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1开始犹豫

    血族王室内部庞大,关系也是盘根错节,而真正的掌权者仍然是为最高指挥机关的元老院,血族王室的领袖实质上也就是那几个活了几千年的长老。元老院一方面派博格前来寻找肖斯和苏洛洛,另一方面又跟半人族王室暗中合作,在SP实验基地埋下重重陷阱,将闯入者一步步引向毫无退路的圣地!

    此时圣地外面已经被血族和半人族的士兵团团包围,所有出口被士兵们死死封住,即使是强者中的强者,要想打赢这些士兵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试图寻找出口离开SP实验基地的计划更加不可行。

    博格故意做错标记本想引开跟随自己的那群士兵,没想到却差阳错地让他们走对了路,而博格自己则走错方向,现在还被困在格雷尔的温泉花园中。

    通往格雷尔实验室的密门早就已经关闭,不远处时不时传来噪杂的脚步声,脚步声经过隔音墙的阻隔声音虽然不大,但博格依然能辨析出花园的墙壁的另一面已经布满无数训练有素的士兵!

    苏洛洛和肖斯很可能就在那边,只差一步了,只要找到通往实验室的密门他就能找到她!希望一切还不迟,在他找到苏洛洛之前不要被元老院得知她的行踪才行。博格这样想着不由加快脚步,在偌大的花园中四处寻找实验室的密门。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一个不小心的失误让那些血族士兵提前找到了苏洛洛!

    逐渐涌入士兵的圣地。

    洛洛刚刚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熟悉的女声突然从口袋里传来,声音并不恐怖,却来得太过突兀,洛洛吓得一抖,接着手忙脚乱地翻找衣服口袋,才知道那声音正是来自她的笔记本电脑。

    “怎么回事?”肖斯公爵望着她手里的电脑问。

    洛洛急忙把电脑翻开,女人的声音清晰地从遥远的另一头传来:“肖斯公爵!喂喂,在不在?洛洛呢?怎么没有声音!”

    “是贝拉!”洛洛低呼一声,刚想开口说话,电脑却被肖斯一把夺了过去。

    肖斯公爵微微蹙眉:“什么事?”

    贝拉的头像显现在电脑屏幕上,声音带着急切:“公爵城堡已经被元老院派来的军队包围,还有就是他们不仅派了博格来抓你们,布莱恩长老还私自跟半人族王室合作要将洛洛捉回去做实验!他们几乎动用了血族三分之一的士兵!你们现在在哪里?千万不要去SP实验基地。”

    洛洛低低地叹了口气:“贝拉你不早说,我们已经在这个什么基地了,还被包围的水泄不通。”

    “什么?!”贝拉平复呼吸,继续道,“不要跟我说你那个世界的成语。对了,你们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

    “圣地。”肖斯淡淡道。

    贝拉的表深幽,片刻后才看了眼肖斯公爵:“坎蒂丝也在吗?”

    肖斯公爵微微点头。

    “你打算……”

    肖斯公爵继续点头,接着有些不耐烦地想要关电脑:“其他的事你不用管,军队不敢伤害你们,等我……们回来。”他犹豫了片刻,才试着加上那个“们”字,注视着电脑屏幕的目光有点迷茫。

    贝拉还想再跟洛洛说点什么,却被肖斯关掉了电脑。他将笔记本递给洛洛,眼睛却看着坎蒂丝:“还需要多久?”

    坎蒂丝把手探进树门,淡蓝色的光芒将她的皮肤一点点侵蚀:“至少十分钟,也许更久。”手从树门里拿出来的时候已经鲜血淋淋,皮肤像是被硫酸泼洒过腐烂剥落,她依旧是面无表,仿佛那手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没有丝毫痛苦的感觉。

    洛洛有些头皮发麻,索别过脸不去看。

    这时,一双凉凉的手捂住她的双眼:“等会儿会比较血腥,你受不了就不要看。自己把眼睛闭上,或者蹲在树边想着等会儿我们成功离开这里的场景就好。”

    男人的声音沉稳如水,宽大的手掌中少女的睫毛在轻轻颤抖:“等会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男人轻嗯了一声,洛洛眼睛上的冰凉触感突然消失,她知道他已经投入没有止境的战斗之中,再转的时候,她的边只剩下坎蒂丝,每过一会儿坎蒂丝就将自己的手臂伸进树门,再血淋淋地拿出来,如此反复。

    洛洛蹲在古树边,背对着战场,静静地看着发光的树门:“你不疼吗?”

    坎蒂丝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担心的应该是他们才对,十多分钟不是那么容易撑下来的。光是血族的士兵就占了整个血族三分之一的兵力,半人族士兵虽然力量不济,但他们每个人手里的银枪危险相当大。”

    时空之门打开之后不能直接进入,必须要经过一定时间才能进入,否则进去的生物会被时空隧道的光芒侵蚀**,就像现在的坎蒂丝一样。谁也不知道时空之门的光芒需要多久才会解除防御系统,要想在短暂的时间内得知具体时间,只有亲自用**探知,什么时候**进入后不被光芒侵蚀什么时候才能安全进入时空隧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开启时空隧道需要守护者的血液饲喂古树,作为最后一个守卫者坎蒂丝,只有她以血喂树才能彻底将大门开启!

    洛洛一下子仿佛明白了什么,心里百味横陈,诺诺地问:“你们是要送我回去吗?”

    坎蒂丝:“送你回到人类世界,这是我此次的任务。”

    “为什么?”洛洛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不惜代价要将她送走。

    “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作为圣地的守护者,我们的使命除了看护城堡以外,就是防止异时空的生物进入阿萨帕罗。”

    就因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她送走吗?现在想想,自己无论到哪都是一个孤儿呢,即使回去了她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至少她还有那么一个天天关心她血液的饲主……一直期望回家的苏洛洛,这一刻却开始犹豫了。

    “如果我不回去会有什么结果?”

    坎蒂丝盯着她,一字一顿说:“如果你是预言中的灾星,阿萨帕罗的血族会因为你而全部消亡,谁也不会愿意冒这个风险把你留下,即使你留下来也会遭到血族的追杀,在杀死你之前,为了更好地利用你,他们会把你当做试验品解剖实验。”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