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50星星也愿意为你摘

    夜晚的风凉凉的,天幕上的弦月皎洁,连带着四周的星星也璀璨起来,银色的月光洒满龙。乘着飞龙在高空飞行,任由夜风吹卷头发和衣衫,好想就这样一直飞下去,什么也不用烦恼什么也不用去做,就这样没有世界的尽头……

    肖斯公爵将洛洛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还冷吗?”

    洛洛放松体靠在他的膛上,她知道他想给她取暖,却忘了他自己的体本就那么冰凉。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不过这片刻的放松让她暂时可以安下心尽享受沙漠的夜晚,她努力地抬起手臂对着夜空,星星很大很亮,仿佛伸手就能够到。

    洛洛够了一会儿,有些失望地把手缩了回来。这时肩上一暖,一件黑色的披风裹上她的体。男人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他的军装和披风全部给了怀里的这只血宠。

    男人的声音贴着她的头顶透过她的衣服传来:“你很想要那颗星星?下次带你乘坐空艇去宇宙星系,你想要哪颗就告诉我,不过别挑个头大的就好,不然不方便带回来。”

    如果在以前,洛洛一定觉得这家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是肖斯公爵的声音很轻松又充满笃定,一点也不像是假的。或许应该说,这个男人的力量一直都很强大,凭着这里先进的科技那种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洛洛其实很想告诉他,很多东西不是触手就能得到的,也不是只要你足够强大就可以得到,得要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才行。

    公爵大人突然回头看了眼后,接着伏低子贴在潘多的上低声说了几个字。由于风声比较大,洛洛没有听见肖斯公爵跟潘多说了什么,她狐疑地仰脸:“后面有什么东西吗?”

    肖斯替她将披风系好:“你想多了。”

    肖斯大人的话刚说完,潘多龙的翅膀突然比原来长出一倍,巨大的滑翔翼像雄鹰的羽翼健硕丰满,像黑色蝴蝶的翅膀梦幻美丽,随着翅膀拍打节奏加快,潘多的速度也在不断提升。边转瞬即逝的浮云,夜幕飞速掠过的星辰,潘多惊人的飞行速度,让洛洛对它的认识又前进了一步,这条龙不仅是战斗机器还是高速飞行器!不愧是公爵大人的座驾,以后她也要有这么一条属于自己的战斗飞行两用龙才行。

    洛洛想着想着,抱着肖斯公爵的手臂慢慢松了下来,她将头倚向公爵的口,合上眼皮沉入梦境。她太困了……

    梦里她和公爵来到一处开满薰衣草的庄园,潘多趴在花丛里休息,小潘潘调皮地逮着蝴蝶,公爵大人过来牵着她的手微笑说:“你可以回家了,时空大门再次开启,你可以回到那个传说中的国度了。”

    梦里的洛洛一开始很开心,她抱住公爵大人的手臂激动无比:“啊,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回去了!”但是当她抬头看到公爵大人毫无表的面容时,她后面的话哽住。

    薰衣草在风中快速凋零,公爵大人的影逐渐模糊,潘多还有小潘潘像拼图一样一块块散落。

    她还没来得及跟公爵大人道别,时空大门已经把她吸了进去,她还有一些话没跟公爵大人说呢!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不行吗?!

    “等,等等!”洛洛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片深陷的沙地,陷入底下的沙地面积很大,抬头望去与地面的距离足有五六千米,而这块沙地的四周有一扇扇圆形的拱门,跟古罗马的建筑有几分相似。

    “这里是五百年前三族的战场之一,其中也包括一部分超能力者。即使几百年过去了,这里还是跟当初一模一样,好像时刻在提醒我们战争带来的灾难。”肖斯牵着她的手,带她走向其中一扇拱门,“很多战士的白骨已经找不到踪迹了,有的被埋没地底,有的连灰烬都不剩。”

    洛洛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这里每天都被风沙侵蚀,能找到遗骸那才叫奇怪了。能让沙地陷这么深不是一般战争能办得到的,还有这四周的每一扇门又是怎么回事呢?

    肖斯放缓脚步走在前面,回头道:“里面会比较黑,你抓紧我的手。”

    洛洛点点头,跟着他的步伐往前走。

    前方不远处幽幽的蓝色火焰在微微晃动,沙质的墙壁上刻满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阿萨帕罗文字。

    洛洛往公爵大人的背后靠了靠,想要看清那上面具体写了什么却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不过前面的蓝色火焰她有点熟悉,曾经在博格侯爵的城堡见过一次,当时那团蓝色火焰还会移动。

    “那是什么?”洛洛攥着他的手。

    “魂火,生物死后因为强大的意愿久久不能散去,骨灰会化作蓝色火焰直到它们得到安息才会永远熄灭。”肖斯走到那团火焰边,伸手碰了碰,接着那团火焰像风一样蹿到洛洛的脚边。

    洛洛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不轻,跳着脚往公爵大人的后躲,却因为小腿突然作痛差点摔跤。

    “你坐下来,把裤子脱了。”男人苍白的手指就要去扯洛洛的裤子。

    洛洛赶紧捂住裤腰带,往后缩了缩:“你要干什么?虽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但,但是不代表你可以这么做,我是你的血宠,你不可以这么为所为的!”

    公爵大人微微惊讶地盯着她委屈的脸,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不管怎样你的裤子必须脱了才行。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乖乖的先脱了?”

    这厮太卑鄙无耻了!把她带到这个森森又没人的地方就是为了解决他的生理需要?她还当是什么要紧的事必须三更半夜跑出来。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让洛洛的呼吸紧促起来,她看着公爵大人耀眼的紫眸,态度明确地大声说:“反正我就是不脱!你要吸血就吸血吧。”

    公爵大人压根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拉着她的手臂带向自己的怀里,然后朝着那团蓝色火焰招了招手,蓝色火焰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往洛洛的股附近挪了挪。

    ------题外话------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20:55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