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当红花旦任如影

    拿到剧本后,洛晨那漂亮的凤眼倏然瞪大,唇角抽搐,没想到试镜的第一幕戏,居然是要她调戏黄花大闺女。

    周若,饰演者:任如影

    任如影,对洛晨来说,熟悉又不是很熟悉。

    任如影是西娱的当红小花旦,和周璇,贺思思,童斯并称“西娱四花”。

    他们之间的交集可能只有那一次。

    人有三急的洛晨跑进女厕,看见了女厕里正在画眉的任如影,任如影尖声叫了起来,洛晨跑出门口,对着门牌上的“女洗手间”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地喊道:“靠,居然是女厕,看错了。”

    然后在任如影将信将疑的视线中,洛晨很淡定,很君子地重新走回男厕。

    “灯光师就位,摄像机就位,《二流痞子》第三场第一幕No。1开拍。”

    随着开拍牌被副导演按下,发出“咔”的响声,任如影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缓缓地出现在摄像机的中央。

    白色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美丽白皙的小脸,此时的任如影饰演的周若宛若一朵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大路上,那美丽的倩影缓缓行走着,直到另一边迎面走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

    小痞子很帅,戴着耳钉,染着深褐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的骷髅T恤和洗水牛仔裤,吹着口哨,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近周若。

    周若将手中的袋子举高到部,遮住了那起伏的曲线,却没挡住小痞子那精光闪闪的视线。

    “小姐,你的袋子真漂亮。”小痞子比周若高半个头,视线险地从上到下瞥进周若的口,看着那白皙的浑圆一起一伏,吹了下口哨,“在哪买的?我买个给我妹妹。”

    老土的搭讪方式,洛晨很不屑,但依旧卖力演得色的。

    周若后退了两步,小脸红的几乎可以出血,眼神四飘道:“我……我忘了。”

    小痞子笑笑了一下,上前两步,又缩短了两人的距离,俊脸猛地贴近周若,人般地耳语喃喃道:“忘了没关系,其实小美人你的人比你的袋子更好看。”

    洛晨这样子脱离剧本演的一句,让任如影的心瞬时“噗通”地漏跳了一下,耳根得快要冒烟,简直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洛晨挑逗到了,还是在演戏。

    面前演戏的男人俊秀至极,即使流氓也遮不住她原有的俊美,一举一动都是迷死人的风采,一个拿着道具的女助理愣愣地看着这样的洛晨,忘记了适时上前递道具。

    “卡。”林边大声喊停,转对着那位女助理就破口大骂起来,“你这只猪,怎么看戏看得脸道具也忘了递上去。”

    被林边这样的破口大骂吓得呆住了,摄影师愣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停止了,任由摄像机的红灯一闪一闪。

    女助理的嘴蠕动了两下,眼眶湿湿的不敢反驳,垂着眸一言不发地盯着地板受训。

    “你这只猪,真的是活该做一辈子的打杂的,居然拍戏走神,你说你活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林边越骂越过瘾,几乎是对女助理人攻击,似乎想将刚刚被洛晨挑起的怒意全部转移到女助理上。

    “如果我是你,我早去死了。”

    众人无比同地看着女助理,对林边敢怒不敢言,他们在他手下这么久,一直没有尊严的活着,难道他们就不是人吗?

    没有谁可以抵挡洛晨的魅力吧!看着那个快要哭出来的女助理,任如影的心不知为什么,就倏地弹出这样的想法,几乎脱口而出想为女助理辩解,却适时被理智拉回了。

    虽然现在林边的名气没以前那么大,但也不是她一个西娱的小花旦可以招惹的。

    正当林边将要将手中的剧本猛地打在女助理的脸上时,一只好看得手倏地从一边伸出,按住了林边的手。

    洛晨唇角一弯,像极了一弯月牙,“林爷,如果她没走神的话,就代表我的演技很烂,如果我的演技不行,那作为导演的您,是不是就会有想死的冲动了?”

    “既然她看着我演戏入神了,就是肯定了我的演技,既然这样,林爷你为什么还要骂她?不是应该为我高兴?”

    有条有理的话,让林边哑口无言起来,他不笨,他知道洛晨这个臭小子是为着那只猪出头。

    神色一冷,林边不容置疑地说道,“洛晨,这事不是你该管的,你也没资格管,她最大的错,就是作为一个助理不该忘记自己应有的职责。”

    赤果果的下马威呢!洛晨的唇冷冷地勾起:“林爷,谢谢你提醒了我,那导演的职责和资格就是应该对一个助理人攻击,冷言辱骂吗?”

    “你——”众目睽睽下被人这样挑明来说,林边装不下去了,一把将手中的剧本甩出去,怒目而视道,“洛晨,别以为现在你有几分人气,就可以目中无人!”

    “换在以前,我一只手可以将你捏死!”

    “很可惜,现在并不是以前了。”洛晨抱着手,唇边带着微笑,只是笑容达不到眼底,“目中无人这个词并不适合我,应该适合林爷你,林爷你有把你的助理当人来看待吗?”

    冷冷地与洛晨对峙,却被对方的气势压得直不起子,林边一把踢开脚边的凳子,对着后众人道:“你了不起,我们走。”

    经过洛晨边,林边一字一句道:“洛晨,你给我记住今天。”

    洛晨笑容依旧,回答道:“林爷,不容你老费心提醒,我记很好。”

    “走!”林边被气得直发抖,一声令下后,全部人便收拾工具浩浩地离开了,只是看向洛晨的眼底都带着佩服与敬意。

    为了一个助理与导演吭声,在这个污秽的社会中究竟多么难得?而且明里礼貌,暗里针锋,真是了不起的人!

    洛晨吗?

    看那修长的姿将要离开,任如影终于沉默不下去了,她在洛晨背后轻轻喊道:“洛晨,林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今天你这样招惹他,恐怕二流痞子是拍不成了。”

    脚步一顿,洛晨转,对着任如影笑道:“那又怎样?今天他可以这样来辱骂他的助理,明天他也可以这样来骂我,与其为了拍他的戏我要唯唯诺诺,不如趁早推了他。”

    男子眼神很透彻,笑容很明媚,几乎迷了任如影的眼。

    她轻轻垂下头,轻声说道:“我懂了,那我祝洛晨你会找到更好的导演和剧本。”

    “嗯啊。”洛晨一笑,耳钻一闪一闪的,“承你贵言。”

    看着落下被霞光拉扯得极长的影,任如影似乎有点明白,这个出道不到一年的男人,红遍大江南北的原因。

    那就是,真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本少好低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