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70时空之门

    许久,佐终于得到了洛洛的回答,只是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洛洛五官扭曲,眉毛皱成疙瘩,满腔控诉:“不是一般般的可怕!疼死我了!”

    “……”

    “呜呜,你放我下来吧,手腕断了,上的骨头也快碎掉了。”

    佐的脸上此时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他……失策了?有点不敢相信小生物的回答:“亲一下。”

    洛洛抖着手捂住自己的脸,态度坚定:“不要!”

    没关系,他还有一招。

    佐把手伸到背后,缓缓地抽刀。

    还想再骂暴力君几句的苏洛洛被他这个突然的举动震慑到了:“喂~你要干嘛?”

    佐很淡定的表:“拿刀。”

    悲忿难平的洛洛再次扭头,期望某鬼能接住她可怜的眼神,但是肖斯公爵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完全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你,你别拿刀了!我收回刚才说的话还不行么?其实你一点也不可怕……呃,很温柔的那种,很有魅力……”她的声音一点点小下去,不忘观察对方细微的表变化。

    佐抽刀的动作停下来,对小生物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回答有一点点疑惑,但很快又觉得理所当然起来。这个世界不知有多少生物想看一下摸一下他的刀,却统统被他拒绝,最后还成为死冥刀的食物。

    良久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洛洛心里顿时没了底。

    “下次再把刀给你玩吧。”佐稍微斟酌一下,最后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永远也不要擅自揣摩男人的想法,尤其是这种长期喜欢沉默的冰山男,因为他们的思维总是比你跃进一步,他们更多的时间不是沉默中消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男人的心思有时候比女人还要海底针,难捉摸。

    “她的手断了。”

    声音还未完全消失,肖斯公爵的双手环住洛洛的腰:“腰上的好像胖了一圈,还以为你会变瘦。”趁佐还愣在他第一句话中的时候,公爵大人已经从他的怀里将苏洛洛抱了回来。

    肖斯公爵看着洛洛的手腕低低地叹了口气,然后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会有点疼,忍着点。”

    洛洛害怕地缩了缩手臂,却没有拒绝,在公爵大人替她把骨头恢复原位的时候,洛洛同志无比幽怨无比气愤地瞪向暴力君佐,那眼神谁看了都觉得自己像干了坏事被捉到一样。

    “好了。”肖斯公爵小心翼翼地亲了一下洛洛的手,“肩膀和背脊的骨头还疼吗?”

    洛洛:“有点,不过比刚才好多了。”

    肖斯:“嗯,那就好。下次别让外人随便抱你,知道吗?不然会吃大亏。”

    洛洛:“……”这厮不及时救她的原因就是这个——?

    冰雕化的小佐同志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还没有想通为什么少女的手腕会突然断了?而且貌似还是他的原因……

    走下台阶的时候,空间陡然变大,月光不知从哪里照进来,朦胧的银白色铺满面前古老的城堡废墟。蝙蝠、十字架、人形图腾布满脚下历经沧桑的地砖,城堡很大,一半已经塌陷下去,还有另一半尚且保存完好,墙壁上刻有艺术体的阿萨帕罗文字以及代表血族和半人族标志的图案,每一处无不彰显着这座城堡的悠久历史。拱形的城堡大门半敞,里面似有幽暗的蓝光轻摇浅晃。

    坎蒂丝站在拱形门前,伸手轻轻抚摸墙壁上的图案:“到了,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

    索罗睨了眼那张奇怪的龙形图案,皱了皱眉:“我一直呆在格雷尔的边,竟然不知道他的实验室底下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

    坎蒂丝回头,眼里似有点点悲伤:“我跟我的族人曾经就生活在这里,是这座城堡的守护者。”

    索罗顿时了悟,五百年前的战争毁了她的家园害死了她的族人么。

    “这里怎么没有人看守?”洛洛躺在肖斯公爵的怀里,四下寻找半人族或者血族的士兵,却是一个也没看到,忍不住好奇道。

    肖斯:“这里是圣地,血族和半人族的王室也不敢随便让人进来,所有的守卫都安排在外面。”

    洛洛本来还以为会出现什么超级恐怖的角色阻拦他们前进,但这一路走来似乎没有一个士兵是她边这几个强者的对手,就这样到达目的地,未免也太容易了些吧。

    肖斯看出她的心思,轻笑:“暗血族的佐,血族世界第一高手,索罗是吸血鬼猎人中位列前三的强手,并且他们都没有复制品,你觉得还会有谁是我们的对手?除非……”肖斯说到这里突然顿住,眼神突然深邃悠长起来。

    “除非什么?”洛洛追问。

    “要进去了。”肖斯眼角的余光扫了下石阶的地方,然后抱着洛洛跟了进去。

    城堡外面虽然有些破败,但宫里面却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屋子中间有一棵巨大的古树支撑着这半边未倒的城堡,青色的枝叶蓬勃生长,给城堡带来了一丝生命的气息。城堡的顶端是镂花天窗,淡淡的月光从天窗里入,落满整棵古树,朦胧中有着梦幻的美丽。

    坎蒂丝望了眼肖斯,肖斯会意将怀里的苏洛洛放下来,拿出之前索罗给他的星形钥匙插进树干上的孔里。片刻后,只见古树的枝干缓缓朝四周移去,逐渐露出树干上打开的一个扇形小门,幽幽的淡蓝色光芒从小门里出,投在他们上。

    “我想肖斯公爵对这里应该很熟吧,时空大门,另一边就是苏洛洛的世界。”坎蒂丝说的淡淡,双眼却紧紧地锁住肖斯。

    肖斯理了理军装,静静地站在那扇小门边,落在坎蒂丝上的目光渐渐悠长:“算不上很熟,只来过两次。”

    两次?洛洛转头看向高高而立的肖斯公爵,眼中夹杂着疑惑。难道他不是第一次去人类世界吗?

    “外面现在恐怕已经被包围了,这次元老院的人都来了,似乎有点棘手呢。”肖斯望了望石阶上黑压压的一片,又低头看了看面带诧异的苏洛洛。

    ------题外话------

    故事很快就要进入下一阶段了。第一篇即将告一段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