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3开启的大门

    珊朵拉愣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鲜血再次喷洒到脸上,她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王子一样的人物不停地进行杀戮,如果可以,她希望是自己的手沾满鲜血,而不是这个男人。

    “珊朵拉,你去洛洛那边,这里交给我就行了。”肯说的云淡风轻,一闪人已经冲进了士兵之中。因为他特殊的份和威名,半人族和血族士兵都不敢轻易伤害他。

    珊朵拉刚赶到古树附近就将粉红光盾解除,但还是迟了一步,博格已经完成取血的过程。这一刻珊朵拉很后悔自己没有及时赶来这里帮助洛洛,因为一时的疏忽,她竟然将博格这个混蛋给放进了粉红光盾里,她应该在博格杀死血族指挥官后立即将他逐出来的。

    肖斯看着博格怀里软绵绵的苏洛洛,眼神一凛。紧接着一道蓝黑色的影如闪电一般从博格旁划过,再定睛去看的时候,博格怀里的苏洛洛已经不见了,他刚连接上去的左臂再一次被人砍断。

    博格皱眉捂着鲜血汩汩的伤口,却不敢上前抢夺,他兀自捡起地上的手臂,咬牙替自己安了回去。

    “下次你要是再取她的血,我砍的就不是你的胳膊,而是你的口。”肖斯目光冰冷地看着他,将苏洛洛紧紧地抱在怀里。

    博格吃痛地闷哼一声,表有点不屑有点顽固:“她自愿让我取血,我也没有办法,送到嘴边的美味没有谁会傻到只看不要吧?”

    肖斯往前走了几步:“没有她愿不愿意,只有我愿不愿意。博格你别忘了,她是我的血宠,不是你的——”

    博格顿时找不出可以反驳的理由,他看了眼肖斯臂弯中的苏洛洛,心里竟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绪——愧疚。他有太久没有品尝到苏洛洛的血液,那种深入骨髓的美好口感让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要不是在紧急关头及时制止自己,苏洛洛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干尸了。

    洛洛的脸色有些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因为体受到剧烈挤压迫使她睁开眼睛:“嘶——好疼,疼……”

    听到怀里微弱的呻吟声,肖斯慌忙低头看去,察觉到自己抱着她的手臂用力过度,立即减轻力道,他声音低低的似是安抚:“再忍一会儿,然后我送你回你的故乡,你不是说很想念你的朋友吗?还有你底下的积蓄,你喜欢吃的炸酱面和糖醋排骨,还有你一直想看的电影……”这些她曾跟他说过一次,他都记得,血族的记忆力极好,凡是听过一遍的永生不会忘却。

    这时,坎蒂丝回头道:“时空门已经开启,可以送她回去了!”

    肖斯看着她的苍白的脸,反手与她十指相扣,沉静的眼神给人一种安稳和鼓励。

    “洛洛……”他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托起她的后脑勺轻柔地落下一个吻,“准备好了吗?害怕就闭上眼睛。”

    自树门里发出的淡蓝色光芒骤然变亮,霎时拉开一条长长的光柱,恰好落在肖斯和苏洛洛的上。

    珊朵拉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却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一把抓过坎蒂丝的手臂:“什么时空之门?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坎蒂丝反手抓过她的手臂,阻止她靠近他们:“苏洛洛的家乡,但不是你去的地方。”

    博格听到这句话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同样面露惊讶,难怪肖斯要带苏洛洛来这里,难怪他面对数量庞大的军队毫无惧意,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个男人的计划里!父亲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夸过一个人,除了肖斯公爵,那个父亲每次提起都面带敬意的军队统领。

    洛洛迷迷糊糊中感觉一股力量将她猛地一扯。这种感觉让她浑酸胀头脑晕眩,她的体不由自主地向前一个趔趄,但很快一双有力的手及时抓住她的手臂,那股扯着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手臂上阻止她脱离的力量相反在渐渐减少,她不受控制地想要惊叫出声,迷糊中想要张口却发现声音一出来就被风声给湮没了。

    博格看着光柱里即将脱离肖斯怀抱的苏洛洛,马上想要过去帮忙。坎蒂丝忙着阻止珊朵拉却忽视了一边的博格。

    博格形一掠来到淡蓝色光柱中,也不管肖斯凌厉的目光,从一旁拉住苏洛洛的另一只手臂,时空之风的力量格外强劲,博格顿时意识到他们这样只拉着洛洛的手臂,随时都可能把她的手臂扯断!

    “赶快想想其他办法!这样下去她的手臂会断掉!”博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喊出了声,他努力地朝前移了一步,伸手就要揽洛洛的腰。

    洛洛此时人已经脱离肖斯的怀抱,头冲着他们,体腾在半空,两只胳膊分别被肖斯和博格紧紧拽着,那种骨头破碎般的疼痛让她不由地呻吟出声,腰上突然传来冰凉的感觉顿时缓解了上的痛感,朦胧中感觉自己再次回到那个冰凉僵硬的怀抱。

    这种冰凉的触感逐渐抚平她紧皱着的双眉,隐约间她听到那个熟悉而又令人安稳的声音:“坚持一会儿,不会有事的。”

    博格没有揽到苏洛洛的腰,只抓到她的双脚,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起码自己没有抓空。他看着肖斯公爵抱着苏洛洛,眼里闪烁着一丝惊讶和疑惑,高傲在上的军队统领此时面上的表竟然与半人族如此相似,是因为吸了她的血的原因吗?连着肖斯的感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古树附近,突然蓝光一闪,倏地一下,光柱消失不见!而在光柱完全消失的刹那,另一道黑色的影子疾速闪了进去,谁也没有看清那道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速度太快,即使是血族中的强者也难以看清。

    圣地的战斗在光柱彻底消失的刹那戛然而止!

    他们要捕捉的肖斯公爵和苏洛洛血宠不见了!通过蓝色光柱进入古树上的时空之门,他们走了,走到另一个与阿萨帕罗平行的时空之中。

    珊朵拉从坎蒂丝的手中挣脱出来,匆忙跑到古树边用力敲打树门,但树门无论怎样就是不肯打开。

    “洛洛!洛洛!”珊朵拉的声音在骤然间安静下来的圣地回

    肯手中的剑掉落在地上,定定地望着苏洛洛消失的地方。他早该想到的才对,呵呵——可惜自己又没有那个能力阻止他们不离开,因为只有这个办法她才能够安全地活下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