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40 妈妈,这是什么地方

    洛洛离开后,那块石板又悄悄地合上了。石板下面,一个白头发的矮个子老头伸出舌头滴在地上还未完全凝固的血液,接着推了推头顶上的眼镜:“呀……这个味道更好。”说完,立即甩掉手里装着米谷拉汁的瓶子,亢奋地望着石板上的斑斑血迹!

    肖斯大人来到地底下的时候,就看见那些躺在地上的杂乱尸体,还有某个人类留下的红色脚印,浓厚的腥臭味将血宠的气味掩盖,而那些脚印到了一处墙壁边便消失不见了。显然这里曾有过一场激烈血腥的战斗,不过幸好,她还活着。

    他低头拨弄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戒指发出微弱的光芒,那光芒汇聚在地面上,突然朝前方四十五度角的方向线出。肖斯大人一甩披风,大步走了过去,对着墙壁就是用力一拳!地洞剧烈颤了一下,墙壁登时碎裂,开出一道入口。

    在蜿蜒曲折的石洞里观察了一遍,肖斯大人停在了一扇金属门前,门边上有一缕黑色的头发,他弯腰将那缕头发捡起来,放在掌心看了看,接着对准那扇金属门,就是重重一拳!但是这次,那扇门并没有一下子被打碎,只是有些变形。

    方法一行不通,肖斯大人立即改换成方法二,仔细研究了一下这扇金属门,不一会儿他就找到了开关所在。开关极为隐秘,并不在门上,而是在他的脚底下!如果不是苏洛洛留下的那一缕头发,他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点。那扇门的开关就在苏洛洛头发落地的位置。

    一直走到一处温泉边,肖斯大人的脸色变了变,他觉得自己的背脊在一阵阵地发麻,额头上竟然沁出细汗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如此紧张,但那只血宠可能遭遇到的危险,只要他稍微想象一下,就控制不住地呼吸急促。

    呼吸,对于血族来说本不该存在,只有到了面临极大危险的时刻才会有一定的反应,现在的肖斯大人觉得那危险就是降临在自己的上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笑声从后传来,肖斯大人微微地侧头,一根针管贴着他的脸擦过。针管上的针头细长坚硬,就像是专门为血族设计的一样!针尖深深地扎进前方的石壁,针管的尾部仍在剧烈地鸣颤。

    随着第一根针管的落空,第二根再次快速飞了过来,只是这次没有瞄准肖斯,飞到一半的时候,在半空中突然爆破,针管里的蓝色药水随着爆炸细细密密地洒在空气中。

    肖斯大人皱了皱眉,忙拽下肩上的披风,在头顶旋转几圈,快速盖在自己的头上。里面的药水不是别的,正是专门用来血族的血液凝固剂!

    “能躲过我格雷尔攻击的血族,你是第二个,其他的就……”矮个子童声老头已经走到肖斯大人的边。

    “其他的都成了我脚下踩的泥土和边的植物了吗?”肖斯扔掉披风,俯视着面前的老头子。

    老头子微微惊讶眨了眨眼:“你是谁?到我这里来的,除了我的试验品,就是帮我做实验的手下。紫发是血族纯血种的象征,今天我这里真是稀客不断啊,纯血种,我早就想捉一只来做实验了!”说着按了一下手中遥控器的按钮。

    随着按钮按下,肖斯边的树木突然像活物一样朝他迅速聚拢,每棵树上都冒出许多支针管!万针齐发,瞄准中间的肖斯!

    格雷尔早就知道有血族闯进了他的地盘,之所以放走先前那个不明生物,是因为他很清楚那只生物的战斗力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就算逃出去了也跑不远,他还是能够轻松将她抓回来的。相反现在这个血族的力量相当强大,他只有先解决了这只血族,才有时间和精力跟那只生物慢慢地玩。

    酷的沙漠,是最耗费人体力精力的地方,沙漠就沙漠吧,洛洛同志认了!看见了堪比恐龙体型的怪物她也认了!但是当这这两只怪物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实在是淡定不了!妈妈,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超大体型螃蟹在空中挥舞它那巨大的钳子:“哼,居然让我来这种地方,我要把那老不死的剪成渣!”

    “嘘,你小声点不行吗。要是被那个变态老头知道,我们又不知道要被他拿来做什么实验!”巨型蜥蜴怪物忙小声说。

    苏洛洛抱着小潘潘一动不动地紧靠在蜥蜴怪物股下的那块石头边。刚才自己眼花,竟然把这两个怪物看成山石,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处凉的地方,没想到却遇到了会说话的螃蟹和蜥蜴!

    此地不能久留,得赶紧离开才行。苏洛洛屏住呼吸,趴在地上,然后慢慢地朝相反的方向爬去。

    “嘿!我话还没说完呢!给我站住!”

    正在爬行的苏洛洛登时僵在原地,体不住地颤抖,眼见着一片影将她缓缓笼罩!

    大蜥蜴的尾巴啪地落在她的面前,紧接着是脚爪,再紧接着是与体分离的蜥蜴脑袋!蜥蜴的双眼瞠的很大,洛洛一抬头,就与它四目相对!只见那蜥蜴嘴里的信子朝她吐了两下,才闭上了嘴巴,不过那双死后还睁着的眼睛让她悚然。

    超大螃蟹很快就爬了过来,显然还没注意到渺小的苏洛洛:“哼!臭蜥蜴。我早就看你不爽了!吃了你,我的力量又能增强一些,哈哈!”螃蟹夹起蜥蜴的尾巴塞进嘴里,嘎吱嘎吱嚼地响崩崩。那声音在苏洛洛听来,就像是自己的骨头被对方一寸寸拧断。小潘潘吓得不轻,“呜啊”轻轻叫了一声。

    但就是这轻轻的一声,已经让那只螃蟹捕捉到了他们的存在!

    “喂!小东西,站住!”这回,这句话才是对苏洛洛说的。

    洛洛停下手脚的动作,也不敢回头。

    “站起来,面向我!”一声命令。

    洛洛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勀勀地转过面向那只螃蟹怪。她偷偷瞟了眼,螃蟹长得并不可怕,体还是红的,跟烧熟的螃蟹没两样,就是那体型还有会说话的嘴巴让她感到害怕。

    “刚才的事,你看到了吗?”螃蟹怪在石头上磨了磨钳子,两只眼睛向下一转,注视着苏洛洛。

    “没,没,我什么也没看见!”洛洛连忙摆手摇头,“我之前一直在石头边睡觉,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