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26 跟蛋结下梁子的男人

    “肖斯,我们希望你能坦白。你说那只血宠已经逃跑了,但根据消息,那只血宠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基本为零,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逃出你的掌控范围呢?除非是你故意放跑她。”普森长老语重心长。

    肖斯靠在椅子上,无聊地看着手上的戒指。

    “我知道你不愿意交出血宠,但是现在交出她是为了我们整个血族着想,你为纯血种更应该为血族的未来考虑!”布莱恩长老对肖斯的轻慢的态度显然有些不满。

    肖斯抬头,看向布莱恩长老:“为整个血族着想?布莱恩长老,这句话说的未免太冠冕堂皇了些。她不过是一只比其他血宠的血液要美味点的半人族,还不至于跟血族的未来扯上关系。”

    布莱恩长老压了压拐杖,手背上显出浅浅的皱纹。

    血族的寿命漫长,但也有老去的那一天,元老院的四大长老经过悠久岁月的磨砺,开始走向他们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老化死亡。

    “血宠现在就在你的城堡,如果你不肯交出来,我们会强制执行!”布莱恩长老笃定道。

    肖斯淡然:“那又怎样?根据血族的规矩,我是最先发现并占有她的主人,一向秉承始祖规矩的长老们,什么时候也想打破血族流传下来的规矩了?”

    布莱恩长老气结:“不要以为你是赫尔萨克一族唯一的纯血种,就如此嚣……”

    对方话还没说完,肖斯就开启心墙,将布莱恩长老的话屏蔽在外。聒噪的老头,还是不要听见他的声音好。

    普森长老叹了口气:“我的肖斯,你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其实我们之所以如此在意那只血宠,是因为血族流传下来的一个预言。如果那只血宠真是预言里所说的那只,我们会尽一切可能保护她,或者……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她。五百年前那场战争,我们血族死伤无数,甚至失去了一名优秀的纯血种。而那只不过是预言的一个小小开端……”

    肖斯垂眸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站起:“为了让你们安心,一周后我会带她来做检查。至于你们想消灭她,我是她的主人,即使是长老们也没有这个权利。”说完,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大步离开。

    普森长老望着肖斯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肖斯骑着潘多回到城堡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后院的小树林有过打斗的痕迹,从潘多上跳下来,匆匆走进城堡。

    女仆上前忐忐忑忑地跪在地上:“公爵大人,博格侯爵来过,我已经竭力阻止过他。”

    肖斯蹙眉:“她现在在哪里?”

    女仆依旧不敢抬头:“苏小姐在您的卧室。”

    房间里。

    洛洛小小的体蜷缩在被子里面,慵懒地只露出黑乎乎的头顶,细碎的月光洒在被子上,如梦幻一般。

    肖斯放轻脚步走了过去,掀开她上看起来碍事的被子,只见小东西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一只蛋,这蛋正是自己之前扔进垃圾桶的那只。于是公爵大人又试图将那只碍眼的蛋移开自己的视线。

    感觉到有人想要抢走自己的宝贝,睡梦中的洛洛同志两爪死死地护着蛋,公爵大人想在不弄醒对方的况下拿走那枚蛋恐怕不大容易。

    稍微挪了挪体,洛洛以一个更舒适的姿势躺在上,睡衣的领子也随着她的动作敞开,露出那洁白柔嫩的脖子。

    肖斯的视线投向那片洁白便静止不动,一个念头冒起,俯就要吻向洛洛的脖子。

    熟睡的洛洛同志浑然不觉,但是她怀里的那只蛋却动了动。就在公爵大人的唇要贴到洛洛的脖子时,那只蛋再次动了动,于是我们的公爵大人与蛋蛋来了个亲密接吻!

    肖斯猛地离开那只蛋,手指的关节捏得咯咯响。蛋也不甘示弱,在洛洛的怀里蹭蹭晃晃。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趁着洛洛熟睡,肖斯当时就要出手砸了那只嚣张狂妄的蛋!但是洛洛同志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公爵你回来了啊,今晚我要跟蛋蛋睡,你就不要抱我了,不然可能把蛋蛋挤碎。”迷迷糊糊醒来苏洛洛,说完就迷迷糊糊地再次睡了过去。

    为了每晚能跟洛洛睡在一起,公爵大人不惜改变自己的作息规律。他奔波一天,只为了现在能抱一抱温暖的小东西,闻闻她上的血气。现在却因为这只可恶的蛋,抢走了本来属于他的位置。

    失望愤怒的公爵大人自此和蛋蛋结下了厚厚的梁子!

    第二天,洛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边躺了一个男。男人的上没有穿衣服,从后将洛洛拥在膛,他的下巴抵在自己的头顶,脚下仍在努力蹬着一只蛋。

    洛洛试着动了动体,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怀抱竟然是空的!再看向肖斯脚下那只颤颤巍巍的蛋,洛洛一个激灵将男人从自己边扒开。

    恼怒的洛洛同志用力将公爵大人的脚移到一边,然后弯腰抱起蛋蛋,脸蛋儿在蛋壳上蹭了蹭:“小潘潘,你怎么跑这里睡了?”

    肖斯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血宠一醒来就跟那只臭蛋亲的画面,一股前所有的醋意蹿了上来!

    “这只蛋不乖,昨晚占了我睡觉的地方,等会儿把它煮了吃怎么样?”肖斯慵懒地侧卧在上,唇边绽开妖孽一般的笑容。

    洛洛手里的蛋打了个冷战~

    洛洛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小潘潘刚才真的动了一下!太不可思议了!接着扭头警告地看了某鬼一眼:“血族不是只喝血的吗?”

    公爵大人换了一个睡姿:“现在开始打算吃蛋了,偶尔换换口味也很正常。”

    洛洛抱紧蛋:“你不吃小潘潘就行。”

    公爵大人的声线转了几个弯:“小——潘——潘?”接着突然凑到洛洛的耳边,“城堡里就这么一只蛋,你说我不吃它那吃谁呢?”说完嘴唇故意在洛洛的耳垂蹭了蹭。

    洛洛的腰板一弹,登时坐的笔直:“小潘潘是潘多的孩子,潘多让你骑了那么多年,你忍心吃它的孩子吗?”

    “那好,我不吃它。”肖斯伸手摸了摸洛洛的脸颊,“那只有吃你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