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2在圣地聚集

    那么肖斯会跟自己一起去人类世界吗?苏洛洛想开口询问,却发现要说出这个问题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即使看不见后的血腥画面,双耳却能够听得清晰,厮杀呐喊声,兵器相接的声音,还有子弹从枪口发的砰砰声。

    第一次觉得这个十分钟仿佛过了半个世纪,如此漫长,如此让人急不可耐……蹲在一角被大家守护的苏洛洛肩膀微微颤动,体被撕裂的声音近在咫尺,她知道那具尸体就躺在自己的脚边,但是她不敢看,可好奇心又驱使她睁开眼睛一看究竟,她想知道那个男人是否安全,是否还在同那些士兵浴血奋战,于是她偏头睁眼,看到了自己永远也意想不到的一幕。

    尸体被撕裂成五块,断裂的双腿双臂,微微抽搐的体上连着熟悉的头颅!鲜红色的血液从断裂的四肢不断往外流,一直蔓延到她的脚边。

    “博,博格?!”洛洛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失声喊道。

    博格脸上的表充满痛苦,但军人的意志让他始终没有呻吟出声,他艰难地侧过脸看她,扯着嘴角笑:“怎么了,看到我这样……就嫌弃了?你也太弱了,大家都在保护你,你还是会被血族袭击。”

    洛洛平复自己的呼吸,颤颤地往博格边看了看,那里躺着另一副尸体,是一个血族,穿着一军装,看肩膀上的勋章级别似乎很高,虽然四肢完好无损,但口的地方俨然被掏成血窟窿,他死了……

    博格咳了几声:“在那发什么呆?快点帮我把四肢拼好。肖斯就是这么保护你的吗?太粗心大意了。”

    他原本在温泉花园毫无头绪地寻找密门,却意外地碰到从密门里溜出来的格雷尔,这才找到通往圣地的入口,并且从格雷尔口中得知圣地的战争已经开始!那是圣地,一般况下是不许任何血族和半人族擅自闯入的,但是这次元老院和半人族王室竟然出动数量如此庞大的军队来捕捉苏洛洛!战场还选择在神圣的圣地,那些家伙难道都已经疯了不成?!

    他没想到自己一进来就看到同为军队指挥官之一的库克从背后偷袭苏洛洛,他当时也没多想什么,冲过去就同库克打在了一起,而在苏洛洛边的那个女人好像知道他会救她,站在古树边纹丝不动,伸进树门里的手完全没有拿出来的意思。原本打算在一边观看好戏的自己,却终是没有忍住一时的冲动,竟然为了这个迟钝柔弱的少女,把自己折腾成现在这个模样。

    洛洛呆呆地望着博格掉落在一边的四肢,迟迟没有行动,古树周围两米内的范围不知何时被一圈粉色的光芒笼罩,将自己同外界阻隔开来,那些想要冲进来的士兵站在粉红光盾外用激光剑用力劈砍,却是始终寻找不到突破口。

    他们也来了啊……果然自己被保护的太久,都以为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了,以为自己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待在一边静静等待结果就好。

    洛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爬到一边,抱起博格的两只胳膊往他体的方向走去,满是鲜血的手臂确实恐怖,但现在已经容不得她去想着害怕了。将博格的双臂拼回躯干,她又去捡他的腿,腿的重量比较大,洛洛只得一个一个地慢慢往博格边拖。

    “已经拼好了。”洛洛擦了一把冷汗。

    博格闭上眼睛没有看她,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四肢逐渐生出新的血脉,血族强大的愈合力使博格在短暂的时间内就让四肢恢复原位,但这些还不够,新连接上的四肢十分脆弱,用力过度很容易再次脱落,而第二次连接的时间将会是第一次的两倍,他不能冒这个险。

    博格的眼睛盯着洛洛的白花花的脖子:“我要吸血。”语气带着一点霸道,还非常理所当然。

    纳尼?老子帮你拼完四肢,还要吸血!这也太得寸进尺了吧。当然这只是某只人类的腹诽而已,要她说出来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洛洛捂住脖子往坎蒂丝的方向看去,但是坎蒂丝压根就没时间看自己,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树门,一只手臂都快要被侵蚀干净了!

    “凭什么要给你吸?”洛洛忐忑地问。

    “等会儿有士兵闯进来,你自己看着办。”博格冷哼一声。

    “可以不用牙齿咬吗?”洛洛试着商量。

    博格疑惑地打量她:“为什么?吸血鬼吸血不用牙齿那用什么?”

    “手指不行吗?我看见过肖斯公爵隔空取血,我觉得这方面你比他厉害,应该能做到的吧。”

    博格思考了一会儿,忽然邪笑:“你想用激将法对付我,可惜本侯爵不吃这。不过你说的隔空取血我还真没试过,貌似有趣呐。”他说着手指轻轻抚摸上她的细嫩的脖子,伸长的指甲微微用力在她的血管上刺下眼几乎看不见的小洞,接着充满惑力的鲜红色血液汇成一条涓涓细流沿着博格的手臂缓缓上流,一直汇入他干渴难耐的喉咙。他等着这一刻等的太久了,每天不在想念那美味的血液,那温的触感,即使让他尝一辈子也绝对是甘之如饴,不会厌倦!

    正在同半人族士兵厮杀的肖斯公爵,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顿时一股火气涌上心头,他一剑扫过阻拦在自己面前的士兵,迅速前往古树的方向。

    肖斯公爵刚冲上去就被粉红光盾阻隔在外面,回头看向正同血族士兵战斗的红发少女:“珊朵拉,让我进去!”

    肖斯这一声喊的并不大,却格外清晰。

    红发少女听到后有人喊她,慌忙转,见肖斯公爵站在自己设下的粉红光盾外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转动双手准备开启光盾。

    突然鲜血喷溅,洒了珊朵拉一脸。她惊恐地向旁看去,肯手中的长剑刺穿一个血族士兵的脖子,滴着血液的剑尖与她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肯望了眼古树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焦虑,他缓缓地拔出剑,曼声说:“好不容易找到这里,还来及跟他们叙叙旧,就要投入这场战斗中。这里是战场,你这样三心二意叫我怎么放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