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54赛斯和肖斯

    洛洛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她没有看错,真的没有看错,他们的相貌、衣着和声音简直如出一辙,唯一的不同的是,棺材边的公爵大人脚上有蓝光,而走进来的那位公爵大人则没有。

    没有蓝光的公爵大人看了眼水晶棺材和棺材边的另一个公爵大人,紧接着脚步一转,快速走向躲在石头边的苏洛洛。

    他一把将苏洛洛捞到怀里,紫色的眼睛闪烁着不定的光芒,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她受伤的股。

    洛洛被摸的浑不自在:“是你吗肖斯?”

    肖斯没有直接回答她,手上的力度稍稍加大,洛洛疼的哎哟叫出声来。

    男人凑近的俊美脸庞与她近在咫尺,优雅的笑容带着惩罚的味道:“你说呢?”

    这位才是真正的公爵大人,熟悉的动作,熟悉的说话口吻,熟悉的笑容,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有不同的地方,两个人即使音容酷似,但格方面总是会有差别,就像现在直觉告诉苏洛洛,抱着她的这位才是肖斯公爵!

    “耶~那这个男人是谁?”洛洛脏兮兮的爪子指向棺材边的冒牌公爵。

    “我的弟弟,不过五百年就已经死了。”肖斯望着棺材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语气淡淡道。

    公爵也有弟弟?而且还是个五百年前就已经嗝了的死人,那为什么死人会活灵活现的出现在这里,能触碰到,能听到他的声音,关键是自己刚才还被他从棺材下面揪出来!

    弟弟死了,哥哥还能用毫不相关的口气说话,冷漠的态度好像对方与自己是不相干的人,血族之间连亲也不存在吗?

    肖斯公爵将她轻轻放下来,接着拉住她的手往水晶棺材走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血族跟半人族和人类不一样,感这种东西从小就被淡化,谁的力量强大我们就崇敬尊重谁,谁要是没有资格存活在这个世上,终究会被淘汰,即使拥有共同的血缘关系,我们也不会因此产生怜悯之心,那样只会让对方的尊严然无存。”

    他说的很平静,语气也极为淡然,像是在叙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习俗习惯。这种漠然的态度让苏洛洛的心不太平静,就像一颗石子在湖面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涟漪虽美却久久不能消散。

    洛洛的手被他紧紧握着,她抬头看他,小声说:“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也不会产生感吗?”

    肖斯将洛洛的小手全部包在自己的大手里,低眸看着此时有些失落的血宠:“你是我的血宠,我不会轻易抛弃你。”

    “哼,少在那里说这些根本不可能的谎话!”赛斯森冷地注视着面前的一男一女,“血族女王姬娜为你付出生命,你却连最后一面都不见,更何况是这只要长相没长相,要地位没地位的半人族血宠。血族的确对感淡漠,但并不是每一个血族都像肖斯你这样连恩也不懂!”

    肖斯来到他的边:“赛斯,无论多少年你依然只是个孩子而已。”

    赛斯被他那种像跟小孩子说教的语气气得不轻,捏着棺材边缘的双手咯咯作响,吼道:“别以为你比我多活五百年就觉得自己有多么成熟,如果我没有死的话,份地位绝对不会比你低!”

    “死了为什么还要活在过去的沉痛中,如果我是你,会主动去消除记忆转生。如果可以,我也想忘记千年来的记忆。你是幸运的,不要再执迷于姬娜的世界,她是纯血种女王,就算我跟她在一起,最后也会被她吸干血液。五百年前的战争,她舍命为我挡下那一枪的时候,也不过是在尽一个女王的职责保护最后一个纯血种男。”

    “如果我没有比你先牺牲,我一定不会让姬娜那么做!即使血族再也没有男纯血种存在!”

    “所以说,你还是个孩子。血族不能没有男纯血种,也不能没有女纯血种,一旦其中之一在世界上消失,血族的后代岌岌可危。”

    赛斯被他这句话说的一时反驳不出来,抓着棺材边缘的力道轻了一些,半晌才喑哑着声音说:“血族剩下的最后一个女纯血种至今都不知道在哪吧,那你肩负的任务还真是不轻,不仅要把她找到,还要在找到后就立即跟她生育后代。呵呵……”

    五百年前血族,半人族,吸血鬼猎人和超能力者之间的战争在毫无预兆的况下爆发,战争规模宏大,不过主要战斗方是血族和半人族,参与的吸血鬼猎人和超能力者数量极少。

    半人族虽然在自力量方面最为薄弱,但他们凭借高智商的头脑和先进的科技,发明出大批针对血族弱点的先进武器,其中有一项最厉害的武器名叫莱尔修枪。半人族高价聘请当时被称为超能力界最有名的杀手海雷瓦,他的超能力是隐和速度,在隐况下配合极快的移动速度,再加上莱尔修枪,力量强大到当时的元老院也感到恐慌。

    海雷瓦被半人族派到战场前线密杀血族高指挥官,当时的指挥官包括血族女王姬娜,肖斯,赛斯,以及博格的父亲克雷蒙特。

    赛斯的死正是因为那个叫海雷瓦的男人,他永远记得那天刚好轮到自己上指挥台指挥军队,却因为血族士兵赢了一场小仗而有些掉以轻心,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潜伏到自己边的隐杀手,在姬娜的那一声“小心”中,他已经被枪弹穿透心脏。

    他永远忘不了姬娜当时将他抱在怀里的悲伤眼神,他死了,却不愿意就这样离去,他是拥有强大力量的纯血种,却在战场上被一个超能力者暗杀死亡,他不想就这样离开姬娜,那个在他心中占有大片位置的血族女王。因为心中的怨念以及对女王深深的眷恋,他死后灵魂化作魂火一直留在这沙洞里,守候着这位女王的尸体。

    后来,当他知道姬娜是为了替自己的哥哥挡枪而死时,他心中便多了一份对肖斯的憎恨,更可恶的是那个叫海雷瓦的超能力者在杀死姬娜女王和克雷蒙特将军后突然从世界蒸发了一样,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