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80卖掉公爵大人?

    “哦?”老伯有些不可置信,“奇了奇了。我们蓝家研究过血族三百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血族,我们一直相信这一族的存在,可人们却总以为我们在胡言乱语。没想到今天我能在临死前亲眼看到一个真正的血族,够了够了,这样就算我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洛洛将肖斯小朋友牵到老伯的面前:“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他还有得治吗?”

    “等下。”老伯将椅子搬到后巨大的藏书架下,站在椅子上翻找出一本厚厚的棕皮书,“传说通过时空隧道可以到达血族的世界,时空隧道中有一种危险的物质叫年光,虽然看起来像是普通的阳光,生命体一旦被大量年光所辐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失忆和体型大小的改变。要想恢复原样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这时间可长可短,也许过几天他就好了,也许要过上百年千年。”

    “百年千年?好吧,那时候我早就已经死了。药啊什么的就不要给他开了,诊金多少?”洛洛掏出钱包。

    老伯连忙摆手:“不需要任何诊金。如果可以,我希望小姑娘你能让这孩子在我这里待几天,作为回报我会付给你一些现金。”

    “这个么……如果你能保证不会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我可以考虑一下。”

    “这点你绝对可以放心,我只要这孩子在我家呆上三天就够了,三天内我还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医治他的病,至于能不能治好暂时还不清楚。”老伯一听这话觉得希望在即,连着那凹陷的双眼也神采奕奕起来。

    “那好,成交。肖斯他比较挑食,一般的血不喝,只喝人血或者野鸡血,一天喂他吃一顿就够了。他不喜欢穿幼稚的童装,建议你专门为他做几款小型的西装,越英伦风越好。他不惧怕阳光也不喜欢阳光,尽量让他待在凉的地方。他脾气又烂又臭还目无他人,你别跟他硬来不然可能被他吸血。还有就是,这一点很重要,我要求这三天内每天来看望他一次,怎么样老头,你愿意么?”洛洛看着他说。

    老蓝推了推眼镜,笑着点头:“成交吧,小姑娘。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真像这孩子的妈妈一样,哈哈。”

    洛洛无力地抚额:“他已经一千多岁了,老头,怎么可能是个孩子,而我就更不可能是他妈妈了。”

    “是老婆!”一直保持安静的肖斯小朋友突然仰起脸,清脆地喊道。

    “唉,老头,我走了。你好自为之。”洛洛一把将肖斯小朋友的手往老蓝的怀里一放,扭就走,“老头,你要记住我们的约定。”她此时已经拉开了房门,却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因为害怕自己一回头就看见那双相识的双眼而产生后悔的念头。好吧,她是不得已的,家里还有一只张着嘴要吃饭的小潘潘。这样一直自我安慰着,洛洛走出了破旧的居民区。

    晚班上到十点半,洛洛一路小跑着才赶上最后一班回公寓的公交车。

    今夜的弦月高高挂在夜空,银白色的月辉像轻纱一样洒落在公路两旁的梧桐树上。洛洛拎着一箱康师傅,从裤子兜里掏出钥匙折腾半天才将房门打开。她放下手里的方便面,有些疲倦地伸手在墙上摸索光灯的开关,这一摸之下,她的手指顿时僵住忘记收回。

    妈呀,这、这墙怎么这么冰这么怪?一片黑暗之中,洛洛什么也看不清,盯着那堵墙壁仔细地端详一番,模模糊糊间只瞅见一片黑色的影。

    “你……”洛洛的话还没说完,一只冰冷的手已经紧紧地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洛洛的心登时凉了半截。这是一只吸血鬼的手……

    对方握着她的手猛然收力,轻松地将她卷入怀抱。

    洛洛的脸紧贴着对方结实的膛,那里没有温度也没有心跳,一股凉意从对方的肌肤深处一直蔓延她的全

    “为什么?”男人的声线过于华丽,以至于能让人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哀伤。

    洛洛的呼吸微微一窒,沉默半天才吞吞地回答:“对不起。”

    “呵,你都是用这种态度跟别人道歉的吗?再说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肖斯淡淡地说。

    “我没有把你卖掉,我明天就准备去看你的,你只要在那里住三天就行了,老头答应过我不会伤害你。”洛洛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是个孤儿,除了靠我自己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暑假一过我还要上学。”

    肖斯的手臂微微收紧,口的某个地方有些不是滋味:“那好,我现在就回去。”说完松开怀里的苏洛洛掉头就走。

    “等一下。”洛洛弱弱地喊了一声。

    肖斯顿住脚步,眼睛里有一点光芒闪耀,好似期待着什么。

    “你怎么变大了?。”

    肖斯回头,目光落在她的上:“晚上的时候可以变回原样。”

    汗,她到现在才知道这点,这厮竟然一直瞒着她。黑夜中,男人的眼睛闪闪发光,洛洛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你变小了再回去。我怕那老头会突然被你吓到。”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不想他恢复原貌,只是因为怕老头吓到吗?可是那老头跟自己又无亲无故的,还是自己不想他俊美绝伦的容貌被别人看到?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来,苏洛洛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

    “不用了,白天以后我就会失去记忆,到时候再变小也不迟。”肖斯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形逐渐隐没在一片更暗的影中,远远看去好似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他没有从房门出去,而是从公寓的窗户直接跳了下去,因为暂时恢复体型的缘故,他原本无法施展的血族力量现在也可以施展出来了。

    肖斯从窗户跳下的瞬间,洛洛突然感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还错的十分离谱,她对着窗户轻声说:“明天我就去看你。”

    ------题外话------

    这几天在上党课,白天晚上都有课,幸好今天终于结束了,恢复正常的更新字数。

    公爵大人对洛洛的感基本确定了,现在就剩对这方面比较迟钝的洛洛还没有摸透自己的心,接下来的几章,将会着重男女主的感发展描写。希望亲们继续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