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35 冲动的血族侯爵

    直到贝拉和苏洛洛的影从眼前消失,肖斯才将目光移开。士兵们见他走过来,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光是看着这位血族公爵的眼神,就已经让他们心惊胆战了。

    肖斯公爵兀自往椅子上一坐,单手撑着脸颊,看着夹在指尖的药丸:“血液凝固剂的滋味怎么样?”

    博格紧紧咬着牙,抬眼憎恨地看着他,想开口大骂却发不出声音!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早露面,就算幕后主使是元老院,你也不用这么心急地出来当替死鬼。要是能把报仇的这股劲放在战场上,而不是天天想着怎么报复我,几百年后你能重振霍尔慕一族也说不定。”肖斯说着看了眼博格,“你的父亲当年跟我并肩作战,他的力量和胆魄就连我也由衷地敬佩。本以为你能够像你父亲那样成为战场上的血族英雄,但现实是你还是太年轻了,这冲动的脾气一点也没有改变。”

    博格在听到他谈及自己的父亲时,那桀骜不驯的眼神瞬间黯然。他曾经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从小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像父亲一样厉害的角色,这个梦想,从什么时候起被自己复仇的心一点一点湮没了呢?五百年前的战斗,他因为最高级命令负责保护血族珍贵的纯血种,以失去大部分战斗力和一只眼睛为代价,他成功地完成了任务。

    但是,血族战士失去这么多战斗力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也是从那天以后,他的生活处处都是暗,他看到嘲笑自己的笑脸,看到鄙夷自己的目光,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个英雄。

    “也许别人并不是在嘲笑鄙视你,而是你自己的心首先贬低了自己。”肖斯侧目看向边的一个士兵,“把这个给他服下。”

    士兵犹豫一下,接过肖斯公爵手中的药丸,然后给博格喂了下去。

    体逐渐得到恢复,博格缓缓地站起来,也不看肖斯公爵,对着那些仍在打斗的士兵大声命令:“全部给我停下来!”接着转面向肖斯,脸上带着一点倔强的孩子气,“即使我放过你们,元老院也不会对你们善罢甘休的。”

    “元老院那几个顽固的老头子,陪他们玩玩也并不无聊。”说完,起准备离去。

    “等等!”博格见他就要离开,急忙喊道。

    肖斯顿住脚步。

    “肖斯公爵的那只血宠,什么时候玩厌了就送给我吧,我不会把她弄死的。”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静静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见肖斯公爵只是停了那么一会儿,就径自朝楼上走去。博格有些按耐不住,再次问道:“喂,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要是缺血宠的话,我城堡里有很多,我不介意用三只S级血宠跟你交换这么小的一只。”

    已经走到第二层楼梯上的肖斯公爵,眯了眯眼,像一个不悦的国王声音凛然:“不换。”

    博格咬了咬呀:“六只!”

    “……”

    “十只!绝对够你吸上一百年了。”十只是他的极限了,博格自信地抱着手臂,等待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吗?不换。”说完,肖斯公爵头也不回地拐入廊道。

    博格的眼神顿时有些失望,冷哼一声,带着士兵们准备离开。元老院那边,他还得给个交代!

    就在博格要踏出公爵城堡的时候,一把尖利的刀子从背后偷袭而来!博格的子还没完全转过来,那把刀就已经被士兵们及时挡下。

    刺杀失败的莉莉娅,被士兵们的激光剑刺穿膛,刀刃已经断落在地上,她的手里仍紧紧地握着那把刀柄。鲜血从嘴角溢出,布满血丝的双眼有不甘有仇恨,嘴唇动了动,能听到她喉间发出的微弱声音:“把我姐姐……还给我。”

    博格低眸看着轰然倒在地上的少女,皱了皱眉,接着转大步离开:“不用管她,我们走!”

    这时洛洛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她站在楼上,双手扶着楼栏,看着楼下的某个方向。

    那个处心积虑想要害她,一直想要得到公爵宠的半人族少女,就如昙花一现,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背叛公爵城堡,最后却失去了生命也没能救到自己挚的姐姐,上次她在房间里拿着的那幅画应该就是她姐姐的画像吧。但是洛洛看懂了她的眼神,她临死前嘴角绽放的那一抹笑容,苦涩中带着宁静的释然,也许对她来说,这个结局并不糟糕,甚至是她意料之中的。

    男人从背后突然将她抱住,下颔抵在她的头顶,低低的声音很是感:“累吗?天亮了我们就得出发。”

    略显疲惫的苏洛洛这次没有挣扎,微微后仰,完全借着男人的膛支撑体。

    “沙之国气候相当恶劣,而且还有许多凶猛的野兽。明天跟我去沙之国,你害怕吗?”

    “当然害怕,但是害怕有什么用。就算我说了,你还是会带我去那里。”洛洛坦然道。

    “那你讨厌去那里吗?”

    “要听真话吗?”洛洛仰着脸看他。

    男人的眼里流露出一点点紧张,点了点头。

    “好吧。”洛洛叹了口气,“换成谁都会讨厌的,强迫别人做他不想做的事,没有谁会喜欢。”

    男人的眼神微微落寞,进一步试探道:“那……你会因此而讨厌我吗?”

    “……”

    “你想逃跑吗?”

    “呃……没有。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逃跑那是自寻死路。”洛洛对这点是深有体会。

    “那就好。”肖斯公爵突然捧住她的脸,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没经过我的许吻我,也是强迫,不会招人喜欢的。”

    肖斯公爵愣了一下,优雅笑道:“你没有拒绝,这不算强迫。”

    “……”

    肖斯将她横抱在怀里,手掌轻托着她的部。洛洛感觉到那冰冷刚要开口,肖斯却伸出手指轻摁在她的唇边:“嘘……我带你看样东西。”

    他就这样抱着她,一直走向城堡的最顶层,每步上一级台阶,脚步声便在楼道里回,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题外话------

    终于把莉莉娅这个角色告一段落了,呼——某扇喝一口米谷拉汁,哇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