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58复制品

    天空现出一抹鱼肚白,第一缕阳光洒在浩瀚无边的沙漠之上,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掀起层层沙浪,像是一只隐形的巨手将沙漠一层一层揭掉。博格带着他的精英军队从高空缓缓降落,巨大龙翼拍打间沙尘漫布,血族士兵们跟着这位年轻的统领走在这深陷地下的一片沙地中。

    空气中弥漫的淡淡香味让这位拥有血族嗅觉第一之称的统领眼睛一亮,他径直走进一扇沙门,蹲下伸手在地上摸了一把,沾有快要干涸血迹的沙粒在男人的指尖滚动,他突然站起,目光锁向前方蜿蜒漆黑的通道。

    魂火,只有在夜晚才会出现的灵魂,太阳一出来它们就会消失不见,这些深陷地底的沙洞即使是在白天阳光也无法照进来,失去了作为唯一照明物的魂火,白天这里便会漆黑一片,但是对于具有夜视本领的血族来说毫无影响。

    博格后的士兵们想要跟进来,却被他制止:“你们先留在这里,一个小时后再来找我,路上我会留下标记。”

    “是!”士兵们整齐地站在洞门口,不太明白自己的统领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上级的命令必须服从,他们也只有在外面静静等候,一个小时后再循着标记进入沙洞。

    等到博格的背影消失在士兵们的面前时,位于士兵首列中间的一个军士从腰间拿出笔状通讯器:“报告布莱恩长老,我们现在已经到达沙之国的沙帝战场,博格统领刚刚独自进入了沙帝门。”

    通讯器的另一头传来低沉的笑声:“很好,一有新的况立刻通知我。”

    Blood——

    洛洛瞪大的眼睛钉在棺材里的少年上,白色的头发,黑色的前进帽,还有那粉红色的嘴唇,覆在眼睛上的浓密长睫,这个模样分明就是Doll一点也没有错。可是Doll不是在公爵城堡吗?怎么会像睡着了一样躺在棺材里?一个个难以理解的问题不断冒出来,在洛洛的大脑里排成长队。

    “Doll怎么会弄成这样?”洛洛的脸贴在公爵的肩膀边,满满疑问的语气。

    肖斯背着她突然来到旁边的另一副棺材,一把掀掉棺材盖,这就是他给她的答案。

    洛洛望着棺材,手心沁出丝丝细汗,肖斯紧接着又带她来到第三个棺材边,同样迅速地揭掉棺盖:“这些就是SP实验的复制品,他们将自己搜集到的超能者和吸血鬼猎人的血液资料保留复制,通过基因技术复制出对他们惟命是从的战斗机器,不过这只是半人族的野心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

    “克隆技术吗?”

    “克隆是什么?这些复制品一旦被激活将会是无穷的祸患,基因复制技术在全宇宙都是被止的,除非是用于特定研究领域。”

    “我们世界这种技术就叫克隆,也同样被各个国家所止,不过技术还没有你们这里炉火纯青。他们制造这些复制品是为了对抗你们血族吗?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血族的王室还愿意跟半人族合作?这不是帮助自己的敌人么。”

    “因为他们都是一群自私鬼。”肖斯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淡然,但是那双紫眸里却流动着厌恶,“跟半人族合作完全只是血族王室那几个老头子的意思,他们为了利用半人族先进的生物技术寻找研制长生不死的药物,不惜背叛整个血族,真是愚蠢。”

    没有谁不惧怕死亡,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对于死亡这两个字更加敏感,在求生的**面前,他们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以满足自己的**,自私这个东西不管在人类世界还是血族世界,都是一样无处不在。作为胆小又贪生怕死的小市民苏洛洛,她多少还是能明白那种恐惧死亡的心理,每次自己遇到危险时都会竭尽全力求生,哪怕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她也会死死不肯撒手,只是她还懂得另一样东西的存在,那就是道德底线。

    不看别的光看这里的构造和这些复制品,就知道血族和半人族为此投下了多少财力人力,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敌人也有可能成为合作伙伴。

    肖斯走到另一边,又掀起一副水晶棺材的盖子。这回,棺材里躺的是一个棕发女人,肌肤雪白剔透,眼角有一点红痣,穿着一黑色的武士服,头上系着红色的抹额。

    女人的打扮洛洛有点眼熟,跟她在摩拉城见到的那些吸血鬼猎人十分相似,难不成她是吸血鬼猎人?

    肖斯怕洛洛从背上滑下来,托着她的股往上提了提:“吸血鬼猎人坎蒂丝,嗜血无度,曾经杀死过数百名血族战士。”这个男人明明在揩她的油,说话的时候还能一本正经面无表

    听他这么说,洛洛伸长脖子往棺材里张望,拿着能量石的手往棺材里递了递,刚刚只是大概看了下女人的长相但是并没有看清。不安分的洛洛同志在公爵大人的背上扭来扭去,股往上挪又滑下来,一只胳膊紧紧地在公爵大人的嘴巴附近,那样子是恨不得直接从他的背上跳下来。

    肖斯被她的动作弄的有些难受,于是手掌微微用力一拧,洛洛疼得嘶了一口气,拿着能量石的手猛地一颤,只见紫色的石头坠落到棺材里,恰好落在坎蒂丝的口附近。

    肖斯侧头看了洛洛一眼,接着毫不留地在她股上捏了一把,这一捏下去洛洛差点背过气,就连另一边受伤的股也跟着一起痛起来,这家伙是真的下了重手啊!

    还没的来及发脾气,肖斯已经背着她快速跑向仓库的深处,而他们的后隐隐约约有一个黑色的窈窕影,像尾巴一样甩也甩不掉,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坏人已经追来了?

    洛洛搂紧公爵大人的脖子,仓促地回头去看,黑影越来越近,渐渐显出一个女人的轮廓。

    这时肖斯却突然刹住脚步,洛洛在他的背上往前一埂,抬头看去才发现他们被一扇巨大的石门堵住了路口。再回头的时候,那个女人与自己只有一臂的距离。

    女人的相貌跟刚才那副棺材里的长得一模一样,她睁开的绿色双眼比绿翡翠还要美丽迷人;再配上那张感的红唇,更显的妖娆多。唯一的缺憾就是那双眼睛不带一丝感,美丽却没有生气,仿佛被抽去了灵魂一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