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传言,凤凰腾兰是病人写给神医腾兰的一首曲子。病人是一位帝妃,就在她接受腾兰的长久的治疗后,上了腾兰,在临别前赠与他的一首曲子。曲中表达了女子各种复杂的感,使腾兰也心声怜,于是把用竖琴弹奏的版本,后来改编成古筝的版本,之中又加入了他的感。所以这首曲子抑扬顿挫,感丰富——有有怨,有喜有悲,有苦有涩,它们矛盾却也和谐。

    凤凰腾兰好听,但不好弹奏,其中复杂的绪也不好表达。云鸣凤练了三年才有今的成就,但是她还是不能悟透其中的奥妙。遇到洛夜川,才使她懂得心中的异样感觉,懂得曲中的缠绵悱恻。

    从小就被教导,只要努力争取,就会得到,所以她不停地努力,很多时候迫自己,很多时候会迷惘,失去方向。不过这次不一样,洛夜川对她来说就是同其他人不一样,他让她不再迷失。经过几番挣扎后她终于明了自己的心,她便开始行动。

    云鹤盟主在山庄中议事,需要几天。洛夜川就住在鸣凤山庄里,他有空便练剑,鸣凤陪着,他们的关系熟络起来。她尽可能地制造机会与洛夜川接触,最后还写信给他,说出那样不顾一切的话。她觉得有了洛夜川,人生才会完满。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她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但她还不想放弃,不想放弃那个她钟五年的洛夜川。

    她现在的心,弹奏起凤凰腾兰来,别有一番韵味。一曲终了,她首先望向洛夜川,发现他也看着她。她微微一笑,只要他还在她看得到的地方,只要他的目光还能被她吸引,她就不可能放开。

    孤黎第一个鼓掌:“真好听,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腾兰。”随后大家也鼓起掌来。

    谢萱看向南宫流,发现他酌着酒,表不变,便放下心来:他没有谢萱想象中,那么在乎云鸣凤。

    云鸣凤心有了些缓和,对孤黎道:“练了这么久,每次弹得感受都不一样,的确是难得的佳作。只是神医腾兰与帝妃的故事,让人惋惜。”孤黎道:“不过没有他们的故事,世上就少了一首好曲子了。我想,凡是能感动人的曲子,其中一定有一个让人感动的故事。”

    伊阙道:“想必只有懂琴之人,才能彻底领略琴声中的感。黎儿也会弹琴吧……”孤黎一点也不为伊阙肯定的语气吃惊,她道:“学过些,没有云姑娘弹得好。你是怎么猜到我会弹琴?”

    伊阙握住孤黎的手,力道越变越重,向她呼着气道:“黎儿的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都有长茧子,明显是多年练琴留下来的。”孤黎礼貌地笑道:“伊阙很细心,不过,可以放手了,你的手好……”

    她温温的嗓音,不反抗却不容亵渎。伊阙反而把她的手抓得更紧,不顾在场的其他人,暧昧道:“黎儿,只要有你在,其他的人我一眼都不会看。”见他不放手,她慢慢拉出自己的手,眼睛弯弯笑道:“多谢你的厚,黎儿受之有愧。”

    谢萱略带嘲讽道:“伊公子真是博啊。”伊阙含笑不语。孤黎温柔地吟出诗句:“无不似多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洛夜川道:“今有第一美男美女相伴,真是大饱眼福。来,我们为这多之人干一杯!”众人举杯喝酒。

    酒足饭饱后,云鸣凤醉了。她缠着洛夜川,双手围着他的脖子,体扑到他上,在他耳边不停地念着一些话,那些话只有洛夜川才能听得见。大家没法,只好让洛夜川送鸣凤回去。南宫流送微醉的谢萱回去,孤黎陪着伊阙回去。

    孤黎扶着伊阙,只觉得他走路的样子很好笑:“你是真醉还是假醉啊?”伊阙道:“当然是假醉咯。可我不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减少南宫流和云鸣凤的尴尬……”孤黎轻推开他道:“既然是假醉,就自己好好走路。他们都走远了,看不见的。”

    伊阙道:“别推我……你上有一股香气,真好闻。”她笑着道:“别靠着我啦,你很重。”伊阙正色道:“是你的体太弱了,你体是先天不好吗?你上的香气也诡异,难道是体香?”说着又凑上她的脖子闻,想要再一探究竟。

    突然,孤黎一掌打到他的上,把没有防备的伊阙硬生生打到石柱上。伊阙道:“没料到你的内功如此深厚……”言罢吐出一口鲜血。

    孤黎扶起他坐到一旁的栏杆上,让他坐好。她站直,望着蓝天,幽幽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没等他说话,她自答道:“第一,我好心扶你,你竟然对我下媚药;第二,你差点害死我,而我只打了你一掌。这一掌虽重,不过不伤及肺腑,很快就会痊愈。”

    伊阙紧张道:“我怎么会害你,那媚药即使药重,也不至于死人的……”孤黎道:“你出自唐家,肯定知道书上记载过这种毒吧。”她掀起左袖,露出小树状的绿色丝线。她的皮肤因绿色的杂乱的线条变得枯萎,暗黄褶皱,有些恐怖。

    伊阙呆了呆,歉意道:“我不知道你竟中了这种毒……”孤黎看着他道:“我虽不知它叫什么毒,但我知道中此毒者,不能再接受药霸道的媚药。”伊阙道:“那是失传已久的辣毒绿,医术上记载,此毒无解。遇媚药,即刻死。你上的香气,原来是因为毒已经开始侵入你的左手。你必须得在毒侵入五脏六腑之前找到解药,否则……”

    孤黎道:“一条命,正如你说的,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她独自走了。

    他脑袋靠着柱子,头发挡住眼睛,看不见表,流血的嘴角却弯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黎儿……”

    洛夜川看云鸣凤已经醉得走不来路,又不肯放手松开他,便一把横抱起她,走回她的阁楼。

    “洛夜川,我已经了五年,整整五年啊,你没有心吗?怎么不会被感动,怎么不会多看我一眼……我背弃爹爹,背弃流,背弃云家,这样都不能让你为我停留一下吗?”鸣凤在他耳边说了很多很多,他不多说什么,只是耐心地应着她,步伐稳健。

    他把她送进阁楼的时候,下人都自觉地低头避开。他把她放在上,脱鞋盖被。安置妥当后吩咐近处的侍女照看鸣凤,转出楼了。

    云鹤站在门口,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洛夜川点头打招呼:“云盟主。”云鹤直截了当:“你对小女有意吗?”他道:“鸣凤错了。”云鹤道:“既然如此,离她远点。”他道:“小辈知道。”就各走各的路了。

    谢萱有些走不来路,但是很安静。南宫流扶着她,走回住处。他道:“今天不练鞭了吗?”谢萱道:“今天我想要好好休息,就不练了……师兄,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你能告诉我吗?”他道:“什么事?”

    谢萱突然停顿脚步,南宫流问道:“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她道:“师兄,你云鸣凤吗?”他见她低头等待他的答案,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我她。”谢萱抬起头,泪水一下满出她的眼眶。她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她,你才跟她见过几面?而且她心里没你……”

    南宫流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一直以来谢萱对他有那种感。他跟她可算是青梅竹马,可他一直当妹妹看待。他道:“谢萱,你……我一直把你当妹妹。”

    谢萱道:“我不甘心,不甘心呐!我不想你去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即使她比我好很多,我也不希望你这样……你这样不值得……”他道:“师妹,谢谢你。不过我的心里只有她。太久了,已经忘了什么时候上她的……”

    她抓着他的衣领:“我不要听,不要听!她那么喜欢公子川,师兄,你别执着了!”他抓着她摇晃的手:“谢萱!你冷静点。”谢萱借着微许的醉意,不依不饶起来,不肯松手,还泪光涟涟,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萱见他没有反应,忽然跌下去。她喃喃道:“师兄……”他拉起她:“谢萱,我们回去吧,不要坐地上。”她仿佛失去了全的力气,全软绵绵的。他只得拖着她回了落院,心里心疼极了。

    小兮见洛夜川回来了,孤黎却没一起回来,便问他:“公子,黎儿呢?”洛夜川有些迟疑:“她还没回来?”小兮皱起小脸道:“我一直在房里,没看见她回来。她体不好,会不会有事?”他安慰道:“她不会有事。我到是有件事让你去做……”

    洛夜川去练剑了,小兮待在房里等孤黎回来。大约半个时辰后,孤黎回到房间。小兮紧张的心终于放松:“黎儿,怎么才回来?”

    孤黎微笑道:“让你担心了……因为我送伊阙回去,所以耽误了点时间。你也知道,这个地方很大,我还迷了一次路。”小兮道:“我还以为你被坏人带走了呢……”

    孤黎好笑道:“这里是鸣凤山庄,坏人不敢进来。”小兮神气道:“说的也是,谅他们也不敢!”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开心极了。

    小兮道:“你回来就好了。我现在出去一下,黎儿要好好待在屋里休息哦,不要出去了。”孤黎道:“你是去哪里?”小兮道:“刚才你没回来的时候,公子拜托我一件事。”

    孤黎见她手中捏着一个信封,便猜测:“你是去送信?”小兮道:“对啊,是公子让我去送这封信的。公子好像急的,我得走了。”孤黎道:“那你快些去吧。”

    小兮拿着信就去出门。公子让她送给逍遥派的人,她就得到住得偏僻的逍遥派的住处。经过几番辗转,她终于找对了地方。

    小兮只觉这块地方有些森,公子怎么忍心让她来这里,回去一定要好好抱怨一下。

    她听见好听的琴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应该是逍遥派的掌门在弹琴。她只要找到琴声是从哪个房间传出来的,即可找到他。她开始慢慢地靠近琴声的所在,然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听。她辨别不出是哪个房间里有,只好大声问道:“请问这里有逍遥派弟子吗?”

    琴声突然停止,只听哗地一声,一扇门被大风吹开似的,一下打开。小兮吓得蜷缩体,见没人出现,便小心翼翼走向那间开了门的房间。

    小兮走进去,看见一个黑衣男子坐在桌边,手还搁在琴上。男子的长发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只能隐约看见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盯着她。她已经吓得开不了口,只能伸出手,手抖着递给他信。

    “来者何人?”还没等她递给他,她就听到后一男子朝她大吼。她抱头尖叫:“别杀我,别杀我!我只是来送信的……”

    她发现一把剑滑到她的脚边,原来是那大吼的男子想要拔剑,却没握住,掉到她边上。她呆了呆才想清,怎么会有人连剑都握不住,武功一定不高,她的背直了一点。

    经过那男子一闹,小兮的胆子大了点,她对弹琴的男子道:“这信是公子川给逍遥派掌门的。”

    弹琴的男子眼神不变,也不说话,也没动作。后的男子捡起剑,接过信,道:“信收到了,还有什么事吗?”

    小兮忙道:“没了……没了,告辞!”便逃跑着出了房间。她很害怕那个冰冷森的逍遥派掌门——狂鸾。仿佛只要他一个眼神,就可以马上让她下地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