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Blood 096重启时空隧道

    拆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笺、一根针管和一盒盛着玫瑰色液体的药水,玻璃药瓶上贴着手写的便利贴,并标注了奇怪的名字“合成圣血”。洛洛好奇地打开那封信,只看了一会儿,捧着信纸的双手便开始微微颤抖,脸上的表变了又变,最后眼眶红红跟只兔子似的,却没有掉眼泪。

    博格在一旁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怎么回事?”

    洛洛的眉心蹙成一团,哽咽着回答:“老蓝死了……”老蓝这个该死的老头!死就死吧,还要对她这么好,既然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还舍得离开这里呢?离开这里也不把秘密一起带走,让她这个活着的人来承担秘密后面的压力。

    五瓶合成圣血,用针管在手腕上连续注五天就能拥有跟血族相同的自愈能力,即使是骨头碎裂了的手腕也能恢复如初。一般的合成圣血本来没什么,但是老蓝研制的合成圣血的原材料却是来自肖斯的,高等血族的血液,尤其是是高等血族中圣鬼一族的血液对其他生物来说是难以求得的良药,不过光有圣鬼一族的血液还不够,必须有懂得将血液配制成药水的高级药剂师将血液进行加工之后才会产生意料中的效果,而老蓝就是传说中半人族的高级药剂师。

    老蓝,其实并不是人类,他从一开始不仅骗了苏洛洛还骗了肖斯,只是肖斯比她聪明,在她之前早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却没有告诉她,而她直到今天收到老蓝临死前写的这封信才知道了真相。

    五百年前意外来到人类世界的不仅仅只有血族的女王姬娜,还包括当时被称为阿萨帕罗第一天才药剂师的老蓝和血族的一个神秘女孩,女王姬娜的份就是现在的罗娜,而那个神秘女孩老蓝只知道是血族一个长老托给他照顾的,女孩的份到底是什么他至今都不知道,可惜不久他在圣地从事研究活动时意外地穿到了人类世界,神秘女孩当时跟在他的边两人便一起穿了过来,来到人类世界他便同那个女孩失散,之后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这也算是他生命中的一个遗憾吧。

    活了几百年的老蓝来到人类世界后失去了曾经在阿萨帕罗疯狂致力于药剂研究的,在这里老蓝逐渐喜欢上了人类的生活,并尝试着融入人类的生活,他娶了人类的女子并养育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半人族的生命对于人类来说是相当漫长的一个过程,他的老婆死了,他的孩子也死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他不想再重新娶妻生子,他害怕得到之后再次失去的心痛感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之人慢慢老去死去,自己却独自存活在世上。

    于是老蓝制作了限制生命的药物,虽然他的寿命还是很长,但他也开始像人类那样逐渐变老,脸上长出代表岁月痕迹的皱纹,原本直的腰背逐渐弯曲下来,直到有一天他感觉死神离自己越来越近,天堂的大门向他敞开怀抱,他便可以安详地闭上双眼。人类的生命对于血族和半人族来说就像是耀眼的流星转瞬即逝,短暂的让人感到凄冷,却无与伦比的精彩。

    信的最后,老蓝又告诉苏洛洛一个关于肖斯跟姬娜的秘密,说是秘密,其实苏洛洛似乎之前在阿萨帕罗就已经听说过。肖斯是血族目前存活的唯一纯血种男,血族的纯血种一旦从世间消失,那么整个血族就会陷入危难之中。纯血种不仅是血族的象征同时也是他们繁衍后代并得以继续生存的保证,只有纯血种的血脉代代传承,血族的力量才能得到不断的提升和进化,否则他们的基因将永远止步不前。敌人不仅仅只有阿萨帕罗上的生物而已,还有来自宇宙中其他星系的生物,优胜劣汰的规则在宇宙中根深蒂固,只有不断进化不断增强自己的力量,血族才能在众多生物乃至宇宙中站稳脚步。

    当时作为血族女王的姬娜则是女中的纯血种,同样负担着血族的重任,而她跟肖斯原本就是血族公认的伴侣,作为军队的最高统帅、血族尊贵的公爵、唯一的男纯血种、力量仅次于暗血族战士的肖斯,无疑是与女王最般配的男人。可惜战争开始后,姬娜便意外地失去了生命,血族陷入前所未有恐慌之中,元老院的长老们整天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过好在后来圣地的使者向元老院送达了圣书的消息,圣书指示血族仍然存在纯血种女,此时这个消息的到来无疑给整个血族带来了希望。

    洛洛的心抖了一下,姬娜还活着,那么肖斯注定是要跟她结合在一起了,毕竟这关系到整个血族的未来啊,不是么?洛洛越是这么想着就越觉得心里难受,握着信纸的手不由紧了紧。

    “博格,有没有吃的东西?”洛洛将信纸收起来,摸着肚子问。

    博格狐疑地看了她眼,点点头,然后撸起袖子将胳膊伸到苏洛洛的面前:“呐,吃吧。”

    洛洛懵了几秒,接着抓起博格的手臂递到嘴巴前,张嘴毫不留地咬了上去,但随即而来的便是洛洛滚滚的眼泪珠子,她忘了血族的手臂是硬的冰的,这一口下去什么也咬不到反而要葬送掉自己的门牙。

    博格也是愣了一下,等看到从自己手臂上流下来的红色血液时,脸色变了变。他赶紧收回自己的手臂,捧起洛洛的脸仔细瞅了瞅,洛洛的门牙还在,不过牙龈附近都是红色的血,浓浓的香味直往博格的敏锐的五官里窜,酒色的眼睛逐渐变的血红,他慌忙将靠在自己边的洛洛往前一推,快速掠出了窗外!

    明天就要穿越时空隧道,这个时候吸了她的血,那么明天她很可能会受不住隧道里的压力而晕厥,无论如何他都要忍住,不能在这个时候吸她的血!这样想着,博格竟然奇迹般地控制住内心强烈的吸血**来到了别墅外的小湖边,如果自己晚几秒出来的话,现在恐怕已经咬上她的脖子了!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月亮圆的出奇,亮的晃眼,无垠夜幕下的大地仿佛被一层银色的薄纱笼罩,今夜的城市分外静谧,没有车辆的喧嚣声,没有夜生活的噪杂声,就连人们熟睡时的呼吸声也比平时小了很多很多,不寻常的夜注定会发生不寻常的事

    博格带着苏洛洛来到山顶的时候,月食都快要结束了。博格割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在山顶的石头上画了个图案,紧接着面前银光一闪,不多时便开出了一扇拱形的小门。等到博格和洛洛进去后,那扇小门又自动关闭消失不见,洛洛望着眼前与山顶截然不同的环境,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山顶被张了结界,你之前看到的只是个假象而已。”博格见她一脸惊讶,解释道。

    这里的构造简直跟圣地的一模一样,巨大的古树中央是时空隧道的入口,小小的门半掩着,幽蓝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入口的边上有一滩血迹尚未干涸,大概是刚留下不久的。

    博格走过去用手指沾了一点凑到鼻尖前闻了闻,接着转对苏洛洛说:“姬娜可能已经走了,你准备好了吗?”

    洛洛点点头迈步朝博格走了过去。就在洛洛同博格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古树上半掩着的小门突然完全掀开,一个红色的影咻地从里面飞窜而出,直直地冲向博格旁的洛洛!

    没有丝毫防备的洛洛被红色的影瞬间扑倒!尖利的长指猛然掐住洛洛的喉咙,随即一股大力将她的体往远处一带,她整个人便脱离了原来的位置,随着那道红色的影朝树顶的方向快速掠去!

    博格根本没有料到时空隧道入口的后面会突然冒出人来!更没有想到刚才那人竟是一直埋伏在这里的姬娜!她应该走了才对,为什么如此执着要杀死苏洛洛,宁愿冒险躲在时空隧道之中?要知道血族在时空隧道里面极容易受到年光的伤害,每在里面多待一秒钟他们的寿命就会减少十年,同时战斗力也会翻倍削弱!

    博格反应过来后,几乎是用尽全力追了上去,他知道姬娜如果想要杀死苏洛洛,几秒钟的时间就足够了!想到这里他握紧双拳,咬了咬牙再次提速。

    洛洛被对方卡着喉咙别提有多难受,她能感觉到女人的指甲已经嵌入了她的肌肤,一股股血腥味直往鼻孔里钻,她的脖子难道要断了!?洛洛拼命地挥舞着右手,左手还没有痊愈无法动弹,她现在只能腾出一只手来与这个女人抗衡!

    洛洛的手指甲很短,此时她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啃手指,早知道她就把指甲养长长的,再修尖尖的,狠狠地抓这个女人的额脸,抓不死她也要让她毁容!风吹得她睁不开眼,洛洛费力地眯着眼伸手就去抠对方的脸,没想到竟然抠了个正着,对方因为吃痛掐着她脖子的手力道松了几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