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应残 书名:伊人轻狂
    去凤城的路上,开满了樱花,宽阔的大道上,一辆香车哒哒跑过。

    驶到樱花开得最盛的地方,香车停了下来。小丫头探出头道:“怎么无故停车?发生什么事了?”车夫指着前面,惊恐道:“你看!那不是……”

    “公子,不得了啦。前面……前面躺着一具女尸!怎么办啊?”小兮道。小丫头回到车子中,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车里的男子,征求意见。自从她被选中成为公子的贴侍女之后,她就再没有看到过这么血腥的画面了。公子在江湖上是极有声望的,加之公子的武功也十分厉害,使得他们行走在路上,没人敢对他们下手。她不敢回忆一个女人可以被那么残忍地对待,心里怕极了,这是她第一次知道江湖的凶险。

    男子轻笑道:“小兮,别慌慌张张的,去看看,那人到底死了没有……”小兮体一缩,可怜道:“若是死了怎么办?她的鬼魂会不会缠着我?”男子道:“她死了,就简单,用樱花把她葬了,也算是个美丽的鬼魂,她应该感激你。怕就怕她没死,半死不活,为她那副残败的子,还要浪费许多珍贵的药材!”小兮道:“公子的嘴巴可真毒……我让车夫去瞧瞧吧。”

    男子抬手止住道:“让车夫去,不安全……小兮,还是你去……”小兮含着哭意求饶道:“公子……”男子道:“我能感到那人微弱的气息,应该还活着,只是不知她是否中毒,你上有百毒不侵的玉珠,看看如果还有救,就拖上来。”

    小兮小心翼翼地靠近“尸体”,将她的体翻过来,竟然看见一张绝美的脸蛋。她的衣服破损了好几处,且被伤口流出的大量血液浸透。一看便知,她是被强大的剑气所伤,那人并不想让她快速死去,而是想让她血液失尽而死。这么对待一个美丽的女子,着实让小兮心惊了下。血泊中的女子像是躺了很久了,几块污渍处,血液有些干涸发黑。小兮探向那人的鼻头……尚有一丝气息,公子说的果然没错。

    在确定女子上无毒之后,小兮与车夫合力把女子抬上了香车。

    孤黎觉得自己死了,她应该去死,她应该在跟着修哥哥一同死去的……跟着哥哥,她就不必像一叶浮萍般到处飘零了,跟着哥哥,哪里都是家,哪里都有温暖。可是那场火把哥哥带走,也让她一无所有,成为世上最可怜的孤儿。她不该醒来的,不该再活下去的。

    香车踏过那摊血渍,继续哒哒前行。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樱花灿烂地绽放,无忧无虑。

    孤黎是十分幸运的,救下她的,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公子川。他从小生长在武林世家,不仅受到良好的教育,更是由于先天的资质,继承了许多稀世的剑法,善剑善用毒。在他十六岁之后,习于少林寺三弦大师门下,更是修养了一份厚重底蕴。五年前的武林大会,他初露头角。大家才见识到这位少年的深厚内力和精准剑术,公子川的名声轰动一时。

    五年后,公子川收到请帖,参加凤城举办的武林大会。出名的樱花大道上遇到孤黎,也许是天意。公子川善剑,自小也受过许多的剑伤,治起她上的伤来得心应手。加之善毒,懂药材,毒人容易,治人也不在话下。

    因为伤口化脓,她发烧发得很厉害,小兮照顾了她一夜,才保下命来。小兮靠在孤黎的边,嘟囔着嘴道:“公子说着救人浪费药材,可是看她重伤发烧,还是拿出了大量的珍植给她疗伤。”她盯着孤黎的脸道:“难道是看上她了?”

    公子川的声音把小兮吓一跳:“小兮在说什么?”小兮大叫道:“公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他食指放嘴唇上嘘一下:“轻点。”小兮小声道:“公子果然心怀不轨……”他坐在边,把着孤黎的脉,问道:“何以见得我对她心怀不轨?”小兮道:“想来也正常,她长得这么漂亮,公子对她特别照顾也不奇怪啊!”

    公子川把孤黎的手放回被子盖好,起道:“小兮的想法实在天真。公子我要怎样的美女没有,怎么会看上她?”小兮道:“她可跟仰慕公子那些女人不同,她比她们美多了。”他敲了下小兮的头道:“你家公子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小兮捂住被打的地方,委屈道:“那公子为什么对她特别用心呢?”公子川微微一笑道:“从她的衣着打扮来看,可能是一位凤城的富家小姐,路上偶遇歹徒。今我救下她,他她必然是要回报我的。她的家人如果非要给我们些银子回报我们的话,那我们在凤城的这些天可就好过了。”

    小兮道:“公子,我们不缺钱啊。”公子川道:“在这个世上,谁会嫌钱多呢?”然后走出房间。小兮转回头对着孤黎嘀咕道:“公子真的不喜欢吗?说钱……不会是想做这位小姐的上门女婿吧!”小兮想到这里,就猛摇头——公子的条件也不差,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他可是家中的独子啊,老爷夫人怎么舍得?

    清晨的时分,孤黎慢慢苏醒,她看着旁趴着睡着的小丫头,看着自己满被包扎过的伤口,意识才慢慢恢复。发觉自己上竟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暗香,她突然捋起袖子查看左上臂,发现那里有一根绿线,一直延伸到手腕。她知道是中毒了,可是却开心地笑起来。

    孤黎小时在医术上见过此毒,虽忘了它的名称,但还记得它是一种没有解药的毒。毒强,可是发作起来慢,会让人慢慢死去。毒发的初期,上会散发淡淡的异香,手臂上出现浅色绿线,随着子的推进,绿线会像一棵树般生长,从原本的一根,分散出去,直到整个体都布满了绿线,就是死亡之时。

    只要是人,光是看着自己满的绿线就会恐惧,更别说面对自己的五脏六腑被它腐化的痛苦。香气益盛,那些异香就是**开始腐化的证据。

    看来追杀他们的是十分厉害的仇家——他们能杀了修哥哥,烧毁了整座宫,给她下了失传已久的毒绿。孤黎一直在修的保护伞下生活,没有行走过江湖,只听说过江湖的事,江湖的险恶,所以她不知道修是被人所杀的。在她中毒之前,她以为一切都是宫中的人的谋,却未想到哥哥会有这样强悍的敌人,显然那是宫外的人——江湖的,或是朝廷的。

    现在只剩她一个人,又中剧毒,怎样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仇人为哥哥报仇呢?可能想要害她的人还在四处找她,她现在贸然出去,只有死。

    想到这,她轻点小兮的肩膀。小兮睡意正浓,不愿理那烦人的手,可是那只手一直扰她,她火大起道:“谁啊?”她看清是那上的女子醒了,还以十分无辜的眼神望着她,一下她的火气降下来。孤黎道:“是你救了我?”眼中含着感激的泪光。小兮想到自己之前把她当做女尸,嫌弃她,就有愧于孤黎的感激,忙摇手道:“不是我……不是我,是公子救了你。”孤黎捂住口,似是痛疼难忍,艰难开口:“不知你家公子是……”小兮正要问孤黎体怎么样,门就被撞开了。

    破门而入三个黑衣人。小兮一个激灵道:“你们是何人?”他们一言不发,动作迅速。一人对付小兮,两人来抓孤黎。

    小兮的功夫对付黑衣人有些吃力,她被缠在一边。孤黎一人只好对付两个黑衣人了。她见他们走来,虚弱道:“别过来!”

    “啊——”一声痛苦的叫声把两名黑衣人的注意力转移,正是他们同伴的叫声。他们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喉间顿觉一涩,倒下去。小兮见那黑衣人都倒下了,以为是公子来救,马上跑回孤黎旁道:“你没事吧。别怕,是公子来救我们了。”孤黎像是被惊吓到般,脸色发白,瑟瑟发抖。小兮只觉孤黎甚是惹人怜惜,毕竟是大家小姐,于是忙着安慰她,孤黎方才好转。

    “都死了啊,真是可惜,什么都问不到了。”公子川检查完他们的尸体后道。看见公子川,小兮紧张的心终于放下来:“公子,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和姑娘就完了。”公子川道:“救你的不是我,是靠在你怀里的姑娘。”小兮道:“怎么可能,姑娘才刚醒来,体还这么弱,怎么可能杀了这三个刺客?”公子川笑道:“恐怕是使了毒吧。”

    孤黎一想到刚才的形,就忍不住颤声对小兮道:“是的,我是用毒了。我看他们的样子定是歹徒,所以只好使出了上的毒药。我不想杀人的,那毒药毒很强,可是我想不出其他的法子。”公子川道:“你们没事就好。”

    小兮道:“那些人是来抓姑娘的?”孤黎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流下:“我也不知道。我来自江湖一个小门派,哥哥是门派掌门,自小是生活无忧的,还读过书,习过剑术。可是就在前些子,门派遭来灭顶之灾。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可是哥哥却……难逃人的残杀……本来我命该绝已,要不是遇到公子,早已成为了孤魂野鬼,公子的恩,孤黎永世不忘。那些黑衣人,想必也是来寻我的,他们想把我赶尽杀绝。”孤黎朝着小兮道:“对不起,连累你了。他们是很厉害的角色,背后也可能有强大的黑幕。我体还没有恢复,还要在客栈修养。我不想拖累你们,你们快走吧。”

    小兮听着孤黎的世如此可怜,哀求公子川道:“公子……我们就收留她吧。她多可怜啊,门派被灭,只剩一人,伤又还未养好,要是她的仇家来寻,她肯定会被抓走的。别说公子武功高强,保护她不难,如果他当上了武林盟主,要查明此事,更要保护好这唯一的当事人。”公子川道:“还是小兮的想得周到,是有些道理。公子我是该留下她,可是我怕他人说我风流成啊,他们会想:我来参加武林大会还把美姬带在边。那公子我的名声不就臭了。”

    孤黎艰难地跪到公子川的面前,艰难支撑着体道:“公子不必担心,孤黎自知不能拖累你们。我虽然已在这世上无依无靠,可是还能遇到公子相救,已经感谢庆幸。我不会妄想跟着公子的,请公子放心。”公子川扶起孤黎道:“姑娘不必如此,我救姑娘纯属偶然。小兮说的对,如若现在留你一人在客栈,无疑是把你再次推入火坑。我决定带上你。”小兮道:“公子一开始答应不就行啦,为何还要拒绝?不然也是白救姑娘了……”公子川对小兮道:“我是怕此次武林大会,不会像以往那样平静,她跟着我们也不会安全。”小兮道:“那公子就是答应啦。”

    孤黎道:“多谢公子的收留。孤黎也会些武功,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保护小兮姑娘的。”公子川道:“黑衣人不回去,我们的地点马上会暴露,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小兮搀扶着孤黎跟着公子川下楼,三人上了香车,又继续赶路。

    上车后,孤黎服下公子川的丹药,运气养息,小兮继续睡觉。一会后,大家恢复精神。孤黎道:“还不知公子名字……”公子川道:“还没介绍自己,在下洛夜川。”孤黎道:“公子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公子川,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不知公子来凤城,是否是为了参加武林盟主的争夺?”

    小兮道:“姑娘说对了,公子的剑术这么厉害,当然有资格竞选武林盟主啦!我们正是赶去凤城的鸣凤山庄。到了那里,我们就会安全许多,听说那里住的都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呢!不过再顶尖的高手都没有公子强!”洛夜川道:“把自家的公子捧太高,到时摔下来了怎么办?”小兮笑道:“就是不给公子后路可退,公子才会成功啊!而且小兮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鸣凤山庄是凤城最大的一处庄园,也是此次武林大会,各大门派住的地方。他们都是需要请帖才能进入的,如果在参赛前就有了什么无理的纷争,就可能被取消参赛的资格。

    鸣凤山庄的庄主正是现任的武林盟主——云鹤。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伊人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