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6谁是你妈妈!

    知道自己养了一只小吸血鬼,苏洛洛是怎么也不敢把他随便带出去了。每每出门的时候,都会把咿呀君锁在公寓里,还特地给自家的门加了一道锁,一道锁不够还另外又安了一扇铁门。原因没有其他,只因为咿呀君前科昭然,破坏过三次锁眼两次大门,现在只剩下窗户没翻了,估计是自家楼层太高,咿呀君那小板再轻还没达到飞天的本领。

    前几天洛洛才找到一份较为满意的工作,因为自己只是临时工,所以休息时间还是相当充裕的,不过要到处跑来跑去确实有点儿累。

    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把门拉开,洛洛疲惫地走了进来,她瞄了眼空空的沙发,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股坐上去。高跟鞋这玩意儿确实不是她能穿的来的东西,但是这份工作不穿高跟鞋不行,要不是惦记着那含金量颇高的工资,苏洛洛早就甩腿走人了。

    刚坐下来不久,她突然发现一丝异样,蓦地回头看向自己的房间。

    房门紧闭着,里面传来一阵一阵怪异的声音,像是衣服被用力撕裂的声音,又像是玻璃被什么重物砸碎的凄厉声响。

    洛洛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将房门拉开一条细缝,眼睛朝里面瞄了瞄,登时气得手脚直抖。她推开门就走了进去,看着满屋狼藉的衣服,乱七八糟的衣柜还有那半躺在上姿势慵懒的小鬼头……苏洛洛突然有一种自己捡回了一只巫婆边的黑猫的恍惚错觉!

    小黑猫半睁着眼睛看她,手里饶有兴致地晃着一条灰太狼平底小裤裤。

    洛洛的脸色黑了又黑,低头开始扶墙。

    小黑猫看着她错愕的表,嘴角的梨涡浅浅绽放,灿亮的黑眸一眨一眨可的无可救药。

    洛洛同学再三思虑觉得现在不好好教育咿呀君,将来长大了必定要祸害一方。秉承着良好市民准则的苏洛洛微笑着坐到上,微笑着拽掉咿呀君手中的小裤裤,开始谆谆教导:“这个是女孩子穿的内裤不适合你穿,更不是用来玩的。知道吗?”见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洛洛同学再接再厉,“如果你真的想玩呢,就等你长大成家了玩你妻子的内衣内裤。这里是我的房间,我的东西是不可以随便乱翻的,不然下次就要打,知道吗?”言下之意,我不是你的妻子,所以不可以碰我的内衣内裤!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咿呀君越听眼睛越亮,洛洛还没说完,他就伸手将洛洛的小裤裤给抢了回去。知道苏洛洛听不懂自己的语言,咿呀君只是动了动嘴唇,那意思好像是说:你就是我妻子,嗯哼,偏偏要玩你的内衣内裤,这内裤多可多独特啊!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眼睛太黑太明亮,也许是对方的神太酷似某个熟悉的人,洛洛忘记夺回自己的内裤,不自觉地想要去摸对方粉嫩的嘴唇。

    手指还没碰到那片湿软,她就先被对方狠狠扑倒了!

    洛洛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招防不胜防,咿呀君小小的体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住她,对方年纪虽然很小,力气和粘功堪却是称一绝,咿呀君的脑袋此时正埋在洛洛的前,双臂绕过她的腋下将她紧紧箍住,两只小腿则不依不挠地缠在她的腰间,完全一副我饿了想吃顺带撒个的模样!

    洛洛同学石化般站在原地,眼皮子抽了又抽,试图将他从自己上扒拉下来却屡次失败。她哆嗦着嘴唇半天,才哆嗦出这么几个字:“你,你想干嘛?”

    咿呀君缓缓地将脑袋从她前移开,然后仰头,露出两颗白灿灿的小小犬牙。

    洛洛浑僵硬,立即将他的脑袋摁回自己的前,任由他缠着自己,快步走到电脑桌前噼里啪啦一阵猛敲。

    度娘不负期望地展示出一系列育幼视频。洛洛点开一个又一个指导视频,低头瞅了瞅一双几乎快要探进她衣领子里的小爪子,怎么看都像是这家伙想吃的样子。

    一般来说,即使是处于婴幼儿状态的血族也不会想要吃,他们食物是血液才对!可是这个家伙那眼神那动作无不是在说他想吃,就差没捧着她苏洛洛的飞机场一口咬下去了!

    苏洛洛抓狂!她要卖了这个家伙!卖掉卖掉!

    “叮咚——”

    门铃响起,苏洛洛不耐烦地瞧了下房门上的猫眼,这一看让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请问有人在吗?”男人的声音优雅动听,等待半天见没人开门,准备掉头离开。

    苏洛洛赶紧拉开第一扇门,喊道:“在呢在呢!”刚装的铁门有点不好使,洛洛扭了半天门把手都不见铁门有打开的迹象,仔细一看才发现门闩已经被人弄坏了。她狠狠地瞪了眼还缠在自己上的咿呀君,头痛裂。

    铁门只有下半边是实的,上半边是镂花栅栏。男人站在门外看着低头不断捣鼓的少女,握着拳头咳了咳:“要我帮忙吗?”

    洛洛抬头,无奈地笑笑:“门把手被小孩弄坏了。”

    男人先是微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很快敛去神色,刚准备伸手去检查铁门,铁门却突然直冲向他的面门朝外打开!

    幸好男人的反应速度快,不然真要被铁门撞个结实!

    男人将将稳住脚步,就看见一脸歉意的苏洛洛以及苏洛洛前挂着的小男孩,小男孩正扭头一脸不爽地看着他。

    男人愣了一下,掏了掏口袋将一只手机递给她:“你的手机丢在我办公室了,下班路过这里就顺便给你带过来了。”说完转准备离开。

    洛洛感激地接过手机,连忙道:“谢谢颜总,那个不嫌弃地话就进来坐坐吧?”

    颜佑也不客气,笑着走了进去:“现在是下班时间,洛洛像以前一样叫我颜佑哥哥就行了。”

    颜佑,A市华腾总硕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年纪轻轻却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商界成功人士,曾经跟苏洛洛在同一个孤儿院住过几年,后来苏洛洛被老夫妇领养,颜佑才跟她失去了联系。直到前几天苏洛洛去他们公司求职,两人才恰巧相遇。颜佑边的助理才辞职不久,助理位置刚好空缺,他便让苏洛洛暂时过来帮忙。

    苏洛洛同学知道自己还没有大学毕业,坐上总经理助理这个职位她的资格可能还不够,刚开始便谢绝了颜佑的好意。不过颜佑再三邀请,说自己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助理,在他找到新助理之前想让苏洛洛暂时顶替这个位置。再加上那高额的工资,洛洛同学最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我去给你泡杯茶。”洛洛说着朝厨房走去。

    颜佑坐在沙发上,稍稍打量了下四周,接着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苏洛洛:“这孩子是你的……?”

    洛洛端着茶从厨房走出来,低头看了看前的咿呀君,刚准备开口,只听一个稚嫩的声音抢先一步:“妈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