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债血偿

    手术室的灯倏地暗了,洛晨无神的双眸霎时亮了起来,她慌张地推开殷暖阳,跌跌撞撞地走到手术室的门口,准备等医生出来。

    殷暖阳皱起了眉,随之起,扶起了那失神的洛晨,任她那瘦削的姿完全地倚在他的上。

    “医生,医生,我妈,我妈妈没事吧?”洛晨死死地扯住医生的白袍,唇瓣颤抖着问。

    医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和蔼地脱下口罩,慈祥地拍了拍洛晨的肩膀:“没事的,让她在这里休息两个星期,我保证还你一个会走会跳,健康开朗的好妈妈,哈哈。”

    洛晨破泣为笑,拉住他的手,拼命鞠躬:“医生谢谢,谢谢你!”

    “哈哈,傻小子!”杜医生朗声一笑,大力拍了拍洛晨的肩膀后,便领着两个医护离开了。

    大力地甩开殷暖阳的手,洛晨急不可耐地冲到医护车上的洛妈妈边,握紧她的手,疾步跟着医护车离开。

    掌心一下子失了那人的温暖,殷暖阳眼神黯然了一下,随之快步跟了上去。

    透着丝丝暖意的病房里,洛妈妈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地躺在上,似乎听不见外界声音,洛晨轻轻地将被子拉高到她的肩膀上,捏得发白的十指此时才缓缓地松开来。

    和放开的十指不一样,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睛此时冰冷一片,似乎被厚重的冰块封闭了,冒出丝丝寒气,嗜血锐利至极!

    谭晶!

    熟稔地按下一连串电话号码,洛晨冷酷地吩咐道:“给我盯紧谭晶,一举一动准时向我报告!”

    当殷暖阳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洛晨紧握着洛妈妈的手,不时轻轻吻上那粗糙的手背,唇边的笑容淡了一下。

    现在,他不能再借他的肩膀给她了,因为她不需要了。

    大手温柔地抚上那瘦削的肩膀,殷暖阳正要说话,便听到洛晨一字一句道:“滚开。”

    洛晨那冰冷的语调让殷暖阳惊愕了,尽管知道小晨从来不喜欢他,也没有对他有过好脸色,但是这样冷酷的语气还是第一次。

    正当殷暖阳怔愣之间,洛晨已经利索地转,飞快地将他一脚踢向墙壁,瘦削的体猛地近,好看的手狠鸷地揪紧他的衣领。

    洛晨精致的脸近殷暖阳,几乎贴上殷暖阳的脸,却丝毫没注意到殷暖阳那温柔得几乎可以溺死人的眼神,她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来,说道:“告诉谭晶,最好未来小心点,不然落在我手上,我一定叫她生不如死!”

    “而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因为你让我看得,想吐!”

    没有人可以伤害她妈妈,如果有,无论是谁,全部捏死!

    害死她姐姐,间接伤害她妈妈,殷暖阳,她厌恶!

    被洛晨赶出病房,殷暖阳摸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洛晨抚过的衣领,唇微微地勾起,思绪终于可以回转过来,他眯起了眼,刚刚晨晨说的谭晶二字,他有听到。

    如果是谭晶干的,不用晨晨出手,他也会让谭晶生不如死!

    *

    洛晨向西娱请了两个星期的假条,任地将全部通告推了,只留在医院,无时无刻地陪着洛妈妈。

    宝妈没有来劝她,反而去Jason那里据死力争地为她争取休假。

    五天后,洛妈妈终于从吊着葡萄糖的点滴中颤抖着睫毛,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看见一个毛绒绒的头顶正趴在她的病边,不安稳地睡着。

    洛晨!

    她用手拂过洛晨的眉毛,眼睛,第一次发现孩子眼睛下是淡淡的青色眼圈。

    这个傻孩子,究竟在承受着什么?

    轻微的触感让睡得极其不安稳的洛晨醒了过来,一睁眼看见洛妈妈温柔地看着自己,洛晨边扶起洛妈妈坐起来,边像小孩子一样惊叫出声,“医生,医生快来。”

    “妈妈,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告诉我,头痛不痛?”洛晨紧张地扶着她问道。

    洛雪摇了摇头,眼睛微微湿润了,原来,她的孩子是这么懂事的。

    杜医生被洛晨凄厉的惨叫声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飞奔进病房,见洛妈妈只是苍白着脸坐了起来,缓缓地舒了口气,接而狠狠地瞪了一眼洛晨。

    这家伙,是不是觉得他做医生做的太舒服了,要来耍一耍他?

    洛晨摸了摸后脑勺,干笑了一声。

    看着脸色带着些许苍白的洛妈妈,杜医生上前摸了摸洛妈妈的额头,接而拿出听诊器,将它放在洛妈妈的口上。

    洛妈妈的脸颊顿时通红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洛晨伸长脖子,急不可耐地问道。

    “呵呵,再住一个星期就没事了,不急不急。”杜医生稳重地笑了笑,拍了拍洛妈妈的肩膀,爽声笑道,“好好休息,你这孩子很关心你。”

    洛妈妈尴尬地垂眸,红润一直蔓延到耳根,“嗯,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杜医生笑了笑,领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小心地扶着洛妈妈躺下来,洛妈妈轻轻捉住了洛晨的手,温柔地说道:“小晨你去工作,妈妈没事。”

    “我请假了,嘿嘿,平常太累,要给自己休个长假。”洛晨笑嘻嘻地回答道。

    知道是为了自己才请的假,洛妈妈故意皱起了眉,引得洛晨连连问道:“妈,妈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妈妈是心里不舒服,你不上班在这里陪我,叫我怎么舒服?”

    “好了,好了,妈你的意思我懂。”知道妈妈是一片好心,洛晨拿出手机,按了一下医院的服务号码,说道,“麻烦为2014号房找个温柔,体贴,耐心,好看点的护工来。”

    在洛妈妈的软硬兼施下,洛晨迫于无奈地三步两回头,不舍地离开了病房,却不知道走廊的角落里,倚着一个颀长的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影缓缓消失在走廊尽头深处。

    一出医院大门,一个意外的电话打入了洛晨的手机。

    “喂,老大,谭晶出来了……”

    ------题外话------

    哇咔咔,其实前面都是铺垫,为后来滴一个大转折埋伏笔~

    可能大家会觉得这个楠竹很逊,其实,咳咳,天机不可泄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