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以静制动

    像往常一样,洛晨依旧准时早上八点钟踏进了西娱的员工餐厅,只是一阵诡异的气氛像影一样笼罩在员工餐厅里,挥之不去。

    一向吱吱喳喳吵闹得像菜市场的员工餐厅鸦雀无声,众人埋头苦吃,连个打嗝声也压得特别低。

    洛晨左扭头右扭头,视线如镭激光一样扫了一下员工餐厅,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她疑惑地皱了皱眉,到点餐区点了餐,随便找了个座位准备坐下来享用。

    三文治刚要送进嘴里,一道颀长的姿笼罩着她,优雅至极地缓缓坐了下来。

    云傲越!

    男人的脸部线条在光影下特别的优美,尽管气息清冷平静,却依旧难以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他优雅地将餐盘放下,里面正是和她面前一模一样的早餐。

    三文治,豆浆,油条,炒粉,葱花蛋碎粥,外加一杯醒神的咖啡。

    洛晨三角眼地瞥了一下他,只见那茶褐色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双眸,他低头,拿起三文治像她一样,优雅地咬了一口。

    靠,这家伙什么回事?

    对云傲越的行为十分不解,众人的视线好奇又暧昧地像钉子一样将洛晨的背部几乎要盯出洞来,洛晨毛骨悚然,真想将这群八卦的家伙狂揍一顿。

    洛晨埋头苦吃,对面的男人也一言不发,抿紧的唇微微张开,优雅地抿了抿咖啡。

    “咕噜咕噜”地大声喝着豆浆,一道炙的视线传来,洛晨抬头,发现左边桌的员工小梅姐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恨铁不成钢。

    洛晨不解地左右上下打量了下自己,没发现有什么不帅的地方,正想回视告诉小梅姐她没问题,却发现小梅姐的目光已经转向了云傲越,带着赞赏与认同。

    这是赤果果的别歧视吗?

    洛晨撇了撇嘴,认真地瞧了瞧云傲越,终于发现了问题症结所在,只见云傲越骨节修长的手捧起豆浆纸杯,微微张唇,一点声音也没有地淡淡吸了一口豆浆,动作优雅至极,宛如上流社会出来的王子一样。

    靠,原来有对比才有美丑!难怪这家伙要和她同桌吃一模一样的早餐,不就是想用她的随意来衬托他的优雅!

    “喂,哥们,旁边那么多空桌子,你就一定要和我挤吗?”洛晨不干了,她好歹也是偶像剧一哥,怎么可以做绿叶,被云傲越这个视癖的家伙给比下来!

    茶褐色的头发微微遮住了云傲越的眉尖,让人看不清楚,可是不知怎的,洛晨就是看见了那秀逸的眉尖微微地蹙了蹙。

    正当洛晨等得几乎想要拍苍蝇时,云傲越那清隽淡然的声音终于微微传来:“没人,我不习惯。”

    洛晨翻了个白眼,耐心地像老师一样一一地指过去,“那张桌子只有小梅姐,呐,左边那张桌子只有大洋哥,哟,还有还有,最角落那张桌子只有花姐,你都可以过去搭讪的,不收钱。”

    云傲越听话地顺着洛晨青葱的食指一一看过去,看完后,便又一声不吭地重新喝自己的豆浆。

    “嗯。”

    洛晨前所未有的心帮助,只换来男人淡淡地“嗯”的一声,圆桌上又是诡异的沉默了。

    算了算了,一顿半次,就由他吧,她洛晨大人有大量,怎么可以和这些不懂规矩的计较?太失绅士风度了!

    见边的人终于认命地吃自己的早餐,云傲越此时才缓缓地抬头,近距离地看着面前这个男子。

    她的皮肤透明白皙,完全没有毛孔,看上去弹很足;她的眉毛很长,形状如柳,颜色浓淡适宜,漂亮极了;她的鼻子很高很,唇粉粉嫩嫩的,非常好看。

    云傲越双眸越发深邃,秀逸的眸子深处完全氤氲着洛晨的脸,深不见底,宛如平静无痕的千年古井一般。

    她,有可能吗?

    林跃着急地在西娱四处寻找,终于在员工餐厅看到了和洛晨温馨吃着早餐的云傲越,不住泪水四飙。

    第一次,少爷与人同台吃饭了,他,他太感动了。

    狼吞虎咽地解决完早餐,洛晨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嘴,拍了拍云傲越的肩膀道:“哥们,你慢慢吃,我先去开工了。”

    “开工”是娱乐圈工作的俗称,意思是拍戏!

    云傲越的视线在接触到洛晨拍向他肩膀的手时,微微蹙了蹙眉尖,秀逸的双眸宛如一口平静无波的古井一样,深不见底,似乎在酝酿着一股巨大的风暴。

    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林跃坐在不远处,手脚利索地掏出手机,准备让保镖出动将洛晨带走,心里“噗通,噗通”地急跳不停。

    居然不知死活地接触少爷,这家伙即使像猫一样有九条命也活不下去!

    缩着体,屏着呼吸,林跃胆战心惊地等着云傲越发飙,却久久得不到命令。

    耐不住心里的天人挣扎,他捂住眼睛,悄悄张开指缝,从指缝中偷偷瞄过去。

    让他再次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

    云傲越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抿了抿唇,淡淡地说道:“你去吧,开工愉快。”

    妈呀,这世道究竟怎么了?别告诉他今天太阳是从地面出来了!

    似乎没想到这个有视癖的家伙会说“开工愉快”这种贴心的话,洛晨露出一个极其耀眼的笑容,举起手摆了摆,修长的长腿便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

    只留下云傲越微微抿唇,若有所思的视线。

    看到这一幕,林跃像是被五雷轰顶过一样,久久缓不过神来,头顶几乎因为剧烈的神经错乱要冒出烟来。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他,那个真的是他家那个沉默寡言,不言苟笑的少爷吗?

    居然在被碰触后没有发飙,甚至还说“开工愉快”这种贴心的话?

    开工愉快!开工愉快啊!

    什么时候少爷有这么贴心过!

    他每次吱吱喳喳地和少爷说那么多话,可是少爷连个眼尾也没有给过他,就连夫人出门,也只是换来少爷一个淡淡的“嗯”字!

    坑爹啊!

    林跃视线僵硬地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洛晨正在不亦乐乎地玩着将钥匙高高地抛起,然后单手接住的游戏,终于忍不住心头痛哭流涕起来。

    这家伙,究竟有什么魅力让他那伟大的少爷变成这样!

    ------题外话------

    咱羞了~

    谢谢咱小姐“everydaylove”滴钻钻~

    谢谢咱小雏菊“一朵受了精的小雏菊”的花花和钻钻~

    谢谢亲耐滴“xupenggongteng”滴打赏~

    谢谢小筒子“殷恬”滴花花~

    还有感谢之前小羽蝶滴精彩长评,素颜滴封面,小呗的群

    昏,原来咱在不知不觉中这么无耻地收了这么多东西~

    最后祝乃们看文愉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