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39 逃跑,也是一门功夫

    金属门的另一头与之前的地方截然不同,洛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说之前的地方是黑暗的地狱,那么这里绝对是仙家的世外桃源。

    葱茸繁茂的树木伸展着苍劲的枝干,撑起把把绿荫大伞;树下生长着各种低矮的灌木,硕果累累,红色的果实如一盏盏水晶灯;奇花异草遍地而开,蝴蝶蜜蜂在花丛中飞舞忙碌,淡淡的花香和着草木的味道迎面飘来,让人心旷神怡。

    但奇怪的是,这里明明是地底,顶部却是蓝天白云,金色的阳光轻柔地洒向这片生命之绿,风吹过的时候,万木倾伏,掀起绿色的海浪,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男人关上金属门,将苏洛洛放下来,然后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一条小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沿着那条路一直往前走就是出口了。记住,路上不要逗留。”

    坏蛋先生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信,洛洛回头望了望金属门,磨磨蹭蹭地往前走了几步,再回头的时候,红发坏蛋已经没了踪影。这时,小潘潘从她的怀里钻了出来,拍打两下翅膀,贴近她的肩膀飞行。

    小路是用鹅卵石铺就的,清幽宁静,洛洛把手放在眉毛上,望了望前方,蜿蜒绵长的小道,看不到任何出口的迹象。

    “你相信前面有出口吗?”洛洛侧头看向小潘潘。

    小潘潘飞到高空,转了两圈,又飞到洛洛的边,胖胖的爪子在自己的上来回抚摸,接着腾空翻了个跟头,晃了晃体。

    洛洛抚额,伸手拎住它的耳朵:“你抽风了吗?”

    小潘潘扭着脑袋从她的手里挣脱出来,飞到不远处采了一根细长的草叶,做着擦背的动作。

    洛洛看了一会儿,总算是明白了它的意思,二话不说抓起小潘潘就往前跑。她看到了什么,温泉啊!冒着气的干净温泉!她早就想洗澡了,之前因为一直害怕所以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这个地方只有她跟小潘潘,正是洗澡的最佳时机!

    出口什么的,等洗完澡再说吧~

    洛洛坐到温泉边,从防水袋里拿出她的迷你笔记本电脑,敲了几下键盘,不一会儿,毛巾、衣服、沐浴露,四瓶米谷拉汁从电脑空间里自动飞了出来。

    迅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洛洛同志学着跳水运动员的样子,扑通一头栽进温泉,直到自己再也憋不住气,才从水下把脑袋冒出来。

    仔仔细细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干净,某人跟一只小兽头裹着毛巾舒服地靠在温泉的石头边,一人一兽分别捧着瓶米谷拉汁,老爷爷模样享受地喝着。

    “啊~真好喝。”某人吐了口气,端着米谷拉汁的瓶子递向某兽。

    某兽也吐了口气,啾啾叫了声,两只胖爪子捧着米谷拉汁与某人的瓶子来了个响亮的对碰。

    “Cheers!”某人高兴地说完,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Cheers!”

    “……”

    冷风,无尽的冷风——

    洛洛同志僵硬地把脑袋转向小潘潘:“刚……刚刚是你在说话吗?”

    小潘潘瞪大眼睛看向洛洛的后,小爪子摆个不停:“呜呜,啾啾……”

    “这是什么玩意儿?真好喝。”孩子一样的声音从背后毫无预兆地传来,带着丝丝兴奋。

    原本淡定的某只人类此刻再也无法淡定,头也不敢回,扯下毛巾就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盖过去,又迅速抄起边的一块石头砸去,然后从温泉里爬上岸,抓起衣服和防水袋里的电脑就跑!一边跑一边不忘用衣服裹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喂,别跑啊!你还没告诉我这喝的是什么玩意儿做的呢!”声音从远处传来,那个人似乎并没有追上来。但是洛洛同志此刻双腿已经停不下来,沿着那条小路一直跑一直跑。要说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洛洛同志可以很感慨地回答那就是腿脚功夫!每次都拿个危险生物来追她,她要是还跑不快那还能活吗?!

    小路的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洛洛终于看到了坏蛋先生口中的出口,从门里侧着体挤出去,高高的台阶映入眼帘。她已经管不了许多,把小潘潘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吸气呼气,准备就绪,冲刺高海拔台阶!

    台阶的尽头有一块方形的石板,将外界与地底阻隔开来,洛洛试着用手顶了顶那块石板,石板依旧纹丝不动。另一边,那孩童一般的诡异声音再次传来,看不到人影,但声音却仿佛近在耳边:“外面很危险,小心刚出去就被吃了哦,你不如留在这里,帮我做好多好多这种饮料。”

    洛洛抬手擦了擦汗,将衣服系紧,然后伸手在石板的四周摸了摸,也许这上面有开关也说必定,那么轻轻摁一下,可能就自动打开了。有了这个猜想,她手上的动作便加快起来,但是摸来摸去,也没发现任何凸出类似按钮的东西。

    猜想一以失败告终,猜想二:这石板必须得用蛮力顶开!于是一人一兽齐心协力一齐而上。

    脸和脖子涨得通红,手上的力气越使越少,那块石板只是“咯吱”叫了一声,再也没了反应。

    “不行了,呼——”洛洛一股坐在台阶上,终于放弃使用蛮力将这块石板推开的作战计划。往墙壁上靠了靠,洛洛郁闷至极地望了望头顶,等死吗?她不要。想到这里,她腾地站起,一时没注意头一下子撞到顶部的石板,疼得她差点晕过去!伸手摸了把头顶,洛洛一看那片红色吓得手直抖,她,她的头撞破了!?不会这么倒霉吧。

    突然,一束刺眼的亮光从顶部照进来,伴随而来的还有腾腾的灼之气,石板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打开了!邪门,真邪门!洛洛同志临走前,不忘在石板上狠狠踹了一脚,非要她头破血流,这破石板才肯乖乖打开。

    此时外面的温度比地底要高很多,她跟肖斯公爵才到这片沙漠的时候正值夜晚,所以沙漠上一点也不,甚至说还有点凉凉的感觉。但是现在,大太阳一照,整个沙海就像一个大蒸笼,她则成了等待被蒸熟的鲜包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