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5养不起的小鬼头

    人类世界的生活不像在阿萨帕罗的公爵城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子早已成为过去时。苏洛洛用自己剩下的那点积蓄买完生活必需用品和几天的储粮后,钱包终于空空如也。阿门,善哉善哉,钱实在是不经花,更何况是在这个物价不断涨起的年代,一百块大钞随便一拆就不见了踪影。

    这是苏洛洛带着小鬼头和小潘潘回来的第三天,三天光是小潘潘跟洛洛同学的吃食就需要一笔不小的开销,洛洛尽量将自己的食物缩水缩水再缩水,最后咬牙改为一天只吃两顿饭,每天中午看着电视上的美食节目饥肠辘辘,还美名其曰现代版“画饼充饥”。

    这天中午外面风和丽,天上白云飘飘,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苏洛洛窝在自家沙发上准备打开电视观看最新一期的美食节目。视线向沙发右侧移去,依次坐着不会讲人话的小鬼头咿呀,贪吃小兽小潘潘,还有……一堆苏洛洛搁在那里两天没洗过的脏衣服,顶上面就是咿呀穿过的黑色披风。

    说到美食,来谈谈咿呀君这两天的饮食问题。

    见过挑嘴的小孩,没见过这么挑嘴的小孩!这是苏洛洛同学最大的感慨。

    无论是各色米饭馒头面包等主食还是经过煎、炸、焖、炒、煮等各式荤素菜,咿呀君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忽视。这绝不是她苏洛洛的手艺问题,作为一名从小就自力更生的孤儿,烧菜煮饭她可谓是随手拈来,有句话形容的很贴切那就是上得厅堂下得了厨房,朋友们来她家做客的时候没有谁不这么夸她,可是自从遇到了这么个难伺候的小少爷,苏洛洛的脑袋瓜大了好几倍。难道自己一年来没有下厨手法生疏倒退了不成?但还不至于差到这种地步吧,至少小潘潘吃的是津津有味甚为满意的啊!

    对于这个挑嘴的纨绔子弟,苏洛洛今天一大早就带着他一起去逛菜市场,吃啥自己选,要是这样还无法满足的话,她就想办法在路上把他甩掉,从此摆脱这个难缠的小尾巴。但是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啊愿望——

    清晨七点,菜市场大门走进来一个小的少女,少女手牵一名六七岁的小男孩,本来相貌平平又拥挤在人群中的苏洛洛很容易被人忽视掉,但偏偏边多了这么一位俊俏可、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少爷,让她一贯低调的作风化为泡影。

    提菜篮子的大妈从她边走过,脸上的表一惊一愕,一笑一痴。大妈和蔼可亲地伸手朝咿呀君的脸上捏去,啧啧感叹:“呀,这娃长得真好看!”再看到苏洛洛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疑惑,随即又一副了然的样子,“哎哟,有这么个可的儿子,真是羡慕啊!”

    大妈这句话刚说完,一个晴天霹雳正中苏洛洛。儿子?!拜托大妈长点脑子好不好,怎么看这都不像是妈妈跟儿子吧!

    洛洛同学为了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是傻呵呵地一笑,牵着咿呀君快步就走。一边走还一边不忘脱下自己上的衣服去蒙咿呀君光华四的小脸蛋。

    咿呀君挣扎几下,怒视着她:“咿呀咿呀咿——”不知道说的是啥外星语。

    洛洛完全忽视小鬼头的不满,双手叉腰做泼妇状:“让你遮住就遮住!再咿呀咿呀的老娘把你卖给人贩子!”

    咿呀君顿时就安静下来了,只是那眼神中的温度瞬间就降到了零下。

    苏洛洛牵着蒙住脸的咿呀君从蔬菜专区逛到水产专区再逛到水果专区,咿呀君的态度依旧是冷漠淡然,瞅也不瞅上一眼。

    直到——

    他们逛到禽区。

    咿呀君终于停下了脚步。但是洛洛酱却不肯停步了。

    那是一只鸟,准确的说那是一只对于钱包瘪瘪的苏洛洛来说吃不起的活鸟儿,这鸟不常见,偶尔会看见有人卖但大多数都是死的了,只是今天不知怎的竟然有一只活蹦乱跳的。

    洛洛拉着咿呀君的手用力往前迈步,但咿呀君相当执拗,小小的板力气倒是不可小觑,洛洛拖了半天愣是没拖动他。

    无奈之下,洛洛伸手指着那鸟问:“老板娘,这鸟是啥?”

    老板娘笑眯眯地上前:“小妹妹这都不知道吗?这是野鸡。”接着声音突然低下来,“我们在外说是养殖的,其实不瞒你说这是从山里捉来的,真宗的野味。”

    野味,貌似会有点贵吧:“多少钱一斤?”

    老板娘乐呵呵地竖起一根手指:“一百。”

    坑爹的!有这么贵吗?

    似乎是看出少女的心思,老板娘解释道:“这是真宗的野鸡,况且还是活的,别人卖的那都是家里养的鸡糊弄人。”

    洛洛再次拽着咿呀君准备走人,但依旧无计可施。咿呀君脸上那副表写的清清楚楚,非此鸡不“娶”!

    洛洛叹了口气自认倒霉,掏出钱包翻了翻,抬头:“老板娘能便宜点不?”

    老板娘脑袋直摇:“这个真的便宜不了。”

    正低头看着瘪瘪钱包的苏洛洛此时没有注意到,咿呀君脸上的衣服被路人不小心弄到了地上,而咿呀君在老板娘还没拿鸡上秤的时候就已经自顾自地拎住鸡脖子掉头就走,还十分不屑地睨了眼发愣的老板娘。

    洛洛捏着钱包手心冒汗,再次抬头问:“老板娘便宜一点行不行?”

    老板娘在就三魂丢了七魄,连连点头:“一只给一百好了,记得下次再带你弟弟来买啊!”

    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红颜祸水,这长大了不会跟肖斯那厮如出一撤,长出一张祸害无数少男少女,寂寞妇女大妈和gay的华丽脸蛋吧……?

    花了一百买回那只野鸡,结果咿呀君露出两颗小獠牙对准鸡脖子一口咬下去,野鸡血尽亡,而喝饱的咿呀君再也不去看那只鸡。还露出一副这鸡好难吃好难吃的表!要不是没有办法绝对不吃这么低的食物的眼神!

    洛洛当时就傻眼了,这,这是一只小吸血鬼?!她捡回来一只吸血鬼!这里怎么会出现吸血鬼的呢?好吧,肖斯公爵既然能来也就说明其他吸血鬼有可能来人类世界。但问题是,当一个吸血鬼出现在人类世界,会发生怎么样的事呢?当初自己作为唯一一个出现在阿萨阿罗的人类,血族抢的火朝天。如今一旦有血族来到人类世界,人类不就要面临被血族吸血的危险了吗?想到这里,苏洛洛不毛骨悚然。幸好,目前还没听说某某被吸血而死,幸好,自己捡回来的这只小吸血鬼还没吸自己的血。

    但是这样长期下去,她怎么养得起小鬼头?!

    唉……洛洛叹了口气从咿呀君手里抢过电视遥控器,又顺手抄过桌子上的炸野鸡块往嘴里塞。钱包空了,得出去赚钱了,顺便明天就把这只小吸血鬼给卖了!

    ------题外话------

    平淡之中也有幸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