满是慕之意。伊阙摸着美姬的头道:“以后,没我的召见,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虽是温和之极的声音,可偏生让她起了一的冷颤。她抬首,缓缓道:“阙,我知道错了。我昨晚见你浑冰凉,忍不住为你抱取暖。我要求的不多,只要让我留在你边,即便做侍女,我也愿意。”

    伊阙不顾美人的挽留,径自出门,留下了一道残酷的声响:“我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此刻,他一点也不像人们传说中,那个妖娆绝代的江湖第一美男。

    不是伊阙不珍惜女子对他的,只是太多人,给了他不需要的……

    远远便听见疏朗的琴声从孤黎的住处传出,伊阙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她的琴声果真如自己预想得那样舒声动听。他的步子慢起来,他不想打扰她的心境,还是在门外欣赏吧。

    闻琴读心,他听出了孤黎琴中那一丝丝的悲凉之琴,不知为何,他的好奇心又被勾起了。像那样淡然的一个女子,从来看她都是笑意盈盈的,眼眸中藏着很多光彩,但是却没人知道她内心的悲叹,为谁感叹。

    房间里砰地一声,传来弦断人倒的声音。伊阙冲进去一看,见孤黎倒在地上,琴也断裂躺在她旁。她面容发青,像是快死之人。伊阙立刻上前为她把脉,难道是辣毒绿提前发作了?

    在得知她上又中了另一种毒后,伊阙敏锐地发现,毒是从她上的衣服上传来的。他立马脱去孤黎上那件华美的衣裳,而后封住她的八大道,替她运气毒。

    孤黎悠悠转醒,见到的是一张微微泛白的脸庞,脸上认真着急的神像极了修哥哥。她伸手抚上伊阙的脸,哀声道:“修哥哥……”然后吐出一口黑血,昏死过去。

    伊阙凝神收回内力,不细想她口中的修哥哥,一个飞出去找人帮忙去了,她现在的体状况差极了,他怕他会赶不上。

    孤黎半梦半醒,心里很是不安,却又醒不来——她有一种预感,将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可是她,无法挽回。

    伊阙找到云鹤,与他说明况后,才发现洛夜川也受了较重的伤。当伊阙说到孤黎中的毒是从那件云鸣凤送她的白衣裳里发现的时候,云鹤的眼神变得深邃。

    云鹤道:“现在如何解救黎姑娘呢?你尽管说,只要老夫能帮到的地方,老夫一定尽力。”云鹤不提云鸣凤的事,是了解他的女儿不会做出下毒这种事,同时也是突出以救人为重。

    伊阙严肃道:“我刚才已经帮她解了一部分毒,可是目前唯一能救她的,只有历任武林盟主所持有的玉玲珑了。”

    云鹤看他脸色发白,表恳切,加之他与唐门关系甚好,他便相信了伊阙的话。他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得向流儿相借了。”伊阙稍显吃惊道:“云前辈,玉玲珑不在你这?”

    云鹤言简意赅道:“玉玲珑在新任盟主——南宫流手中。”伊阙也不多问,想来定是南宫流夺得了今擂台之首。他道:“那么,请前辈差人速速将南宫请来!”

    不多时,南宫流,云鸣凤一齐出现在伊阙的眼前。

    南宫流也不多说,即刻取出他刚接手的玉玲珑递给伊阙。伊阙拿到后,确认是真品,对着南宫流真挚道了声谢,立马医治起孤黎。

    这玉玲珑本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随着岁月荏苒,时光变迁,也丝毫没有破坏它的美感和神效。只要把它佩戴在前,即可抵御一切毒害的侵蚀,而它亦有运功疗伤之效。

    伊阙通过玉玲珑,把内力输送到孤黎体里。玉玲珑青色的光芒瞬间照亮整间屋子,亮胜白昼。孤黎慢慢转醒,口中不再呢喃,只是静静地望了一圈周边的人,而后闭眼休息。

    看孤黎暂时摆脱了生命危险,伊阙送了一口气。他把玉玲珑放在孤黎的口,用作护体,帮她盖好被子后,跟着一干人等出去了。

    出了门后,云鸣凤难过道:“都是因为我,夜川才受重伤,现在黎儿也……真是,对不起。”南宫流冷静道:“鸣凤,还记得那件衣裳是出自谁手,又是吩咐谁送过去的?”

    云鸣凤道:“我……那件衣裳是逍遥派掌门,狂鸾送给我的。后来是我亲自送过去给黎儿的。”南宫流和伊阙都沉默了——凭白无故,狂鸾为何要送一件衣裳给鸣凤,而后鸣凤又为何送给孤黎?孤黎中毒,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他俩都没有问出口。

    云鸣凤心思细腻,怎会猜不出他们所想?她缓缓到来:“你们也应该听说过,鸾的琴,弹得很好……其实我与他在五年前就相识了,而且一直有联系。他的手很灵巧,只要的细致的活他都能干。不过他生孤僻,不善与人交往,他曾说过,他很庆幸有我这样一个懂他的朋友。他似乎很信任我,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对他毫无防备之心。”

    听到此处,南宫流和伊阙脸上都写满了惊讶。没想到,逍遥派掌门人与武林第一美女还有这样一段伯牙子期之遇。云鸣凤对着南宫流道:“你也知道,我很重视夜川。当我得知黎儿是他的朋友后,我很想为他献一份心意……就让鸾绣一件衣裳给黎儿,他也一口答应了。可是现在发生的这样的事……我绝对没有要加害黎儿的意思,不过,我觉得鸾也没有,他根本就不认识黎儿。”说着她轻摇起头,叹了一口气。

    南宫流看出了她的失落,安慰地拍着她的肩膀道:“没事的,现在有玉玲珑在,相信黎儿的体会转好的,洛夜川也不会怪你。刚才他在擂台上舍护你,说明他很看重你,你千万不要太自责,他们还需要你的照顾。”

    云鸣凤点点头,转向伊阙道:“伊阙,不知哪里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说。”伊阙眼光犀利,像是在探寻云鸣凤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沉吟道:“你们可能不知道,黎儿在这之前中过一种失传已久的毒,不然现在的毒,光靠玉玲珑就能救好她……”

    南宫流道:“那该怎么办……既然玉玲珑都救不了,那还有谁能救呢……如果黎儿好不了,鸣凤也是证明不了清白的。”伊阙道:“谁说没人能救呢,江湖上不是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神医尚在人世吗?我们可以去找他。”

    云鸣凤道:“话虽如此,可是让他出手医治,条件恐怕十分苛刻。不知道等我们赶到他的药王谷的时候,黎儿还能不能……”撑下去。

    武林大会这样落幕了,万幸是,比赛期间没有发生不公违法的事;不幸的是,无道大师死于非命。这几天,云鸣凤一直专心照顾洛夜川,云鹤知道她的心思,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而伊阙也是分外关心孤黎的状况,生怕她上的毒再犯。

    孤黎喝下浓黑的一碗汤药后,似是困乏极了,躺下,默默无言。她说过的唯一一句便是:伊阙,谢谢你了。

    伊阙若有所思得看着她的睡颜,知道她没有睡着,她只是再逃避一些事。伊阙没有像往常那样让她喝完药后就躺着,而是拉着她起来,哄道:“我种的西府海棠真的开了,你再躺下去,它们就要谢了。快起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孤黎最终拗不过他,只好懒懒跟他走了。

    见孤黎落在他后好多路,似是体支撑不住。伊阙走回去道:“走不动啊,要不我抱你?”孤黎也没拒绝也没接受,呆呆地看了一眼伊阙。伊阙像是受到鼓励一般,把她横抱起来,大步走开。嘴角的笑,泄露了他的好心

    伊阙所属的唐家与鸣凤山庄关系甚好,伊阙也经常会来鸣凤山庄小住。这西府海棠便是在他小时候就种下的,现在它们的年龄恐怕比孤黎还要大。花开得很密,不细看,像极了前段子盛放的樱花。

    伊阙把她放在草地上,自己坐她旁边,两人躺着望天。风也静悄悄的,怕打扰了他们。

    伊阙侧首望着她道:“你不想知道洛夜川去哪里了吗?为何你中了这么致命的毒,却不来看你……”孤黎眉头微皱道:“那我已经与洛公子说了,要离开山庄。他此时,恐怕也已离开山庄了吧。”

    伊阙把她的每一个神都观察得很仔细:“那,他在擂台上,不顾自己被重伤,也要救下小凤。这几,他也像你一样,在这山庄之中休养。可是他又与你不同,他有小凤细心体贴的照顾,不像我这个毛躁之人,做事懒散惯了,照顾不起来。他恢复得很快,可是又不走,怕是赖着小凤的照顾吧!”

    伊阙慢慢靠近孤黎的耳朵,看着她紧抿着的发白嘴唇,呢喃道:“原来你也喜欢洛夜川。”他们的样子,像是人间的对话。此时,始终没有反应的孤黎,终于看向他,淡笑道:“我没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